《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八十二章 无妄之灾

现在已经是韩立离开落云宗大半年之后了。

当日离开了天南后,他直接进入了天澜草原,在其小心谨慎掩饰修为和身份之下,开始倒也非常顺利。甚至还假扮一名自由身份的仙师,深入过多个突兀人部落中,和一些突兀人修仙者交流过一些修炼心得,一直安然无事。

但是当横跨大半个草原,到了草原南部时,则无端端的遇到了祸事。在一处远离突兀人部落的荒野之地,当他例行的一次放出所有噬金虫,准备催育其中最强壮的那批时,竟然正好碰见了一名突兀人的元婴中期长老在追杀一只不知名妖禽,而驱使的竟正好是一只成熟体的噬金虫。

因为霓裳草在随身携带的珊瑚上催熟非常方便,这么久如此做也一直没有出什么事情,韩立一时大意下,并未布置什么高阶的隐匿法阵,结果两者一和韩立与虫群遭遇后,结果可想而知了。

这位突兀高阶仙师一见到韩立头顶上密密麻麻的上万噬金虫时,差点没惊骇晕过去了。当即也不管什么妖禽了,立刻开口就要韩立跟其走,去见什么圣女去。

这种情形,韩立怎会答应此事,还立刻动了杀机。他当即一口气施展数种大神通出来,甚至连第二元婴都动用了出来,将对方肉身击的飞灰湮灭。

可是让韩立郁闷的事情发生了,这位突兀人长老修炼地主修功法实在诡异之极,竟然可以将元婴一分为七的分列开来,并个个精通木遁之术。一时不小心,然让其中之一逃了出去。

这一下,韩立也知道自己捅了马蜂窝了,当即一刻不敢停留的连夜赶路,一路飞遁向南部逃来。

但也不知道突兀人修仙者都使用何种方法联系,他刚刚跑出数日后,路上就出现了众多元婴期的高阶仙师阻拦追杀,到了最后甚至连突兀人的四大仙师也出现了一位。

韩立连战数场后,虽然击杀了数位高阶仙师,还是在分神之下被那位大仙师出手击成了重伤,要不是依靠万年灵液接连施展出了血影遁,恐怕小命就要就此交待这里了。

虽然逃出了性命,并施展一些小手段暂时甩掉了追踪者,韩立却发现真正的麻烦才刚刚上身了。不知是否因为几场大战元气大伤的缘故,原本应该许久才会发作的煞气,竟提早反噬了。幸亏他神识强大,并见机的够早,才依靠秘术强行镇压了下去。

这样一来,情形变得雪上加霜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向这位大衍神君请教解救之法。

大衍神君不愧为活了万年的老怪物,马上就交给他这个五鬼锁神大法,说是可以暂时封印住煞气。但是使用后果实在严重之极,一身修在寻觅到解除煞气之法前,十之八九都要被彻底封印在体内了,否则,妄动法力后,煞气和五鬼同时反扑,那可真是生死两难了!

韩立深知其中的厉害,得到了此法也踌躇的不敢动用。但当他为了逃避追杀,飞行到此地时,煞气却再次气势汹汹地反噬起来,比上次还凶猛厉害得多,凭借自身修为根本无法正压住,情急之下,韩立只能急忙降落在这灌木从中,连防护法阵都来不及布置,就死马当活马医的施展了五鬼锁神大法。

而当苍鹭部这一行人到此时,韩立其实已经将大法施展到了最后阶段,而那位叫土猛的青年分开灌木从时,韩立面孔正在幻化为五鬼之一模样,正在收功而已。狰狞可怖的鬼脸,自然将那青年吓得不轻了,恐怕现在都还以为,那鬼脸就是韩立的真面目吧。

想到这里时,韩立不禁苦笑两声。

“煞气虽然暂时控制住了,但修为被封印地如此之多,情形仍然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混进了这个去天澜圣殿朝贡的队伍中还好,一时应该无事。”韩立喃喃的自语两声。

“嘿嘿!你虽然修为被封印了,飞剑和古宝都无法驱使如意但还有噬金虫和第二元婴可用的。这两样东西,可不受任何影响,足以应付普通修仙者。而离开落云宗前,你要不是将新炼制成的元婴级傀儡留给你那位吕师兄,把那些结丹期傀儡的大部分都留给了那位侍妾,如今情况要好一些吧,机关傀儡可最适合你现在这种情况自保了。”大衍神君冷笑地说道。

“我这次离开天南,自己也不知何时才能重新返回,自然要为宗内和婉儿布置些后手了。就算程师兄不久坐化了,有了那只元婴级傀儡的相助。吕师兄应该能独力应付一些事情。再加上还有慕沛灵的几只巨龟傀儡相助,那就更加稳妥了。否则,我也无法安心到大晋。”韩立淡然的说道。

“你如此想,那就不要埋怨什么危险了。”大衍神君颇有些不以为然了。

韩立默然了下来,但过了一会儿后,还是神色一动的再问道:“这五鬼锁神大法施展后,没办法临时解除吗?第二元婴和噬金虫对付结丹期对手,自然毫无问题,但碰到了元婴级的对手,那就危险了。而现在到寻到解除煞气方法,还不知要多久呢。”

“临时解除?这对别人肯定不行,但你身上的天材地宝如此之多,倒不是不行的。不过,付出的代价可不轻。”大衍神君似乎怔了一下。缓缓的说道。

“什么代价?只要不对以后修炼有影响的话,都可以接受的,总比在关键时候丢了性命强。”韩立毫不犹豫的说道。

“既然如此说了,那就很简单了。每一次解封都需要是你手中的万年灵液两滴,我再传你另一套秘术来引开五鬼,暂时中和身上的煞气。这样根据实际情况,你大概有一个时辰的法力回复时间,时间一到,五鬼吞噬完灵液中的灵气,就后重新将你法力封印起来。而每解封一次,你身上的煞气就侵入心神一分,到了一定次数后,煞气反噬的猛烈就连五鬼也无法控制住。”大衍神君倒也没有藏私,将其中利害关系统统讲了出来。

“万年灵液虽然珍稀,但和保命相比不算什么。煞气反噬加重倒不是什么好事,是不是以后驱除煞气,会更加麻烦?”韩立略思量下后。声音阴沉地问道。

“以后驱除煞气麻烦,这是肯定的。而以你的情况,我估计顶多能解禁五六次,五鬼就会失控,其中的利弊,你好好思量一下吧。”

“这有什么好想的,真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自然顾不得这许多了。前辈将此法先传授给晚辈吧。”韩立对此倒清楚的很,果断地说道。

“此法诀我就只说一遍,你记好了!”大衍神君并没有多说什么,接下来直接将法诀传了过来。韩立双目紧闭,凝神用心地牢记了下来。

“好了,看起来此功法不难,应该用不了几日就能参悟透吧。”韩立睁开了眼睛,平静的说道。

“这是当然,只是一个普通的解除封印功法,又怎会多复杂。不过,韩小子,你真打算跟随这支队伍前去天澜圣殿吗?要知道,像这样的盛会肯定聚集不少突兀人修仙者。”大衍神君好奇地问起此事来。

“前辈应该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的谚语吧?若是一心想隐藏起来,我随便在野外找一处地方潜伏下来,自信一段时间内决不会被人找到,但现在煞气缠身,要急于赶到大晋才行。而那些追杀者,恐怕在四处寻找落单的我吧,这样孤零零一人在外边走动,那就太不明智了,还不如混入对方的圣殿附近。在那里修仙者众多,那些追杀者不可能一一查找,而我经过这几个月的草原生活,自信扮作一名低阶仙师,不会露出破绽。其他的一切,就要到时随机应变了,反正圣殿所在方向正好在去大晋地路上。”韩立随口解释道。

“看来你心中有了主意,那老夫就不多事了。”大衍神君嘿嘿一笑后。声音戛然而止。

韩立闻听此言,叹了口气,但马上又想起什么:“银月,你地情况怎么样?前些日子的大战,你受伤也不轻。”

“多谢主人关心,小婢身为器灵,本身没有太大事情。但是妖狐之体受损不少,恐怕一段时间内无法帮上主人大忙了。”银月微弱的声音传来。

“没关系,以后这段时间我会小心行事,不会需要你出手的,你好好静养吧。”韩立心中一松,声音温和地说道。

“是,主人!”银月似乎真有些虚弱,勉强回答了一句后,就同样不再说话了。

韩立眉头紧锁心中苦笑不已。

静静地在车上打坐了一会儿后,突然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拂,手中多出了一只半尺大的玉盒出来,上面贴着几道白光闪闪的符箓,似乎里面禁制着什么东西。

韩立用几根手指轻抚下玉盒上的符箓,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