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八十章 苍鹭部

一支三十几人组成的车队,正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孤零零地前进着。车辆不多,只有七八辆而已,但是围拢在附近的那些骑马的皮装之人,却个个年纪轻轻,精神抖擞,有几人甚至只是些十一二岁的幼童。

在车队最前面,是一名服饰华美,骑着黄色骏马的老者。他头戴火红狐皮帽。额头有刀刻般的皱纹。脸膛微微发紫。腰间却束着一条代表身份的三色锦带,这正是一部之主的标志。

此地已经是天澜草原的南部了,这正是一只前往圣殿进贡的突兀人队伍。

“天澜草原”是突兀人对慕兰草原的称呼,因为突兀人一向信奉传闻中的“天澜兽”,并请将其当作本族的守护神,世代加以奉养,所以草原才有此名。

原本突兀人只是占据着正天澜草原的南半部,但自从三十年前在草原中部交战中,一举击败了世仇慕兰人后,从此占据了整个大草原,势力自然突飞猛涨,整个草原上再无敌手了。

当然突兀族如此庞大,内部部落数之不尽,小至数十万人的小部落,大致上亿人口的超级部落,遍布了整个草原之上。而因为在上次圣战中立功之人众多,也多出了不少新兴的独立部落出来。这些部落有的不小,有的却更加微不足道,人口数量才数万人而已。

老者所在的“苍鹭部”,就是这样一个从大部落分化而出的微型部落,虽然也可称是一个部落,但实际上整个部落才有七八万人而已。

老者名叫英鹭,年轻时作战勇猛异常,并在圣战中曾经一连击垮了数个慕兰人小部落,并活捉了不少贵族,才有了如今的地位。但如今却经不起岁月的摧残,再加上这些年的劳心劳力,虽然年纪才五十余岁,身体却已呈现苍老之状。

现在正是中午时分,老者望了望天空炙热之极的骄阳,再回头看了看背后车队中的那些幼童,长叹了一口气。

按理说部落无论大小,都必须供奉一定仙师在内才行,否则,万一碰到了天灾人祸、遭遇妖兽,普通凡人可是无法抵挡的。但他们这样新生的小部落,根本无法招来任何一位仙师,就是最低阶的仙师也不愿进驻如此小的部落。毕竟对仙师来说,加入的部落越大越富足才好,才能为他们修炼供应充足的资源。

有些小部落之所以还能拥有一些低阶仙师,却是这些仙师本身就出身于这些部落,或本身修炼资质低劣,大部落也不愿供奉,故而才无奈留下。

老者所在的苍鹭部,还没有机会培养本部落的仙师,故而这些年有事,只能重金雇佣相邻部落的低阶仙师出手相助。但这些仙师同样要价极高,几次出手就要花费整个部落一年小半的收入,这让原本就不富足的苍鹭部更加雪上加霜了。

好在二十年轮到一次的开灵日,终于就要到了。早就对此事上心的英鹭,自然不可能放过此事,当即带领部落中被检验出有灵根的数名部落子弟,往离他们部落最近的一座天澜圣殿而去。

天澜圣殿原先只是为供奉天澜圣兽所修建的,但经过如此多年的演变后,却成为了突兀人心中的圣地,成了专门培养突兀族低阶仙师的地方。

每座圣殿内斗有数名高阶仙师,负责传授一些基本的修炼之道。一有所成后,资质低些的直接返回各个部落,受部落供奉,有培养前途的则被那些高阶修仙收为弟子,专门加以培养。没有经过开灵仪式的凡人,是严禁高阶仙师私自传授仙术的。

这些圣殿数量不多,只有六七十座,但均匀遍布整个草原各处,但每一座几乎都是一大片区域的中心所在,周围遍布数以千计的大小部落。

作为区域唯一圣殿,越大的部落离圣殿自然越近,而苍鹭部落因为太小,被分配极远的地方。从部落出到圣殿去,足足要走三个月的路程。无奈之下,早在四个月前,英鹭就带队从部落出了。

说起来上一次的开灵日,他虽然已经将部落独立出来,但是无法凑够贡品,也只能眼睁睁的错过而已。这一次,英鹭说什么也不愿再错过了。即使整个部落今后数年内要缩衣减食,也要让自己的部落拥有自己的仙师。

不过带着贡品要穿越如此广阔的草原,对他们这些人却是极其危险的事情。毕竟贡品都是对仙师大有用途的东西,几乎对凡人来说都是珍惜贵重之极,有不少心怀不轨的人趁此机会打劫弱小队伍,甚至一些真正的仙师也有可能出手。这可是历年开灵日期间发生多次的事情了。

离圣殿近些的部落还好一些,他们总算畏惧圣殿之名,不敢过于放肆,但像他们这样距离遥远的部落,可是危险之极了。

听说上一次,这片区域的一个中等部落因为贡品中有一支近千年的灵药,结果风声走漏后,整只队伍在前去圣殿的途中,就诡异的消失了,一个人影也无法找到。结果不少人都传闻,说是某个大部落的高阶仙师,眼红此宝故而出手杀人夺宝。圣殿的人自然气恼此事,听说也派出殿中仙师追查了一番,但不知怎么就不了了之了。

所以这一次贡品虽然备齐了,但没有仙师压阵,让这位苍鹭部领从出以来,就开始寝食难安。

而开灵日的这段时间内,各个部落仙师都同样忙于随队前往圣殿,就是有灵石也没有愿意被雇佣。偶尔有几位流浪的仙师,也被附近几个较大些的部落用重金抢先雇佣了去。作为最弱小的部落领,英鹭也只能干瞪眼而已。

想到这里,老者叹了一口气,不禁回望了一眼身后。

在身后的七八辆车中,其中有四辆装着的全都是贡品,拉车的全都是部落中精心挑选的骏马。这几辆车也先见之明的用部落最坚固的红桦木制成。当然为了不引人注意,所有车辆表面看起来都破破烂烂,陈旧之极。不过也幸亏有这些措施,否则说不定早就出事了。

就是如此,在上次在遇见一小群野狼时,队伍中也差点出现减员。但为了冲出狼群,车队不得不丢弃掉最慢的两辆,才可以安然到此。

那两辆车上虽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装满了他们一行人今后两月的大部分食物,看来他们这几日,不得不在路上暂停一下了。记得再过两日的路程,就有一片峡谷在附近,那里面罕有人至,说不定有些野牛野羊之类的,可以先打些猎物回来。

想到这里,老者回来摸了下马鞍上挂着的硬木弓,脸上露出沉吟之色。

“咦!那是什么?”老者旁边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声音满是惊奇之意。这是一名紧跟在老者身后的清秀少女,出的声音。此女叫英珊,年纪十五六岁,是英鹭的某位晚辈,也是部落中被检验出来具有灵根的几人中一位,自然深收英鹭宠爱。

老者闻言一惊,急忙抬望去。结果就在前方不远处,一片茂密的灌木丛中,果然有阵阵的青光闪烁不定,隐隐有什么东西在其内的样子。而他记得很清楚,刚才回之前,那个方向还没有此光。

老者心中一凛,作为一名部落领,自然对仙师施法时放出的灵光,并不算陌生。难道真有仙师想对他们这么穷酸的队伍也要下手不成?

英鹭心中一沉,蓦然一举手,身后的队伍顿时戛然而止。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前方灌木丛中的青光,脸上不禁露出几分惊慌和戒备。

老者强作镇定的勒住缰绳,站在原地不动,但脑中各种念头急转,苦思自保之策。

但片刻后,老者就现了不对劲,灌木丛中的青光尽管闪动不停,但始终没有仙师现身而出,也没有什么仙术发出。

英鹭眼中一亮,急忙向那灌木丛仔细望去,这些灌木密密麻麻的足有一人来高根,根本无法看清楚什么。

“土猛!你过去看看,是不是真有哪位仙师在那里。”老者目光闪动几下后,忽然间开口说道。

“是,族长!”车队中一名身强力壮,面容威猛的青年闻言一怔,但急忙答应了一声,随即下马,小心的向二十余丈外的灌木丛而去。在离青光之地只有五六丈远时,青年一阵犹豫后,脚步下意识制住了脚步。

“不知哪位仙师在此?我等是苍鹭部的,特来拜见仙师真颜。”青年似乎在苍鹭部也有些身份地位,说出的话倒也斯斯文文,脸上同时露出恭敬的神色。

可是灌木中仍然只是灵光流转,并没有任何声音出,青年见此,不禁回望了一眼老者。

老者想了下向后,还是默然的冲其点点头,青年心中顿时有了几分底气,脚步悄然无声的向前方走去。等走到灌木丛前时,青年迟疑了一下,还是一咬牙,伸手分开了眼前的灌木。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