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七十七章 石碑残片

像上次进入魔气中一样,在金孤庇护下,韩立向漆黑的深渊悄然滑落。随着雷鸣声的变小,辟邪神雷的金光,在黑暗中渐渐远去,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在海面上,至阳等人则正在交谈着什么。

“至阳兄!你觉得韩道友的辟邪神雷,真像说的那样不足以来回一趟吗?”魏无涯双手倒背的冲至阳上人问道。

“魏兄这话是何意思,难道认为至贫道先前之言有假吗?”道士面色一沉,有些不快起来。

“呵呵!上人千万不要误会,绝没有此意。只是在下觉得韩道友后面答应的太痛快了些,故而有些好奇的问一句罢了。”魏无涯微然一笑的说道。

“若是这样的话,贫道也不甚清楚了。但是那魔气深渊的确是越深入法力消耗就越大,若想安然的来回一趟,所需辟邪神雷也的确是一个惊人的数目。我不认为韩道友真的有如此多神雷可以驱使,也许韩道友除了辟邪神雷外,另有什么神通可暂且抵抗魔气呢。”至阳神色一缓,才淡淡的说道。

“这么一说,倒也大有可能,毕竟修仙界的奇功秘术层出不穷!不过不管怎么说,能顺利化解此劫的话,这总是一件好事。”魏无涯笑着说道,然后目光往旁边一扫,看了一眼旁边的合欢老魔,黑袍大汉一直双手抱肩的看着漩涡中心处,面无表情的一语不发。

三人间一时无言的寂静了下来。

……

在魔气深达三千丈的地方,光罩正闪动金色电光的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在光罩中,韩立抓着那枚记载着阵盘位置的玉简,正凝重的看着玉简中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后,韩立将神识抽出,朝四下望了一眼。似乎漆黑无光,已经处在了深渊最底部,根本无法看出多远。

韩立眉头微锁,突然一张口,一口寸许长小剑喷射而出。

金光一闪,金色小剑射出了护罩,同时一层纤细电孤浮现在剑身之上,一个盘旋后,再飞到韩立头顶处,然后在电光中滴溜溜的一阵旋转,化为一个寸许大的金色光轮,甚为奇特。

韩立在下面一掐诀,冲头顶光轮一点指,光轮一顿之下,化为一道金芒激射而去。韩立毫不犹豫的身形一动,顶着护罩紧跟了过去。

横着飞行了数百丈后,前方金色小剑突然方向一变,蓦然向下激射而去,“砰”的一声闷响。飞剑竟扎在了什么东西上,没入半截不动起来。

看到这一幕,韩立脸上喜色一闪,人就出现在了小剑上空丈许高地方。目光所过之处,四周仍然黑乎乎的一片,但小剑上电孤闪动着微弱光芒,倒也能看清楚那里几分。韩立发现,小剑所插地方好像是一块平整的巨石。

韩立沉吟一下后,两手一抬,手掌同时按在了罩壁之上。光罩上的电网突然间耀目刺眼起来,并同时有几道碗口粗金孤从光罩上激射而出,化为几条金色巨蟒在附近一阵盘旋回绕。方圆十余丈范围内,所有的魔气在金蟒飞射过后,都被清荡的一干二净,下面的“巨石”在灵光照耀之下,显露无疑。

韩立细望了一下,脸色一呆,哪是什么“巨石”,分明是一处仿佛祭坛似的平台。看起来面积还不小,金孤笼罩范围内竟无法看见全貌。

韩立心中有些愕然。这那些阵法师研究出来的埋放阵盘的阵眼之地,竟然是这么一处地方,事情有些意思了。

韩立心当即催动金孤,飞快的围着这片祭坛飞行了一圈,对这平台总算有了大概的印象。

这是一个面积亩许大小的四方平台,无论式样还是四周石壁上铭印的图案,都说明它年代非常久远了,肯定是上古修士修建之物。

韩立飞遁回了原地时,冲还插在地上小剑一招手,顿时此剑化为一道金芒飞射回了韩立身上。韩立心中略微估摸一下,当即往平台中心处飞去。结果片刻后,几点白光在远处闪动不已。

他心中一动,遁速略快三分,终于看清楚了平台中心处的情形。一块被震成数截的石碑,静静的躺在那里,只有一点点石碑根基还耸立着。

目光闪动几下,在那石碑残骸上打量了几眼。石碑虽然被毁,但仍可看出上面铭印着一些他也无法看懂的残破符文,而石碑也不知何材料炼制而成,竟然还灵昧未散的样子,不时有乳白色灵光在上面闪动着。

“难道这是一种珍贵不下于金雷竹的东西?”韩立异的如此想到。但随后往地上虚空一抓,一块拳头大小的石碑碎块凭空飞射而来。五指灵光一闪,整只手掌在青光包裹中一把将石块抓在了手中,低首凝望了开来。

灰乎乎的,毫不起眼,若是不是偶尔从石块中放射出的丝丝灵光,韩立还真无法看出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韩立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眉梢一动,五指突然一用力,一股大力刹那间作用在了此物上。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石块并没有像韩立想象中那样坚不可催或轻易的化为一堆石粉,而是白光闪动几下后忽变得柔软无比,五指竟深深的陷入了石块之中。

韩立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大衍前辈,你可知道此物吗?”韩立眉头一皱,向大衍神君传音道。

“没有,老夫从未见过这东西。这也不奇怪,上古时候的古怪材料多的是了,谁也不可能认得所有东西的。不过你不妨扔一块进来看看,老夫正闲着无事,正好研究一二。”大衍神君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韩立没有多想,反手一扔,石块就扔向背后的竹简。

竹简灵光闪动后,一片白霞飞射而出,将那古怪石块卷进了简内。

而韩立刚才在拿到石块的瞬间,也从断裂处痕迹看出来,石碑毁坏并没有多长时间,看来石碑应该原来是镇压阵眼的要紧之物,所以才在法阵出事的同时,也被毁掉了,就此一点,这石碑材料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之物。

想到这里,韩立也没有客气,一片青霞扫过后,其余石碑残片都被其收进了储物袋中,并十指连弹,十几道青色剑气激射而出,根根击在了石碑根基上,想将这些材料也击碎了带走。

“轰轰”的一连串响声传出,大出乎韩立意外,青光一闪后,剑气都无声无息的没入石碑根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竟丝毫效果也没有。

“咦!还真有些古怪。”韩立吃了一惊,犹豫了一下后,就不再理会剩余的这些材料,而是方向一偏,又是数道剑气射出。

虽然剩余的辟邪神雷还足以支持好长一段时间,韩立也不敢在这种危险地方久待,准备开始布下阵盘。

一连串的闷响传来,在石碑旁边,一个丈许深大坑出现在了那里。

韩立不动声色的一翻手掌,白光闪过后,那件精致异常的阵盘就出现在了手中。韩立毫不犹豫的一抖手,阵盘瞬间化为一团白光的飞入了深坑中。

两手一掐法诀,顿时坑中的阵盘灵光闪动不已,韩立脸色凝重的盯着阵盘眼都不眨一下。

片刻后,阵盘发出了一声清鸣之音,随后一道胳膊粗细的乳白色光柱蓦然从阵盘上冲天而起,瞬间消失在高空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心中为之一安。既然阵盘一切都正常,这说明找对了地方,埋在此地没有问题。

想到这里韩立神色一松,大袖一拂,一股青蒙蒙的劲风随之涌出。狂风过后,四周碎石全都被重新扫进了大坑中。

一道法诀打出,原本有些凸鼓的碎石堆,在韩立低沉的咒语声中发出淡淡的白光,然后众碎石开始在法力作用下融化凝聚为了一体。片刻后,大坑表面就变得平整光滑异常,仿佛从来都没有什么大坑一样。

围着原来大坑所在位置走了几圈,看到一切都正常没有什么异样后,韩立点点头,露出满意之色。

向外随手几道法诀甩出后,正好击在了在附近徘徊的那几只金色电蟒。几声爆裂声传出,金蟒化为了点点金星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本被隔离在远处的魔气,顿时翻滚的再一簇拥而上。

韩立沉吟了一下,当即光罩上金孤一闪,人就要腾空而起,飞回海面了。

但就在这时,神识中却传来大衍神君的声音:“小子,且慢!”

“前辈有什么指教吗?”韩立一怔,身形一顿后,没有马上离开平台。

“这里既然是阵眼所在,应该是魔气最浓密之处,而这些魔气从上古时期就一直镇压至今,说不定在此地有可能形成了几块魔髓钻。这种东西据上古典籍上裁,可是炼制一种魔道至宝的唯一材料。你到这平台里面和附近的地下看看,看能否真找到此物?”大衍神君淡淡的说道。

“魔髓钻!”韩立脸上升起一丝异色,但想了想后,却没有迟疑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一件黄蒙蒙的狼首玉如意出现在了手中。

这是当初银月寄身的古宝,虽然器灵不见了,但仍然可以施展出简单化的土遁术,只是无法像银月使用的这般出神入化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