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七十五章 魔气之渊

“哼!魏兄何必明知故问?我就不信道友没有几分忌惮。如此年轻就已经进阶元婴中期,并且身怀几种神通也威力不小,等进阶了元婴后期后,天南哪还有我等立足之地。”合欢老魔冷冷的说道。

“嘿嘿!我的看法可和合欢兄有些不同。”魏无涯扫了合欢老魔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有什么不同,魏兄不妨说说看。难道这小子进阶元婴后期后,魏兄仍有自信压制住此人?”合欢老魔阴沉的说道。

“压制?为什么要压制?老夫是三大修士中年纪最大的一位,顶多再有百余年时间也就坐化了,他就算是真仙转世,百年内也不可能再一进阶的。若是如此的话,就算他以后修为通天,能够横扫整个天南,这又和老夫有何干系?”魏无涯淡淡的说道。

“魏兄甘心偌大心血扶持起来的势力,最后都被他一人夺去?若是道友肯和我联手的话,老夫甚至可以在一些事情上退让些?”合欢老魔双目一眯的说道。

“在下没有兴趣多事!况且合欢兄不觉得,现在再动这些脑筋有些迟了吗?若是此人在元婴初期时,道友肯付出足够的代价,在下倒也会动心,但现在对方修为还未及我等,在神通上也不会比我们弱上多少。在下没兴趣结下一位和自己同级的仇家,更不想给本门遗祸无穷。合欢道友不要忘了,我们这种等级的存在想要彻底灭杀,几乎不太可能的,就算事先计划的再周全,也大有可能功亏一簧。当然若是能凑齐当初对付古魔的那种阵容,就另当别论了。但以我看,道友还是不要做这些无用的小动作了,反而徒招此人的敌意。毕竟就算这人真有机会一统天南,也不会延长多久,不要忘了当初曾经雄霸过整个天南的那名化神期修士的下场。”魏无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的说道。

合欢老魔听到这些话一怔,随即若有所思的默然了下来,也不知是否听进了魏无涯的这些话语。

而这时,韩立和至阳上人已经深入漩涡之下数千丈了。在灵气重压之下,二人自然不可能瞬间飞至底部,只能缓缓而下。

韩立早将蓝光盾祭出,化为一层蓝色光罩护住了全身,同时三十余口金色飞剑化片片剑影,在身体四周飞快转动不停,身形向下不停沉去。

至于旁边的至阳上人则更夸张了,竟从开始到现在,凭借一口白蒙蒙飞剑化为一道惊虹在身体四周盘旋回绕,就轻易破开层层的白色灵气,和韩立并肩而下。

这让韩立看了,心中暗自钦佩,这些元婴后期的老怪物,果然都是一些不同寻常的存在。

想到这里,韩立再用神识下方向扫了一下,结果仅仅渗透下方十余丈后,神识就被反弹了开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至于明清灵眼,倒是能多穿透一些距离,达到三四十丈的之远,但是目中所看之处,仍是白蒙蒙的一片。倒是那些时不时出现的灵气漩涡,无法逃脱灵眼的神通,全都被韩立事先看到并巧妙的躲了过去。

他每一都能事先预料到并避过那些隐秘灵气漩涡的举动,自然也落到了一旁的至阳上人眼中,道士暗暗称奇之余,拉拢韩立之意更强了。至于韩立是否进阶元婴后期,会一统各大势力的事情,老道可是一点都不担心。

他自问绝对没有看错,韩立是那种一心追寻天道的苦修之士,只要事不关己就只会默默苦修,根本不会做这种费心费力的事情。否则以韩立神通不要说落云宗,就是控制整个溪国,也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此前根据正道盟在溪国的内线回报,无论对方在元婴初期时,还是进阶中期后的这段时间,这位年轻修士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迹象。如此一来,这让老道更加放心了。

一顿饭功夫后,韩立估算着差不多已经下到万余丈之深了,不禁抬首往天上看了一眼。头顶处同样白蒙蒙一片的被灵气隔绝了,无法看出多远。

而四周飞剑上传来的巨大压力,让他估计要想深入到如此深度,还真起码要有元婴中期修为才可。要不是他修炼的青元剑诀原本就比同阶修士法力深厚的多,恐怕现在也有些吃力了。

韩立正在思量间,一旁的至阳上人突然开口提醒道:“韩道友!马上就要到底部,要小心了。”

“多谢道兄提醒!”韩立急忙将心神收拢,凝望向下方。

果然再下去数十丈后,足下深处出现了乳白色的光芒,刺目耀眼,仿佛是一层厚厚光幕的样子。见此情形,韩立下坠身形一缓,片刻后和至阳上人同时停在了光幕上空五六丈的高空。在灵眼协助之下,韩立可以清楚看到凝重光幕后面无数股魔气不停蠕动,黑压压的样子。

“这就是被镇压的魔气,果然麻烦不小的。”韩立盯着光幕,喃喃的说道。

“不错,这下边的魔气太多,已经形成一个魔气深渊,根本不知多深和多宽广。不瞒韩道友,老夫自恃修炼的功法也有些辟邪性质,倒也曾经亲身体验的进入过,但是仅仅深入了百丈之内,就自知无法久待的马上退了出去。这些魔气无论魔性还是数量,实在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接触的。就是修炼上古魔功的魔修进入其中,虽然修为有可能暴涨,但绝对会被魔气惯脑从而神智大失。”至阳上人给韩立解释的说道。

韩立听到这些话点点头,凝望着光幕后的魔气,一语不发的思量着什么。

“至阳兄,你在这稍候一下,在下进去看看这魔气厉害到何种程度。”片刻后,韩立还是开口了。

“那韩兄小心了!”至阳上人早就预料到了韩立会此说,因此倒也毫不惊奇。

韩立不再废话,身形晃了几晃后,人就出现在了光幕上近在咫尺的地方,脚尖朝下轻轻一点,一道尺许长的青色剑气从足下激射而出,瞬间穿透光幕射入了魔气中,一下不见了踪影。

韩立脸上一怔,有点意外,但随即就明白过来,这光幕竟是只对魔气有效的禁制,这倒省了他再施展秘术破禁而入了。

心中这样想道,环绕四周的金色剑影一阵雷鸣声响起,一道道金色电孤从飞剑上弹跳而起,化为一张电大网浮现在了韩立四周。

对辟邪神雷的领悟和掌握,他早就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两手一掐法诀,电网急剧缩小变形,瞬间就贴在了蓝光盾所化光罩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电网之球。而那些飞剑则在神识一动之下,缩小到数寸大小,鱼贯而入的飞进了袖口之中,被收进了体内。

这时,韩立身形才无声无息的沉入到光幕中,未受到任何阻碍的进入到了魔气之中。

轰隆隆声音骤然大响,方一进入到下面,乌黑的魔气一拥而上的扑来,但是在雷鸣声中漆黑魔气都被震散开来,而后面的仍然前仆后继的簇拥攻来。

韩立并没有马上行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一团团魔气被金孤震散,再重新凝聚成形,冲向护罩。

韩立眉头一皱,估量着辟邪神雷消耗的速度,心中有了一些底。他歪头想了想后,终于向魔气深处飞去。

此刻韩立根本不敢将神识探出护罩外去,毕竟这里的魔气如此浓密,恐怕蕴含的魔性连修士神识也能污秽,他可不想因为大意,而让自己倒了大霉。

现在唯一依靠的自然只有明清灵眼了,但在这漆黑如墨的魔气之渊,灵眼也只不过能看到数丈远而已,就无法看清什么了,身形自然缓慢之极。

不过没有深入多远,仅仅飞了两百余丈距离时,韩立就停下了身形,在原地向四周打量了一会儿。片刻后,他就想也不想的按原路返回了。

“辟邪神雷果然犀利,道友在里面呆了这般长时间,仍然毫发未伤,不亏有这般大名声。”韩立才从光幕中出来,至阳上人就微笑着称赞道。

“没什么,这也是因为魔气无人操纵,所以才能这般轻易的击散它们。我现在先回到上面再说吧。”韩立笑了一笑,神色如常的说道。

至阳上人没有多问什么,当即点点头后的同意道。于是韩立将金弧一收,再一放出众飞剑后,二人向上面飞升而去。

……

“怎么样,以韩道友的辟邪神雷,在魔气中应该无碍的吧!”韩立和道士刚从旋涡中飞遁而出,在外面二人附近显出身形时,魏无涯就不慌不忙的问道。

“看起来韩某倒可以进去一试。不过,在答应之前打算先问问几位道友,到底打算将那阵盘埋在何处,若是深入魔气太深的话,恐怕在下的辟邪神雷也无法支持这般消耗。”韩立稍一思量,就毫不迟疑回道。

“具体位置,我等还是回洞府再说吧。那个阵盘现在还在那几位阵法大师手中,我们先去取来阵盘,再仔细商量一下,才能真让韩道友到下面去。毕竟这个阵盘也制作不易,同样不能有失。”合欢老魔淡淡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