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六十五章 飞剑与傀儡

韩立心中叹了口气,他在灵缈园残骸中虽然得到了许多灵药,但是却无一是能延长寿命的,对此无能无力。“师兄不必过于沮丧,说不定在以后数年中还能另有机缘呢!”韩立只能报以安慰。

老者摇摇头,神色淡然,看来对生死之事真的透彻了。韩立接下来自然不再提及此事,而是手掌一番,手心中多了一枚白色玉简出来。

“两位师兄这一来,我倒想起了一事,我正好有些材料需要宗内弟子去各地坊市收集一下,因为所需种类不少,能收集多少就算多少吧,只要尽力就行。这些东西无论多少灵石,只要不太离谱,就让宗内弟子尽管拿下,回头到我这里来领取费用就是了。”韩立将玉简一递,随意的说道。

“让我看看!”吕洛有些感兴趣了,接过玉简用神识扫了一下,脸上渐渐露出了一分古怪。

“师弟,怪不得你只说是尽力,这些东西可大半都不好寻觅啊,有几种好像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我们天南估计不可能有的。”吕洛怔怔地说道。

“哦,是什么材料,让为兄也瞅下!”程师兄一听此言,露出好奇之色,伸手讨要过玉简也看了一遍,随后同样有些吃惊起来,“果然都是难以寻觅之物,师弟难道又要炼制什么法宝?”

“法宝?姑且算是吧!”韩立微微一笑,并没有详细解释什么的意思。

程师兄见此,没有再追问什么,满口答应了此事,说马上就安排门下弟子,去天南各地收集这些材料。

说到这里时,老者和吕洛互望了一眼后,吕洛突然将腰间一只鼓鼓囊囊的储物袋摘下,递到了韩立身前。

“这是?”韩立有点意外,下意识地接过此物,有些疑惑地望了二人一眼。

“师弟莫非忘了,当年你曾经让宗内弟子帮你收集过一些古怪材料和庚精,这些年来,除了只收到一小块庚精外,其余东西都已收集完毕。我原本就想给师弟一个惊喜的,没想到师弟又需要更多的材料,看来师弟在炼器上的造诣也非同一般啊,”吕洛含笑道。

“又找到了一块庚精?”韩立一听这话,心中大喜,急忙打开储物袋看了一眼。在诸多杂七杂八地材料之中,果然有一小块核桃大小的金黄色庚精躺在其中。

至于其余的材料,则正是他炼制上古元婴傀儡欠缺的几种材料,否则,当初他在进入坠魔谷前早就炼制出元婴级的傀儡了。

“这些东西正是我所需之物,多谢两位师兄费心了。这些东西价值不菲,恐怕花费了不少灵石,我……”韩立脸上显出一丝喜意,但当提及了费用之时,却被老者哈哈一笑的摇手打断了。

“师弟说的哪里话,这些东西虽然值些灵石,但师弟昔日在慕兰人入侵之际,代替本宗一连出战两场,宗门替师弟付些灵石也是应该之事,师弟尽管拿去用就是了。”

“师兄如此说了,那师弟也就不客气了。”韩立闻言一怔,但想了一下笑了笑,也就洒脱的将储物袋收了起来。

老者见韩立并没有再推辞,脸上也露出了满意之色。

“对了,程师兄,昔日我被吸进空间裂缝时,有两口飞剑未来及收起,师兄当日可曾见到过了。”韩立再想起了一事,不加思索地问道。当日他被吸进了空间裂缝不知道它们的踪迹,老者是一直呆在外面,应该知道飞剑地下落才是。

“这件事情,师弟不提,我也想跟师弟说一声的,当日你留在外面的两口飞剑,为兄来不及帮你收起,被那妖魔赶到一把抓了去,落入了此魔手中。只是后来围剿此魔时,听人说并未见它用过这飞剑应敌,看来面对师弟的本命法宝,它还无法魔化使用。唯一麻烦的是,现在此魔下落不明,这飞剑恐怕不好找回了。”老者似乎早有所预料,有些歉意地说道。

“在古魔那里?这倒有些麻烦,不过也没关系,只是身外之物罢了,再炼制两口就是。”韩立脸色微变,但随即就神色如常了。

“我想也是,师弟本命飞剑众多,丢失了两口也不算什么,犯不着再冒奇险去找生死不知的古魔,”老者闻言神色一松,有些放心地说道。

说起对那妖魔的畏惧,这位程师兄可比韩立尤甚三分,自然不想韩立这位落云宗长老再出什么意外,他可是以后落云宗能否在修仙界大放异彩的关键啊。

下面,程师兄和吕洛二人再和韩立交谈了一会儿,聊了些宗内的事情后,也就一起告辞离去了。韩立起身,将二人一直送出了禁制大阵外,才从容地返回了洞府。

“主人,你现在又得到了一块庚精,岂不是可以再炼制两把飞剑,重新布置大庚剑阵了,”才一走进大厅中,墙壁银光闪动,银月无声无息地浮现而出,笑眯眯的说道。

“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青竹蜂云剑是成套的法宝,这块庚精不足以再炼制一整套飞剑出来。

而欠缺地两口飞剑即使用其它飞剑补上,也无法操纵如意,而强行催动大庚剑阵地也困不住对手,那两口丢失的飞剑,一定要找回来。”韩立听到银月提及此事,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

“可那两口飞剑可是落入了古魔手中,主人虽然修为大进,但若古魔并未身死,对上它还是不是对手。”银月有些担心地说道。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在没有十足把握前,不会轻举妄动的。等将那虚天鼎开启或者将那仿制的七焰扇炼制出来,我才会去寻找此魔。”韩立目光闪动几下,重新坐在主座上,肃然地说道。

“韩小子,你怎么忘了老夫研制出来的傀儡。那古魔虽然厉害,但你能凑齐材料炼制出此傀儡,面对此魔时虽然不能说稳胜,但是自保却是绰绰有余。”韩立神识中突然传来了大衍神君的话语声,仿佛见韩立没提及他的傀儡,竟有些不服气的样子。

韩立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淡淡的轻笑。

“前辈在此傀儡上耗费了如此多心血,晚辈自然相信它不同凡响,况且从炼制材料地珍稀就可也知,这傀儡肯定厉害异常。但是傀儡的炼制之法和效用,前辈可一直口风不露,晚辈怎能有太多的信心?”

“哼!你不必用激将之法,在你未将材料凑齐之前,老夫是不会透漏傀儡的半点信息,我只能告诉你,这只傀儡若是炼制出来后,其厉害甚至不在老夫昔年全盛之下,你这总该心里有数了吧。”大衍神君傲然的说道。

“不在前辈全盛之下?”这一回,韩立真吓了一大跳,脸上闪过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你不信?”大衍神君声音骤然冷了下来,仿佛有些不快。

“谈不上信不信!这种傀儡也是前辈刚研制出来的,炼制出来后到底有何威力,恐怕前辈自己也是猜测之言吧。”韩立表情回归了平静,淡淡地说道。

“哈哈!这话说的倒也有些道理,不过以老夫的才智怎会错估自己研制傀儡的威力,这一点,你就放心吧!”大衍神君还真是喜怒无常,转眼又大笑了起来。

韩立微微一笑,不再理会此人,起身向密室外走去。

虽然明天就要去参加那所谓的观礼,但那最后一缕乾蓝冰焰还是早些炼化的好,只不过在炼化乾蓝冰焰后,他看样子还需要花些时间将新得到的材料,先炼制出两只元婴级上古傀儡再说。

想到这里,他摸了摸腰间新的储物袋。

先前他在坠魔谷中曾经见到过天晶上人所驱使的恶鬼傀儡,别看在古魔手下根本撑不了多久,但实力是的确不错,不下于普通元婴修士。这样想着,韩立进入了密室中。

第二日一早,韩立和程师兄二人汇合一起,直奔百巧院而去。

因为三家合用一处山脉,自然没有多久就到了云梦山脉的另一端,百巧院的宗门所在。说起来,韩立当初还以低阶弟子身份,到此参加过三宗的试剑大会,现在想想还真有些好笑。

韩立三人刚一飞近落云宗的禁制大阵附近,就早有三名结丹期修士在那里恭候多时了。一见韩立三人飞来,这三人立刻化为三道遁光迎了上来。

“参见三位前辈,晚辈奉了几位师叔之名,在这里恭迎三位前辈。”为首的一名老者光华一敛,当即在韩立三人身前现形而出,并深施一礼说道,后面的其他两名中年修士,也同样施礼拜见。

“三位师侄不必客气,在前边带路就是。”程师兄淡然一笑,平和的说道。

韩立的目光却在老者面容上一转,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面容。

说来也巧,这老者正是当日主持试剑大会的付姓老者,以修仙者的超强记忆力,他不可能认不出现在的自己,但其脸上丝毫异色不露。

看来虽然修为低了些,心机可非同一般的深沉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