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六十四章 请函

“修炼颠凤培元功,女修始终保持处子之身,否则一旦破身,就前功尽弃,所以在你未曾进阶结丹后期前,我也不会要你侍寝的,你和我仍然保持这样的关系就可以了。当然若是你真能助我进阶元婴后期,我可以在这里先承诺你,以后必定全力也助你凝结元婴。有一名元婴后期修士的尽力相助,你凝结元婴也并非遥不可及的事情。”韩立眼都不眨一下的盯着慕沛灵,缓缓的说道。

这些话倒不是虚假之言,若韩立修为到了元婴后期,完全可以再去搜集八级伴妖草,重新炼制出来那对结婴大有助力的九曲灵参灵药来。毕竟那时的他,八级妖兽也构不成多大威胁了。

慕沛灵低头默然思量了一会儿,才扬起仿若玉脂的脸孔,冲韩立问道:“公子,这颠凤培元功是否修炼起来特别缓慢或有什么后患难以根除?”

“没有,此功法除了威力比不上顶阶功法外,甚至修炼起来反比普通法诀要快上三分。至于后患更是没有的,只是在和人斗法时,可能要吃上一些亏。”韩立毫不迟疑的答道。

“既然这样,沛灵就一切都听公子安排。我的资质自己清楚的很,没有公子相助,这次结丹十有八九就难以成功,至于元婴期,那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了。”此女望着韩立,镇定的说道。

“你能如此回答,我很高兴。和我相处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了。虽然你的身份只是侍妾,但我对你不会多苛刻的,你尽管安心的准备结丹吧,到时我自会给你送去灵药。”韩立脸上神色不变,似乎对此女答应此事早就有所预料。

“多谢公子大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沛灵还是明白的,妾身此生就托付给公子了。”慕沛灵再敛衽一礼后,脸上露出果决之色的说道。显然这时候的慕沛灵,才真心打算依附于韩立,不再有患得患失的心思了。毕竟像韩立这样有不下于三大修士神通,对侍妾又如此善待的修士,估计整个天南也找不出来第二个了。

而且此女也很清楚,韩立对她的恩情已经不小了,没有先前韩立的丹药提供,别说她现在冲击结丹,恐怕还在筑基中期苦苦徘徊呢。这也让慕沛灵没有多加迟疑,就一口答应了韩立的条件。

韩立坦言之后,二人的关系仿佛立刻近了一步,此女再和韩立说话,神色中隐隐透着一股亲近了。

接下来,韩立则和颜悦色的指导了此女一番有关结丹的问题。慕沛灵自知机会难得,全神贯注的听着韩立指点,美目都不眨一下。

足足小半日的功夫后,慕沛灵才自感收获不小的要告辞离去。针对韩立的这些指点,她的确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要提前准备去了。

韩立没有多加挽留此女,只是再多叮嘱了两句后,就任凭此女回子峰了。银月则将此女送出了洞府。

等银月在回转大厅时,韩立仍坐在椅子上,手中却多出了一枚玉简来,正用神识扫视着里面的内容,这正是记载炼制仿制七焰扇之法的那枚玉简。

“主人,你真的要助此女一直修炼至结丹后期?”银月悄然无声的走到韩立一侧,轻声的问道。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韩立将神识抽出,双眉一挑地反问道。

“这倒没有!我只是有些奇怪,以主人现在的身份,就是直接收一名结丹期女修做侍妾,也并非什么困难之事,为何一定要对此女下如此大心思。”银月目光闪动下,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经过这些年的观察,此女品性倒也不坏,值得花费大力气培养。这一次收此女做侍妾,就并非只利用她突破瓶颈了,而想真的培养出来一名得力帮手出来。以后我长时间闭关修炼,外面就需要一名关系密切的人走动才行。我现在是落云宗长老,总不能一直不管不问别人,自顾自修炼吧。婉儿也不是那种爱插手宗门事物的人,估计也不愿多管此等事情。而我能看的出来,此女与我和婉儿不同,不是那种一心追寻天道的性情,修为到了一定阶段后,恐怕就再也耐不住寂寞了。如此一来,她替我管理下宗内事物倒也正好合适。”

韩立冷静的说出上面的言语,顿了一顿,又开口道:“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那颠凤培元功必须要女子心甘情愿的配合才行。若不施予重恩,普通的结丹期女修,怎会愿意轻易放弃修炼多年的功法,改修其它不知名的法诀。我从筑基期就开始帮助她修炼、结丹,甚至以后还可能给她凝结元婴的机会,她这才不会有不满之言。就像她说的那样,若没有我出手相助,她很可能此生就只是一名筑基期修士而已,所以就算我心中存了利用她的一些念头,而她如今失去的只是一些名份而已,我给她如此之多,也算是问心无愧了。”

韩立说完这些话,轻叹了口气,手中灵光一闪,玉简也随之消失不见了。“原来主人是这般打算,倒是小婢考虑不周了。”银月偏了偏头,嫣然一笑起来。

“你以后也不会太清闲的。我现在已经进阶元婴中期,准备过几日闭关一段时间,将那乾蓝冰焰的最后一丝也彻底炼化掉,然后稍微参悟一下虚天鼎的开启之法。洞府内的一切,仍旧还是交由你来处理。”韩立似笑非笑的瞅了银月一眼,悠悠的说道。

“主人将冰焰炼化到了最后一步,真是可喜可贺。”银月闻言先是一惊,随后大喜,娇容上满是雀跃之色。

“是啊,终于完成了开鼎的第一步。不知道下一步需要什么条件,才能打开此鼎。好了,我也有些疲倦了,今日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明早再处理吧。”韩立淡淡的说了一句,就从座位上站起,向卧室走去。

银月望着韩立消失的背影,则呆呆的在厅中想了一会儿什么事情,也轻盈的走出了大厅。

一夜无事,第二日韩立刚刚从打坐中醒来,银月就前来禀报,说程师兄和吕洛二人过来了。韩立当即稍微洗漱一下,然后让银月打开了禁制,自己随后到门口迎了出去。

果然,老者二人正站在洞府外面等候着,韩脸含笑的将二人迎了进去。

厅中,三人分宾主落座,老者就先有些歉意的开口了:“韩师弟才歇息一日,我二人原本不应该现在就来打扰师弟的,但是事情有些紧急,就不得不来过来一趟。”

“两位师兄,何必客气!我们修仙之人只要稍微休息一下,也就回复如初了,哪里谈得上什么打扰。”韩立笑了笑,不以为意的说道。

“师弟如此说,师兄也就安心了。其实昨日师弟刚走,古剑门和百巧院的几位同道也听说韩师弟返回了宗内,就一齐联名发来了请函,要请我等师兄弟聚一聚。师弟虽然加入我们落云宗一段时间了,但其余两宗的道友还未曾见过几个吧,正好趁此机会见上一见,毕竟我们三宗从某种意义上说可是荣辱与共的。明日百巧院也正有一件炼制好的法宝举行认主仪式,他们就将聚会时间订在了那时,顺便请我等和古剑宗的长老一同前去观礼。”

“认主仪式?我记得百巧院似乎在炼器上名气不小,请我们去观礼,那这件法宝应该非比寻常吧。”韩立有点意外,脸上露出一丝感兴趣之色。

“这个请函上没有透露,不过滴血认主的是百巧宗新结丹的一名年轻弟子,听说资质非常好,不到百年就结成了金丹,百巧宗的几个老家伙对他寄予的希望可不小。”吕洛在旁边也插嘴说道,并一翻手掌,拿出来一张金色请函,递了过来。

“这么短时间就结成金丹,的确有些惊人。好吧,明日我就和两位师兄去一趟。我也有些好奇了。”韩立微笑着接过请函看了一眼,无所谓的说道。

“呵呵,师弟肯去自然最好了。听说古剑门大长老金武环,也刚刚闭生死关出来。我没有记错的话,他这一次闭关的时间足有七八十年之久,而原先就是元婴中期境界,不知出关后在修为上有没有大进一步。”程师兄见韩立愿意参加聚会,心中感到欣喜,含笑的说道。

“古剑门大长老!”韩立怔了一怔,但随即嘴角一翘的不妨在心上了,下面他却忽然打量了老者几眼,眉头紧皱了起来。

“程师兄,我刚才用神识探查了一下你的身体,似乎情况不太好。师兄没有在坠魔谷中找寻到延长寿命的丹药吗?”韩立有些担心的问道。

老者听了韩立这话,脸上不禁显出苦笑之色。“师弟不说,我也明白。我现在离大限来临也就是有十余年的光景,随时都有可能坐化。至于坠魔谷,我虽然在谷中捡到了一点宝物,但都不是延长寿命的灵丹,也是命中注定之事。不过,我等修仙者只要未能真正大道得成,生老病死也是天道轮回所在,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以后落云宗也就要交付两位师弟了。”

说上面的话后,老者倒神色平静,显然对这一天的到来,早就心中有了准备。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