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六十三章 坦言

洞府中的一切都没变,甚至连临走时放出来留守洞府的部分三色噬金虫,都仍然凝结成一个三色圆球,高悬挂在大厅中间,一动不动。移植在药园内的玄天仙藤和九曲灵参也都完好无损,仿佛他好像昨日才离去一样。

那玄天仙藤的残根也就算了,韩立对能否救活它,并没有报多大的希望,但九曲灵参却非同小可,是一种外界早已灭绝的灵药。况且此药通灵已久,甚至有了化形之体了,那就更加的珍稀异常。若不是此灵参带在身上实在不方便,韩立还真想将此灵药一起移植随身携带。可惜现在得到的古方中,一直未有再用到此灵参的丹药,他也只能望而兴叹的将其暂时搁置不问了。

除了药园中的灵药外,那六翼霜蚣的幼卵和大部分噬金虫,韩立上次离府时将它们装在灵兽袋中一起带走,不用为此担心什么。甚至六翼霜蚣的二十四粒幼卵,在他去按极西之地不久,就在半路土孵化而出。

但在困在空间裂缝的这二十余年间,那小瓶无法再生出绿液来,例让这此灵虫还停留在幼虫之上,始终未曾进阶过。韩立将它们装在一只特制的灵兽袋中,让它们一直处于沉眠之中,此事倒有些遗憾!

现在,韩立先将那批待进化的噬金虫重新放回一间虫室,然后单独取出那冰凉之极的特制灵兽袋,走到了隔壁原先饲养六翼霜蚣的虫室中。

拿起灵兽袋对准虫室大门轻轻一倒,一片白色霞光席卷过后,二十多只数寸来长的蜈蚣幼虫,出现在了虫室中间。这些六翼霜蚣幼虫,身体雪白,晶莹剔透,此刻身上还根本未曾见到有翅翼出现,看起来倒像放大了一些的白色雪蚕,丝毫不见狰狞可怕之相。

当初韩立将那六翼霜蚣弄到手后,并不知道这类灵虫是否真通过霓裳草儿互相吞噬进化,只是心中存心一试而已,但没想到种灵虫真具有此种进化特性,这让他大喜过望。

他原先打的主意,只是想利用此虫的寒气来修炼紫罗天火,但经历过坠魔谷一战后,韩立心中倒有了其它的一些想法。

噬金虫虽然犀利无比,但是飞遁速度明显太慢了一些,恐怕今后真的培炼成熟后,在面对一些遁速奇快无比的敌人或者在某些场合,还是受到限制不小。而六翼霜蚣之所以能在奇虫榜上占有如此高位置,除了其可怕的喷吐寒气外,其遁速之快也是所有灵虫中有数的。

在两翼阶段,此虫遁速和其它普通灵虫相比就并不逊色多少,但是等到再生出一对蝉翼,变成四只翅翼时,其遁速更是大增,已可远胜普通法宝飞遁速度了。但是最可怕的是,等到它能进化出第三对蝉翼时,其遁速足可以在所有灵虫中排进三甲之列,据说可以做到真正的来无影去无踪,可瞬息千里。

当然这些描述,也只是典籍中记载的传言之闻,就是在上古时期,能进化到六翼的灵虫也寥寥无几,韩立对此只是半信半疑而已。不过,六翼霜蚣绝对是一种遁速奇快的上古灵虫。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韩立和古魔那一战,可算是吃尽了对方鬼魅般身法的苦头,自然想到了将六翼霜蚣也培育到顶阶的念头。况且到了六翼阶段后,此虫口中喷吐的寒气自然也越发的厉害,对他修炼紫罗天火同样大有益处。

心中存了这样的想法,韩立自然对这些六翼霜蚣的幼虫另眼相看了。看到这些幼虫对新环境并没有排斥的样子,韩立心中一定,安心了下来。

就在他想多观察一些时间时,忽然间神色一动,向洞府大门处望了一眼,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随后他目光闪了闪,一抖袖袍,一道白光飞射儿出后,银月俏生生的出现在了面前。

“慕沛灵现在已经到了门外,你去将她领到大厅来吧,我正好有些话,要和此女说说呢!”韩立沉声吩咐道。“是主人!”银月没有多问什么,恭谨的答应一声,就化为一道银光从原地消失不见。

韩立则将虫室重新封好,不慌不忙的回转大厅去了。片刻后,韩立就坐在大厅主座上单手托着下巴地一动不动,仿佛在沉思什么。

就在这时,大厅门口脚步声轻轻响起,银月笑盈盈地走在前面进入厅口,而多年不见的慕沛灵跟着也走了进来。

此女容颜依旧,不,应该说是比以前更加的艳丽妩媚,原先那种冷冰冰的感觉少了许多,却多出了一种空谷幽兰的出尘之意。

“参见公子。恭喜公子安然归来和修为大进,得以进阶元婴中期。”慕沛灵见到韩立,玉容上现出一丝笑容,敛上一礼的说道。

“一见我,就恭喜我进阶元婴中期,看来你已经知道我的一些消息了。你也不必多礼了,当年你陪我去了一趟极西之地,路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二人之间,也无需太过于生分了。“韩立冲此女微然一笑,然后示意她起身说话。

当年和此女在极西之地的三年相处,例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虽然还无法说是亲密无间,但总算比以前大大改善了不少。

“多谢公子!”慕沛灵婀娜的起身而立。

“当年州从极西之地回来后,我也没想到才和你一分手,就会在坠魔谷中会被困二十余年,你能一直守在这里,也算是有心了。”“沛灵身为公子的侍妾,又深受公子大恩,不在这里守候,又能去何处?况且我也不相信公子真的会就此陨落。”慕沛灵嘴角含笑的回道。

“没想到你对我还真有几分信心。不过这一次还真是危险之极,差点真的回不来了。倒是你虽然有些丹药相助,但修为进境如斯也可算是神速了。不知你对不久后的结丹,有几分的把握?”韩立哈哈一笑后,话题一转的问起了此女的事情来。

@文@“妾身哪有什么把握,结丹几率原本就是十不足一,能否结丹,也只能看天意了。”慕沛灵听闻此话,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说道。

@人@“天意?嘿嘿,这可不好说的,我倒是能在结丹上再助你一臂之力,让你再加两三成的把握。”韩立望着此女,展颜一笑的说道。

@书@“什么,这怎么可能?公子不是说的玩笑之言吧!我怎么没听说过,天南还有这等灵药。”慕沛灵红唇微张,一脸的吃惊之色。

@屋@“我手里的灵药大半不是天南所产之物,你没听说过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我可以保证,以你的资质将这些灵药都服用下去,结丹的概率会接近一半,这也并非奇怪之事!”韩立神色如常,从容的说道。

慕沛灵和韩立相处至今,知道其从来不会说什么夸大之言,心中倒有了七八分的相信,但稍一思量下,她仍有些迟疑起来。

“公子现在告诉妾身这些事情,莫非还有什么吩咐不成?若有事情,公子不妨明言就是。”慕沛灵轻声的说道。

韩立微微一怔,有些意外,但稍一沉吟,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你还记得当初收你为妾时的约定吗?”他一开口就直接问到了重要之处。“当然记得,前辈答应给妾身三十年时间用来修炼,在此期间不会取走妾身的元阴之身。”慕沛灵先是一怔,但随即面上绯红起来,显得娇艳无比。

“算算现在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在你结丹的关键时刻为难你的。但是在结丹之前,有些事情还要先说清楚一下,然后其中的利害关系,你再好好衡量一下。我不希望出现用尽灵药助你结成金丹,但你最后却突然反悔,反而心生怨意的乌龙事情发生。”韩立知道此女有些误会,但仍不急不躁的慢慢说道。

“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慕沛灵心中一愣,不禁抬首望着韩立,目中闪过惊疑之色。“我希望你结成金丹以后放弃原先修炼的功法,改修炼一种叫做颠凤培元功的法诀。“韩立露出一丝古怪神情的说道。

“颠凤培元功?”慕沛灵有些诧异起来。

“这是一种很少见的专让女子修炼的双修功法。此功法一旦修炼到了极深处,可就通过女子的首次合欢,而男女双方在修为上都得到不少的好处。其中修为的增进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此功法对突破瓶颈另有不可思议的奇效。当然我不妨明言,功法是女子来主修,但是却是男子得到的好处最多,所以我才会在此之前,对你多加弥补,尽力协助你结成金丹。因为我现在修为已经到了元婴中期的境界,颠凤培元功要对我冲击元婴后期有用,就需要将此功法修炼到结丹后期才行。

你若是答应改修此法诀,在结丹后,我仍会继续提供你结丹期的丹药,助你加快修炼。别的不敢说,但最起码可以让你省下上百年的苦修时间。当然你若是觉得不合适,韩某也不会勉强。在你自行这次冲击完结丹期后,无论是否结丹成功,我都会解除你神识中的禁神之术,还你自由,从此你我各不相干。”韩立脸上神色不变,但口中却平静异常的说道。

慕沛灵听了这番话,大感意外,一时间心中紊乱异常,玉容上神色阴晴不定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