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六十二章 喂丹

一听吕洛此言,程师兄也吃了一惊,急忙用神识扫了一下,结果发现韩立气机内敛,莹光内罩,分明真是进阶元婴中期的样子,不禁愣在那里。

“我就知道两位师兄慧眼如炬,很快就能看出来。师弟在坠魔谷中的确有了一番机缘,经过一番苦修后才进阶的。如此快就能进阶元婴中期,可是连我自己也没想到的事情。不过,要不是知道婉儿有两位师兄看护,不会出什么大碍,我被困如此多年,早就焦急万分了,哪有什么心思静下来修炼。这还要多亏两位师兄了。”韩立感概了一声,对二人一抱拳,说出了自己的感谢之言。

“师弟说的是哪里之言!南宫妹子既然认我做了大哥,看护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况且所谓的看护,其实我这做师兄的什么有用的忙都没有帮上,还是只能让弟妹困居冰中,惭愧的很啊!”程师兄终于从韩立进阶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听韩立此言急忙谦虚的说道。

“师弟以不足三百年寿元就进阶元婴中期,说出去恐怕震惊整个天南了。看来以后元婴后期不用说了,就是进阶化神期师弟也是大有可能啊!”吕洛也忍不住的说道,话语中满是羡慕之色。如此快的速度,在天南的修仙界的历史上,恐怕还真只有寥寥数人才可比肩。这样的修炼速度已经和个人的修炼资质没有太大关系了,大半都是看个人的机缘造化了,这可不是强求来的。

韩立自然口中谦逊了两句,接着故意扯开了话题,问起了当年自己失踪后在坠魔谷发生的事情,从当年亲自见证大战的人口中得到的消息,自然远比其他人捕风捉影来的真实多了。

老者听到韩立此问,却不禁苦笑了起来。

原来当日韩立被空间裂缝吞噬后,那另一只古魔暴怒无比,老者正觉性命不保之际,其他修士却恰好赶到了。

虽先到那里的修士即使再和魏无涯他们联手,仍然奈何不了同样变身成双头四臂的另一只古魔,反而不久就岌岌可危起来。在关键时候,那群慕兰人总算赶到了。

结果双方联手之下,总算困住了此魔。一场大战后,在慕兰那名乐姓女子召唤来的慕兰圣禽协助下,终于重伤了妖魔,甚至那位慕兰的仲神师还斩去了其一颗头颅。最后,却被古魔逃遁而走。

在此战中也有多名元婴修士陨落,甚至南宫婉的那位师姐,也在古魔狂的最后争斗中被那一团魔焰直接击中身体,连元婴都化为了灰烬。令狐老祖情形稍好一些,但也身体被毁,只有元婴侥幸逃脱。

最倒霉的还是鬼灵门修士,那位钟姓长老则直接被那古魔掏出了元婴被吞噬了下去。整个鬼灵门入谷的修士,除了数名结丹修士外,高阶修士进入全军覆没,不能说不让人惊讶之极。

剩下的事情,则就和那黄元明告知的差不多了。原以为此魔会像记载的那样,无法自人界存在太久,这些人也没有出谷后冒险去追杀,但是没想到的是,此魔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根本没有一丝回归异界的意思,反而在天南大开杀戒,到处吞噬修士元婴,而最终激起了众怒,而遭到了围剿。

听到这里时,韩立眉头皱了皱问道:“有关围剿此魔的大战,我到听说过一些外界传闻,说什么的都有,但两大修士和一名慕兰神师同时出手了,难道真未能当场将此魔击毙?以两位师兄的身份,应该知道真实的结果吧?”说出这话时,韩立表情不觉凝重了起来,那古魔的凶悍使现在想想,他还是觉得一阵阵的后怕。

“围剿此魔的一战,我二人都未参加,但是据盟里透过来的消息,那古魔的确受了致命的重创,但是还是被其施展一种古怪的秘术逃出了。不过至阳上人等人一直紧追不放,想要除恶务尽,结果竟一连追到了慕兰草原边上。因为忌惮突兀人的修仙者,才不得不放弃追踪。不过这般多年过去了,这古魔都未在天南再现身,而且突兀人那边的情形也风平郎静,看来此魔不是真的重伤而亡,就是横穿慕兰草原去大晋了。”老给韩立细细地解释道。

“去大晋?”一听这话,韩立不禁脸色微变,但随即又回复如常了。

程师兄和吕洛自然看出了韩立有些话,不想讲出来的意思,但二人识趣的没有追问什么。毕竟韩立现在的神通和境界都远不是二人可比的,现在面对韩立不觉有了一丝敬畏之心。

韩立和两人稍微再聊了一会儿其他事情,终于说出了自己在坠魔谷中已经找到了良药,要先去给南宫婉去尝试下解除毒咒的事情。

二人一听此言大喜,南宫婉若是也能恢复如常,那他们落云宗自然是实力更加大增,急忙也没心思再聊下去,当即陪着韩立亲自前往禁地。

在禁地入口处,程师兄二人自觉停下了脚步,说要亲自给守住此处,让韩立尽管放心的去解除邪咒就是了。韩立没有客气,口中道谢不久后他的身影出现在密室的石门前。

望了望石门外的禁制,自从上次离开后并没有再被动触的样子,看来程师兄二人也只是用神识探测了下南宫婉的情形,并未再破禁进去过,这倒让韩立心中对这二人的举动更加满意。

手中掐诀,一连数道法诀打出,石门灵光闪动几下后,一声闷响后开启了。韩立脸上异色闪动,无声无息的走了进去。

石门再次落下。

密室中的情形一切如旧,因为屋顶镶嵌了月光石的缘故,并不觉有丝毫昏暗。而且因为有禁制存在的缘故,屋内始终洁净如初,一尘不染。而冰壁闪烁着淡淡灵光,南宫婉一副女童模样仍封印在其中,双目紧闭,脸色微白。

韩立脸上一丝怜惜之色闪过,几步走到冰壁前丈许处停了下来。凝望着南宫婉苍白的面容,韩立目中此刻全是复杂的神色!

站在原地怔怔望着冰封中的南宫婉,不知过了多久,他长出了一口气,猛然一拍腰间储物袋,一个玉盒凭空出现在了手中。

一手托着玉盒,另一只手掌冲盒盖上轻轻一弹,盒盖顿时弹跳而开,露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赤红圆球,这枚妖丹在洁白无暇的玉盒中,忽暗忽明的闪烁红光,显得神秘绚丽。

韩立眯着眼睛的仔细打量此妖丹半响,突然一张口,一团青灵气将妖丹卷起,然后托着此丹向冰壁漂浮而去。

这时一阵低低的咒语声传出,一道法诀打在冰壁之上。冰壁蓝光一闪,妖丹视若无物的融入了厚厚冰壁中,飞到了南宫婉嘴唇边下。

韩立从容的对准南宫婉一点指,南宫婉顿时如同木偶一般的嘴唇半张而开,妖丹趁此机会,瞬间飞入了檀口中。顿时南宫婉苍白无血的面孔,罩上了一层淡淡红光,但双目仍然紧闭不睁,没有半丝清醒的迹象。

韩立叹了一口气,知道此事急不得,即使妖丹真有效也不是十天半月就可解去封魂咒的。但韩立也没有马上就此离去,只是静静的站在冰壁前,凝望着南宫婉一言不发。脑海中不知为何,却浮现了当年初见南宫婉时的惊艳一幕。

时间缓缓的流逝而过,韩立站在冰壁前的身影,却一直动也不动……

大半日后,韩立才平静的走出了密室大门,重新将禁制开启,才按原路返回。

程师兄和吕洛仍然守在禁制外,关心地问了几句,韩立勉强笑了笑,只说还要观察几日才知是否真能解除封魂咒。因为连日赶路韩立也有些疲倦,没有继续和二人闲谈下去,当和这二人先分手回自己的洞府去了。

反正来日方长,有什么事情以后的日子里倒可以慢慢详谈。韩立则化为一道青虹,直奔子母峰而去。

在先前的谈话中他已知,虽然他失踪了二十多年,但是其洞府却在程老和吕洛的严令下,仍然保持如初。而作为他的侍妾,慕沛灵仍然一直居住在子峰之中,二人一直多加照顾。如今此女已处在假丹期的境界,只要年许功夫,就可以开始尝试结丹了。

这倒是一件意外之喜,韩立听了心中一动,自然想起了颠凤培元功的事情。

要知道可以增加结丹成功率的各种灵丹妙药,他还有不少,此女的资质又可算是绝佳之列,只要他真动用全力助此女结丹,此女最起码有七成以上把握可以安然结丹成功。

可没想到坠魔中另外有了一番机缘,竟未等此女结丹,他就先突破了此瓶颈。如此一来,这可和原先的打算不大一样啊。颠凤培元功的双修功法对元婴后期境界的突破,同样有用处的,当然修炼此功法的火候肯定要更深些才行。此女也要结丹后期的修为,才能有用。

只是原先设想的让此女修炼此功法数十年,就可以采摘其元阴之身,然后随其去留任意的想法,不得不改变了。

毕竟按正常情况下,他可能二三百年都无法修炼至元婴中期的顶阶境界。如此长时间,要让此女一直修炼颠凤培元功这种功法,还真要好好培养一下了。毕竟颠凤培元功可不是什么顶阶的功法,若没有丹药相助,此女短时间修炼到结丹后期境界,恐怕很难。

韩立心中想着,片刻后飞至了子母峰前,看着峰前的云海禁制,微微一笑,袖袍一拂,浓浓的雾海自行分开了一条道路。

他不慌不忙的向主峰飞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