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五十八章 脱身

天南东裕国的宁州,是紧挨坠魔谷所在之地昌州的一处不起眼的小州。

此州内和昌州茂密无边的山岭地带完全相反,到处都是黄土荒坡,罕有树木、河流出现,故而居住在此州的修仙者也是少之又少,只有一些小型的修仙家族,占据着此州寥寥无几的几块低劣灵脉,倒也逍遥自在,无人跟他们争抢什么。

在宁州西南边,有一处叫做灵麟山的山岭,就是此州仅有的几块灵脉之地之一。这座灵麟山面积倒也不算太小,足有百余里之广,但是山岭的灵脉却只有区区十余里而已。

仅仅是灵麟山的主峰和附近的两座小山头,才勉强可让修士打坐修行,但就是这么狭小的地方,却同时有一大两小三个修仙家族居住与此,正好分别占据着三座山峰。

这黄、李、王三家,被迫在宁州这种灵气匮乏的地方定居,当然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家族。就是其中实力最强的黄家,不要说结丹修士,就连筑基修士也只不过只有两人而已。其余的门人子弟,都是一些炼气期的低阶弟子,而且多以三四层等境界的居多。甚至三家还有数千根本没有灵根的家族子弟,不得不居住在灵麟山外围的地方。

三家挨着如此之近,还能处并无事端,平常交情自然也算不错,甚至近百年来,三家弟子不乏互相通婚,结成姻亲之好。追究其根源,却是这灵麟山虽然灵脉品质实在不怎么样,但是三家却在主峰之顶共拥有一种不知名的奇异灵泉。

此灵泉虽然不是灵眼之泉那种世所罕见的灵眼之物,但也是一口具有神奇效用的灵物。用此泉之水外加一些灵药浸泡的灵茶后,可以让炼气期五六层之下的低阶弟子,在一定程度上洗髓易经,对以后的修炼大有好处的,这也是三家族虽然知道此地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修炼之地,仍然咬牙坚持在此不走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过此灵泉虽然有此种奇异效果,但却不是长年都可以使用的,而是每年只有固定的几日会有从地下涌出这种灵泉出来,每次的泉水也少的可怜,根本不够三家分配的。如此一来,三家族中长老早年一番商量后,干脆三家共同派人将这灵泉封死住,每隔十年才开启一次。

十年灵泉积攒的泉水数量就完全够三家一次使用的,而每隔十年,也正好是三家新晋弟子成长出现的时间,也不会造成灵泉被浪费挥霍的问题。

这区区一口灵泉就让三家不得不绑到了一起,共同守护使用这等灵物,并每隔十年开启一次灵泉,给家中年轻弟子服用好洗髓易经。

而这一日,在灵麟山主峰地山顶之处,正在举行声势浩大的灵泉开启仪式。在一面百余丈高的乌黑山壁前,有数十名三家弟子排成数排,人人脸带兴奋的望着前方的一切。

这些弟子,年纪大的不过十六七岁,小的才十一二岁而已,修为则大都是炼气期三四层左右,甚至才炼气期一二层的也大有人在。

在人群最前面,则有十几名年龄大上许多的修士,都是炼气期十层以上的存在,甚至其中有三名老者,修为都已跨入了筑基期,一名中期,两名初期。

这十几名修为高深的修士,正在石壁前手中持着一杆杆法器,口中念动咒语不停,正进行解出法阵禁制的仪式。对面高大石壁上面贴着大大小小七八张颜色各异的禁制符,正闪动着忽暗忽明的灵光。

此刻,在三名老者的带领下,十几名修士口中的咒语声高昂急促了起来,同时三人手中的法旗随之白光渐盛。

片刻后,三名老者几乎同时单手一扬,一道法诀打出,化为一片霞光席卷而去,石壁上的符在法诀所化飘落而下。

这时后面有几名手捧玉盒,早已待命多时的弟子急忙冲上前去,将这些灵符一一捡起,小心的收进盒中,立刻又退了下去。这种禁制符对他们这样的小家族来说,那也是难得的宝物,不容有失的。

没有了符禁制的石壁,冒出白的灵光,同时轻轻的颤动起来。顿时,包括三名老者在内的前边修士,同时一举手中法旗,颜色各异的纤细光丝从旗尖处激射而出,纷纷没入了白光中不见了踪影。

石壁晃动的更加剧烈了,然后在地动山摇的轰鸣声中,石壁渐渐从中间自行分裂成两半,露出中间一大片十余丈宽半圆形缺口出来。

后面三家族的众年轻弟子,均都瞪大了双目,急忙盯着缺口中的情形打量个不停。

要知道这口灵泉可被三家族视若至宝,普通的家族弟子很可能一生就只有这一次亲眼看见灵泉的机会,自然都不想错过什么。其实这口灵泉的真实模样,家族中的三岁小孩几乎都能口齿清晰的说出来。

一个用洁白美玉砌成的三丈长、一丈宽的水池,正处在在缺口十余丈之内的深处。一眼望去,只有小半池清澈透明的泉水处在玉池中,纯净之极,竟仿佛一尘不染一般。更让人感到其不凡的是,从这些池水中竟隐隐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清香,让人闻了后只觉通体舒泰,精神大振。

那些年轻的弟子一阵的骚动,三名老者中居中的白面无须老者,忽然一转身,双目射出凌厉精芒四下一扫,顿时所有骚动立刻平息了下来。

这位正是黄氏家族的长老黄元明,修为已到了筑基中期,可算是真正的灵麟山第一修士。不光黄氏家族的弟子对他敬畏有加,就是王、李两家的年轻弟子,也同样对他恭敬异常。

“呵呵!还是黄兄的声威管用,可以让这些小家伙老老实实的听话。”另一名灰袍老者见到此幕,两眼一眯,笑嘻嘻的说道。

“那是当然了,黄兄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筑基中期的末期了吧,说不定还能更进一层,进入筑基后期呢?”另一名青袍老者也羡慕异常的说道。

“两位贤弟说笑了,为兄都这一把年纪了,那还有机会再更进一层,这样的机会,也只有留给晚辈去做了。我们还是快些泡制出灵茶来,让这些小家伙服用吧。这一次池中的泉水似乎比往年还多一些,这可是一件好事啊。”黄元明嘿嘿一笑后,另外两名老者自然是其他两家的筑基期长老了。

这两家比其黄家更是不如,才只能勉强培育出一名筑基期修士撑门面。黄元明和这二人也是多年的至交,故而对刚才的言语全然不以为意。

另外两老者也微然一笑,不再提此事,开始转首吩咐各自家族的泡制灵茶的秘传弟子上前,立刻开始泡制。

当即每一个家族各有两名弟子应声飞出来,直奔水池而去。但就在众目睽睽,这些弟子尚未走到灵池边时,却突然出现了惊人的意外。

只见在水池上方三四丈处,忽然一阵低沉的雷鸣声响起,接五色霞光闪了几闪后,一个乌黑光球刹那间的凭空浮现。接着乌黑光球发出“兹啦”的怪异之声,开始扭曲变形,竟化为一道丈许长的空间裂缝出来。随后“噗通”一声,在众修士目瞪口呆之中,一个人影被一片五色彩霞席卷扔出,正好掉进下方的玉池中。

然后这空间裂缝狂闪几下,骤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人影一掉进水池后,口中发出一声轻咦,身形一晃的站立了起来,目光朝水池前的众修士望了一眼后,面上露出一丝古怪之极的表情。

以黄元明为首的三家修士,则早已惊骇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来。

那名人影是一身青色儒袍的年轻男子,一见身掉出之地竟这么多修士存在也略感意外,并有一丝尴尬之色闪过,但随后又神色如常起来。

身上青光一闪,在水池中的湿透儒衫竟瞬间水气蒸发,干燥异常起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是东裕国吗?”男子看似随意的一抬足,人就从水池中漂浮而出,然后目光一转,很轻易找到了在场修士中修为最深的黄元明,淡然的问道,话语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口气。

“这里是东裕国宁州?不知前辈尊姓大名,能否赐教名讳?”黄元明早就用神识扫过来眼前男子的修为,结果心中大震,根本无法看出对方丝毫深浅,这说明对方最起码也是结丹期的修士,而对方出现的情形又实在诡异之极,他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深施一礼后,小心异常的回道。

另外两名老者同样感应到了韩立修为的深不可测,心中骇然之下,同样深施一礼,满脸的陪笑。

“宁州……”年轻男子眨了眨眼睛,脸上神色不变,但口中喃喃的重复了一句,脸上现出一丝沉吟之色。

这人自然正是才刚刚从灵缈园残骸中逃脱而出的韩立,这时距离当初的坠魔谷大战,已经足足过去了二十七年头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