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五十七章 滞留

此处空间并不算高,韩立转瞬间就接近了顶部。看着头顶处灰蒙蒙的云雾,他全身灵力运转流动,双目蓝芒闪烁,停下了遁光。

在明清灵眼之下,空中的云层呈现了出了淡蓝之色,但是这些云层后面却有一层薄薄的银纱状东西,悬浮在高空一动不动。

难道这就是那灵界修士布置的禁制。韩立心中一动,单手一抬,五指一张,一颗青色光球浮现在了手中。下一刻,光球飞射而出,无声无息的融进了云层中。

片刻后韩立清楚看到,光球丝毫问题没有的穿过银色禁制,再飞出去十余丈后,仿佛撞到了什么,自行爆裂了开来。

韩立神色一松,当即身上青色灵光闪耀而起,人就化为一道青虹,直接飞入了云层之中。

即使先前试探过了一番,韩立在穿过银色禁制时,还是提心吊胆一下。好在安然无恙的通过,并没有出发此禁制。看来这座灵缈园残骸的禁制,竟然真的只是针对古魔的而布置的,就不知道此药园的四分五裂,是不是也和古魔有什么干系。

韩立不知为何,脑中又了这种古怪的念头。

一过禁制后,韩立自然放心了下来,将神识和明清灵眼全开,一寸寸的在空间障壁上数十丈大小的面积,不一会儿就检查过了一遍,并没有异常的发现。

韩立完全从得到灵药的惊喜中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的麻烦恐怕要大了。他低首看了看下方,那些轻纱一般的银色禁制闪闪发光有些惹眼,但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没有过去研究。那银色火焰的厉害,他可记忆犹新的,可不想无故触动此禁制,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韩立在空中又再检查了两遍后,叹了一口气,终满脸失望了从空中降落回到了地面。

“主人……”

“没有发现什么,看此处真的完全处于封闭之中,没有可利用的漏洞。”韩立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岂不代表我们可能要永远被困此地了,凭空劈开空间的神通,那可是化神期修士才能做到的事情。”银月也有些不安起来。

韩立听了此话,没有反驳什么,但眉头的皱纹更深了三分。忽然目光闪动几下后,他向一侧的某面空间之壁走去。银月愣了一下后,随后紧跟了过去。

走到离空间之壁数丈远的距离时,韩立也不说话的双袖齐抖一下,顿时一阵金光后,数十口金色飞剑冲袖中飞射而,然后在法诀一掐之下,转眼间就在头顶处凝聚成了一口金色巨剑,丈许来长。

再一抬手,韩立冲此剑一点指,轰隆隆的雷鸣声大响,金色电弧从剑上弹跳跃起,辟邪神雷被他毫不迟疑地激发了出来。

接着又一张口,一缕紫色火焰轻飘飘的脱口喷出,也击在了剑身之上,顿时巨剑上紫焰金光交织闪烁,霹雳之声更是接连不断,声势大增。

韩立口中一声低喝发出,巨剑在低空一个盘旋回绕后,化为一道金紫色惊虹,对准面前的空间之壁狠狠斩下。一声巨响传出,前方爆发出了刺目耀眼的光团,整个空间都被震得晃了一晃,嗡嗡直响。

韩立急忙两手一掐诀,惊虹“嗖”的一声飞射而回,惊人的光华一敛后,重新还原成了巨剑。

而前方刺目光芒渐渐消去后,韩立凝神细看了一眼,眯起了双目。

银月在后面同样也看的清楚,只见前方空间障壁被巨剑斩切之处,丝毫破裂都没有,仅仅扭曲晃动了一会儿,就安然无恙了。此女娇容上露出了一丝沮丧。

而韩立目光闪动不停,不知在思量些什么。

“嘿嘿!小子,你这样就想出去,这简直是白日做梦!”大衍神君见韩立一击未有丝毫效果,不禁懒洋洋的说道。

“哦!看来前辈知道如何出去了,还请前辈赐教一二。”韩立闻言非但没怒,反而心中一喜地开口问道。

“想从此出去,先想明白了自己如何进到此地的。你真以为当初你和那古魔之魂的全力一击,就能随便打开空间裂缝,进入到其它空间。”大衍神君冷笑的说道。

“前辈这话地意思是……”韩立脸色动了下,迟疑的问了一句。

“很简单,这里的空间残骸,原本就经过一番惊变才勉强保留下来的,经过这么多年,早已处在了泯灭的边缘了。你刚才也看到了,障壁被巨剑一击,都会摇晃不已,而据古书上记载,空间之壁颜色灰黄黯淡,正是整个空间不稳的先兆。多半你们在人界的一击,又恰好击在此地和人界空间的最薄弱之处,这才侥幸破开此空间,到的此地。”大汉神君冷静异常的分析道。

“最薄弱之处?我和银月都已经寻觅过了障壁的每一处,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韩立默然了一会儿,才缓缓又问一声。

“哼!愚蠢。空间的最薄弱之处,并非是指四面,而是在这空间内部的任何一点都是可能的。你只往四壁边缘出寻找,自然没有什么发现了。而且真个空间已经不稳了,多半这个薄弱的一点,也在整个空间中游走不定,你们好好寻找一下,应该不难发现的。”大衍神君的话语里,带了一丝讥笑之意,但一针见血的点指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空间任何一点?”韩立一听这话,顿时恍然了起来。他毕竟修为尚浅,对空间知识的了解,自然不能和大衍神君这等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相提并论了,但经对方略一提醒,也立刻了然于胸。

当即韩立闭上双目,将强大神识放出,开始在整个空间内一点点的搜寻起来。这一次耽搁的时间并不长,仅仅一盏茶的时间,就找到了想要找寻的东西。

韩立也不起身,身形灵光一闪,化为一道青虹飞至了那座石亭之中,光华收敛后,韩立身形露出来。他立刻盯着亭中五六丈高处的某一点,倒背双手的眸中蓝芒闪动。

那里看起来空空如也,但是在韩立眼中却隐隐有一个淡蓝色光点存在那里,只有米粒大小,模糊黯淡的样子。用神识仔细感应,附近还有微弱之极的灵气波动散发出来。

就是这里了,韩立脸上露出欣喜表情,略思量了一下,手掌一翻,一柄血色小剑从手心处凭空浮现。

“怎么,你要动用此剑?”大衍神君的声音,充满了古怪之意。

“不错,先前的一击我已经很清楚了,即使找到了最薄弱之处,凭我本命法宝的一击,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破开障壁的。单以破坏力而言,自然以这口血魔剑威力最大了,我姑且试上一试再说。”韩立平静的说道。

“哼!我劝你还是不要白损耗元气了。你先前施展了古怪秘术让自己修为大举提升,再和魔魂互击之下才斩开的空间裂缝。现在的你觉得有可能做到同样的事情吗?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将修为进阶到元婴中期,然后再借用那张有些意思的符和血魔剑,这样还有几分可能即开障壁的。”大衍神君不客气的说道。

“进阶到元婴中期?这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即使此地灵气浓密异常,又有灵丹辅助,进阶到元婴中期也要二三十年的苦功才有可能!”韩立心里一凛,吃惊的说道。

“二三十年内,这个空间又不会塌陷,你怕什么?若是在外界修炼,光凭打坐修炼,以你的资质没有百余年时间,门也别想有。”大衍神君哼了一声,似乎对韩立的贪心有些不满。

韩立脸上神色阴晴不定起来。

他所指的丹药自然就是绛云丹了。有此丹药相助,他才有把握三十年内修炼到元婴初期的大圆满境界,然后才能开始冲击瓶颈。此丹药的一味主要原料无法移植,也就代表他原本就必须在这空间将丹药都炼制完毕才行。

而在此空间苦修数十年再离开,韩立倒也没有什么好抵触的,这里的灵气浓度之密,甚至比他原来布下灵眼之物的洞府,甚至还强上数分,这自然也算是一个难得的机缘。

唯一让韩立担心的,自然是还被封魂咒所困的南宫婉了,他可急着回去用那火蟾兽妖丹给佳人解除毒咒的。不过南宫婉所留玉简说过,她用秘术大概能将毒咒发作时间拖延上百年之久,耽误这二三十年的时间,应该没有问题才是。

韩立细细思量了半天,不得不得出自己还真要困居此空间好长一段时间的结论,不禁苦笑一声后,一脸的无奈之色。

“银月,你先将那些灵药都采摘下来,我们即日起就开始炼制灵丹!”韩立抿了抿嘴唇,不再迟疑的说道。

银月在一旁,自然也听到了韩立和大衍神君的交谈,到有办法离开此空间后,也就心安了下来。那种困居一处的滋味,她再也不想尝试了。

于是这时她嫣然一笑后,口中答应一声,立刻从韩立手中接过一堆的瓶瓶罐罐,身形轻灵的飞到一边,开始处理那些灵草灵木了。

韩立则在石亭中间毫不客气的盘膝坐下,再次将那块记载上古丹方的玉简拿出,仔细研究其绛云丹的炼制之法。这里的灵草有限,韩立自然不敢对炼制此丹有丝毫的马虎之意。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