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五十六章 绛云丹与雪魄丸

“咦!这好像是菀梦果,已变成了深紫色,最起码有了万年以上药性后,才会有这种颜色的。”大衍神君吃惊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座药园残骸不知多少万年没人来过了,若是药性没有到万年以上,我才觉得奇怪呢!”强压住心中的激动,韩立保持冷静的说道。他没有马上毛手毛脚的就采摘什么,而是静静的在那里观察了好半天,才转身离开了,直奔另一处角落而去。

“龙纹草!”“风灵花!”喃喃的叫出了这些珍稀异常或者外界早已灭绝灵药的名字。这些药草的灵性无一不是万年以上,韩立一对眸子愈发的晶亮起来。

“想不到,你对灵药如此熟悉。你叫出名字的,有几种我都不清楚药性。”大衍神君有些忍不住了,诧异的说道。

“前辈莫非在取笑晚辈?这里的灵药,在下能认出三分之一就不错了,其余的灵草还需要前辈多指点一二了。”韩立抬首望了望其它方向的药草,微然一笑的说道。

“哼!老夫虽然对炼丹术略有涉及,但对此可并未深加研究什么,也只能帮你多认出数种罢了。那边的是……”大衍神君也许觉得这是小事一件,没有刁难韩立什么,轻易的又指认出了其它几种灵药的名字和效用。

韩立看了看点点头,手掌一翻,一块淡青色玉简出现在了手中。他毫不迟疑的将神识沉浸其中,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在找寻什么。

大衍神君识趣的没有出声打搅韩立,一语不发起来。足足过了一顿饭的功夫,韩立将神识从玉简中退出,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

此玉简,正是落云宗宋姓女子当日送给韩立的那块,里面记载了不少上古灵药和丹方,他全靠此物才能在这药园中辨认出如此多灵草灵木。

但刚才韩立仔细看了一遍,这些上古丹方里面仅有一种可以马上配齐材料加以炼制。其中一部分材料是这些刚刚辨认出的上古灵草,另一部分则是他在边界赌战和铜灯古宝赎金中得到的材料,两者加起来,才勉强凑齐这叫做“绛云丹”的炼丹原料。

据丹方上所讲,这种上古灵丹即使在蛮荒时期,也是一种难得一见的精进修为丹药,对韩立这名元婴初期修士来说,药性甚至有一些浪费和过于霸道了,最佳的服用境界,应该是进入元婴中期才更加合适。元婴初期服用了绛云丹,不但要浪费部分药性,还要承受经脉膨胀甚至撕裂的强烈痛苦。

除了这“绛云丹”外,还有一种叫做“雪魄丸”的灵丹,也大有希望可以炼成。因为此种丹药的主要材料从这药园种的灵药和原先材料中就可凑齐了八九成。还欠缺的数种材料虽然珍稀难寻,但在外界却有机会得到。

这雪魄丸虽然不是精进修为的丹药,却是一种让冰寒属性功法修士修炼凡人冰寒之力更进一层的辅助灵药。丹方上对此灵丹效果只是简单的一句带过,并没有详细说明,不过需用如此多珍稀原料才能炼制成的丹药,肯定非同一般才是。

至于药园中剩余的灵药,无法再凑齐什么上古丹药,只能收集起来以备侯用了。

韩立心念转动间,就将这些灵药的用途整理了出来,即使平时在冷静沉着,这时也情不自禁的一阵阵激动。

他进入元婴初期也有些年头了,虽然说一直处于忙碌之中,并未有机会真正闭关进行长时间修炼法力,但何尝不是因为手中没有合适丹药,来促进修为增涨,故而下意识地四处活动,来寻觅自己的机缘。现在看来这番辛苦还真没白费,自己的机缘还真的到了。

若是这些绛云丹的药效真像丹方上说的如此神奇,此地灵药数量足可以将他修为推进到了初期顶阶,然后就可以尝试突破瓶颈,来进入元婴中期了。

更何况将这些灵药采摘一些回去移植,还可以继续用绿液来进行催熟,此后绛云丹的数量就可以源源不断。

至于那冰魄丸对他同样大有用处,毕竟炼化的乾蓝冰焰和紫罗天火可都是极寒的神通,正好用此丹药来促进其威力。

韩立心中计定完毕,长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难得的露出了欣喜的表情。若一切真像他计划的这般,那他此次闯这坠魔谷总算没有白冒奇险了,毁坏的各种宝物和傀儡,与此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唯一让他还有些牵肠挂肚的,自然还是那两口丢失的掺入庚精的飞剑了。不过,这两口青竹蜂云剑都是他本命法宝,在主人未曾身亡之际,倒也不怕被谁强抢了去,大不了出去后多花费些心思,再去将飞剑寻回就是,应该不是多困难的事情。韩立并不知道飞剑落入了另一只古魔手中,自然这样想当然的思量道。

韩立不再多想的单手往储物袋中一拍,十几口大小不一的玉盒从袋口中飞射而出,一一悬浮在了身前。

韩立当即一躬身,开始小心的移植足下的灵草了。一等此种灵草中的一株移植进某只玉盒完毕,他并不急着动其它相同的灵药,而又带着众玉盒去相邻的另一片灵药地。

不管认识和是陌生的灵药,韩立全都打算不放过的先移植好一株再说,好等以后出了此空间,仍能将这些灵药继续催熟使用。

不过,等韩立真按此打算做了一遍后,脸色却沉了下来,变得很难看,因为这些药园中的上古灵药,其中就有三种竟无法移植。

一株刚刚移植到玉盒中,就无故就自燃起来,化为了乌有,一株则和他先前见到过的灵柱果一样,一离开原来的种植之地,立刻枝叶枯黄,失去了药性。最后一种灵草则更加离谱,才一碰触其根部的泥土,那灵药就如同受到了惊吓一般,瞬间溶解消失,化为一滩液体留在了原地。

韩立心中自大为懊恼,不是说这世间不可移植的灵药并不多吗,可这么小药园一角,就出现了三种。最让韩立郁闷的是,其中一种灵草,赫然是炼制绛云丹的主要原料之一,这可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消息。

围着赤红似焰的这些火红小草,转了数圈后,韩立脸色阴沉似水。忽然间他想起了什么,略迟疑了一下后,伸手往怀内一阵摸索,竟摸出了一个非木非金的绿色小瓶出来,正是韩立视若至宝的神秘小瓶。

此瓶一般情况下,都被韩立用秘术贴身藏好的,除非身死,否则绝对无法被别人发现抢走的。

“这是什么?”大衍神君有些好奇的问道。“没什么,一件法器罢了。”韩立看似随意回了一句,然后一只手将小瓶平托手中,另一只手则平静的将瓶盖打开。

结果盖子虽被打开了,却什么异象也没有发生。再等了一会儿后,韩立缓缓的将瓶子重新盖好,小心的收起,眉头紧锁起来。此空间没有日月星辰,也没有日昼之分,小瓶在此地失去了效用,倒没什么可奇怪的,但韩立心中还是一阵的郁闷。

这代表,他哪怕呆在此地经年不走,也一样无法多得到些绛云丹了,眼前的灵草能炼制出多少丹药来,也就只能得到多少了。

心中一阵的烦闷,韩立叹了口气,抬首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眯起了双眼。

不管丹药的事情,他还有另一个更加迫切的问题必须先解决,就是如何从这空间中出去,重新返回人界。

要知道,现在可没有人和他再合力一击了。而刚才他已用神识探测过来四壁,四周的空间之壁并没有哪处有不稳或者有什么异样,全都浑然一体无缝可钻。而天空和地面,神识一探查进去,就被什么东西反弹了出来,看来是有禁制存在于这两处。

地面银月已经使用土遁术潜入了进去,细细查看。他唯一要探寻究竟的,只有上边那灰蒙蒙的云层这一处地方了。

可那魔魂才被这可怕禁制击杀在眼前,韩立自然也不愿轻易触动此禁制,给自己惹下什么大麻烦。

正在低头沉思之际,身前的地面上银光闪动,银月身影浮现而出并急忙给韩立深施一礼。

“主人,小婢已经查过地下的一切了,下方虽然有一个禁制,但已经残缺不全。小婢顺着缺口深入地下,找遍了各处没有发现有何异常之处,恐怕让主人失望了。”银月有些歉然的说道。

“没什么,地下原本就不太可能有什么漏洞的。”韩立神色不变,缓缓的点点头后,抬首望向了天空。

“主人打算去空中探寻?”银月一见韩立此举动,却有些担心起来。

“嗯!四周和地面都没有什么漏洞,也只能冒险到上面看看了。既然那银色火焰只灭杀了古魔,此禁制虽然厉害,但对人类修士应该无大碍才对,不会有什么事的。否则,我们难道真要困守此处一辈子不成?”韩立果断异常的说道,随后身上青光闪动,人就向空中飘浮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