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五十四章 意外惊变

龙吟声一收,蛟影冲天飞起,然后一个盘旋后一落,钻入韩立背部不见了踪影。背脊处血光透体,立刻浮现出了一个血蛟图案,由模糊到清晰,数寸大小,栩栩如生。

这时韩立周身血光闪烁,从脸颊到手臂,浮现出拇指大小的血色鳞片,晶莹异常。而头上一阵剧痛后,也钻出了一只小巧蛟角,赤红如血。手掌也变得十指尖尖,幻化出了坚硬异常的犀利指甲。

猛一看,韩立变身之后竟和困在法阵中的魔魂有三分相似,只是韩立仍是人类面孔,身上出现的鳞片血红欲滴,而魔魂两颗头颅均狰狞异常,鳞片是紫色的,韩立施展了降灵符,体内真元融合了蛟魂之力,修为瞬间进入了元婴初期顶阶,离中期只不过一线之隔。

如今他周身放出青红两色灵光,两只手掌同时抓住了血魔剑手柄,将全身法力狂注而入。血魔剑一阵巨颤,随后血芒狂涨数丈,散出刺鼻的血腥之气。而韩立额上红独角,也因为蛟魂之力全开的缘故,鲜红耀目,发出刺目光芒。

韩立决心已下,既然将魔魂困在了剑阵中,就决不能让另一只古魔将其救出,否则让万一让两魔合体,那麻烦可就大了。

但以另一魔物的遁速,根本等不到剑阵合拢,就已冲到了跟前。唯一办法,就是主动出手,先将魔魂就此灭杀掉,只剩下一个魔物,就绝不是后面赶来的群修对手。

虽然动用了血魔剑后患不小,还会真元大损,但他心中已想好,全力灭杀此魔后就立刻远遁离开险地,不再掺和群修对另一魔物的围攻,以免修为大降出了什么意外。

他独立解决了一只魔物,想必其他修士也不会对此有何埋怨的。

但此刻的血魔剑如同无底洞一般,转眼间就吞噬了韩立大半的灵力,而血色剑芒伸缩闪烁不定,足有了六七丈之巨,聚集的灵气之强,韩立自己也暗暗的吃惊。

剑阵的魔魂见此情形,死死盯着剑芒,面孔上竟渐渐露出了一丝惧意。

“你想找死不成?人类修士如此不顾后果的驱使我们圣界的圣器,你想被魔化不成?”魔魂终于忍耐不住,两颗头颅同时厉声喝道。

韩立冷笑一声。只是继续往剑中注入灵力,根本不加理会此事。

魔魂顿时心中大怒。它也知道,对方是存心要取它性命了,当即面孔上阴霾之色毕露,突然血芒一闪,竟手起刀落将自己一只手臂斩了下来。伤口处光滑如镜。一滴鲜血也没有留出,显得诡异之极!

但断臂掉落的瞬间,早就被另一只手一把抓在了手中,随后一张口,数口精血喷到了其上,口中同时传出低沉的上古咒语声。断臂马上光芒流转,血光闪动,一阵扭曲蠕动后,竟化为一口和血魔剑近似的长剑。

此剑白骨嶙嶙,遍布漆黑魔气,略一挥动下,丝丝的魔气冲天而起。魔魂将此剑往身前一横,竟同样将体内魔气往剑中注入,剑上蓦然出现了黑色剑芒,迅速巨涨。

韩立见到此幕,有些意外,同时对此魔阴狠心中一凛。虽然不知道,对方用自残手段变化出来的剑有何威力?但明显此手段非同小可,他可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心念略一转动,他当即停止了法力的注入,猛然双手持剑的将血魔剑一抖,对准剑阵中的魔魂,狠狠一剑斩去。

他可不会给对方将那骨剑威力挥极致的机会,立刻就发动了攻击。十余丈长地血色剑芒,无声无息的劈斩而出,森然向剑阵中压下。

剑芒未到,魔魂被铺天盖地的血腥之气淹没了,剑阵中的空间一震后,甚至开始扭曲变形起来,四下同时响起了莫名的嗡嗡低鸣声。

魔魂心中骇然,这种情形出现,分明是已经将此剑挥到极致的表现。而它若没有记错的话,他们魔界圣器,人类修士似乎不可能挥出一半以上威力的,这难道和对方刚才的变身有什么关系?

此魔虽然经历过上古大战,但也不知道后来的人类修士竟研究出“降灵符”这种不可思议的符,自然对此一头的雾水。

不过眼下性命堪忧,此魔顾不得细想此事,只能无奈的将才注入稍许法力的骨剑急忙向上一撩,两颗头颅同时出一声大喝。一道比血芒小了近半的乌黑剑芒,在尖鸣声中从骨剑上斩射而出,直接迎向了空中的血芒。

片刻后,两道剑芒撞击到一起!

“轰”的一声,如同晴天霹雳般的巨响从高空传出,两道剑芒瞬间交织纠缠到了一起,一圈圈飓风般的气浪从剑芒撞击处爆而出,将银老吹的向后连退十几步,才堪堪稳住了身影。

至于韩立借助接近元婴中期的高深修为,只是身形晃了几晃,小退半步,也就不动了。而魔魂更是视这气浪如无物,根本未动一步,只是脸带一丝紧张的注视着天空。

让韩立和魔魂同时惊讶的一幕出现了,气浪刚一吹过,一枚乌黑无光的拳头大圆球,在剑芒交织中突然诡异的浮现而出,并且迅速变大扭曲拉长。

转眼间,一道四五丈长、数尺宽的黑乎乎东西,一下出现在了剑阵上空。

韩立一呆之下尚未明白怎么回事时,大片五色霞光就从这长条状东西中一闪即逝的倾斜而出。

因为距离太近,霞光速度太快,魔魂和站在剑阵边缘处的韩立都没有丝毫提防地就被这霞光罩住,然后在一股巨大吸力下,直往空中席卷而去。倒是那退在十几步外的银老,侥幸未被罩在其中。

“不好!这是空间裂缝!”转瞬间,韩立就醒悟了过来,顿时心中大惊之下,就要强行从霞光中破光而出。

但是一提运法力不要紧,韩立“唰”的一下,面无血色起来,所有灵力蓦然从体内消失的无影无踪,竟没有一丝法力。

韩立出了一身的冷汗,眼见就被那空间裂缝吞噬而进,手忙脚乱下只能向下方布阵的青竹蜂云剑用神识惊慌的一招。而同样被吸进霞光的魔魂,似乎和韩立面临同样地遭遇,脸上也是满脸的惊恐之色。

霞光一闪,韩立和魔魂丝毫抵抗没有就被那黑色空间裂缝吞噬了进去,而下方这时才出一阵清鸣声,上百道金色剑光同时在四周浮现而出,然后纷纷化为数尺长的金红向那裂缝中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远处一声暴怒之极的厉啸声由远及近传来,接着远处一团黑色魔焰闪了几闪后,竟瞬移般的出现在了空间裂缝附近。魔焰一闪即灭,现出一具魔神般的巨大身影,正是另一只占了魔躯的古魔。

此魔眼见魔魂被卷进来空间裂缝中,不禁惊怒交加,却丝毫不敢踏入那霞光笼罩的范围内,不过正好看见韩立最后几把青竹蜂云剑正向裂缝中飞去,想到不想的单手冲这些飞剑虚空一抓。顿时一只巨大魔爪凭空在这些飞剑上空闪现,然后一把向众飞剑捞去。

结果大部分飞剑清鸣一声,立刻通灵之极地躲避绕开,激射进了裂缝中,只有两口金光躲避不及,竟被魔爪一把抓到了手中,无法动弹分毫。

而就在这时,一团紫色火球也呼啸一声的不知从何处飞射而来,一闪之后竟也跟着飞入了裂缝中。

高大古魔微微一怔,正想再做什么举动时,空中裂缝却突然间晃了几晃,迅速地缩小弥合,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间,只剩下古魔和不远处目瞪口呆的银老。

古魔怔怔的望着空间裂缝消失的地方,脸上神色惊疑不定,然后脸色猛一扭瞅向了银老,狰狞的面孔上露出了暴虐的神色。

银老一惊,急忙抬手放出了一口黄色飞剑,护住了全身,然后缓缓后退,同时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但他目光下意识的左右一转之下,脸上又露出了惊喜之色。

“咦!这不是程道友吗,此地到底出了何事,这是什么魔物?”一声淡然的声音忽然从远处传出,一队身穿绿袍的修士出现在了百余丈之外的地方。

而为首的一名绿袍老者,看着双头六臂的巨大古魔,不禁面现出吃惊之色。此人正是御灵宗的大长老东门图,其后面的三人,则是五行灵婴中残存的三人。

“不错,老夫也有此疑问!”几乎与此同时,另一方向也一句阴沉的话语声传出,接着也有十几道灵光飞射而来,人人均都一身黑袍,却是鬼灵门弟子的模样,带队开口说话的正是鬼灵门的钟姓长老。

这两队修士,均都看到了空间裂缝消失的最后一幕,一个个全都惊讶万分。

“这话说来可就长了,还是先对付此妖魔再说吧。不过诸位道友千万当心,此魔厉害之极,稍不留神就有杀身之祸。”银老苦笑了一声,只能强打精神的如此说道。

东门图和钟姓老面带疑惑的互望了一眼,当即也不说话,立刻警惕万分的带领身后修士靠拢过来,将身高数丈的魔物,远远围到了中间。

魔魂两颗硕大鬼头缓缓转动,打量一下四周的人类修士。

一张面孔的嘴角抽蓄了一下,现出了浓浓的杀机。另一张面孔,却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目中闪过讥讽之意。

它也不说话,四只手臂轻轻虚空一挥,四口漆黑如墨的巨大光刃,就同时浮现在了手中,微微一抖之下,每口巨刃上都传出了刺耳的尖鸣声。

银老一见这熟悉异常的一幕,脸色马上变得难看之极。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