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四十六章 飞蛾扑火

只见远处的天边光芒一闪,高空处浮现出了一大片黑紫两色异芒,流转闪烁不停定,遮蔽了半边天空。而在其下,一朵数亩大小翠绿欲滴的绿云,冉冉升起,滴溜溜的在异芒下缓缓转动,顿时绿云异芒交织之下,传出了轰隆隆的响声。而那巨吼声正是从那里隐隐传来。

这黑紫两色异芒中流露出惊涛骇浪般的滔天魔气,而这种魔气三人全都熟悉异常,分明和南陇侯刚刚幻化出双头四臂后流露出的气息一模一样,只是远远不如现在浮现在空中的魔气如此的惊人,远远感应一下,就仿佛能让人窒息一般。

让令狐老祖色变的是,黑紫异芒和那绿云正向他们所在位置快速移动,不久就要接近的样子。

“腹尸毒云!那是魏道友毒功所化云雾,普通修士粘之立毙,我曾经见过魏道友使用过一次。”白衣女子一看见那绿色云雾,面色一喜的说道。

韩立和令狐老祖听了此言,却面带古怪之色的互望了一眼,均都从对方目中看出了深深的惊惧。

那绿云虽然声势浩大,但明显被那黑紫异芒压在了下面,不知和魏无涯交手的是什么魔物,竟连元婴后期修士也不是对手似的?但如此惊人的气息传来,肯定不是刚刚从这溜走的南陇侯。

白衣女子也不笨。一看韩立和令狐老祖神情顿时也想明白了此理,神色阴沉了下来。

“我们还是……”女子犹豫了一下,开口想提议什么时,一道阴冷地神识忽然从三人身上扫过,白衣女子声音戛然而止。

而韩立心中一凛,令狐老祖面色更加难看起来。

“现在我们三人也被那边的东西锁定住了,再不走的话,恐怕就走不了了。刚才对我们出手的魔物也跑到那边去了,若是联手也对魏道友出手的话,恐怕魏道友修为再深,也支持不了多久的。两位是打算过去助魏道友一臂之力,还是打算就此分手,等魏道友陨落后被这些魔物各自追杀,然后各安天命。”沉默了片刻,韩立面无表情地说出了冰冷的话语。

他刚刚用神识向那黑紫异芒探寻了一下,结果里面的灵气波动实在惊人,神识根本无法靠近分毫,这让他的心微微一沉,说明争斗中双方的修士,修为都远不是他可比的。

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听了韩立这话,不禁面面相觑。

若是有可能的话,这两人才刚逃的性命,自然不想再去和刚才的魔物拼命,但是就像韩立所说的那样,一旦牵制魔物的魏无涯失手,他二人可没有什么把握,从谷中逃脱,毕竟此刻已经深入内谷中心所在。

况且万一魏无涯没有毙命,以后知道了他们见死不救的事情,那身为九国盟的修士,那他们以后的麻烦可就大了。他两人可还是各自宗门的大长老,还会为掩月宗和黄枫谷带来大祸的。但要让他们为了门派,就舍命掺和这种一丝把握没有的拼斗,这两人也不甘心,此时两人满面的迟疑。

韩立心中冷笑一声,双手倒背的望着逼近的天边黑紫色异芒,不再说什么了。

“我三人中以韩道友神通最大,不知道友如何打算的?”令狐老祖眉头皱了皱,吐了一口心中的郁闷后,突然间问起韩立来。

“我?嘿嘿……”韩立没有马上回答,笑而不语。

令狐老祖见此,苦笑一声,只能暗骂韩立是个小滑头。否则,只要韩立出口建议三人立刻远遁离去,那魏无涯日后追究起来,他和女子就有借口将此事推到韩立身上了。

就在令狐老祖有些尴尬之际,韩立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咦。

“咦!竟然有其他修士到附近了。不过这也难怪,如此大的声响,恐怕方圆数千余里的修士,都会被引来吧。”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闻言一惊,顺着韩立目光急忙望去。

只见远处战团地一侧,果然隐隐有灵光闪动,真有一队修士向那异芒绿云下飞遁而去。

“怎么是他们,他们去这么危险的地方作甚?”韩立这刚用神识仔细扫视一下这些修士,心中猛然一震。那队飞往争斗处的修士共有三人,他竟意外的认得其中两人。

一名就是和他做过交易的天晶真人,背后仍跟着两只恶鬼傀儡,但此刻它们身上伤痕累累,有只傀儡还只剩下一只手臂,似乎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样子。

另外一人则是落云宗的银发老者,韩立的那位程师兄。

至于最后一人,则是和程姓老者一齐入谷的一名陌生老者。至于原本应该存在的另外一名年纪甚大的修士却踪迹全无,想必出了什么意外。

看清楚这些人后,韩立脸色阴霾了下来。

看来这几人是被这里的惊人争斗吸引过来了,说不定还误以为是修士在为什么异宝而争斗呢!若知道这里非但没有宝物反而有吞噬元婴的魔物,想来这几人早就躲得远远的了。

因为距离实在太远,韩立即使用传音术阻止也已经迟了。这几人转眼间就接近了战团,想必现在的魏无涯很高兴来几个替死鬼,帮其分担一下压力,但银发老者几人可就危险了。

别人如何,韩立不会管,但这位“程师兄”在落云宗对他不薄,他一向恩怨分明,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此人在眼前送死去,看来只有同样过去一趟了。

韩立心中无奈,他原来的打算,虽然不是立刻拔腿就走,但也没有贸然直接惨乎古魔和魏无涯争斗的意思,而是打算悄悄潜过去,看一看魏无涯和古魔争斗的具体情形再说。

若只是稍处下风,他自然会出手相助缠住那位刚过去的魔魂,毕竟身为人类修士,他也不想看到没有牵制地古魔在谷中大开杀界,四处吞噬元婴。

但若是魏无涯完全不行,已经堪堪不支了,他也不会将自己葬送其中的,还是赶紧开溜以图自保的好,这只能算是谷中众修士的一劫了。面对连元婴后期修士都大败的对手,他可没有力挽狂澜的本事,能保住自己小命就不错了。

但现在银发老者一行人贸然冲向了战团,韩立脸上阴晴了数遍,也只能硬着头皮掺和进去了。若是实在太危险,他大不了再使用血影遁逃命就是。只是施展此秘术地时候,可要掐准了方向,可别一遁出后,立刻撞进了哪个空间裂缝中去了。不到万不得已,韩立还是不会施展此遁术的。

思量清楚一切后,韩立猛然一转身,冲身旁的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冷声说道:“既然有其他道友出手相助,面对这吞噬修士元婴的魔物,我等自不能袖手旁观了。无论两位道友是否过去,韩某就先过去了。只是两位现在离战团如此近了,恐怕魏道友早已经发现了两位的存在,事后可不好向魏兄交待啊。”用七分警告,三分威胁的语气一说完这话,韩立就一跺足,化为一道青虹直奔战团破空而去。

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听完韩立地言语,愣在了原地一时无语。

就这片刻的耽搁,那黑紫异芒和绿色争斗的越发激烈了,此刻离他们不过十余里地,那魏无涯若是有心,神识只要略微一扫,他们二人还真的无处可藏,韩立这几句话倒不全是恐吓之言。

“走吧,韩道友说的没错,我等身为人类修士,除魔卫道的确是义不容辞的事情。”令狐老祖思嘴角抽蓄了一下后,苦笑的冲白衣女子说道。

女子脸色阴沉,同样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好在这么多修士一齐出手,就是再厉害的魔物,自保就能够做到吧,这二人怀着侥幸之心地化为两道惊虹,硬着头皮的也飞遁过去。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身后百里处,御灵宗的大长老东门图正带三名绿袍人向这里飞遁而来。原本五行灵婴转化的元婴修士如今只剩下了三人,其余两人想必陨落在了空间裂缝和禁制中了。

可他面上丝毫失落之意都没有,反而有些兴奋的不时望向远处的天边。那里的灵气波动剧烈异常,即使他在百里外都感应的清清楚楚,多半是什么修士在为宝物大大出手,他自然过去看个究竟,看看能否混水摸鱼了。

极远之地,鬼灵门的钟姓长老也带着一队鬼灵门弟子向战团处赶来,脸色阴沉之极。

此次进入坠魔谷虽然有路线图可走,还是在途中有两名弟子遭到了意外,形神俱灭在了可移动的空间裂缝中。而他此行的主要目的,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的灵木,上面的灵烛果竟然被早一步被人摘走了,这让他修养再深,也差点气炸了肺。

这些灵烛果可是他能否进入元婴后期的关键,因为灵烛果被摘走的痕迹还新鲜异常,而灵烛果又必须马上入药炼丹,故而得手之人决跑不远,他立刻带着弟子在附近四处寻觅,可惜如此多天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

正当他垂头丧气的准备带弟子按原路返回时,结果先是一阵气浪扑来,差点让门下弟子全军覆没,幸亏他身怀一件顶阶防御古宝,这才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

接着远处又传来了如此惊人的灵气波动,这让他心中一动,立刻想起了抢摘灵烛果的修士,当即按耐不住的带人飞遁而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