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四十五章 双头四臂

“听你的口气,好像亲眼见到过似的。你不是未曾进过坠魔谷吗?”韩立心中一动,有心的多问了一句。

“哦,没见过难道不能听人说过。当初老夫入谷的几位好友虽然神通远不及本人,但也不是普通的修士,可联手之下还只有一人得以垂危逃脱,可见古魔魔功的厉害了。”大衍神君哼了几声,大有点醒之意。

韩立听了一笑,正想开口再问时,远处正在逃窜的黑气中突然传来痛楚的大吼声,接着黑气中骤然间刮起一阵龙卷之风,所有黑气被一卷而散,露出了里面的“南陇侯”。

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一看清楚对方后,脸色顿时大变,例吸了一口凉气。

这还是人吗?眼前出现的“南陇侯”彻底成了一个双头四臂的怪物,脖颈一前一后,一大一小,有两个狰狞的头颅,肩头正反则长了四只奇长过膝的魔臂。

前一个头颅脸上浮现了一块块的紫色蟒片,额头上也生出一只数寸长的白角,但从眉目鼻眼和大小上看来,仍然是原来的头颅。但在此头颅脖颈后,硬生生挤出来的另一个稍小些头颅,则完全是一副妖鬼样子。

虽然同样额上生角,脸颊带鳞,面目中间却是青面獠牙,乌黑嘴唇一张一合之间,一截黑红发紫、遍布肉刺的长舌竟吐出尺许来长,在一闪即缩,犹如毒蛇一般。

更让人心寒的是,此头颅双睛中的瞳孔狭窄似缝、闪着银白色的寒芒,眼珠转动之间竟不含一丝感情,一看就绝非人类能有的。

不光头颅,自脖颈以下的身体和四只长臂同样遍布深紫色的鳞片,密密麻麻地包着风雨不透,十根手指尖端则直接长出类似骨刺的指甲,一张一合之间,闪着银白色的光芒,锋利无比的样子。

见到这幅让人不寒而战的可怖样子,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虽然心中一凛,但两人也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元婴修士,自然不会就此被吓倒,一见“南陇侯”现形后站在原地不动,不约而同的指挥宝物攻了过去。

五色光柱一闪,瞬间将“南陇侯”罩在了其中,令狐老祖心中大喜,趁此机会,白色巨环紧接着套下。

魔魂正面头颅面无表情,如同死人相仿,但后面的则大嘴一咧,叫角泛起一丝讥讽之色。眼见巨环一闪之后,骤然浮现在头顶之上直落而下,身处五色光柱中的他四臂轻盈一挥,蓦然四只魔手紫光闪动,竟一把将那巨环牢牢抓住,动作丝毫不见迟缓。

这一下令狐老祖吃了一惊,急忙法诀一催,那圆环光芒四射,一阵的急颤想要挣脱而出,但四只大手如同铁铸一般,根本无法晃动分毫。

魔魂后面的头颅更是狞笑一声,蓦然一张口,一团漆黑如墨的液体脱口喷出,正好击在巨环上,原本灵光闪烁的古宝一被黑液喷中,哀鸣一声灵光尽散,同时变得漆黑如墨,闪烁起妖异的乌光。

“我的铭阳环?”令狐老祖大惊的失声叫道,圆环颜色一变的瞬间,他竟一下断掉了和团环古宝的心神联系,面色一下苍白无血起来。

这魔魂竟然有办法污秽掉古宝,并抢过去自已用,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这时,魔魂四只魔手中的三只松开了圆环,只有一只魔手抓此环轻轻挥舞几下,一片环幻影重重叠现,两个头颅上均露出了满意:“不错,不错!我正愁手中可用宝物太少呢,这件马马虎虎正好合用。”魔魂前面头颅口吐人言道,同时另外三只手臂往身上一模,光芒再闪,另外两只手中也多出了一件黑色旗子和一口同样闪着黑芒的小剑。最后一只手,仍赤手空拳。

“嘿嘿!虽然我现在顶多魔化几件你们修士的宝物,但就这几件也足够应付一阵了。”魔魂阴阴的一笑。

而韩立刚才因为分心布阵,让金弧和火球速度一缓,远远落在了后面。至亍金色噬金虫群原本跟的不慢,但一见魔魂显出了双头四臂后,竟然有些畏惧地不前起来,只是不停地在原地盘旋起来。

韩立心中一惊,通过心神相连,他自然能感到这些噬金虫本能的某惧,心中一阵的惊疑。

更何况一见此魔使出双头四臂的魔功,他顿时想起了梵圣真片上的图像和苍坤上人洞府中供奉的三头六臂的那尊妖魔之像,不知三者之间到底有何联系。

而魔魂手中的那件旗子,正是鲁姓老者的驱使狂风的风旗古宝,而小剑看起来也眼熟的很,稍一思量也就想起起,此物竟是古修遗骸古宝中的一件,没想到都被其污秽掉了拿来使用。

不过不管到底有何关联,现在自然不是寻根问底的时候,他必须激怒此魔,将其引进大庚剑阵中才行。

想到这里,韩立脸色猛然一催噬金虫群,同时辟邪神雷和紫色火球速度一快,一齐扑向此魔。

魔魂见此,两个头颅同时发出了抑扬顿挫的怪笑声,蓦然脖颈上一阵的模糊,头颅间竟突然的交换了位置,前边头颅一下朝后,而恶鬼头颅跑到了正前,不停的伸吐着紫红的舌头,而实在诡异之极。

变身后的魔魂冷冷盯着韩立气势汹汹的攻击,显然没有避让的意思,他四只手臂轻轻一挥,同时高奉手中的三样宝物,顿时小剑、法旗、还有圆环同时乌光大放。

眼看韩立和这古魔之魂又有一场大战,就在这时,忽然一阵惊雷般的怪吼声从远处轰隆隆的传来。此吼声音之巨,如同如狂雷滚滚,似乎声音的主人正暴怒异常,狂性大发,即使令狐老祖等人隔若如此远听来,一听此声仍不觉心神一震,面露骇然之色。

韩立听到这般惊人的吼微微一怔,对面魔魂的两个头颅却同时脸色大变。他忽然将手中宝物一收,身形一晃,想也不想的化为一道黑芒向后飞遁而去,同时口中也发出近似的长啸声,飞转眼间就驰电掣般远去。

看其去的方向,正是那啸声发生处。

韩立先是愕然,略一迟疑后,就伸手一点指,将金弧、紫罗极火和虫云都暂停了下来,然后眯着眼睛瞅着已化为一个黑点的魔魂,神色有些阴晴不定起来。

他记得没错的话,那厉啸发生处正是前不久惊人气浪爆发处,也是所得坠魔谷地图上的标注地点,难道那里真有什么惊人的大事发生?不过魔魂飞走的如此匆忙,并且口发出那啸声加以呼应,不会是那里还有另一只古魔吧?

韩立转眼间就将一切可能思量了一遍,满脸的沉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白衣女子和令狐老祖见魔魂蓦然掉头远去,却心中同时大松,脸上神色一缓。

白衣女子持之依仗的宝物“凝光镜”都无法困住变身后的“南陇侯”心中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中。

而令狐老祖虽然失去了一件宝物,大为痛惜,但性命能够保下来,心中也同样暗叫侥幸,若不是在这里恰好撞见了韩立,他和掩月宗的大长老还真是凶多吉少啊。

原本和他们一齐入谷的另一名交好的修士,就是不及防之下,被“南陇侯”一把掏出元婴而亡的。

现在眼看那魔魂真的遁出极远,不可能再返回时,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互望了一眼后,终于向韩立这边靠拢而来。刚才韩立展现的神通实在惊人之极,他二人自不可能就这般一语不发的就飞离此地。

“韩道友,这一次老夫可要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了,否则,老夫此劫难逃。”令狐老祖一拱手,客气异常的说道。同时他目光一转,不禁打量了韩立身侧一动不动的虎妖傀儡和散发阴寒气息的天绝魔尸,心中暗叹了一声,不禁有一分妒意升上心头。

对方如此年轻就有了这般多宝物和神通,以后修炼之路真是不可限量啊!看来当初和对方先定下了援手黄枫谷的约定,还真是做对了。只要对方肯出手,黄枫谷就是遇到再大的劫难,在千年之内,都应该足以自保了吧。

至于南宫婉的师姐,虽然此前和韩立有过不愉快之事,现在也只能勉强一笑的同样谢道:“妾身也多谢道友的大恩了!”白衣女子还有些抹不开脸面,声音有些冷淡的样子。

至于找韩立报仇,见过韩立的如今的神通后,此女彻底熄了心思了。

“救命之恩谈不上,韩某也是自保而已。现在两位道友有何打算,有没有兴趣再跟上去看看?”韩立镇定的一抬手,将金弧等东西召回,或收进了体内,或收进袖中,才不紧不慢的说道。

“韩道友说笑了。那东西厉害异常,也只有元婴后期修士能对付了,我二人怎会再尾随追去。“令狐老祖想也不想的连连摇头。白衣女子没说话,但脸上的神色却深以为然的样子。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韩某虽然心中感兴趣,但若一人前去也有些冒失了,在下就在这里和二位分手吧。“韩立心中有些遣撼,若是有两位元婴修士肯陪他一齐去的话,他倒还真想看看远处地方到底发生了何事,但孤身一人的话,他还是不要冒此风险了。

想到这里,他未等对面二人回答什么,抬首冲还未停下巨吼的方向又看了一眼。结果他只向远处看了片刻,就突然面色一变,神色凝重起来,“怎么,出了何事?”令狐老祖一见韩立这般神情,心中一跳,口中急忙问道,同时回首也望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