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四十四章 联手抗魔

“南陇侯”一见身前现出的虎妖傀儡,先是一怔,但身形毫不保留的硬冲而上。

十几只傀儡白光一闪,蓦然齐动的行动如风,人影乱晃后瞬间将“南陇侯”围在了中间,数十道爪芒齐往他身上狠狠抓去。

“南陇侯”面色一沉,口中一声低喝,根本不理抓往身上各处的爪芒,反而两臂一挥,一对拳头快似闪电的迎向对面抓来的两具傀儡的利爪。

两声低沉的闷响传来,利芒黑气略一接触,利爪根本无法伤害这一对拳头,反而在黑气一涨之下,从爪子到手臂直接寸寸的碎裂开来。但两只傀儡毫不畏生死,更不会出现法力被震散的情形,因而寒芒闪动,另两只利爪反而配合其他傀儡的迎头抓下。

“南陇侯”低低一声狞笑,双肩略微一晃,就“嗖”的一声从原地消失,攻击他的诸多爪芒顿时落空,但马上又有两声闷响传来。

“南陇侯”的身形出现在了包围圈外,正手将两只手臂从独臂的两具虎妖傀儡胸腔抽出。虽然傀儡那里是没有心脏之说,但受到如此严重的破坏,自然立刻失控的从空中直坠而落。“南陇侯”一对拳头坚硬如斯,韩立精心炼制出来的虎妖傀儡躯体无法挡其分毫。

不过“南陇侯”这一击,也只是顺势而为罢了,他真正目标,自然是身体还未恢复行动的韩立,因此一击毁掉两具傀儡后,动作丝毫未停,不等其它傀儡包围上来,一闪后就到了韩立身前,毫不迟疑的一拳击出。

光幕中的韩立法力还无法提起,但瞅着对方魔气包裹的拳头,脸上丝毫不慌,反而现出一丝诡异之色。

“南陇侯”见此,心中惊疑,暗思量韩立是何用意时,脑后无数道尖锥般的爆鸣声响起,似乎什么东西在近在咫尺处突然暴起袭来。“南陇侯”吃了一惊,不及多想地拳头一收,猛然身形诡异左右一晃,蓦然无数道残影迸发而出,真身顿时在残影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在他原来站立处,无数道绿色爪芒凭空罩下,将那些残影瞬间撕裂的粉碎,接着绿光闪动,一个浑身绿毛,脸似骷髅的怪物凭空浮现在了那里,冷冷的盯着‘南龙喉’一语不发,正是韩立利用众傀儡掩护,悄悄唤出来的天绝魔尸。

“南陇侯”光注意到了众虎妖傀儡,竟一时不察的没有发现早隐匿一旁的魔尸,差点被偷袭成功。

“炼尸?”“南陇侯”看清楚了魔尸后,有些意外的叫出了声。

这时其余的虎妖傀儡瞬间回转,簇拥到了韩立左右。而韩立却突然间两手同一抬,五指伸开,一只手金光闪烁,粗大的金弧弹跳闪烁而出,雷鸣声大响。另一只手掌中则紫光一闪,一小团紫色火焰无声无息的飘然浮现。

做完这一切,韩立面无表情的看了魔魂一眼。

“南陇侯”见此,鼻中哼了一声,知道对方法力已经恢复控制,再进逼已经无用了。而让他忌惮的是,对方已经放出如此多的辟邪神雷,竟还未耗尽此干净,这让他有些愕然了!

没有记错的话,他被封印之前,这辟邪神雷虽然对他们古魔伤害极大,但是能拥有辟邪神雷宝物的可是少之又少,就是有此种宝物的,神雷也顶多放出一两次,也就无能为力了。否则,当初他们古魔跨界到人界时,哪会一时此界全无敌手。可眼前这人似乎体内的辟邪神雷源源不断,施展起来毫无顾忌,这可有些麻烦了。

更让他踌躇的是,对方另一只手上突然冒出的紫色火焰也让其心中一凛,虽然不知道此焰是何物,但是一见此东西的刹那间,他就大觉此物危险,可见此东西也绝不是平常之物。

至于那些机关傀儡,他倒不放在心上了。毕竟这些东西没有提防之下,还能给他带来些意外,但真正打斗起来,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就是那古怪炼尸的气息有些古怪,也顶多加一名元婴初期对手罢了,同样不足畏惧。

魔魂附身的南陇侯,初战没有拿下对手,不禁稍微思量了一下。

而另一边的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一见韩立和“南陇侯”暂时罢手,心中一阵嘀咕,倒也不敢直接指挥古宝攻击过去,只是让五色光柱和圆环在“南陇侯”上空含蓄待发,那圆环不知是和宝物,更是忽大忽小的微微低鸣着。

这时一侧空中一阵爆裂声传来,“南陇侯”有些意外的转首望去。

只见一团灰白色火焰在半空中蓦然爆裂开来,一朵金色虫云安然无恙的从火焰中嗡鸣飞出。而火焰散去后,原本在里面中的碧磷鬼爪,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南陇侯脸色微变,神情一下阴霾了下来。

而那金色虫云一脱困后,立刻直奔韩立激射而去。

“没想到,你的神通还真不少,看来光凭普通手段要掏出你的元婴,还真是麻烦一点了。既然这样,也只有一次就灭杀了你,永绝后患了。这具身体也是临时拿来用的,就算弄坏了也是无所谓的事情。”沉默了片刻,“南陇侯”面上凶残之极的说道。

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黑蒙蒙的魔气从身上骤然冒出,同时身上骨节一阵“嘎嘣”“嘎嘣”的怪响传出。接着身形一下拔高数尺,后颈和双肩处始变形凸鼓,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其体内蹿出一样。

一见此景,韩立为之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的两手同时一扬,顿时一只手中数道金弧交织一起,幻化出一只金色巨蟒仰首扑去,另一只手则看似普通的一颗紫色火球激射而出。

同时韩立还口中一声低鸣,刚刚飞回的金色虫云,也从都顶上飘然飞出。众虎妖傀儡和尸魈所化的天绝魔尸则仍待在原地不动,以防对方偷袭。

另一边的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自然也不会容忍“南陇侯”从容的施展什么厉害功法,先前对方光凭肉体就将他们二人杀的抱头鼠窜,再加上不知名的诡异魔功,那他们可就又危险了。当即二人对视了一眼后,同时冲空中的宝物掐诀点指,顿时五色光柱率先照下,并比韩立攻击早一步的到了“南陇侯”上空。而那只白蒙蒙圆环体型濡染狂涨,化为一只丈许大的巨环,向下套取。

魔魂对这一切无动于衷,身上黑气在光柱即将及身的情况下,顿时将其身形淹没在了其内,结果五色光柱刚一接触黑气,竟一闪后消失不见,仿佛被吞噬了一般。

而这时,韩立的金弧和紫色火球以及白色巨环同时攻到,金色虫云稍微慢些,但也尾随将至。

这一次,魔魂并不愿硬接这些攻击,黑气一抖下,瞬间倒射而出,遁速奇快无比。所有攻击韩立等人操纵下,紧追不舍。

顿时片刻间,只见数丈大的一团黑气在空中忽左忽右的急遁闪烁,而后面则有一道金弧所化巨蟒以及巨环、虫云等东西紧追不舍,其速度和躲避路线实在诡异,这些攻击竟一时无法追上锁定。

那白衣女子见此,也不甘心地再此控制手中的宝镜,一道接一道光五色柱不停的落下,只是同样跟不上“南陇侯”的行动,一一落空。

这一躲一追,转眼间就过了一小会儿的时间,韩立虽然用神识操纵那些金弧和紫罗极火,但眉头紧皱色阴沉下来。

“小子,你若没有其他利害的杀手锏,我劝你还是赶紧逃命吧。古魔和我们人界的修士大不一样,它们个个凶残好斗,每一个实战经验都丰富之极。虽然过界而来的,不可能是太凶悍的高阶古魔,但一旦认真起来,你绝不是对手的。老夫还未研制完最后的元婴傀儡,可不想和你一齐送命的。”大衍神君突然传声过来了。

韩立听了这话,没有回答的意思,但脸上厉色一闪后,突然一抖双袖,顿时一阵清鸣声传出,数十口金色小剑从袖口中鱼游而出,转眼间,化为数十道尺许长金光,在韩立四周盘旋飞舞起来。

韩立面无表情的一连数道法诀打了出去,所有剑光颤抖几下,瞬间分化出上百道一模一样的金光出来,同时光华大放。

“去!”韩立两手一掐诀,口中一声低喝,上百道剑光蓦然齐鸣,然后在四周一颤之下,一个个诡异地从原地消失,转眼间韩立在身前布下了大庚剑阵。

“咦,剑阵!原来你还有手段没使出来!那就随你了,刚才的话语,算老夫没说。不过,老夫倒很想看看,什么剑阵能让你如此有信心。”大衍神君轻咦了一声,懒洋洋的说道。

“是何剑阵,前辈一会儿就知道了。若是古魔本体降临,我这剑阵能否伤到对方,实在难说,但既然是附身我们人类的修士,入了我这剑阵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剑阵一经布完,韩立淡淡的传声道。

“嘿嘿!小子,你可别把牛皮吹破了!古魔从刚才到现在,完全是凭魔化之躯的蛮力和你们拼斗,上古魔功的厉害,你还不曾亲眼见到呢!”大衍神君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