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四十三章 初斗魔魂

韩立冲令狐老祖点点头,忽然扭首对紫灵淡淡说道:“你修为太低,在这里帮不上忙,反而可能送掉性命,先离开这里吧!放心,现在有我们在这里牵扯住此獠,他不会对你出手的。”他和紫灵总算事故有些交情,故而一开口让其离开再说,否则一会儿打斗起来可没法顾忌此女。

紫灵听了这话先是一呆,迟疑一下后,就乖巧的点点头。

“既然韩道友如此说了,那小女子就先走一步了。韩兄,你也多保重了!”紫灵轻声说道,随后看了看下方“南陇侯”,又深瞅了令狐老祖那边一眼后,就化为一道惊虹破空飞去。

下方的“南陇侯”,不知是觉的紫灵修为太浅不值的出手,还是面对韩立三人真有些吃力,冷漠的看了远去的紫灵一眼,就目光一回重新盯向了韩立。

韩立见对方眼神不善,面色一沉单手一抬,数道粗大金弧在手臂上浮现而出,霹雳之声随之轰隆隆的连绵响起,整只手臂瞬间电光闪动,刺目耀眼起来!面对如此可怕的古魔,韩立可没有心思再试探什么,一出手就是专门克制魔功的辟邪神雷,此神雷自从到了他手上后,还从未在面对魔功邪术时让他失望过。这古魔虽然如此凶悍,韩立还是对辟邪神雷有几分信心的。

一见韩立手臂上弹跳的金色电弧,“南陇侯”眼皮急跳几下,瞳孔猛然一缩。

“我认的你,我附身这家伙的残留记忆里,你的印象非常深刻,虽然不记的什么具体的东西,但是这身体的原主人对你忌惮异常。如今看来,这感觉倒也真没有错,不但能看破本尊者的偷袭,还能驱使当年让我们吃过苦头的辟邪神雷。看来解决你,恐怕还真要花一番手脚了。”“南陇侯”盯了韩立一会儿后,终于冷冰冰的开口说话了。

韩立听了这些言语,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神色丝毫不变,只是手臂上金弧又大了三分。同时他袖袍一甩,一面蓝色小盾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化为蓝蒙蒙的光幕将韩立罩在了其中。

这时见韩立主动站在最前面,准备硬挡“南陇侯”的样子,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顿时心中大喜的互望了一眼。韩立名声现在可着实不小,几乎是仅次于元婴后期下的存在,不由的让这二人心中有了些信心。当即二人两人嘴唇微动的稍一传音,立刻左右一分的缓缓靠前,准备从两侧进行协助韩立。

“南陇侯”见韩立根本不受言语影响,心志极坚的样子,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但嘴巴一咧,又浮现了狰狞的凶色,他一语不发的一跺脚,身子一震之下带出一道残影,蓦然从原地消失不见。

韩立面上神色镇定,但心中一凛,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但神识一扫之下,根本探查不到对方的行迹。果然不愧为古魔,光这一手藏形隐匿的手段,就足以克制普通修士死死的。

心中这样想着,韩立却不慌不忙的双目一眯,眼中蓝芒闪动,明清灵眼神通被其路熟驾轻的施展了出来。

突然他单手一扬,手臂上的金弧立刻弹射而出,化为一张金网朝某个空空如也的地方,罩落而下,顿时电弧、轰鸣声交织成了一片。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原本看似无人的地方,黑光一闪,南陇侯竟蓦然出现在了那里。他刚一现出的身形,就见无数道大小金弧动头顶直落而下,不禁微微一惊,但马上神色一沉的双肩晃动,大片残影浮现而出,众电弧降落后,残影皆灭,但真身却诡异的踪迹全无。

韩立嘴唇紧闭,目中蓝芒闪动不已,一偏头向一侧望去,但另一只手臂却突然一抬,反向另一方向瞄准。霹雳声一响,一道粗大金弧从手心处瞬间弹出,目标正是六七丈外的一处平常之处。

结果金弧刚刚弹射到跟前,“南陇侯”身影就恰好在那里幻化而出,如同主动凑上前去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雷鸣声响动,电弧迎面劈来。

“南陇侯’这次真大吃了一惊,一次还能说是侥幸,可一连两次都能准确地找到他,这可绝不是什么碰巧了,对方是真能看破他的行迹。

这一次,韩立攻击时机掐的太好了,眼见金弧临身,南陇侯却避无可避,只能双眉骤然倒竖的一张口,一团黑红魔焰脱口而出,正好和金弧撞到了一起。

“噗’地一声轻响,火焰金弧一闪后,竟如同水火一般,同时化为一股青烟消失不见。

“咦!”这一次,轮到韩立脸色大变起来。这古魔竟然有办法抵挡辟邪神雷,真黑红火焰到底什么魔焰,竟然厉害如斯。

不过韩立心细之下也注意到了,那团魔焰泯灭的瞬间,“南陇侯”的脸色却不经意的一白,虽然眨眼间就恢复了常色,但显然黑红魔焰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多半还和精元魂力牵扯到了什么关系。

韩立尚未想明白如何利用此事时,“南陇侯”一将金弧灭去,身形就猛然一探,整个人柔弱无骨般的一下诡异拉长,骤然到了了韩立身前。他冲韩立阴阴的一笑后,被魔气包裹地一对拳头就狠狠地砸来。

韩立神色不惊,不慌不忙的稍退半步后,背后就雷鸣声一响,一对银白色翅膀在银光中浮现而出,随后霹雳声一响,韩立不动声色地在银弧中消失。

南陇侯见到此幕,先是一怔,但目光一扫后就冷笑了起来。“雷遁术!懂的东西还真不少。但可惜,嘿嘿……”在讥讽的笑声中,“南陇侯”就化为一股黑气,同样凭空消失。

从“南陇侯”冲过来攻击,到韩立放出辟邪神雷,再两人同时消失,只是刹那间的功夫而已。

远处的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一见双方交上了手,本想立刻祭出宝物策应一下韩立的,但韩立两人初一交手就如电光雷火,根本插不上,现在两人更是同时无影无踪,这让令狐老祖和南宫婉师姐目瞪口呆之下,不禁面面相觑,但随后就警惕心大起,急忙各放出防御法宝护住自己的全身,以防那“南陇侯”趁机偷袭了。毕竟他二人可没有韩立如此神通,能看破对方的隐匿神通。

这时雷鸣声响起,韩立在离原来位置二十余丈外的某处浮现而出,可几乎与此同时,韩立背后黑气一现,南陇侯竟同样蓦然出现。他嘴角泛起一丝凶残之色,一对拳头毫不客气的狠狠砸下。

韩立并未回头,神识刹那间感应到了背后的一切,但他同样避无可避,只能将全身灵力往蓝光盾上猛然注入,先挡下此击再说。他刚刚用守株待兔方法,给对方一点颜色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反被对方捉住,心中震惊之余,同样大感疑惑。

“呯”“呯”两声巨响传出,令狐老祖刚才承受的滋味,韩立丝毫不差的也品尝了一番。他身上蓝色光幕一颤,身子不由自主的被击飞了出去,原本提起的大部分法力,也被这两拳震散了大半,雷遁术顿时无法施展开来了。

“南陇侯”狂笑一声,身形化为一团狂风,紧随着韩立飞出去的方向猛扑紧追,准备挥动拳头就此击毙了韩立。

韩立人在空中倒射,无法控制身形,可是脸上却无惊无喜。在看过对方对付令狐老祖的手段后,他怎会对此丝毫提防没有。虽然法力他无法提起多少,但是有的手段,根本无需自己动手就能克敌制胜的。

虽然身体一时间还酥麻的无法动弹,但双手却转眼间就恢复了大半,他一把摘下腰间地某只灵兽袋,冲“南陇侯”扔了出去。

“南陇侯”一怔之下,尚未看清楚这是何物,袋中就嗡鸣声一响,数千只金色噬金虫蜂拥而出了。一朵金色虫云转眼就间形成,向紧随而来的南陇侯迎头罩下。

南陇侯虽然并不认识噬金虫,但噬金虫身为上古奇虫的那种蛮荒气息,却让他心中一凛,不敢怠慢的单手冲着虫云虚空一抓。一只燃烧着灰白色火焰的碧磷鬼爪在虫云上空浮现而出,毫不客气的一把捞下。

顿时大半噬金虫不及躲避,被鬼爪一把抓到了手中,随即鬼爪上的灰白火焰一下高涨数尺,连其他未被抓住的金虫,也一个不剩的全都包在了其内,随后他冷笑一声的就要动身在向韩立追去。

但这时终于找到机会的白衣女子,终于将自己的宝镜再次祭出,一道五色光柱从天而降的罩向“南陇侯”,而令狐老祖则一点盘旋在头顶的白蒙蒙的圆环,顿时此环一闪之下,也向南陇侯激射而来。

南陇侯见此心中大怒,但是身形略微一晃之下,就躲过了五色光柱的罩下。这光柱对他来说虽然有些棘手,但只要不被其罩住,就根本拿他没有办法。至于那飞射而来的圆环,显然也是一种禁锢人行动的宝物,但以他行动如风的身形,此物又如何能近他的身,他根本不用理会。

“南陇侯”心中思量的仔细,虽然令狐老祖同时出手了,但对他来说还是韩立的辟邪神雷威胁最大,故而根本没有理会的仍然扑向韩立。

但光罩中的韩立同样没有闲着,一拍腰间灵兽袋,十几个白色光球从袋口中飞射而出,转眼间就化为十几只身机关傀儡出来,一字排开的挡住了“南陇侯”的去路。

一个个身高两丈、虎头人身,两手一抖之下,十根数寸长的爪芒伸缩不定的闪现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