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四十二章 偷袭与现身

令狐老祖脸色一变,不及多想的一点玉如意,顿时护罩又凝厚了三分,同时一张口,一颗四方小印脱口喷出,在霞光中化为一团绿光直接迎去。

“轰”的一声巨响,那“南陇侯”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一拳击在了玉印上,黑芒绿光交织到一起,但黑气一缩一涨之间,就将霞光击的粉碎。

玉印“嗖”的一声,侧飞而回,反向令狐老祖狠狠砸去。令狐老祖吃了一惊,急忙两手掐诀,数道法诀一连串打出,才让射到了护罩前的玉印堪堪停下了来。

但就这片刻的耽搁,一只乌黑拳头诡异的浮现在护罩跟前,狠狠砸下。

护罩骤然一震,令狐老祖只觉得一股巨力从身前传来,当即连人带罩斜飞了出去。但令狐老祖不愧为活了近千年的老怪物,与人争斗经验丰富之极,在被击飞出之前,竟抢先的袖袍一抖,一道口火红飞刀抢先射而出,直斩向了刚刚显出身形来的“南陇侯”。

“南陇侯”满是黑气的脸孔狞笑了一下,眼见飞刀化为惊虹璧到了头顶,却根本没有躲闪之意,反而猛然一吸气,对准头上的飞刀一张口,一缕黑红色妖焰喷射而出。飞刀方一斩判了黑红火焰中,顿时刀被此魔焰舞间缠绕包裹,飞刀上的红色灵光只哀鸣的闪烁几下,就被吞噬的干干净净,顿时此刀灵性大失,化为一块凡铁坠落而下。

令狐老祖见到此幕,心中大骇。这口飞刀看似普通,其实却是天南修仙界赫赫有名的破邪宝刃,是他当年好不容易得到的宝物,对邪魅邪灵是有专门破邪的奇效。

眼前的“南陇侯”分明就是被某种厉害邪灵附身,故而他才冷不防的祭出此刃,虽然没指望此宝能够轻易斩杀对方,可竟然这般漫不经心地被对方随手破掉,实在让他心中骇然。

就在令狐老祖大惊失色的时候,那魔化“南陇侯”未等其身形重新站稳,在原地仿佛探了探身子,“呼哧”一下,身形竟仿佛蟒蛇一般,瞬间变得又细又长,上半部身体只是略微一窜,竟就诡异之极的一下来到了令狐老祖的身前,又一拳砸去。

令狐老祖接着被击飞出去,那“南陇侯”一动,又诡异的闪动了令狐老祖身下,一模一样的再一拳击出……

片刻间,令狐老祖无法抵挡的被当成沙包般的连连击飞。

那玉如意实在一件顶阶的防御古宝,虽然碧绿光罩闪动不已,可如此巨力打击之下,竟一时间仍没有被击碎,让“南陇侯”口中也不禁轻咦了一声,可是手上的攻击丝毫没停,一拳接者一拳,一刻也没有停下。

令狐老祖此刻心中大惧!现在的他就如同当初的鲁卫英一样,每挨一拳,身上刚刚凝聚起来的灵力就被震散了大半,空有神通却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眼看“砰砰”十几拳过去后,那玉如意释枚的护罩终于在击打下,开始变形闪烁起来,令狐老祖的心咯噔一下,直沉了下去。

“南陇侯”见此,脸上闪过一丝阴笑,身形一晃后,一只手仍然是挥拳急砸,另一只手则五指一合化为手刀待势而发,显然待其护罩破碎后,立刻给令狐老祖致命一击。

令狐老祖面色灰白无比,眼看护罩显出了裂痕,猛然一咬牙,往怀内一摸按住了一样东西,他打算不顾一切和对方拼命了。可就在这时,忽然一道五色光柱丝毫征兆没有的从天而降,一下将没有提防的“南陇侯”罩在了其内,“南陇侯”原本毫不在意,但是霞光方一及体,他蓦然觉得身形一沉,动作不觉迟缓了大半。

“咦!”“南陇侯”有些意外起来,随即在霞光中朝某方向斜瞥了一眼。

那白衣女子竟在远处高举手中古镜,一道五色光柱正从镜中喷射而出。“南陇侯”见此,目中厉色闪过。

有了白衣女子这一插手,令狐老祖顿时抓住了救命稻草,当即大喜的将怀中之物一松,趁着对方攻势一缓之际,蓦然提起了法力,化为一道惊虹脱离逃出。转眼间,就飞遁到了白衣女子身旁落了下来。

令狐老祖也顾不得说什么感谢的话语,先是两手一搓,接着双手齐扬手,十几张红燎燎的符箓脱手射出,直奔还被困在五色光柱中的“南陇侯”激射而去。

这些符策瞬间就到了“南陇侯”的头顶,被令狐老祖法诀一催之下,纷纷爆梨了开来。轰隆隆之声连绵不绝,大片赤红雷火浮现而出,就往下直坠压下。“南陇侯”只来及放出一股黑气,将其全身护住,就被雷火淹没在了其中。

令狐老祖然不会认为这样就能灭杀了对方,当即手中一掐法诀,又分放出一件白凛凛的三股飞叉,忽大忽小的攻了过去。

一旁的白衣女子也没有闲着,一手操纵凝光宝镜加大光柱禁制威力,另一只手则反手一弹,一黑一白两口飞列脱手射出,化为两道惊虹飞斩而去。

先前南宫婉师姐和令狐老祖已经和“南陇侯”争斗过了一场,结果二话都不说,一时间,五色光柱下方雷火轰鸣,灵光急闪。

“附身“南陇侯”身上的家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古魔?”就在令狐老祖二人在空中和“南陇侯”拼命争斗时,在下方的不远处,韩立却眉头紧锁的和大衍神君交谈寿什么。

“除了那些古魔外,这一界还能有什么东西这般厉害。不过仅仅靠附身之体,就能将两名元婴修士打的抱头乱窜,看来这只古魔还是上古魔界中比较高阶的那种。现在你单独对上的话,即使用的不是本来身体,你的胜算也绝不多。”大衍神君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嘿嘿!你没直接劝说在下赶紧逃命,就已经很瞧得起韩某了。至于单独和这东西对上,在下还没有这般雅兴的,那“南陇侯”竟然就这般陨落了,还真是世事难料啊!”韩立苦笑一声后,喃喃的说道。

“哼!但以修为说,就是三四个你上去,也绝不是这附身的古魔对手。但是你身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可实在不少!又有辟邪神雷在身。

虽然不可能是这古魔的对手,但是逃跑应该还没有问题吧!”大衍神君冷哼一声,声音有些古怪的说道。

韩立微微一笑,正想再说些什么时,身边却传来了紫灵的声音。“韩兄!现在要如何才好,你打算出手吗?”紫灵自从魔化“南陇侯”一露面后,就吃惊的一语不发,现在见韩立承色有些怪异终亍忍不住的问道。这“南陇侯”的凶悍,实在让此女看得心惊肉跳。

韩立听了紫灵这话笑了笑,正想回复她一句对,却忽然面色大变的猛一抬手,大片青霞飞射而出,一下将此女卷入其中往回一拉,把此女硬生生的拉入怀中,随后化为一道青虹冲天而起,眨眼间就到了半空中。

青光一敛,韩立半搂着紫灵重新现出了身形,并面色凝重的朝下方望去。紫灵脸孔微红的急忙从韩立怀内离开,同样有些惊疑的低首看去。

只见在他们刚才站立之处,一个黑乎乎的人影站在那里,正冷冰冰的仰首看着他们,竟是“南陇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

他刚才打算潜入下面进行偷袭,幸亏韩立无意中用明清灵眼扫了一下,仿佛真有可能被对方一击成功。紫灵倒吸了一口凉气,并急忙朝另一方向望去。

只见那边的五色光柱下面,仍有一团黑气在雷火中若有若无的闪动,里面还有人影在其中闪动,分明是另一个“南陇侯”。

令狐老祖远远见韩立带着一名貌若天仙的女修,突然出现在了附近的空中,先是一惊随即面露大喜之色,但目光一扫之下,看见下面又多出了一个“南陇侯”后,顿时吓了一跳,急忙惊疑招呼白衣女子一声,将手中的攻势一缓。

这时五色光柱下的“南陇侯”面无表情的看了两人一眼,忽然化为一股黑气凭空消散,竟只是个临时化身而已。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互视了一眼后,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惧意。

幻化出一个化身并不难,但是能瞒过他们这两名元婴修士的神识,这可就太可怕了。要知道,他二人刚才一直盯着黑气中的“南陇侯”,眼睛都没眨一下,可竟还让对方神不知鬼不觉的施展了金蝉脱壳之术。若是对方不是想暗算偷躲一旁的韩立,而是对他们出手的话,他们二人多半已有一人遭了毒手。

“韩道友,没想到你也在这里,这太好了!这妖魔实在厉害,我三人正好联手共抗此魔,才能自保。”令狐老祖大声叫道。

韩立一听这话,心中一阵的苦笑。原以为自已的隐匿之术够神妙,就是元婴后期修士也不见得能发觉,故而放心的躲在一旁,想过一会就溜走的,可没想到这古魔不但发现了他,还故作不知的偷袭了他一把,差点遭了其毒手,看来这一战,不打也得打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