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三十三章 吞婴

“不错!不错,虽然这个魔化躯体比不上我的本体,但能接下我一击不死,看来你并不是什么低阶修士,本尊就先拿你血祭一番吧!”“南陇侯”阴森的说道。

只见他面上的黑气比刚才更浓了三分,而一对银白色眼珠则冰寒之极,死人般的盯着老者一眼不眨,而老者心中寒气大冒。

一说完话的“南陇侯”,身形一动之下,带出一连串的幻影残痕,人就扑向了老者,丝毫废话不愿多说的样子。

鲁姓老者吓的魂飞天外,想要从石壁中出来,可时间根本来不及了,对方动作实在太快了,几乎瞬间就朴到了跟前,犹如鬼魅一般,而一只黑气缠绕的爪子已经冲着老者头颅直插而下。

老者中大急,只好心中一横,全身白光闪动,将所有法力一口气都都灌注进了火红轻纱之上,顿时身前的那层火红光幕,一下暴涨了半尺高的红光。那只黑爪则在“南陇侯”目无表情的目光下,狠狠的插了下来。

“兹啦”的怪异之声传来,光幕刺目耀眼,在老者提心吊胆中,鬼爪在深入光幕尺许后,终于停留了下来。老者见此大松了一口气,脸上血色稍回复了些许,身上灵光再闪,就要驱使护体灵光,从这些坚硬似铁的禁制石壁中破壁而出。

对面的“南陇侯”,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讥讽之色,一声巨响传来,南陇侯另一只手臂一挥,砸在了红色光幕上。

老者刚刚放出体外的灵光在一震之下,不知为何就竟立刻溃散了大半。老者一呆之下,尚未明白对方是何用意时,南陇侯深入光幕中的手臂猛然一抽,再闪电般同样的一拳砸下。

光幕又是一震,老者身上剩余的护体灵光也被此击之下,溃散地干净,同时身躯一沉,再次陷入石壁数寸。

“不好!”鲁姓老者一见此景,终于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起来。他急忙一抖手中的白色法旗,想要将此宝祭出去。

但是“南陇侯”两只拳头一挥,不慌不忙的一拳接一拳砸下,根本不给老者祭出法旗的机会,每一拳都恰好将老者刚刚注入到旗中一半的灵气,硬生生的击散开来,并且越击越快,力道越来越大,轰隆隆的声音一时间连绵不绝。

老者骇然之下想要施展其它秘术,但同样法力尚提一半就被散了开来,根本无法聚集起法力来。

如此一来,鲁卫英空有一身莫大的法力和神通,竟然被活活困在石壁之中而无法施展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身前的红色光幕,一点点的变薄变淡起来,脸露绝望之色。

鲁姓老者面色青的可怕,再和“南陇侯”银色眼珠冰冷的对视了一眼后,心中更是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毫无疑问,若是如此到最后,他肯定是宝物破裂,人硬生生被砸成肉酱的下场。

想到这里,老者心中一咬牙,猛然大喝一声,头顶处白色霞光闪动,一个面容酷似老者的元婴突然间浮现在了天灵盖处。此元婴面色有些惊慌,但双手死死抱住一口蓝的小剑。

几乎与此同时,那昊阳纱古宝所化光幕传来了破裂之声。元婴的最后一丝犹豫,也消失的无影不总,它猛然跺足,元婴一下在原地凭空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了入口处。接着此元婴就要御剑遁入通道中,逃命而走。

但就在此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南陇侯”仍然背对着对入口处似乎还未反应过来,但是背部长袍却刹那间爆裂了开来,让背脊了起来,并现出一张和血咒之门一模一样的鬼脸出来,紧闭双目的赫然存在其上,竟和真的一般无二。

这鬼脸猛然张开双目,露出了同样的银白色眼珠,同时一嘴,一道紫色影子闪动一下,仿佛什么东西从口中喷出。

这时老者元婴才刚刚将怀中飞剑抛出,就要飞身而上和这本命法宝合二为一的拼命遁走,耳中却仿佛听到了什么风声,接着感到脑中一热,眉宇间有什么东西一下蹿出,并伸出一大截出来。

元婴只呆呆地看着双目间的长条状东西,片刻后一声尖利叫声发出,接着它瞬间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一下从空中掉落下来,掉到了地面上一动不动。

这时,若是旁边还有其他修士就可以看到,一条拇指粗细的紫色长条状东西,从那鬼脸口中伸出一直延伸到元婴地脑后,再从起眉宇前洞穿而过伸出了尺许来长。看起来,这竟是鬼脸舌头似的,但如此之长,实在诡异之极。

鬼脸见元婴掉落地上,竟狰狞的一笑,长舌兽缩大口一张,竟一下将老者元婴卷入了口中,咀嚼几下后直接吞咽而下,然后鬼脸才露出满意之色的缓缓闭上双目。这时,“南陇侯”终于转过了身来,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失去主人的蓝色小剑,一丝厉色闪过,反手一抓,一下将鲁姓老者肉躯的心脏掏了出来,然后轻轻一捏,心脏化为了漫天血雾,此肉躯生机立断了。

做完这一切后,“南陇侯”才目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此处,随后化为一团黑气,飞遁入了通道中。片刻后,他出现在水潭底部,抬首看了看无人主持的几处法阵后,面上现出一丝冷笑,直接飞遁冲天的奔水潭表面而去。

一盏茶的功夫,“南陇侯”身形出现在了某座石山之上,漂浮在此山上空百余丈的高空处,四下张望着。飞遁到如此之高,自然触动了坠魔谷的禁制,无数道血红色闪电从空中不断落下,全都对准了此人。

但是这些闪电尚未接近“南陇侯”身前丈许,就全都蓦然一偏,绕了个弯的闪了过去,让他在众多闪电雷鸣中,安然无恙稳如泰山。

“南陇侯”看了一下四处环境好半天后,终于辨认出了方向,他顿时望着某个方向双目微眯了起来,银色光芒在眼中闪烁不定。忽然他身形化为一道黑气,破空射去,不久在天边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在盆地之中,鬼灵门门主魏无涯等人正站在祭坛边上,抬首望着几乎一望无边的阶梯,满脸的称奇。

原本早就该到了此地的,但是在走到接近祭坛十余里时,开始出现了一个大范围的禁制,必须破掉此禁制能继续前进。结果这一耽误,自然又是大半日的功夫,他们一行人才来到祭坛处。

如今离近了,他们才看的清楚,此祭坛虽然看起来宏伟巨大之极,但是却不知建造了多久了,不但阶梯上遍布各种杂草,而且有些地方已经开始风华残破了。

“走!只要到了祭坛顶部,我们就能找到灵缈园的踪迹,可以想办法进入了。据那残魂所讲,那灵缈园入口就在此处。”鬼灵门门主细细打量了半天后,终于开口催促道,然后几步上前,率先一步踏上了祭坛。

可马上鬼灵门门主又忍不住大声咒骂一句,让其他人不禁一怔。

“大家小心一些!这阶梯上还存有其他禁制,看来要爬到祭坛顶端,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望着上面几乎看不到边际的阶梯,四周出现黄色灵光的鬼灵门门主咬牙切齿地恨恨说道。

魏无涯听到此话,不禁眉头微皱。虽然他不会在乎什么禁制,但这样一来,他们一行人走到祭坛顶部的时间,又不得不向后拖了起来,这让魏无涯大感无奈。

其实不光魏无涯,其他人的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在知道灵缈园的存在后,这些人早就将心思放在了其上,对最近出现的各种禁制大感不耐。

“走吧!”王天古叹了一口气,紧随着也踏上了阶梯,附近黄光一闪,骤然觉得身形一沉,双肩一下重若千斤起来。

这时,其余之人也踏上了阶梯,遭遇了同样的情形。其中魏无涯身形动都不动,似乎毫不在意的样子,而三名结丹的鬼灵门弟子,则身形颤抖几下,脸色白了一白。

一行人缓缓的向祭坛顶部爬去。

“这就是灵烛果?”韩立身处一处被禁制掩盖的绿洲中,望着身前的一片绿湖,喃喃的说道。在禁制外面则是无边无际的土黄之色,是一处足有数万里之广的巨大沙漠。

“没错,绝对是此果了。无论外形,还是标记所指都是此灵物不假!”紫灵站在韩立一侧丈许远处,面带一丝兴奋的说道,一对明眸晶莹闪烁,望着前方绿湖不眨一下。

而在二人前面百丈远的湖水中间,有一小片露出水面的淤泥,在那里生有一株翠绿欲滴的灵草。此草数尺来高,上面长满了拇指大小的椭圆形叶片,而在此草最高处,则孤零零地长着四颗奇异的果实。

这些果实浑身火红,上细下宽,顶部闪着微弱的红光,酷似烛台上点着的一根红烛,还散发着浓浓的一股药香。

韩立心中同样确定此物就是灵烛果了,听到紫灵如此一说,只是微微的一笑。“我这就过去,将此果摘下,省地夜长梦多。”紫灵深吸了一口气,一扭秀首,冲韩立建议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