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三十二章 魔动

南陇侯和老者两人看了下供桌后,目光立刻下意识的对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戒意。两人之间即使往年有过一些交情,在触手可及的重宝前,自然早已烟消云散了。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老者嘿嘿一笑后,先开口说道:“南陇道友,你我心里在想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老夫修为虽然先前略逊南陇道友一筹,但是南陇兄在慕兰草原时大伤元气过一次,如今也修为也算扯平了。这些灵药有如此之多,你我还是不要动其他心思,老老实实平分的好,省得落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鲁兄所言极是,本侯也是如此想的。但灵药我们平分,宝物我只要那个圆钵,其余东西都归鲁兄?道友意下如何?”南陇侯斜撇了一眼供桌上的那惹眼之极的圆钵,却如此回道。

“圆钵?好,就这样划分吧!老夫如今只想在修为上更进一层,再多长些寿元,这些身外之物倒不如何看重。”鲁姓老者脸色微变,但略思量一下,竟然一口同意了下来。

南陇侯先是一怔,但随即心中大喜,原本以为要说服对方放弃此宝会大费一番手脚呢,没想到老者如此轻易就放手了。不过出于谨慎,他又仔细观察了老者数眼,可鲁卫英脸色平静,丝毫异样之色都没有出现,甚至此时似乎看出南陇侯的踌躇,忽然又笑了笑说道:“怎么,南陇兄莫非改变了主意,打算将此宝让与老夫了?”

南陇侯默然下来,目光闪动了几下,一时没有回答此问。

过了一会儿后,没有看出什么不妥的南陇侯终于打了个哈哈,脸上露一丝笑容的回道:“鲁兄说笑了,既然道友如此说了,那本侯就不客气了。我二人一齐动手,你收取圆钵上的三件宝物和玉符,我来收取此钵,然后再来平分灵药,如何?”

“就依南陇兄之言!”鲁姓老者一点迟疑没有,满口答应了下来。

南陇侯满意的点点头,当即二人几乎同时行动了。

老者是袖袍冲供桌上一甩,一片白霞光直接冲三件法器和那几张玉符席卷而去,而南陇侯则小心的一张口,一团金的光团脱口向那圆钵射出。

一切都非常的顺利,在老者的白色霞光一扫之下,那宝物和玉符丝毫抵抗没有的被从钵上席卷其内,随后那团金光一下将那圆钵罩在了其中,然后包裹着向南陇侯飞去。

当圆钵轻飘飘地飞入南陇侯手中时,南陇侯忍不住的露出了欣喜之色。而对面的老者,则低首看了看手中的三件宝物,脸上毫无表情。

看着手中被盖的一丝缝隙没有的圆钵,忽然南陇侯脸上笑容一收,手掌一翻,往圆钵盖上闪电般的一拍,顿时一道黄符,一下贴在其上。

“南陇兄,你这是何意?”鲁姓老者见到此幕,脸色一下大变,不禁惊怒的问道。

“何意?鲁兄难道真以为,我看不出你那三样宝物和玉符是上古修士用来镇压圆钵的法器吗?本人虽然不知道钵中到底是何物,但是此圆钵绝对是一件顶尖古宝,里面被禁制的东西肯定也非同小可的。不过,鲁兄若是指望本侯会冒然打开此钵,恐怕要大失所望了,没有十足的把握,本侯可可不会做此事的。”此时,南陇侯面露诡异之色的说道,同时手掌连拍不停。竟一口气又贴上了五六张颜色各异的符到圆钵上。

“呵呵!没想道鲁某一时谦让,竟然让南陇兄误会了。不过,老夫也不想解释什么,我们将灵药分一下,还是就此离开此地吧。虽不知为什么,鲁某并不想在此地久待下去。”鲁姓老者神色转眼间回复如常,淡淡的如此说道。

“哼!就依鲁兄之言。那可以增长寿元的天元果我们平分,其余的灵药一人选一样。”南陇侯冷笑一声的说道,接着一只手托着圆钵,另一只手则毫不客气的向供桌上的几颗天元果虚空抓去。顿时一只尺许大金色光手一下在供桌上浮现,然后向下一把捞去。

鲁卫英脸色一沉,也顾得不得回复什么,一扬手,一只白色光手同样在供桌上幻化而出,抓向那天元果一旁的紫色灵芝。

“噗”“噗”两声低沉的声音传出,供桌上的天元果和紫色灵芝绿光一闪,突然间溃散模糊起来,两只光手一把捞了个空,随后供桌上霞光大放,所有灵药灵果在光华中,就如同气泡一般溃散不见了踪影。

南陇侯和老者见到此幕,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南陇侯手中托着的圆钵,产生了异变,圆钵上贴着地符,突然间灵光狂闪几下,同时自燃了起来。几张符在漆黑如墨的黑色妖火下,转眼间化为灰烬。

正为灵药不翼而飞,极度惊怒的南陇侯,一有所感应的略一偏首,看到了手托圆钵的情形,脸色“唰”的苍白无比起来,想也不想的另一只手张上金光一闪,一张有些残破的金色符出现在了手指间,狠狠的向圆钵上拍去。

可是如此做,明显有些迟了,原本被密封严严实实的圆钵,在一声巨响声中,刹那间盖子爆射冲天,接着一道让人无法看清的乌光从钵中激射而出。

在如此近的距离,南陇侯根本无法来及躲避,另一只手中的金符离圆钵还有数寸远时,那乌光就一下射中了南陇侯的面孔,并一闪即逝的没入不见了踪影。

“啊!”一声凄之极的惨叫从南陇侯口中发出,他一下将手中圆钵狠狠砸向一侧的墙壁,金符也从手指间莫名的跌落而下,随后两手抱头的一下半跪在了地上,整张面孔开始扭曲抽蓄起来。

“夺舍?”不远处的老者一见此情形,以他的见多识广立刻面容发青的失声叫道。随即他想也不想的冲南陇侯一点指,两口蓝色长戈从其身上飞射而出,狠狠斩向似乎无法动弹一下的南陇侯,竟丝毫都不留情。

可就在这瞬间,南陇侯猛然一声低吼,一抬头,脸上罩上了一层浓浓的黑气,一对眼珠完全成了银白色的,直直瞪着飞射来的蓝光,丝毫表情都没有。

就在蓝戈即将从其身上一闪而过之时,南陇侯忽然单手一挥,“当”的一声金属撞击声传出,两口蓝戈竟被他一只手臂快似闪电的一挡,一下击飞了出去。但手臂上的袖袍也在蓝戈一击下,碎裂成片的漫天飘落,此手臂彻底裸露了出来。

鲁姓老者一见此手臂模样,眼角却不由得抽蓄了一下。

只见这手臂上不知何时变得乌黑发亮起来,上面遍布长长的紫红色粗筋,手掌则变得粗糙无比,黑气缭绕,仿佛成了鬼爪一般,但就这样怪模怪样的手臂,竟然挡下两口蓝戈,而自身毫发无损。

老者的心一下沉了下去,以南陇侯元婴中期的神识,竟然如此短时间就被夺舍成功,而让身体变异了起来,这实在是难以置信之事。那乌光到底是什么东西,决不是普通的邪魂?

一想到这,老者心里骇然的猛然一抖袖袍,一只手上浮现出那杆白色法旗,另一只手上则多出一叠火红的轻纱出来。轻纱瞬间被老者扔了出来,顿时一层红蒙蒙的光幕一下浮现在了老者身前,鲁卫英这才心中稍定一下。

以他的了解,只要对方属于邪魂厉魄之列,那这件“昊阳纱”足以抵挡任何妖鬼之道的阴毒攻击。

“南陇侯”已经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子,他并未有马上对鲁姓老者展开攻击,而是伸出一对手掌放在眼前看了看,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自己身躯一遍,忽然间仰首怪笑了起来:“咯咯!咯咯……这么多年了,本尊终于出来了。这一次,我看谁还能阻挡圣祖的降临,这一界,看来注定是要属于我们圣界的。”

“圣祖?圣界?”鲁姓老者一听这些从未听闻过的陌生言语,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心中更加发寒起来。目光一转之下,老者不动声色的斜扫了一下厅堂入口处,想起了在水潭底部布下的几座法阵,遁意大起。

突然他丝毫征兆没有的身上白光大放,一下化为一道白虹向入口处激射而去。如此短的距离施展遁术,自然转瞬间就飞至到了那里。眼看就要一口气飞入了通道中,老者心中暗喜之时,忽然身前人影一晃,眼前什么东西一闪,一声巨响突然爆发出来。

老者只觉得一股巨力,从护身的元阳纱上传来,接着飞遁中的身形,被这股根本无法抵挡巨力一下击的倒射而回,整个人如同破布袋一般,被狠狠甩在对面的石壁之上,并深入了壁中数尺有余。

虽然有护体灵光保护,鲁姓老者仍然觉得后背一震之下,变得麻木毫无知觉,仿佛整个躯体都一时失去了控制。

而这时他才看清楚,“南陇侯”不知何时堵在了入口处,正缓缓的将一只乌黑拳头缓缓收回,冷笑的望着他,面色一下变得苍白无血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