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三十一章 幻化之峰

“我如此做,自然有几分把握。况且想得灵果,紫灵姑娘这一点风险都不敢冒吗?”韩立嘴角轻轻一翘,似笑非笑的说道。

“以我对韩兄的了解,对危险之事若不是有十足把握,韩兄是绝不会冒险的,看来韩道友肯定有什么秘术能避过那些隐形的空间裂缝。如此一来,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紫灵一怔之后,明眸流转片刻,忽然嫣然的轻笑道,接着白影一晃,她俏生生的站到了御风车上。

韩立有点意外的望了此女一眼,但随即一言不发的也飞到了车内。瞬间,御风车在韩立一催之下,化为一道白色惊虹,破空飞去。

显然韩立的推断是正确的,仅仅追出去小半日后,在一片连绵不绝的荒土之地附近,韩立二人终于追上了鬼灵门一干人等。而钟姓长老等人,正因为一名鬼灵门弟子的一时失误,引发了附近的一个上古小禁制,正手忙脚乱的忙于自救。

以韩立谨慎和神识全开情况下,自然没有让那钟姓老者发现他们的踪迹,而是依仗神识强大,神不知鬼不觉的远远的用神识扫了一眼,韩立清楚的感应到了那上古禁制的灵气波动并不太强,看来顶多只能纠缠住鬼灵门之人一段时间而已,无法真正困住有元婴中期修为的钟姓长老多久。

不过这一点点时间的耽搁,对韩立来说却是难得的好机会,足够趁此甩开他们了。

韩立驾驭御风车,心中一横,冒险偏移原来的路线,兜了一个大圈子。没有多久,绕过了途中的数道空间裂缝,韩立终于将鬼灵门等人远远甩到了后面,并带着紫灵接近了一片翠绿欲滴的山脉。见到此山脉,韩立神念一动,御风车缓缓停了下来。

“不错,就是这里。你看那座酷似飞鸟的山峰,是那标记不错。”紫灵一眼就认出了山脉群峰中的一座貌好似大鸟的山峰,有些兴奋的说道,同时情不自禁地望了韩立一眼色。

说实话,先前紫灵虽然说得信心十足,似乎对韩立十分放心的样子,但真见韩立将御风车驱使的风驰电掣,可将心一直提到嗓子眼。可没想到在韩立带领下的路线,竟真的安全之极,不但空间裂缝全都避开了,就连上古禁制也未曾触发一个,就一口气飞到了此地。

紫灵自然不知道,韩立此时同样心中暗叫侥幸。若说空间裂缝的避开,是他的明清灵眼的神效,但是刚才偏离路线后,竟没有触发什么隐秘的上古禁制,这倒真是他的运气不错了。

韩立心中如此想的,脸上却不露声色,现在只是双目微眯的盯着远处的那座奇特的山峰,默然不语。

飞鸟嘴部所指方向应该是最后一个标记所在位置才对。

“韩兄,我们还不出发吗?要不,我们毁掉此山峰再走?”紫灵等了一会儿,见韩立沉吟不动的样子,有些焦虑的建议道。

“照那玉简上所说,最后一处标记应该是在沙漠之地,而且距离此山峰,应该在千里之内,没有错吧!”韩立忽然间问道。

“不错,韩兄的意思是……”紫灵略有所悟起来。

“很简单,就是我们处理掉此山峰的话,对方只要看见新被毁坏的此峰,自然知道这里就是下个标记所在。而最后一个标记之处又是沙漠地带,如此显眼地方,他们只要多花费些时间,就能在附近寻来的,就和我们能一路寻到此地的道理一样。唯一可以多拖延些时间的办法,还是布置下一个幻阵,遮住此山峰,看看能否迷惑过对方,让鬼灵门修士错过此处标记。”韩立冷静的说道。

“韩兄所说是有些道理,但是如此大的一座山用哪种幻阵才能遮住整座山头,并能瞒过元婴修士的神识,道友莫非还兼修幻术?”紫灵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

“嘿嘿,幻术我也并不精通,但有人精通的。”韩立一笑后,平静的说道。

随后韩立一抖袖袍,一道白光从袖中飞射而出,落到地上时耀目狂闪后,一名婀娜艳美的白衣少妇在灵光中显露了出来。

“参见主人!”此女冲韩立敛衽一礼,正是银月。

“她是谁?”紫灵一见银月,大吃了一惊,不禁失声起来。

“这是银月,姑且算是我的一名下人吧。银月,你有办法短时间内布下幻阵,遮住那座山峰吗?”韩立轻描淡写的稍微解释一句,就指了指不远处的山峰,问起了幻阵之事。

“若是有主人的几套幻阵布阵器具,再加上我的幻术相辅,施法遮住此山倒也并非不可能之事。但是这幻阵效力,能否一定瞒过元婴期修士神识,小婢就没有把握了。而且小婢的幻术毕竟不是法阵禁制,只能存在两日时间,到时就会自行溃散掉。”银月恭敬的说道。

“好,你就放手去做吧,能做到何种程度,就做到何种程度吧。两日时间,足够用了。”韩立略思量了一下,就心中决定的一拍腰间储物袋,两套布阵器具闪着各色灵光就出现在了手中。韩立随手递给了少妇。

“是!主人!”银月接过布阵器具,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时韩立看了看不远的飞鸟山峰,眼中冷光一闪,突然两手一搓,再单手一扬,一道十余丈的青色剑气,蛟龙般的从手掌间激射而出,围着山峰绕了一圈后,又长鸣的飞射而回,一下没入韩立身上不见了踪影。

而那座飞鸟状的山峰,突然一阵嗡鸣声传来,只见此山峰的鸟首、双翅处,转眼间崩溃倒塌了下来,此山峰一下变得和普通山峰似乎没有两样的样子。

紫灵则看的有些两眼发直起来,她虽然知道韩立现在的神通根本不是她这么一名结丹修士能猜度的,但根本法宝未出,仅仅单凭剑气就能凭空有如此大威力,这此女实在吓了一大跳。

以前虽然常听人说韩立这位新进元婴修士,如何了得,几乎是三大修士以下的存在,但紫灵其实一直有些不太相信。毕竟韩立以前还才是和她一般的结丹修士,这才进阶元婴多久,竟然立刻可以有如此大的名声,实在让紫灵难以置信,她原先以为韩立多半是采用了什么投机取巧的手法,才带些侥幸的创出了如此大名声。

就在紫灵暗自心惊之余,银月则已经捧两套布阵器具,飞至了几乎被切去了一小半的山峰,开始布置起法阵起来。

银月的动作很快,一顿饭的功夫就将两套幻阵布置完毕,顿时一阵阵的白色山雾缓缓升起,将那山峰的大半都遮住了,只有峰顶部分还是裸露在外的模样。

而做完这一切的银月,则忽然化为一团银光的飞升至了山峰顶部的空中,然后冲着下面的山头,突然一张檀口,大片粉红色雾气从口中涌出。

这些粉雾一脱口后立刻无影无形起来,银月口中的仍然喷涌不停,没有多久,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整座山峰附近突然一阵的扭曲变形,山峰一下凭空消失的无影无卷宗,却而代之的,在原地则出现一片片茂密的树林。

韩立见此,满意的点点头。

不知相隔多少万里的数百丈地下厅堂中,南陇侯和鲁卫英正盘膝坐在厅堂的一角,指挥着自己法宝猛攻那已缩成薄薄一层,却更加耀眼刺目的金色光罩。

光罩上的佛文此刻有开始时的豆粒大小,已变成了如今的拳头般大的银色符文,在罩壁表面流转不停,显得肃然异常。

在金罩外,一道白的风龙和一道金色惊虹,两道蓝色冰蟒、一只碧绿色的巨环,正在不停的攻击的光罩表面,每一下攻击都让这光罩微微一颤,灵光乱闪。

南陇侯和鲁姓老者的面色此刻有些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

这也难怪,任谁日夜不停的消耗法力,不惜透支精元来催使法宝,都会变成如此模样,早已在心中大骂这小须弥金刚阵变态的二人,为了攻破这佛宗法阵,不可谓不拼命一回了。如今虽然二人都有些元气大损,但这金刚罩也到了油尽灯枯之时,明显随时都可能被攻破这最后一层,这让心中暗暗叫苦不迭的二人,总算能咬着牙的坚持下来。

在轰隆隆的攻击爆裂声中,又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声惊天东西的巨响传出,随即老者惊喜之极的声音也大声传来。

“破了,攻破了,总算没白费二人如此一番心血。”只见原本盘膝坐着的老者一下站起身来,一脸狂喜的叫道。

对面供桌附近,阻碍了他们近两日的金色光罩,此刻荡然无存,四周墙壁上微微闪烁的符咒,也刹那间消隐不见了起来。

盘坐在另一角的南陇侯,看起来气色非常的差,但目中同样闪过兴奋异常的神色。他二人的目光,随后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失去了保护,彻底裸露在二人眼中的灵药及圆钵等宝物上面。

即使这二人再老奸巨猾,心跳也一时间骤然加速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