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二十九章 画轴

就在韩立二人随着飞鼠紧追钟姓长老一行人时,鬼灵门门主和魏无涯等人却已翻过了那座巨山,出现在了一片盆地之中。

这盆地阴暗潮湿,地上遍布大小不一的水坑,让不得不徒步行进的一行人大感郁闷。虽然可以施展一些小法术,将那些淤泥,污水全都挡在外面,但速度自然一降再降了。

可这一次,无论是王天古还是魏无涯没有一个人再抱怨什么了,因为先前翻过巨山峰顶时,他们就居高临下的远远看到,在盆地中心处有一座貌似祭坛的庞然大物坐落那里。这一下,所有跟随鬼灵门之主到此的人,马上精神一振,将原先的怀疑抛置了脑后。要知道自从入谷以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完整的建筑,不用问,那里肯定不是寻常所在,多半和鬼灵门门主所言的灵缈园,真的有些关系。

所以一行人行动更加缓慢起来,却反而人人不急不躁的样子。

也不是没有不尝试用离地数尺的漂浮术行进,但唯一收获,就是片刻后,天上一记血色闪电凭空击下,差点将那名修士的护身法宝击的粉碎,似乎越靠近此盆地的中心处,那禁空禁制就越发的严苛起来。如此一来,其他人不再想什么投机取巧之事,只能排成一列的慢慢前进。一名鬼灵门的弟子在前面开路,碰到灌木丛之类的东西挡路,几颗火球过去,可以轻松地开出一条小路出来。

而走了大半日后,一行人终于接近了祭坛,远远看到祭坛那庞大无比的身影。

此祭坛完全使用白色山石砌成,呈四面遍布阶梯地巨大梯形,整体高耸入云,足有数百丈之高,实在宏伟之极。只是祭坛有些远,又有些太高,实在无法看清楚上面到底都有些什么东西。

“终于快到了,看样子,顶多在过一两时辰,就能走到那里了。王门主,魏某现在对道友如何知道灵缈园的事情,更加好奇了。”魏无涯虽然同样徒步而走,但是全身散发出淡绿色的莹光,轻轻一步跨出后,人就无声无息的滑出数丈之远,看起来轻松之极。

“魏兄放心,到事后王某肯定会向道友说明此事的。”鬼灵门门主微微一笑,仿佛不在意的说道。

魏无涯点点头,正想再问些什么时,忽然走在最前边的鬼灵门弟子身上灵光一闪,身子一个跌跄,随后竟从肩头到腰部无声无息的被斜分成了两截,尸体无声无息地跌落而下。

“空间裂缝!”鬼灵门门主一见此幕,脸色大变,魏无涯和身后的王天古见此,同样面色一沉。

他们虽然不知道鬼灵门门主到底有何谋划,但按照他指点的路线入谷至今,先前从未碰上过任何一个隐形的空间裂缝,原本还有些提着的心早已放松了不少,可如今竟蓦然冒出一道空间裂缝出来。这二人不禁心中一凛。

其余的三名鬼灵门弟子,也有些面色发白。一行人等全都止步下来,停止了前进。

鬼灵门门主看着惨遭裂缝斩切的尸首,脸上阴晴不定,而魏无涯闭上了双目,似乎用神识感应着什么,但片刻后又睁开了双目。

“不行,这空间裂缝不是靠神识强大就可以感应到的,感应不到裂缝的存在。”魏无涯面无表情的摇摇头说。

王天古听了这话,一抬手,手指连弹,五枚火弹向前方分散射出,“噗”“噗”几声后,这其中三颗火弹被一闪即灭地凭空消失,但又两颗却从两侧飞出数丈远去,击在了地上爆裂开来,现出两个大坑出来。

“这裂缝很小,只要稍偏一些,就能绕开了。”王天古则声音一缓的说道。

“虽然这个裂缝不大,但是谁知道剩下的这一段路上,还会有多少道裂缝出来,我们可没有这多人命往里填。而据我所知,我们走的路线应该没有空间裂缝挡在途中才是,难道那人有什么隐瞒没说?”鬼灵门门主没有露出高兴的模样,反而面上露出了一丝阴霾的低语几句。

听到这话,魏无涯神色一动,但却没有开口问什么,反是王天古望了望远处的卷祭坛,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尸体,有些不解起来。

“那门主的意思是?”

鬼灵门门主眉头紧锁,没有马上回答的仰首望天,半晌后,长叹了一口气。“原本想等到了祭坛,才透露些东西给你们听的,但如今看来也无法再隐瞒下去了,还是在这里给你们透些底吧。”他面露出一丝奇怪之色的说道。

魏无涯等人听了这话一怔,有些面面相觑。

鬼灵门门主谁也没有理会地袖袍一抖,一阵银光闪动,手上蓦然浮现出了一根画轴出来,此画轴长约数尺,银光闪闪,看起来古朴异常。

“这个是……”王天古一见此画轴,吃惊的失声起来。

“嘿嘿!看来你也认出此物来了,这还是你亲自转交我的。有关灵缈园的一切,就是从此画轴上得来的。”鬼灵门门主望了一眼王天古,淡淡的说道。

王天古闻言,彻底怔住了,此画轴正是当日在慕兰草原藏宝处,得到的疑是苍坤上人的画像卷轴。

而鬼灵门门主却将画轴一抛,一团灵包裹着,将画轴托起在低空处,然后神色凝重的一掐诀,手指冲画轴轻轻一点,“兹啦”一声,画轴飞快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画面。一个背负长剑,仰天而望的儒生背影,跃然与画卷之上。

王天古等人全都睁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画中人像半天,想发现些什么,可全都一无所获。但魏无涯神同样深望了画面一眼,但神识一扫过整件画轴时,却神色不由得一动,面上闪过一丝讶色。

“魏道不愧为元婴后期大修士,竟如此快发现了其中奥妙。王某能够发现此画轴异处,可完全是靠本人修炼的一种秘术,才侥幸发现的。”鬼灵门门主见到魏无涯的表情,心中一动后,开口称赞了一句。

“没什么,像这种芥子空间性质的法器,本人也好多年没见过了,若不是道友事先提醒过了,本人也无法轻松发现的。”魏无涯神色怪异的说道。

鬼灵门门主一笑,不再追问什么了,但马上一扬手,一道黑色法诀脱手射出,正好击到了打开的画轴上,同时冷哼一声的忽然冲画轴说道:“还不出来,难道非让我用魔火催你出来不成。”

一听此话,其他人都吓了一跳,也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魏无涯也有些意外地眉稍一挑,目中闪过一丝惊疑。

结果,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不是早已约好了吗?在到了预定的地方前,都不会再召唤我的,现在当着这么多人面前你把我唤醒,难道不想将交易做下去了!”一声清朗的男子声音从画轴上直接传出。

接着画面上银色光大放,原本背朝他们的儒生忽然身子一转,竟面朝他们而来,露出一张清奇地中年男子面孔,留着三缕长髯,但面上冷冰冰的,满是不快之色。

这一幕,不但剩余的鬼灵门弟子变得目瞪口呆,就是那亲手接触过画轴的王天古也嘴巴张得老大,一脸的骇然。只有魏无涯一惊后,神色却很快平静下来,但双目盯着画轴中的儒生画像,目露若有所思之色。

“哼!你还问我,你不知再三保证过,你给我的路线,绝对安全的吗?这道空间裂缝是怎么回事,让本门白白死了一名弟子。”鬼灵门门主望着画像,没有客气的问道。

“我当年选走的路线,绝对是安全的,怎可能出问题?”画轴中地儒生像,竟嘴唇微动地直接反驳起来。“那你自己看看你那边是什么?”鬼灵门门主脸色阴沉的冲空间裂缝方向斜撇一眼,冷冷地说道。

画像中的儒生呆了一呆,但略沉吟一下后,画像消隐而去,而画轴表面灵光闪动,变得青一片,一层光幕浮现在了其上。

随后光华一闪,一团绿光从光幕中飞射而出,化为一个模糊的人影,正是画轴中儒生模样的人。而这时的儒生身体,仿若无形,完全由浑浊的灰白色光影组成,散发着微弱的灵光,仿佛一口气都能吹灭似的。

“我该怎么称呼你?难道阁下就是当年的苍坤上人?你怎么可能保持元神不灭,一直活到今天的。”王天古觉得声音干巴巴的,自己都感到了话语中的一丝震惊。

“我离开卷轴的时间有限,有什么问题,回头问你们门主就行了,我先看看裂缝再说。”儒生没有多理会王天古的震惊,反而盯着空间裂缝方向,眉头微皱了下一张口,一团灰光脱口喷出。

“砰”的一声响后,光团无声无息的被那里的空间裂缝一口吞噬掉了,儒生顿时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奇怪!当年这里的确没有隐形裂缝,看来应该是少见的新形成裂缝之一。几位道友不必为此太多担心了,只是巧合而已,我先回去了。”儒生先是微惊,接着思量一下,最后变得冷静异常。

随后“噗嗤”一声,他身形瞬间变淡,重新化为一团绿光飞入了画轴中,竟似一刻不想在外边多耽搁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