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二十七章 小须弥金刚阵

南陇侯虽然声音冷静,但双目盯着供桌上的那几种灵药,满是贪婪之色,恨不得将这些灵药全都抓到手中。这些灵药无一不是他和老者最需要之物,如今近在咫尺,自然心痒难耐。

而他刚一进入此地看到这些灵药时,几乎想也不想的立刻想将这几种灵药一扫而空,却没料到此地还有一种古怪之极的法阵禁制存在,结果碰了个不小的跟头,不得不老老实实的静等老者而已。

如今一听鲁姓老者叫出了“小须弥金刚阵”的名称,南陇侯精神一振,心中大喜起来。他对刚才蓦一接触那禁制,就发觉此处法阵大异于以前研究过的诸多法阵,正有些暗自担心,如今老者识得此法阵,这自然大妙了。

“鲁兄,你识得此地的禁制?”南陇侯强压心中的兴奋,期盼的问道。

“昔年老夫曾经得到过一些佛宗的修炼典籍,虽然因为功法属性问题,没有去修炼,但上面记载的一些佛宗法阵禁制,倒也记得一二。这个小须弥金刚阵就是其中最神妙的法阵之一。南陇兄,若是此处禁制真的是此法阵的话,麻烦可不小的。”老者重新将目光落到了供桌之上,眉头开始皱起的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此法阵破不了?”南陇侯脸色微变,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

“这个小须弥金刚阵又叫金刚困仙阵,可能是世间少有几种完全依靠蛮力来破除的禁制之一,根本没有其他什么破阵法诀而言。要想破掉此法阵,必须时刻用各种攻击来消磨此法阵产生的禁制护罩,并且一刻不停。因为此禁制单论防御力而言,在诸多法阵中也许排不上什么名次,但若论持久力,此法阵在佛宗中可有不灭不休之称,似乎只要禁制没有被完全摧毁,就可以迅速恢复如初。”老者沉吟了一下后,凝重的说道。

随后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所说,鲁姓老者随手一弹,一颗火球蓦然向数丈远的供桌射去。“砰”的一声,火球尚未解除供桌,就自行爆裂开来,化为了乌有。

一层灵光缭绕地凝厚光罩浮现在了供桌之上,此光罩金光灿灿,豆粒大小上古佛文一个个在罩壁上涌现而出,如同一朵朵绽放而开的银花,遍布光罩之上。

南陇侯脸色微沉,此种景象他在先前已看到了一次,所以并未露出吃惊之色。

“咦!这是什么?”一旁的老者却一声惊呼传来。南陇侯一怔,不禁一扭首看了一眼,只见鲁卫英正满面吃惊地盯着金罩中的某处,一脸地愕然之色。

南陇侯诧异之下,目中灵光闪动,顺着其目光费力的透过罩壁同样望去。只见金色光幕中,原本除了几株灵药就空无一物的供桌中心处,蓦然浮现出了一个银的圆钵,有头颅般大小。

此圆钵表面有各种深奥晦涩的符文飘动,周围尚八块淡白色玉符平躺在那里,将其簇拥在中间。而圆钵上空尺许高处,则另有三件小巧东西,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南陇侯凝神细望下才看清楚,竟是一口银色小剑、一件乌黑禅杖和一颗血红圆珠。这三样东西虽然只有寸许大小,却散发着丝丝的三色灵光,三股灵光交织融合一起,将那供桌上的圆钵罩在了其中。

南陇侯正看的目瞪口呆,圆钵、玉符及那三件法器,诡异的在供桌上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随后四下涌现佛文的金色光罩,也无声无息的消隐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先前这光罩浮现时,好像并没有见到这些东西,怎么鲁姓老者随后一击,竟然在供桌上多出了这些东西来?南陇侯嘴唇紧闭,眼见光罩消失,目光仍然惊疑不定起来。

鲁姓老者自然没有这些疑问,只是面对那新出现的圆钵等物,同样沉吟了下来。任谁也看的出来,和禁制中新出现的东西相比,那些灵药显然只是陪衬之物,能比这些逆天灵物价值更大的宝物,那会是什么?

如此的哪怕只是想一想,也让老者砰然心动起来!原先见到血咒之门时的一些顾忌和不安,顿时抛置了脑后。

“鲁兄,看来我们这次真来对了地方,若是能破解掉这佛宗禁制,我们此行可算没有白来了。”南陇侯自然也有同样的想法,忽然笑着对老者说道。

“不错,没想到,这血咒之门后竟有如此多秘宝。但要破解此禁制,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不多花费些时日并且不亏损些元气,是不可能之事。”老者闻言。脸上也挤出一丝笑容。

“嘿嘿!能得到这些宝物,别说是亏损元气,就是再折寿十年,我也心甘情愿。刚才道友说破此法阵,只有蛮力破解一种手段,看来我真有的忙了!事不宜迟,现在就动手吧。到时分开禁制,所有东西我和鲁兄全都平分如何?”南陇侯似乎不想再拖延下去了,盯着老者,直截了当的说道。

“南陇兄如此说了,在下自然从命。”老者自然同样想取出宝物,答应的非常爽快。南陇侯闻言,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不过这时,二人却若有若无的拉开了一定距离,并都从对方身上感到了一丝警惕之意。

下面,老者取出那件白色法旗,往空中一抛,然后手结法诀盘膝坐下,南陇侯则袖袍一挥,那口金色飞剑蓦然射出。

顿时间,此地飓风大起,剑气从横,金色光罩再次浮现而出。轰隆隆之声,一时间从地底连绵传来。

在一处山头附近,一道青色长虹从远及近地一掠而过。在青虹之中,韩立正闷头赶路着。

此刻他早已掠过了紫纹蝎所在山头,正向当初进入内谷的那个山洞而行。因为已经走过了一遍此路,韩立颇有些驾轻路熟,遁光速度比来时足足快了数倍有余,原本要一天多的日程,韩立仅仅花了来时的三分之一时间,就到了此地。

正当他心中估算着,再有一个时辰就可以重新进入山洞时,忽然间一侧的远处,轻微连绵的轰鸣声隐隐约约传来。

韩立神色一动,遁光略微一顿,不禁扭首向那里瞅了一眼,神识飞快的一扫,那边有异样地灵气波动传来。

韩立不禁两眼微眯,在远处的山间有微弱的白光闪动。那里没有记错的话,正是一处他怀疑设有禁制,有可能存有上古修士秘宝的地方。看来终于有其他修士也闯进了内谷,并开始四下破禁寻宝了。

韩立略想了想,就摇了摇头,过去浑水摸鱼的想法,在他脑中一闪而现,就被强行按捺了下去。并且为了怕引起别人的注意,神识也只在那边飞快地一扫而过,并没有真去搜索那些探宝之人。

对韩立来说,现在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青虹再次向前破空射去,转眼间就从附近山头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韩立刚才所瞅方向数十里外之地,一行十几名修仙者,正驱使各色法宝扫对着一座被白光笼罩的小山头,猛烈攻击着。其中为首的,是那位慕兰神师仲姓儒生和那乐姓女子,这一行人竟全都是慕兰法士。

当韩立从远处遥遥飞离之时,仲姓儒生眉梢动了一下,下意识地瞅了一眼韩立飞逝方向。

“怎么?仲兄发现什么不妥吗?”乐姓女子注意到了儒生的异样,不禁脱口问道。

“没什么,刚才有名天南修士用神识向这边探了一下,但好像不打算多事地样子,只是在远处一扫而过,就飞走了。而我们破除禁制要紧,我也懒得多是去追查了。”儒生淡淡的说道。

“仲兄所言即是。这里地禁制已破解到了关键之处。希望里面可别向上一个禁制一样,除了一些废铜烂铁,什么宝物都没有。还白白有两人葬送在路上的空间裂缝中。”乐姓女子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之事,那几个隐形的空间裂缝,实在防不胜防。而我们事先准备的一些低阶灵禽,竟然一入内谷后就立刻一个个发疯起来,一窝蜂的到处乱撞而无法控制自如,否则这两人的陨落,倒可以避免的。”仲姓儒生闻听此言,脸色微沉了下来。

“那些用来探路的灵禽,好像不是发疯,而是似乎对内谷极害怕似的,所以才不受控制。难道此地有什么东西,专门克制妖兽不成?我借来的一只乌翅雕已经是五级灵禽,自进入内谷后同样的不听使唤,甚至在灵兽袋中都不愿飞出。看来这坠魔谷,还真有些诡异。”乐姓女子却若有所思的说道。

“也许吧,此地号称天南第一凶地,自然有些鬼门道在里面。不过,我们可不是来揭开坠魔谷之谜的,而是尽量为我们慕兰搜寻些古宝和灵丹而来的,所以没有灵禽开路也要继续搜寻下去。这个机会,可是我们和天南四大势力高层做一笔交易,才换来的难得机会,决不能浪费了。”儒生目中寒光一闪,不容置信的沉声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