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二十六章 血咒解禁

“怎么样?鲁兄也布置的差不多了吧。有这几座法阵将此处彻底罩住,就算就天大麻烦,也能应付一二了。况且,十有八九我们是在白浪费时间而已。”南陇侯将手中的最后一杆法旗插进水潭底部的一角后,两手一拍的苦笑道。

“嘿嘿!老夫宁愿多浪费些时间,也不愿出什么意外。若是此门后面真是上古修士的秘宝藏匿处,那自然最好不过,如若不是的话,做了些准备总比不做的好,老夫虽对宝物眼热的很,但对这条老命却更加看重的。”鲁卫英微然一笑,不在意的说道。

南陇侯听了这话,摇摇头就不说什么了。

此时老者将手中最后一件阵盘摆好,并激发了禁制,一层白色霞光若有若无的浮现在了四周。老者满意的点点头,这才转过身来重新面对闪着血光的石门。

南陇侯早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见老者布置完毕,立刻不客气的猛然将腰间的一只储物摘下,往空中翻转一抛。顿时一片白色霞光席卷而出,地面上多出了那晶莹剔透的古修骨骸。

“这血咒之门也够邪门的,破解此门的禁制,竟然还需要下咒之人的精元或血肉才能解除。血肉肯定无法找到了,但是这具坐化的古修遗骸中,应该还有一些修士精元才是。”南陇侯沉声说道,一张口,喷出了那口金黄色飞剑。随后他伸手冲地上虚空一抓,那具骨骸顿时凭空漂浮而起,升到了地面五六丈高的地方。

南陇侯手指一弹,顿时一道白色法诀,击到了胸口前停止不动的小剑上。嗡鸣一声后,小剑一阵的轻颤,剑尖处突然爆发出刺目的剑芒,金灿灿的,耀目异常。

随后这点剑芒越来越亮,化为了一团金色芒球。片刻后,剑光所化光团瞬间脱离小剑激射而出,全都打在了浮在空中的骨骸上,金色芒团一下爆裂了开来。

无数犀利异常的剑气交叉纵横,一下将整具骨骸都淹没进了其中,刹那间后,大小差不多的骨粉,从剑芒中如沙砾般飘落而下。

南陇侯目中精光一闪,袖袍一甩,一片金色霞光从袖中蜂拥而出,正好就将那些半透明的骨沙一粒不剩地席卷在其内。空中的金色剑芒,这时行消退了下去。

看看被金色霞光卷成了一团的晶莹骨粉,南陇侯暗自点了点头,然后扭首瞅了一眼旁边的鲁卫英。老者见此,自然知道南陇侯的用意,当即不客气的双手一搓,那杆白的法旗就出现在两手间中。轻轻一抖,法旗附近一股飓风凭空浮现。

这时南陇侯盘膝而坐,两手掐诀,口中发出低沉的咒语声,然后各色法诀从手中一道道飞出,全都打在了包裹骨粉的金霞上。金色霞光被这些法诀一催,裹着里面的骨粉缓缓翻滚旋转起来。

这些半透明的粉末在霞光中泛起各色的灵光,闪烁不定,显得艳丽异常。

这时,一旁的鲁姓老者试探的攻击了下石门。他没有慌张动用手中的法法旗攻击,而是随意的单手一抬,红光一闪后,数颗拳头大火球一连串的射向了石门。

“噗噗”几声轻微的闷响,火球刚一靠近石门,上面血光狂闪几下后,突然活了过来,大片的赤芒往中间一聚,一阵交织凝聚,化为一个和石门雕刻鬼头一模一样的巨大鬼脸,足有丈许之大。鬼脸一口将几枚火球吞进了大口中,闪了几闪,立刻溃散不见,石门竟回复了原样。

看到这一幕,鲁姓老者心里一惊,但犹豫一下后,又将手中法旗冲着石门一指。旗上已经浮现的那股飓风马上化为一条风龙,呼啸着攻击着石门。

鬼脸再次浮现,同样大嘴一张后,大片红光从口中喷出,一下将那风龙卷入了血光中,被收进了鬼口中,然后在老者惊怒交加间,再次的消失。

鲁姓老者和南陇侯互望一眼后,不禁面面相觑起来了。

“这血咒之门,果然有些古怪,还是老老实实按照苍坤上人的破解之法,解除此门吧。”南陇侯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鲁卫英听了这话,摸了摸下巴,也只能点点头而已。虽然他还有更厉害地攻击手段,但这石门上的鬼脸实在有些邪门,他可不愿弄巧成拙的搞砸了此事。以苍坤上人昔年偌大的名声,想必找出的破解之道有较大把握才是。

“去!”南陇侯这时一声低喝,冲半空中的霞光一点指,霞光金色大放,嗡鸣一声后,毫不迟疑的向石门卷了过去。

血光闪动,那只鬼脸再次从门上浮现了出来,只是这一次,鬼脸方面无表情的和金霞才一照面,掺杂在霞光中的骨粉突然化为米粒大小白色光点,拼命地向鬼脸粘附而去。而鬼脸一接触这些光点,蓦然冒出了一股股灰白色雾气,鬼脸瞬间溶解了开来,片刻后,整个石门都被笼罩在灰雾之中。

雾气中鬼哭凄厉之声大起,血光闪动不已,随后一条条粗大的血色触手,一下从雾气中冲出,拼命的抽打着青石地面,仿佛整个石门都活过来一样,但转眼间这些触手被灰雾一罩后,立刻一根根地融化溃散开来。

“就是现在,动手!”南陇侯一见石门上的情形,毫不犹豫地大声叫道。随后他一点身前金剑,两手一掐诀,全身灵力通过法诀灌注到了飞剑中,金色飞剑瞬间化为一道刺目金虹,破空射去。

一侧的老者则脸色阴沉,同样将大半灵力往旗上注入,手中法旗直接抛了出去。白光闪动后,此旗一下化为数只风龙,气势汹汹的再次扑向石门。

转眼间,金虹和风龙先后扎进了灰雾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雾中传出,金芒、血光、飓风同时在雾中交织到一起,然后混为一团后的爆裂开来。

一阵狂风后,石门顿时清晰可见起来,灰白色的雾气一下被爆炸驱散得干干净净。南陇侯见此,双目一眯,石门上血光全无,仿若禁制全消的样子。

目光略微转动一下,南陇侯又瞅了一眼插在插入石门表面半截的金色小剑。神识一动之下,小剑突然从石门上飞射而出,化为数尺长金虹,对准石门就是纵横交错的乱砍一气。轰隆隆的一阵杂乱之声传来,在金光大放中,整座石门竟被飞剑砍成了一堆碎石,一股腥臭之极的气息蓦然传遍了开来。

可是南陇侯和鲁姓老者一看清楚石门的碎屑后,脸色均都大变起来。

这些碎石屑切口处,竟然像人一般,汩汩的流出暗红色的黑血来,而那种腥臭气息,正是从这些黑红之血中传出,此种情形实在是说不出的诡异!

石门虽然被斩碎了,但是南陇侯二人并未看到什么惊人的东西。因为在石门之后,出现了一条黝黑的阶梯,往地下延伸而去的样子。

“走!我倒也看看,这血咒之门到底都有些什么宝物,竟弄地如此神秘。”南陇侯望着仿佛直通九幽地下的通道,舔舔嘴唇后,突然冷笑的说道。随后也没有招呼鲁姓老者,就自顾自的向前大步而去,几步后就进入了通道之中。

鲁姓老者却在原地伫立了片刻。他望了望地面上冒着黑血的血咒之门的残骸,又瞅了瞅那条暴露在眼皮底下的通道,眉宇间不禁紧锁了起来。忽然间他长吐了一口气,人一抬腿也走进了通道之中。

有些出乎老者的意外,这条通道非常的短,仅仅深入地下二十余丈后,就到了一间地下大厅中。大厅不大,只有七八丈宽广,整间大厅除了一张供桌外,到处空荡荡的,别无它物。

当老者进入此地时,南陇侯正站在大厅中间,怔怔的望着供桌上的几样东西,整个人仿佛在发呆着。

老者有些惊疑的走了过去,同样望去,结果心中顿时一震。

“天元果!我没有看错吧,这就那吃了一颗,就可延寿百年的天元果!那个紫色的灵芝,难道是传闻中补天芝,看此火候应该有了上万年,就是生吃也可以精进数十年苦修。而这个金光灿灿的竹子,莫非是三大神木中的金雷竹!还有这……”鲁卫英一看清楚供桌上供着的六七种花草后,先是一呆,随后脸露骇然之色的语无伦次起来,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情不自禁地向前两步,打算凑近些看看。

“鲁道友,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如此莽撞。你真以为这些灵药就赤裸裸的摆在这里,让我等拿吗,道友仔细看清楚了四周再说?”就在老者兴奋异常的时候,南陇侯突然冷冷的开口了。

“南陇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者一听此话,如冷水浇头,神智顿时一清,急忙惊疑的重新打量下四周。

“咦!这好像是传闻中小须弥金刚阵,佛宗的法阵,怎会出现在这里?”鲁姓老者终于从四周墙壁上隐现的一些符文,看出了些名堂,大感意外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