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二十五章 灵缈园

“不错,的确是此门。”南陇侯望着这扇不大的石门,面露思量之色,但最后长出一口气的说道。

“这门上血气好像魔性太浓了些,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鲁卫英看了一会儿,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此门是上古修士用全身精血所封印,自然有异于普通禁制,这是很正常之事。怎么,鲁兄现在想打退堂鼓?”南陇侯目光一转,淡淡说道。

“退堂鼓?都已到了此处,鲁某怎会做这种蠢事。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是不是该谨慎一些。”老者摇摇头,凝重的说道。

“鲁兄如此一说,倒也不是没有道理,此门的确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这样吧,我们先在门外布置下几层禁制,这样万一有了什么不妥,退路也无忧的。”南陇侯想了想,神色一缓的说道。

“好,如此最好了,就依道友所言。”鲁卫英毫不犹豫的点头,欣然同意了下来。

于是南陇侯和老者从身上取出几套布阵器具,开始在水潭底部设置起法阵来。

就在南陇侯二人准备解禁血咒之门的时候,在内谷另一处,一座遍布黝黑山石的巨山中,一行几人正慢慢的向山顶而行。为首的是一惊面色阴厉的中年修士,旁边则是一位青衫老者,竟是鬼灵门门主和魏无涯二人。那王天古则落后二人身后丈许处,在他们三人身后,另有四名结丹期鬼灵门修弟子紧随着。

“这鬼地方还真邪门,如此偏远地方竟然上百里都设下了禁空禁制,连离地数丈远飞行都不能。”王天古望了望头顶出不远的血红色云霞,忽然喃喃地低语一声。

“越是这样,越说明我们找对了地方。若我是上古修士也会将紧要之地设在如此地方,毕竟有这等禁制存在后,想必也没有几名修士,愿意徒步走上一两日到此来的。”鬼灵门之主神色不变,平静的回道。

“费了这么多心思,希望我们这次没有找错地方吧。这一路上,我们已经折损了三名弟子了。”王天古露出几分无奈的样子。鬼灵门之主听了这话,嘿嘿一笑,并未回答什么。

但这时,魏无涯望了望峰顶处,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进入内谷后,也已经走了三日两夜,应该也差不多到了吧。不要告诉我,还要再走上数日!”

“魏道友放心,翻过了此山就到那地方了,不用过于心急。此事若是成了,我们鬼灵门固然可以成为魔道第一大宗,魏道友突破化神期,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鬼灵门门主对魏无涯不敢怠慢,神色一缓后说道。

“哼!说实话,我对灵缈园的传说并不相信,多半是那些上古修士以讹传讹的谣言而已。若真有这么一处位于灵界和我们人界交界处的空间,早应该被其他修士找到了,还能保持至今?”魏无涯沉默了片刻,有些讥讽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魏兄既然不信,当初为何一口答应本门的邀请。”鬼灵门门主并未露出异色,反而颇感兴趣的反问一句。

“王道友都如此郑重其事,几乎将门中一半精锐尽数带出,自然对坠魔谷此行真有一定把握才是。想必道友要找的,即使不是灵缈园,也应该是一处上古修士的密地。老夫既然知道了此事,自然要掺上一脚了,你们借助老夫名声来镇住其他入谷修士,老夫则分上一些宝物,应该不过份吧。”魏无涯想都没想,不客气的说道。

“哈哈!魏兄倒也快人快语。不过,魏道友有一件事料错了,本宗花费了如此大心血,正是冲那灵缈园而去的。这灵缈园可不是什么虚假之物,而是确有此地,整个坠魔谷,其实就是上古修士为了专门看守灵缈园而修建的。我们只要翻过此山,再过数个时辰就可以亲眼得以得见了,到时开启此处空间,还要靠魏道友多出力了。”鬼灵门门主一阵大笑,面露一丝狂意的说道。

魏无涯闻言有些意外,脸上露出一丝动容之色:“听王门主话里的意思,似乎手里已经握有了灵缈园存在的证据了。”

“不错,本宗的确有七八成把握,可以确认灵缈园的存在,至于是何证据,等到了那里,魏道友自然就知道了。”黑袍中年人一说完这话,脸上露出了神秘之色。此人倒是枭雄本色,自身只是元婴初期修为,但面对魏无涯这位元婴后期大修士,竟毫无不安之色。

魏无涯点点头,脸上神色回复如初,但心中却不禁冷笑一声。就算眼前的鬼灵门之主说的天花乱坠,没有亲眼见到灵缈园的踪迹,他是绝不会相信半分的。当然,这些腹诽之言魏无涯不会直接说出口的,而是淡然一笑后,话题一转,忽然提及了另外一件事。

“贵门钟长老一入谷后,就和我等分开来行事,如今已过这般长时间也不见会合,王门主能否告知钟道友的下落?总不会和其他修士一样,贵门让这么一位元婴中长老,在坠魔谷中闲逛吧?”“魏兄说笑了,不瞒道友,钟长老其实去谷中另一处密地,寻找另一宗宝物去了。当然此宝虽然珍稀,但肯定无法和灵缈园相提并论了。”鬼灵门门主似乎毫不在意此问,轻描淡写的回道。

听对方如此坦然地承认,魏无涯干笑两声,倒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一行人等重新沉寂下来,继续向山头闷声走去。

在一片坑坑洼洼乱石堆中,六七名鬼灵门弟子正分散在各处,不停地在一些巨石之下四处寻觅着什么,而鬼灵门的钟姓老者漂浮在这片石堆的中心处,一动不动。

虽然他的神识可以轻易罩住数十里里之广的荒野之地中,但是要想找出一些特定的标记出来,却是心有力不足。所以此位即使心里大感不耐,但也只有依靠门下这些弟子,大海捞针般地慢慢搜索了。

内谷某处大峡谷出口处,遍布五色霞光的峡谷中突然传来雷鸣般的轰隆隆之声,接着霞光大放,一阵电闪雷鸣后,忽然间从谷中冲出来一群修士。

为首的是名老道和一位绿袍老者,二人虽然看起来没有任何损伤,但形象颇为的狼狈,一副灰头灰脸的模样,正是天晶真人和御灵宗的大长老东门图。

两人他们身后的其他五名绿袍修士同样衣衫破烂,面色苍白,似乎吃了一些苦头的样子。倒是那两只恶鬼傀儡,仍然和原来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总算冲破禁制进入内谷了,想不到天晶道友的两具傀儡如此厉害,几乎和初期顶阶修士差不了多少了,真是令人羡慕啊!”东门图冲出谷口数十丈远后才停下了遁光,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峡谷,又瞅了一眼那两只面目狰狞的恶鬼傀儡,目露异色的说道。

“傀儡就是傀儡,再怎么厉害又如何能和东门兄的这几位手下相比。他们五人各修行五行功法中的一种,联手起来,恐怕和元婴后期修士也能抗衡一时吧。”天晶真人显然对东门图戒心不小,一出山谷后故意落后一些,若有若无的来开了和他的距离,而两名机关傀儡此时各自一闪,站到了老道的身后。

看到此幕,东门图先脸色一沉,但随即叹了口气,苦笑了起来:“天晶道友还真对在下够小心的,在下原以为经过这两日的协力破阵,道友应该对在下应该没有什么偏见才是。道友不如再考虑一下联手之事,我二人合力寻宝的话,可比单打独斗稳妥得多了。”

“东门兄说的哪里话,贫道可对道友没有什么偏见,只是贫道还是喜欢独来独往,联手之事,还是不要提了。现在我二人既然都已进入了内谷,贫道这就告辞了”天晶真人打了个哈哈,若无其事地一口回绝道,施了一礼后,目光就谨慎的盯着对方脸孔,没有挪开分毫。

东门图见此情形,眉头皱了下,随即展颜一笑起来:“既然天晶道友真不愿和在下一起,老夫自然不会再勉强,那我二人就此分手吧。希望道兄大有所获啊!”他神色如常的轻笑道。

“嘿嘿!那贫道就多些东门兄吉言了。”天晶真人一听此言,面上神色顿时一松,神色平和的说道,然后老道带着两只傀儡,稍微辨认了下方向后,立刻不紧不慢的离开了。望着天晶真人渐渐远去的背影,绿袍老者的面孔却蓦然阴沉了下来。

“这个老鬼,真是够谨慎的,和他处了两天,竟然一丝破绽没漏。否则,若在内谷探宝中再多出这两只傀儡的话,老夫就更安全了一些。”东门图仿佛不太甘心的长叹了一口气,四下瞅了瞅后,就一拍腰间的灵兽袋,“嗖”的一声,一只银光闪闪的巨大蝙蝠从袋口飞出,落在了东门图的面前。

他一扬手,一颗乌黑的药丸弹射而出,银色巨幅在半空中一口将药丸吞进了腹中,然后一个盘旋,蓦然向另一方向飞射而去。

东门图见到此幕,急忙一招呼身后五名修士,带头化为一道绿光飞了过去,五名御灵宗修士,紧随而去。转眼间,峡谷口处人迹全无。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