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二十四章 水潭与血咒之门

不用银月出声提醒,韩立也看出了地图的大概轮廓,的确和坠魔谷地形一模一样。但是此图其余地方画得粗糙之极,唯有在作出标记之处,变得详尽起来,不但画出了标记的所处内谷地段,而且连附近的地势都标注的清清楚楚。

韩立稍一计算标记所在和自己现在所处位置,相距非常之远,并且还不知途中会遇到何种奇险。

韩立略沉吟了一下,就摇摇头将此图收了起来。明知此图标记处,肯定包含什么重大秘密,但在没有搞定灵烛果的事情前,韩立是不打算在另起什么事端,最后是否还去一探,自然等灵烛果到手后再说了。

银月似乎猜出了韩立想法,并未开口再说什么,倒是韩立又一翻手,将新的的那个玉盒取出,顺手塞进了背后的竹筒内,淡然的对大衍神君说道:“这七焰扇所需材料有不少早已灭绝,或者根本难以寻到。但以前辈的天纵之材说不定可以找到替代之物,若是能在如今的修仙界,真能仿制出通灵之宝出来,晚辈对前辈是真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小子,你当老夫是白痴不成,我虽然对通灵之宝很感兴趣,但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替你研究炼制之法,难道就因为你一句轻飘飘的佩服话语?”大衍神君沉默了一会儿,就冷笑的回道。

“通灵之宝哪是如此好仿制的,前辈天纵之才,虽然是韩某生平仅见,但能否研究出来仿制之法来,晚辈其实并没有多少信心。不过,若是前辈真的能做到此事,在下可以在力所能及范围内,答应前辈任意一个要求作为报酬,前辈意下如何?”韩立并未露出异色,反而冷静的说道。

听到韩立此言,大衍神君又沉寂了片刻,然后才冷哼一声后,自傲的说道:“通天灵宝,老夫早年在一处古修遗址得到过一些资料,才知道此种逆天宝物存在。对这些连上古修士都敬畏异常的宝物,老夫自然很好奇,从此就多加留意此种宝物。可惜有关通天灵宝信息实在少得很,一直都没有什么收获,如今老夫变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飞模样,甚至还有区区数十年的时间就魂飞魄散,倒也不想让自己留有遗憾而去,所以明知你使用的是激将之法,老夫也接受了。况且只不过是找寻一些替代材料,又不是重新研制出通灵之宝炼制方法,这有何难的?到时候别忘答应我一个要求就是了。”

“好,那就如此说定了。”韩立洒然一笑,笑眯眯地说定了此事。

有如此一个连大衍诀都能创立出来的奇人在此,韩立自然不会浪费。他手中虽然已经有了虚天鼎这件通天灵宝,但离打开使用还不知是何年之事。何况,像通天灵宝这种逆天级的宝物,自然是越多越好了。

下边大衍神君声音全无,估计已经在打开玉盒,研究其中的炼制之法了。

韩立则周身灵光更盛,速度顿时快了几分地向前遁去。

在通过那座紫纹蝎巢所在山头时,南陇侯和鲁姓老者却走在一处陌生的地下通道中。此处奇黑无比,四处潮湿,以二人的修为,也只能看到数丈内的东西。

“南陇兄,真想不到,在这种遍布熔岩的地方,竟然还有如此阴潮的地方。我对那血咒之门的事情,如今倒有了七八分相信了。”鲁卫英跟在南陇侯身后丈许处走着,缓缓说道。

“鲁兄原来是一直将信将疑!道友也知道,有关血咒之门的事情,就是当初本侯和姓云贼子一齐找到苍坤上人遗书时,都没有提及此事,否则,鬼灵门的人绝不会放过此地的。血咒之门可是本侯先人代代口传的秘事。”南陇侯微然一笑的回道。

“不过,若非开启血咒之门需要两名元婴修士之力,南陇兄恐怕也未必会拉上鲁某吧。”鲁姓老者眼珠微转,忽然一笑地说道。

“鲁兄说笑了,我和道友相交如此多年,有这等好处,自然要叫上鲁兄了。要不,怎么一直将此事瞒着那姓韩小子。”南陇侯打个哈哈,含糊的应付了过去。

“那鲁某多谢南陇兄美意了。”鲁姓老者略微试探后,马上识趣的也不提此事了。

在这种只有两人探宝的情况下,稍微点醒下对方的就好,好让南陇侯知道他对其存有一定戒备,可别中途做出什么过河拆桥事情,他可不想糊里糊涂的在这种地方,和对方撕破了脸皮,再大战一场。

南陇侯同样知道老者的用意,表面神色如常,但心中却冷笑一声。

二人在沉默中,前进了一小段路,前方传来了微弱的亮光,二人同时一喜,立刻加快了脚步,走进了一座不小的钟乳洞窟中。

此洞窟三十余丈宽广,洞顶地上,遍布数尺大小地圆锥状钟乳岩,四壁白光闪闪。但最惹人注意的,却是在洞窟中心处,有一口十余丈大小的碧绿水潭。水潭除了潭水稍微翠绿了些,看起来并无任何异常。

“血咒之门真的在此地?”鲁姓老者四下打量了一遍,并未发现有何禁制存在,终于忍不住的问道了。

看着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有七八分相信,如今就质疑起来地老者,南陇侯斜瞅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是这里,不会错的!但血咒之门如此紧要的地方,自然被苍坤上人离开时用禁制重新掩去了,只要将禁制撤去即可。”南陇侯不慌不忙的回道,目光一转之下落到了洞窟中间的水潭上。鲁姓老者怔了下,有些恍然的同样打量起了水潭。

这时南陇侯大袖一甩,一根蓝色的小旗从袖口中飞射而出,然后“噗”的一声,小旗直接没入了水潭中不见了踪影。然后就见南陇侯两手一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只见原本平静的水潭表面,忽然间水波荡漾,潭水慢慢旋转起来,并且越来越快,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在漩涡中心处,隐隐有嗡鸣之声传来。

“分水旗?没想到南陇兄竟然还有这么珍稀的宝物。”鲁姓老者见到此幕,有些惊讶起来。“没什么,此旗除了分开水面外,并没有多大的用途。”南陇侯却摇摇头,淡淡的说道。

随后他口中一声低喝,两手一扬,又两道法诀打入漩涡之中。潭水一下高涨数丈的猛然分开,一条通道出现在了眼前。

南陇侯二话不说,纵身化身为一道金光直接飞入而下。鲁卫英略微犹豫一下,也化为白虹,紧跟了进去。

片刻后,鲁姓老者脸色有些发白起来。这水潭很深,不,应该说非常深,他足足往下飞行了二三百丈距离,竟然还没有到底。这让遁光中的他,抬首望了望化为一个小光点的潭口,心里有些嘀咕了起来,并隐隐有这种压抑的感觉。

好在在飞行了百余丈后,终于见到下方的南陇侯猛然间遁光一闪的缓缓落下,终于到了水潭底部。老者莫名的心中一松,同样将遁光一收,轻飘而下。

潭底足有十几丈大,呈圆形,似乎比潭口还大一些的样子,而地面湿漉漉的,铺着巨大的青石地板,显得光滑异常。

中间的青石地面上,插着那杆分水旗,深入地面半截,但旗面上散发着篮的灵光。四周都是碧绿异常的高大水幕,直通潭口巍巍高耸。

“这血咒之门,若藏在这里,倒还真是隐秘异常,普通人任谁也不会深入水底数百丈的吧。不过,当初苍坤上人如何知道此地的,这倒有些奇怪了。”鲁姓老者打量了附近一遍后。眉头一皱的说道。

“这个……大概是苍坤上人神识过人,直接将分神深入潭底,探测到的吧。”南陇侯不禁一愣,有些不太肯定的说道,从未想过此事的他,心中也有一点惊疑起来。

“可能如此吧!”老者摸了摸下巴,目光闪动几下。

南陇侯略沉吟一会儿,就摇了摇头,将心中的这疑虑抛置了脑后,蓦然一拍腰间储物袋,一道白光从袋口中飞出,那个当初在内谷入口处使用过的白色玉佩,被祭到了半空中,滴溜溜的旋转不停。

南陇侯两手掐诀,一道道颜色各异的法诀不停的打出,往玉佩上飞射而去,转眼间,就被玉佩吸纳的干净。随后白光耀目,玉佩蓦然面朝一面水幕停止了转动,并发出了凤鸣般的清音。

南陇侯一言不发的一抬手,冲玉佩用力一点指,玉佩一颤之下,大片白霞顿时从玉佩表面喷射而出,向前方席卷而去。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白色光霞所过之处,水幕如同破裂地画卷一般扭曲撕裂开来,在霞光粉碎消失,取而代之的,一面高约三丈的拱形石门,闪烁着血色红光的浮现而出。

石门表面雕有一个巨大的独角鬼头,几乎占了石门表面大半面积,栩栩如生,狰狞凶恶。

“这就是血咒之门?”鲁姓老者眼角抽蓄一下,喃喃的说道。不知为何,一看到此门,他突然有些心惊肉跳,心中大感不安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