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二十三章 血咒之门

见到韩立举动,南陇侯和老者也不客气的一人将一只药瓶,小心的收进了自己储物袋中。然后三人的目光,自然落在了剩下的两件古宝上,如今是两件宝物,三个人,可的确有些不好分了。

就在南陇侯二人有些迟疑之际,韩立眨了呀眼睛,突然轻笑了起来。

“这样吧,我也不缺什么古宝,两位道友身上若带了足够多的灵石,这两件古宝,两位道友尽管拿去,只要付我等价的灵石即可。”韩立慢悠悠的说道。

“韩道友如此谦让,我二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灵石老夫倒是带了许多来。”鲁姓老者听了此言,当即露出喜色,一口答应了下来。毕竟古宝这东西,在天南修仙界根本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南陇侯本身更是缺乏古宝,自然也满脸是笑的同意了韩立建议。于是在这二人勉强将身上灵石搜刮的差不多时,总算凑足够多的数量,交给了韩立。如此一来,双方倒也算得上皆大欢喜了。

韩立看到南陇侯二人将剩余两件古宝收起后,就仿佛漫不经心的随手一招,将那被南陇侯丢掷一旁的青蚕袍,吸到手上,然后大摇大摆的收了起来。

南陇侯二人见此,虽然一怔,但韩立刚将两件古宝让与他们,他们倒也不好就此小事说些什么。此袍虽然稀有,但实际用途却并不太大,也就任由韩立捡起了此袍。

三人瓜分完了宝物后,仍有些贪心地将熔岩湖旁边的灵草也摘了去,一人都分到了数株。

这些灵草能在此地生存,自然不是普通之物,是一种火属性灵草“金阳芝”,是炼制火属性灵丹的顶阶材料。

在确定此处再也没有其它可以引起他们注意的东西后,三人又聚集到石台前,商量起下面的事情。

“既然拿到了宝物,韩某就不准备继续呆在内谷了,打算就此按原路返回,直接回到外谷去。两位道友不如一起回去。”韩立不慌不忙地先说道。

“韩道友莫说笑了,我和鲁兄号好不容易进入内谷,自然不会如此返回。倒是韩兄,为何如此心急出谷?”南陇侯嘿嘿一笑,口中问道。

“没什么,只是韩某已经有所收获,就不打算再冒风险了。以后修仙之路还长久的很,在下可没有兴趣在如此危险的地方多待下去。”韩立却随意地回道。

“呵呵!想不到韩道友深知保身之道,可惜我二人不能和道友一路了,韩道友可以独自先出谷去。”鲁姓老者笑眯眯的说道。

“独自走?可在下若是将两仪环带走了,两位道友如何应付通道中的北极元光?”韩立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缓缓的问道。

“这一点,我二人早就考虑好了,韩兄尽管放心!那苍坤上人在内谷早就寻到了一处传送阵,可以直接传回外谷去,不过到那里略有些路程,还不如由原路返回来的快。否则,本侯就直接告诉道友了。”南陇侯胸有成竹,毫不迟疑的回道。

韩立不禁一怔,但随即神色如常的点点头:“原来如此,那韩某就此和两位道友告辞了。希望两位,还能大有所获。”

“多承韩道友吉言了!”“陆某就不送道友了。”南陇侯和鲁姓老者一见韩立真的告辞离去,连忙心中均喜的说道。

韩立微微一笑,最后若有若无的瞅了那具晶莹的骨骸一眼,人就化为一道青虹向出口飞射而去,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原本一直笑眯眯的老者,一见韩立所化遁光出了此地,脸上的笑容一敛消褪,而南陇侯却面无表情地一拍腰间灵兽袋,数只金黄小鸟从袋中飞射而出,正是他驯养的灵禽“千里鹂”,大袖冲着出口处一拂,几只千里鹂化为几团金光激射飞出,同样飞入了通道中,一闪不见了。

然后南陇侯轻轻闭上双目,似乎在感应着什么。鲁卫英见此,眉梢微微一挑,就平静的待在一旁,一语不发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南陇侯眼皮轻轻动了下,然后缓缓睁开了双目。“那人的确已走了,最起码不在这附近。千里鹂搜查过了方圆十里的地方,并没有他的踪迹。”南陇侯镇定地说道。

“你不是说过,这人的神识非常强大,会不会用隐匿之法瞒过了你的搜查。”鲁姓老者却眉头轻皱,提出了疑问。

“放心,他若是真隐匿在附近没走的话,决无法瞒过本人的。至于其中的原因,本侯就不向鲁兄细说了。”南陇侯一摸下巴,露一出丝诡异的说道。

将南陇侯如此自信的样子,鲁卫英有些将信将疑,不过他略一丝思量下,还是两手一掐诀,向四周打出了几道法诀,一层白的小型隔音罩,出现在了四周,将他们完全罩在其中。

南陇侯笑了笑,但脸上露出不以为然之色。

“小心些,总是没错的。这位韩道友底细,我等一直都无法看透分毫,明明修为不高,但给我的感觉却是高深莫测,他最后看了一眼骨骸,不知是否看出蹊跷了?”鲁卫英布置完了隔音罩,才放心的说道,只是说道最后一句话时,又有些惊疑起来。

“鲁兄,你太多心了。韩立这小子虽然神通不小,但怎会知道骨骸的秘密,应该只是无意举动罢了,毕竟这具骨骸的确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的样子。”南陇侯摇摇头,说道。

“不管是否真看出异常来,但他不想和我们待在一起是真的。也许他觉得自己神通足够,一个人也能在内谷中探宝吧!”老者想了想后,又若有所思的说道。

“好了!只要这小子不来妨碍我们,管他是真出谷还是假出谷,我们只提高下警惕就是了。倒是时候不早了,我们也抓紧行动。”

“照苍坤上人遗书所说,这些古修骨骸正是破除那扇血咒之门的钥匙。此门既然用如此厉害禁制封印住,可见里面的东西非同小可了。上古时期,血咒之门一般都是用在存放重宝的地方,这具古修遗骸变成了透明之色,正是施展过此咒的标志,当年苍坤上人之难而退,正好便宜了我等了。”南陇侯叹息的说道。

“不错,相比血咒之门后的重宝,我们现在得到的宝物,应该不值一提才是。好了,我们也出发吧,那扇血咒之门虽然离此不远,但我们还是及早将宝物取回才好。”鲁姓老者沉吟了一下说道。

“鲁兄所说有理,我们也出发吧,本侯对血咒之门后的东西,也期待的很啊。要不是当年苍坤上人,凑巧在血咒之门附近又发现了这具古修遗骸,我们可拿那门毫无办法的。这位当年往门下咒之人,竟然没有离开血咒之门多远,就在此坐化掉了,这倒有些古怪的。看来当年这位古修,肯定另有一番故事的。”

“什么故事不故事的,对这些老夫根本不感兴趣。南陇兄,走吧。”不久后,从巨峰下的山洞中飞射出两道遁光,越过巨峰直奔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而去。

这时韩立并没有留在附近,早已飞在了往回而返的路上,如今已百里之外,而且韩立脑中银月正问着什么。

“主人,你真的就此离开了,那二人分明有些事情瞒着主人,那具骨骸似乎也有些问题。”银月不解的声音传来过来。

“此事我当然知道,多半牵扯到其他什么宝物吧。虽然我也有些动心,但是我现在更关心的,还是灵烛果的事情,除了此物,谷中还有什么宝物,对我更有用处。已经落后鬼灵门如此长时间,不管南陇侯二人有什么图谋,我都不想再插手下去。”韩立一边按原路飞遁着,一边淡淡的说道。

“原来如此,相比灵烛果,这坠魔谷的确没有其他对主人价值更大的宝物了。不过,主人最后突然拿起那件青蚕袍,到底是何用意?小婢并未觉得主人,真是贪图此物。”银月又好奇的问起了另外一事。

“嘿嘿!这件事,也可算是那两个老家伙有眼无珠了。”韩立闻听此言,却嘴角一翘,有些讥讽的说道。“主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银月有些疑惑起来。

韩立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蓦然一伸手往储物袋中一拍,青色灵光一闪,那件轻蚕袍就出现在了韩立手中。“兹啦”一声,韩立两手如钩,竟将青蚕袍沿着一边角,轻易的撕了开来。

“ 咦”银月诧异起来。因为韩立从青袍的夹缝中,竟然取出了一小块非布非绢的东西,上面竟用最原始的方法,用碳笔勾出的一些粗粗细细的简陋线条。韩立将破损的青袍一收,单手拿着那块薄薄柔软的东西,眼睛微眯的细看了起来。

“这是一块地图,而且好像是坠魔谷的地图。”韩立凝望此物的同时,银月自然同样看的清清楚楚,她只看了数眼,就情不自禁的惊呼起来。

韩立没有言语,但盯着地图上某个显眼的粗大标记,双目不禁微眯了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