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二十二章 七焰扇

“难道鲁兄,另有什么分配之法?”韩立目光闪动几下,淡淡说道。

“若是那玉盒和药瓶也是古宝的话,我们三人一人拿走两件宝物,毫无问题,但现在玉盒和药瓶中……”

“玉盒、药瓶中,我们还不知里面是何物,自然要先打开一看,再按价值大小分宝了。”南陇侯突然插嘴,说出了貌似公正的话语来。

鲁姓老者闻听此言,眉头皱了一皱,但随即连连的点头:“老夫就是这个意思,不知韩道友意下如何?”

“在下没有意见,就依两位道友所言!”韩立几乎没有考虑,就如此说道。

“韩道友如此爽快,那本侯就看看里面到底是何物了。”听到韩立如此痛快的说道,南陇侯也很满意,他当即先一伸手,白色玉盒“嗖”的一声,飞入了手中,随后往玉盒上反手一拍,就要打开盒盖。

可就在手掌接触盒盖的瞬间,忽然白光一闪,一层白霞光浮现而出,一下将手掌反弹了开来。“咦!这盒子竟被下了禁制。”南陇侯一怔,但略沉吟一下,就手上金光闪动的再此抓向盒盖。

这一次对还有白色霞光冒出,金光白霞一时间交织一起,但片刻后,霞光明显抵不过金光闪烁的手掌,被金手缓缓的抓到了盖子上,强行将盒盖打了开来,白色霞光顿时溃散不见踪影。

韩立目光一凝,立刻看到了盒中之物,竟是一块微微发黄的古老玉简。

在鲁姓老者诧异的目光中,南陇侯犹豫一下,还是伸出两根手指将玉简轻轻夹出,将其放额头上一贴。刹那间,其神识就玉简中的东西一扫而过,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两位道友也来看看吧!”南陇侯为了避嫌,很快就将玉简拿开,然后抛给了韩立。韩立神色一动。接过玉简同样将神识浸入其中,但片刻后他眉头不经意的一皱,又将玉简扔给了鲁姓老者,鲁卫英也匆匆扫视了下玉简中的东西。

“七焰扇,这是什么古宝,从未听说过,这古宝很厉害吗?”老者尚未看完,就嘴角一动的喃喃道。

“这可不太清楚了,不过如此郑重的将炼制方法记入这玉简中,而且所用材料大都是灵料之类的东西,应该很厉害吧?”南陇侯不太肯定的说道。

“就算再厉害也没什么用,炼制此宝所需灵料,也太多了些。虽然上面也有灵料的祭炼之法,但竟需要八十一种火属性灵料融合炼制,还有如此多的辅助材料,其中一些,在这一界好像早已绝迹了,这玉简在如今根本是鸡肋之物,只能用于炼器上研究用了。”鲁姓老者摇摇头,随后将玉简扔还给了南陇侯。

南陇侯笑了笑,脸上倒也露出颇以为然之色,将玉简漫不经心的重新放入玉盒中。

“七焰扇?主人,这玉简中真记载了此宝的炼制之法?”韩立正也觉此玉简无用之时,脑中却忽然想响起了银月惊喜之极的话语声。

韩立闻言心中一动,随即传音回道:“不错,正是叫这个名字,怎么,你知道此古宝?”

“主人,若是我灭有记错的话,这七焰扇也是通天灵宝之一,虽然它排名在通天灵宝中似乎极低,几乎是倒数几位的样子。”银月的声音有些微颤,情不自禁的连声说道。

“通天灵宝!”一听这话,韩立吓了一大跳,不禁怔住了。

“什么?这个七焰扇是通天灵宝,那此玉简一定要得到了。老夫早就想研究下通天灵宝了,如今竟有炼制之法,真是再好不过了。”韩立尚未回答,最近一直没有开口的大衍神君,竟突然兴奋在韩立脑中嚷嚷道。

“你这老怪物,胡乱插什么嘴?”银月听到大衍神君的话语,却声音一冷,没有好气的说道。

“哈哈!你这小妖狐,还对当日之事,记恨在心啊。老夫只是从未见过有灵智的器灵,这才提出要借你研究一二的,你的主人不是未曾答应吗?”大衍神君打了个哈哈,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你……”

“好了,银月!此事早已过去多时,不用记挂心上了。倒是前辈竟然也知道通灵之宝,这倒让晚辈有些意外了。不过,现在不是详谈之时,什么事情都等以后再说吧。”韩立冷冷的说道,然后目光在放回地面的玉盒上一转之后,就看到南陇侯已经将两个黑色药瓶拿在手中,正在打开瓶盖。

银月立刻识趣的偃旗息鼓,而大衍神君虽然觉得有些不快,但毕竟现在受制于韩立,也只能嘟囔了两句,同样不再言语了。

黑色药瓶方一打开盖子,一股清香就从瓶中散发而出,韩立只闻了一口,就觉得浑身舒泰,精神不禁一振。

“这好像不是最常见的那几种上古灵丹,不知是什么灵药。但肯定不是有害的毒药,必须回去找典籍仔细查查看了。”南陇侯从瓶口中倒出一枚翠绿欲滴的药丸,轻托在手中,迟疑地自语道。

“药瓶中有几颗?”鲁姓老者眼角一动,盯着药丸缓缓说道。

“就只有一颗!看来是珍稀类的古灵丹。”南陇侯当着韩立和老者的面,将那空瓶再倒几下,才想也不想地说道。

“再看看另一个药瓶!”鲁卫英的声音有些急促起来。

南陇侯闻言点点头,将丹药重新倒回瓶子,然后又将另一个药瓶打开,倒出了一模一样的另一枚绿色丹药。这一下,南陇侯和鲁姓老者都有些面面相觑起来。

“看来这次收获还算不错,有三件古宝,两枚不知名的丹药,以及一份古宝炼制法,两位道友打算如何分配?”韩立看到这里笑了笑,悠悠问道。

“这两名丹药虽然不知道是何种灵丹,但是韩道友想必也知道,我二人入谷的主要目的,就是寻找灵丹妙药的,这两枚灵丹,我和鲁道友打算一人一枚,姑且算分到一枚宝物了。而韩道友可先从剩下的古宝中优先挑选一件,道友没有什么意见吧!”南陇侯看了看手中的两个药瓶,抬首对韩立平静的说道。

韩立听了这话,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看地上的几件古宝。

“古灵丹的价值,不用我说,两位道友也是知道的。说实话,在下宁愿不要古宝,也想分得其中一粒,说不定就可令自己修为大进呢!”韩立摸了摸下巴,轻摇摇头的说道。

一听韩立此言,南陇侯和鲁卫英顿时神情大变,现出紧张之色。南陇脸上阴晴不定一会儿后,强笑道:“韩道友年纪轻轻,何必和我等两个寿元将尽之人,争抢这两粒丹药。以道友短短时间就进阶元婴期的资质,以后进入无上大道哪还不是易如反掌。”

“年纪轻轻和想要分的丹药根本是两码事情,能有机缘就在眼前,韩某自然也要全力争取一下了。在下可以放弃其他所有宝物,只要这两粒灵丹。说实话,普通的古宝,韩某可并不缺少。”韩立神色淡淡,轻声的说道。

“韩兄说笑了,这灵丹我二人怎可能会随手放弃。要不这样吧,只要韩兄肯放弃灵丹,其余的宝物,我们可以让韩兄再优先挑取一件,剩下的东西我们再平分了去。这总可以了吧,南陇兄,你说呢?”鲁姓老者见韩立似乎势在必得的样子,心中一急下,咬牙说出如此的话来。

南陇侯闻听此言,眉头紧皱,但随即苦笑起来:“只要肯放弃这些灵丹,可以让韩道友先挑选两件宝物。”

说出这番话的南陇侯,面上不舍之色一闪而过。毕竟先前经过慕兰草原一行,他的古宝几乎都在被鬼灵门一干人围攻中,毁坏殆尽,对这些眼前的这些即将到手的古宝,自然大为的不舍。不过若是为了古灵丹的话,孰轻孰重,他可也分的很清楚。

这时韩立神色一动,露出一丝犹豫之色,似乎对此建议有些动心起来。

鲁姓老者见此,急忙有趁热打铁的又劝说道:“道友的寿元还有如此之多,以后有的是时间寻找灵丹。相比之下,倒是古宝对如今的道友更重要一些,毕竟道友以后经历的争斗之事,肯定会有许多,现在多出一件古宝,说不定就能在以后救得道友一命呢。”老者为了说服韩立放弃灵丹,也算是苦口婆心了。

韩立不禁轻笑起来:“看来韩某若不放弃这些灵丹,还不真不好分配这些宝物了。好吧,看在两位道友如此诚心的份上,在下可以答应不要这两粒古灵丹。韩某也无须挑走两件古宝,除了这面镜子外,将这个玉盒中的炼宝之法和这些材灵料都给我即可了。在下对炼器,可一向颇感兴趣的。”韩立伸手往地上虚空一抓,那面紫色镜子凭空飞射到了手中,不慌不忙地说道。

“没问题,就依韩兄所言。”南陇侯二人先是一呆,但略一交换眼色后,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们虽然对韩立不拿古宝,而要这些东西有些疑惑,但现在为了古灵丹,这些事情也懒得再细琢磨了。

韩立听到二人的答复,神色如常的点下头,手中光华一闪,紫色古镜不见了踪影,随后大袖又向地上的那些材料和玉盒轻轻一拂,一片青霞闪过后,那一大堆材料和玉盒,同时不见了踪影。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