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二十章 斩兽

红光突然在水幕中心处大放,接着一道火焰巨柱在火蟾兽周围凭空卷起。瞬间,无论水龙、指环还是两口蓝色长戈,都被强行挤出了火柱之外,而在火柱中心处,隐隐发威的正是那只火蟾古兽模糊的身影。

就在所有攻击都火柱弹开的同时,自知中了圈套的火蟾兽趁此机会后退一蹬,化为了一团烈焰激射而出,目标正是那个正在渐渐弥合的孔洞。

南陇侯和鲁姓老者见此,面色一惊,急忙指挥自己宝物,想在追上阻止此兽遁出禁制,但似乎有些迟了。

眼看那团烈焰接近了水幕,眨眼间就要一闪而出,这时,忽然远处尖鸣声响起。那火蟾兽方将一只前肢探出孔洞,就觉眼前黑芒一闪,什么东西一擦而过,同时那只前肢一热一凉间,蓦然少去了一大截。

火蟾身子一阵的抽蓄,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从断肢处传来。此兽纵然神通不小,但也无法自禁的一声惨叫后,就此从空中跌落下来。

外边的南陇侯二人见此大喜,立刻指挥宝物围着无法站起的火蟾兽,劈头盖脸的一阵狂击。

其中的碧绿指环一阵虚幻后,幻化出数百幻影出来,围着火蟾上下翻滚不停,想要近身禁锢住此兽,而两道蓝色长戈,则是也摇身一晃,化为两道五六丈长的蓝色冰蟒,直接就飞身扑上。

但此兽不愧为当年苍坤上人也忌惮几分的上古奇兽,虽然被断去一肢,但丝毫不影响其修为神通,几乎一念之间,密密麻麻的光盾再次浮现身前,将这些攻势竟就全接了来。

那些碧绿环影,根本无法近其身前分毫,自然淡不上什么禁锢了,只能凭借普通威能不停的撞击那些光盾,效果微乎其微。而两道冰蟒在属性正好克制这些火属性光盾,每一次扑去,必定击碎一面小盾,但是这些盾牌几乎穷无尽,同样效果不大。

但片刻后,六道蓝色光柱从天外激射而来,加入了攻击。每闪一下,就必定有一面光盾击破。轰隆隆之声顿时大起,火蟾兽刚想站起的身形,一时间再次被压倒在地。

南陇侯一怔,微微一瞥,就看见韩立不知何时飞转到了不远处,正一挥手,将一只手臂上的黑气驱散。而在其身后,六只蓝色巨龟傀儡张口喷出一道道的碗口粗光柱,攻击着水幕中的火蟾古兽。

韩立目光一转,看了一眼掉落出水幕外的火蟾兽断肢,此东西虽然脱离了原来主人的身体,但仍泛出丝丝的红光,漂浮在水幕附近,仿佛还具有灵性一般。

韩立见此情形,目中闪过一丝讶色。

他刚才远远见到情形危急,火蟾就要遁出禁制。情急之下,一道阴魔斩放出,这才斩断了此兽的前肢。可没想到,肢体掉落后的火蟾兽还如此凶悍,虽被两名元婴修士家六只巨龟傀儡攻击,还仍能支撑不倒,怪不得当年的苍坤上人在元气大伤下,自知不敌的主动退去。

“韩道友,这只火蟾身上的火属性灵盾,不灭不休源源不绝,恐怕还需要你那种寒属性神通来克制了,否则,此战还不知要耗到何时。”鲁姓老者眼见火蟾兽身上小盾一被打散后,立刻化为淡淡火云被吸入火蟾兽体内,然后又一批批的光盾涌出,顿时有些焦虑的大声叫道。

不用老者说此话,韩立也看到了此情形。他没有言语什么,大袖一甩,十余口金灿灿飞剑从袖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在韩立法诀一催下,凝结成一把丈许长巨剑,金光灿灿,寒气逼人。

这一举动,让鲁卫英和南陇侯不禁一呆。他们是想让韩立施展那种可怕的蓝色寒焰来对付火蟾,可韩立竟放出众飞剑,他们自然不解。

眼见巨剑成形,韩立面无表情的伸手冲其一招,金光微闪,巨剑坠落而下,停留在了韩立身前。韩立一张口,一道纤细蓝焰脱口而出,正好击在了巨剑之上,金剑微微一颤,随之一层蓝焰将此剑包裹其内,熊熊燃烧起来。

韩立犹豫了一下,两手一搓,又一道法诀打了过去,激发了剑中的辟邪神雷,顿时低沉的霹雳声响起,巨剑地蓝色火焰中,多出了无数纤细的金色电弧,闪动不已。

韩立见此,目中寒光一闪,单手冲水幕中的火蟾兽一点指,口吐一个“去”字。在嗡鸣声中,巨剑化为一道金虹激射而去,直向那火蟾兽斩去。

而此刻南陇侯和鲁卫英二人一阵狂攻无效后,攻势却为之一缓,火蟾趁此机会总算缓过一口气来。它身上火红灵光,一暗一明之间,腹部突然间急剧膨胀起来,看来打算施展什么神通加以反击。

就在这时,金色巨剑瞬间飞至了火蟾兽头顶,带着声势惊人的雷鸣声往下狠狠一斩。

火蟾兽盯着上空的金剑,碧绿的双目几眨几下,似乎也感应到了巨大的威胁,只膨胀了倍许的肚子,顾不得在继续下去,怪鸣一声,喷出一颗赤红晶莹的火弹出来,直奔头上落下的金剑迎去。

此火弹只有拳头大小,但表面光滑,其内红光闪动,犹如一颗巨大的火珠,一出口后,整个水幕中的空气,都一下炙热起来。

“妖丹?不对!不是实体,不是的。”韩立一见此火弹喷出,先是吓了一大跳,但随即就发现此物并非实物,这才放心下来。毕竟真要是火蟾妖丹,他可要投鼠忌器的。

韩立法诀一催,金剑毫不迟疑地斩击到了火弹之上,以青竹蜂云剑犀利程度,再加上是凝结了十口飞剑威能,此火弹虽然有些古怪,但以韩立想象自然是一剑斩灭此物才是,但让他大吃一惊的一幕出现了。

“砰”的一声后,火弹光华大放,红光金芒交织到了一起,只斩开了一半,巨剑就被火弹硬生生地阻挡住了下落之势。

火蟾兽的目中拟人化的闪过一丝讥笑,随即就张口就一声尖鸣,被劈开一半的火弹,刹那间爆裂了开来。

大片赤红之光宣泄而出,但又瞬间凝聚为一条两丈长的红色光蛇,一蹿之下,次光蛇猛然将巨剑盘旋缠绕,死死包在了其中。巨剑为之一滞,看情形竟就此被禁制的样子。

韩立先是一怔,但随即嘴角一翘,泛出一丝冷笑两手一掐诀,冲着巨剑轻轻一点,剑上立刻金光狂闪,随即一片纤细电网浮现在了巨剑表面,无数电弧弹跳爆裂,原本死死缠住巨剑的光蛇,一下被强行从剑上反弹开来。

巨剑趁此机会微微一抖,骤然从原处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火蟾兽的诸多光盾之上,顺势一斩而下,剑上的蓝色火焰突然间高涨尺许。

“劈劈啪啪”的碎裂之声传来,所有光盾一被巨剑斩中,就立刻被蓝色寒焰冻结成冰,化为晶莹闪烁的一个个冰盾,但随后又被巨剑本体刹那间击的粉碎。

一口气击破了挡在前面的十余面小盾后,巨剑出现在了火蟾兽本体上空,对准那火蟾硕大的头颅狠狠一斩。

火蟾兽根本没想到形势骤然急转,才刚刚喷出用体内精元真火所化火弹,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巨剑就连破其护盾,到了头顶之处,这下即使它灵智不高,也目露惧色。

无奈之下,火蟾只能一张嘴,“唰”的一声,一根乌黑的长舌从口骤然弹出,直向落下的巨剑缠去,同时两只后足一蹬,就要跳跃而起躲过此斩。

若是普通的飞剑飞刀,此兽此举倒也没有做错,毕竟这根蟾舌的坚韧程度,丝毫不下普通法宝,若是普通的宝物,自然可以暂时阻挡一下。可这掺入过庚金炼制过的青竹蜂云剑,其犀利程度那时普通飞剑可比,只是刚一接触,金光略微一闪,巨剑就轻而易举的将长舌一斩两截,随即毫不停留的接着斩下。

“噗嗤”一声,火蟾兽刚跃起丈许,巨大的头颅就骨碌碌的从身躯上掉落下来,周围的其它光盾,立刻随之灰飞湮灭。

“成了!”鲁姓老者一见到此幕,大喜叫道。

南陇侯也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同时两手一掐法诀,就要分开水幕走过去看看。

“且慢!”韩立却冷冷地说一声,制住了南陇厚撤去水幕的举动。

“怎么,韩兄这是何意?”南陇侯一怔,脸上现出惊疑之色,一只手却不觉按在腰间地储物袋上。鲁卫英望向韩立一眼,身形微微一侧,同样略带一丝警惕的样子。

“没什么,只是这只火蟾还没有真正灭杀干净,南陇兄未免太心急了点。”韩立对这些视若无睹,只是淡淡的说道。

“什么?这火蟾还活着!”南陇侯和老者闻听此言,都吃了一惊,急忙再向水幕中望去。这才发现,水幕中的火蟾尸体的确有些诡异,一分为二的躯体和头颅,竟然仍然灵光不散,漂浮在空中,没有一丝掉落坠下之意。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