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一十九章 诱伏

通过傀儡中的分神,一进入洞口后,韩立将一切感应的清清楚楚。

出现在白狼前面的是一个七八丈高的天然通道,两侧洞壁都是黑红之色,并不时有丝丝火苗从缝隙中窜出,让附近空气因为高温都扭曲变形起来。韩立相信,修为稍低些的修士一进入此通道内,大有可能不提防之下,立刻会被此处热风高温直接熏晕过去。

这只白狼身为机关傀儡,自然不存在此事。它沿着通道向前飞去,不大一会儿后,眼前一亮,一个火红的地下世界,出现在了面前。

此处面积足有数百丈之广,但最惹眼的却是一个占地大半的熔岩浆湖泊,里面火红浆泡不停翻滚,再“啪啪”的爆裂开来,给人一种稍走近一些,便会被烤成人干的可怕感觉。

在湖泊四周则是微红的赤岩地面,上面竟然有几抹绿色闪动,竟是一些灵草生长其上,不能不让人惊讶,但也可见这些灵草的非同一般了。但白狼中的韩立分神,可没有兴趣去顾及什么灵草,目光早已落在熔岩湖中心处的一块凸起的巨岩上。

在上面,一直浑身火红的怪物,正翻转着肚皮,在大声酣睡着。此怪物体形不大,三丈宽,五六丈长,体形酷似一只巨大的蟾蜍,但一身火焰般发亮的皮肤,让它看起来气势非凡。并且随着此怪物一呼一吸之间,身上时不时浮现出一层红色的云霞,衬托出几分神秘之色。

看来这就是火蟾兽了!韩立将此兽看的清清楚楚,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大半天,然后才目光一转,落在了在熔岩湖对面的一个石台上。

此石台一看就是年代久远之物,虽然台子四周雕刻着许多花纹、符文,但台的四角早已腐蚀的破旧不堪了。在石台的中心处,却是一具包裹着一件青色长袍的修士遗骸,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长袍式样简单,古朴奇特,一看就不是如今修士所穿之物,而且经过如此多年,此袍还崭新如初,散发着淡淡绿光,就可知绝不是普通之物了。长袍中包裹的遗骸早已成了一堆骨头,只是这些骨骸竟一根根晶莹透明,犹如水晶一般清澈,实在有些诡异。

仔仔细细的扫视了一遍骨骸,再看了一眼那只火蟾兽后,韩立将分神分出一丝出去,往那骨骸上悄悄缠去。他准备先看看那修士遗骸,是否真有什么宝物在身,毕竟表面看起来,他并未在遗骸上发现宝物和储物袋似的存在,这让他心中生疑。不过也许宝物被放置了青袍里面或者石台附近某处,故而他打算先搜索一下再说。

这一丝神识飞至遗骸上空,轻飘飘的落下探去时,异变发生了。青袍突然间灵光大放,一层青霞光浮现其上,一下将这缕神识反弹了开来,附近的灵气一阵异样波动。原本仰天大睡的火蟾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紧闭的双目一下睁开了,一对碧绿的眼珠飞快的转动几下,一下盯住了洞口处的白狼傀儡。

“不好!”韩立暗叫一声,所控制的白狼傀儡急忙转身,灵光闪动的化为一道白虹,向来路倒射而逃。

与此同时,看似体型臃肿的火蟾蓦然一个翻身,一下高高跃起的重新落在巨岩上,变成了趴伏地姿势。它瞅了眼白虹消失的背影,大怒之极的低鸣一声,随即一对粗大后足猛然一蹬,瞬间被一团红霞包裹其中,就此追了出去。

“那火蟾已过来了,两位道友多加小心了。”法阵附近隐形的韩立,嘴唇无声的微动几下,传音给了南陇侯二人。这二人闻言脸色一凝,同时往远处地巨峰望去。

一道白虹正从里面激射而出,直往他们这里飞遁而来。片刻后,又有一团红灿灿的东西,从洞口一闪飞出,紧追白虹不放,看遁速竟然丝毫不慢,并不下于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

看到这一幕,韩立神色动了下。这一次幸亏派出的白狼傀儡是速度性的傀儡兽,否则能否将其引过来,还真是两说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又一催白狼傀儡中的分神,让其并不怕损坏傀儡躯体超常态全力飞遁,然后自己一只手掌一翻转,一团蓝汪汪冰焰无声无息的浮现在了手心处。

南陇侯二人,神色阴沉的同样准备好了法宝,在法阵两侧静静等候着。

巨峰离韩立等人所在位置,看似很远,但白虹就和那团火红光霞,转眼间就先后飞至了附近。韩立面上厉色一闪,手上的冰焰无声息的又大了三分。

可就在那白虹堪堪飞至了附近,要一头扎进他们布置好的大阵时,后面还有三四十丈距离的火蟾,似乎不耐了,“呱”的一声大鸣后,一团赤红火球从此兽口中喷出。

刚出口时火球不过头颅般大小,但激射出数丈远后,“噗嗤”一声,竟瞬间化为了数丈大小的庞然大物,一下追上了在大阵边缘处的白狼傀儡,一股高约十余丈的烈焰飓风,将傀儡兽瞬间淹没在了其中,接着沉闷的爆裂之声从火焰中不断传来,随即悄然无声了。

火焰飞快退去,原处的傀儡兽,竟就此消失的无影无存,点滴痕迹都不剩。

韩立见此,心中自然吃了一惊。这火蟾的体内的妖火,果然不是普通的火焰,最起码胜过元婴修士的婴火一筹,就不知自己的冰焰能否克制住。不过,他倒也没有过于担心,毕竟能灭杀此兽的手段,他可并非这一两种而已,无论紫罗天火还是大庚剑阵,都是更厉害的杀手锏。

况且,就是一口气放出所有的结丹级傀儡来,堆也能活生生的灭杀此兽,只是韩立自然不会舍得如此大损耗罢了,傀儡兽在某些情形下,可是大有用处的。

这时那火蟾首见灭了冒然闯入其巢穴的敌人,满意之极的一声长鸣,竟红霞一闪地就要掉头飞遁而回了。

这一下,韩立三人有些面面相觑起来,其中尤其以韩立心中一紧。这火蟾关南宫婉的生死,韩立怎会让它轻易离去,眉头一皱后,他忽然身形一动,化为一道青虹飞射而出。

在法阵另一边,隔着法阵现出了韩立孤零零的身影,南陇侯和鲁卫英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过来韩立的用意。

韩立的举动如愿以偿的将那原本掉转了一半身子的火蟾惊动了,它敏捷的一掉头,死死盯着不远处新出现的敌人,一动不动,单目中似乎闪过一丝疑色。

韩立也不答话,一只手托着惹眼的小团冰焰,另一只手往腰间一拍,从储物袋中飞射出六团蓝光,纷纷落在了身后,光华一敛后,六个身高三丈,灵光闪闪的巨大蓝龟出现在了韩立身后,正是韩立新炼制出来的巨龟傀儡兽。

韩立神识中一声令下,六只巨龟的龟壳,光芒急闪,蓦然凝结出大小一样的尺许高冰锥出来,一根根晶莹剔透笔直斜上,散发出丝丝寒气。顿时原本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的巨龟,一下变的狰狞凶恶,气势惊人起来。

对面的火蟾似乎感应到了韩立的敌意,绿目中凶光一闪,一呼一吸之间,一颗火球从口中喷出。

眼看那火球同样巨大化,气势汹汹的向自己射来,韩立也不言语,心中存了试试火蟾兽妖火威力的念头,当即托着冰焰的手掌一扬,手中的那团蓝色冰焰,立刻化形凝聚成了一朵蓝冰花,轻飘飘的向对面飞去,正好迎上了对面的巨型火球。

火蟾兽的火球,直径足有五六丈之巨,而那朵乾蓝冰焰凝聚的冰花,只不过数寸大小,以体形来看,实在没有可比之处,但是但是两者在空中方一接触,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兹啦”一声,火球蓝光闪动,一层厚厚的蓝冰浮现在了火球表面,巨大冰球就出现在了空中,而冰球中心处却仍有赤红火焰在跳动不已。

这种景象,韩立见了也微微一怔。

但对面的火蟾兽,一见自己的火球被禁锢住了,却暴怒起来,一张口,成百上千颗拳头大火球,从口中狂涌而出,激射而来。

韩立抿了抿嘴唇,单手一挥,后面的早已蓄势待发的六只巨龟傀儡,同时将背壳一摇,然后无数根冰锥从龟壳上破空射出,密密麻麻的迎向了众火球。“轰隆隆”的一阵爆裂声后,火冰锥破裂所化白寒气和火球爆裂所化大片火浪,在半空中交织到了一起,滚滚的白气骤然弥漫整个天空。

韩立盯着前方,眼睛微眯了起来。明显对方的火球威力比这些巨龟冰锥大得多,片刻间,火浪将众寒气逼得节节后退。

韩立见此,口中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忽然间身形向后倒射而去。六只巨龟傀儡,也马上尾随退后。

这时,火海彻底压倒了那批冰锥所化寒气,毫不客气的尾随追来。但六只巨龟立刻再将一大批冰锥喷出后,所化的寒气又一次将火浪挡住,而韩立和几只巨龟的身形,已飞出了二十余丈外去了。

韩立紧紧盯着还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火蟾兽,嘴唇紧闭着。据他在来坠魔谷前所查资料,火蟾兽除了可以借助熔岩之力,让自己恢复元气伤外,还精通火遁之术,可以借助火焰之力,瞬息千丈。

而此处山岭下边,到处遍布熔岩火海,若是让此兽潜入了地下,就可轻易的逃掉。对此,也许南陇侯二人毫不在意,毕竟他们是为遗骸宝物而来,就是无法灭杀此兽,只要能将其赶离,也是无所谓的事情,但他可不同了,他对此兽妖丹是势在必得的。故而一定要将此兽引进法阵中,将其退路堵住,他才会放心的出手对付此兽,此时火蟾兽是否会追来,自然成了关键之事。

火蟾兽见韩立竟然只打斗一下,就马上退走,不禁愣了一愣,但此兽似乎没有多高灵智,竟想也不想的身上火霞闪动,化为一团红光,奋起急追过来。

韩立见此,心中大喜。

仅仅追出了一点距离,飞遁火蟾周围蓝白之光突然浮现,一层淡蓝色水幕浮现在了其四周。接着水幕上数道白光一闪,几条白色水龙若隐若现,跃跃欲出,整个光幕中变的潮湿阴冷起来。

火蟾兽一惊,不觉停下了遁光,双目一阵的乱转,口中更是威胁似的低吼起来。

与此同时,光幕左右两侧灵光一闪,南陇侯和鲁姓老者同时浮现出了身形。这二人一见火蟾兽被法阵困住,当即不客气的同时祭出了各自的宝物。

南陇侯抛出的仍是手中的那枚碧玉指环,而老者并没有使用原先的法旗宝物,而是两手一扬,两口蓝色飞戈互相交缠的飞射而出。法阵的光幕,自然不会对他二人的宝物有什么影响,当即一闪即逝的穿透水幕攻向了其中的火蟾。

而光幕上的那几只白色水龙,也恰到好处的从水幕上一下飞出,张牙舞爪的攻去。这正是远处韩立,顺势催动了手中的一面阵旗,发动了法阵中的禁制加以配合二人的攻击。

火蟾一见此景,虽然灵智不高但而也有了不妙的感觉。它当即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鸣,随后身子一缩,再猛然一涨,施展出了自己的保命神通。只见此兽大吼后,身上立刻浮现出了一面面尺寸一样的赤红光盾。这些小盾密密麻麻,一批接一批的从火蟾身上蜂拥而出,然后融合一体,转眼间形成了三层密不透风的火红光罩。

就在此时,碧玉指环,水龙和两口蓝戈,几乎同时击到了这些光罩之上。顿时水幕中轰鸣声不断,赤焰水气各色光芒交织到了一起,一时间刺目耀眼,让人无法直视其中。

但又一声火蟾兽的狂吼后,一道粗若水缸的赤红光柱,从光芒中喷射而出,一下击到了一面的水幕上,结果水幕“噗”的一声,只阻碍了片刻,就被轻易洞穿出一个硕大的空洞出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