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一十七章 十绝毒

“这两座山峰有何问题?”鲁姓老者看了两座高山一眼,并没有看出何异样,有点奇怪的问道。

“我们从此地向两山出发,在汇聚一点,都可以到达那火蟾兽的巢穴,但左边的山峰中生一群传说中的飞天紫纹蝎,虽然只有十几只,但每一个都凶暴之极,恐怕一经过那里的山峰,十有八九会惊动它们的,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南陇侯踌了半天后,还是说出了原委说。

“紫纹蝎?就是以前在望水国出现过一次,一次灭杀整个岚海宗修士的那种凶虫?”鲁卫英吓了一跳,失声的叫道。

韩立听到此“飞天紫纹蝎”几个字,脸色同样大变了一下,心中大震。

“不错,就是此毒虫。而且此地的飞蝎,好像个个都比望水国出现的那只更加厉害,均都活了数万年以上,全身乌紫了。”南陇侯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南陇道友,莫非在开玩笑。有了这种火候的紫纹蝎,岂是我们能招惹的。若是两三只倒也罢了,我三人小心一些,也有可能拿下的,但现在竟然有十几只之多,我们过去,岂不是送死?”鲁卫英再也沉不住气了,直瞪着南陇侯,不客气的说道。

“看鲁兄意思,是打算走另条路了。可另一条路,更加的危险。因为从我们这里到另一座山头的路上,有一片由众多隐形裂缝潜存在的区域,因为了裂缝太多,我们根本无法绕过的。更无法一一辨认出它们的位置,要想能冒险穿过此区域,其中的危险,我想不用多说,两位道友也知道的。”南陇侯面露无奈之色。

鲁卫英一时间呆住了。空间裂缝,而且还是隐形的那种,这的确不比面对十几只紫纹蝎,安全到哪里去。

就在老者怔住之时,韩立闻听隐形裂缝之言,朝远处眺望一下,不由得目光闪动一下。

“看来当年苍坤上人,走的就是有空间裂缝的路线了。毕竟他有神通,能感应到隐形裂缝的存在。”一直不语的韩立,沉声的说道,听不出声音中有什么悲喜感觉。

南陇侯听到此话,微微一怔,但马上苦笑的说道:“韩道友说的没错,这才是本侯无奈的地方。我等可没有上人当年的神通,可以安然无恙的躲过这裂缝,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斗一斗紫纹蝎,把握更加大一些。”

“不行,决不能招惹紫纹蝎。你们对望水国当年事情,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我年轻时可亲自代表天极门参加过对紫纹蝎的围剿。其可怕程度,远超你等的想象,一次招惹十几只,绝对是送死而已。”鲁姓老者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一口就否认了此建议。

鲁姓老者对紫纹蝎如此恐惧,大出南陇侯预料。他原先自觉三人联手可以和这些飞蝎一战的想法,有些动摇起来,面上不禁现出迟疑的神色。

这时,韩立眉头紧锁,脑中浮现奇虫榜上关于紫纹蝎的资料。

飞天紫纹蝎,在玉简上记载排名十四位,是几乎紧挨着噬金虫的上古奇虫,倍受那位死在韩立手中的御灵宗修士推崇。若不是此飞蝎产卵稀少,难以在数量上占优,恐怕排名犹在噬金虫之上的。

它们虽然没有噬金虫无物不噬的奇特神通,但是身体坚硬程度几乎和噬金虫不相上下,同样道刀剑法宝难伤,并且背生双翅遁速如风,身含剧毒,但凭这些,就足以让它们排在了奇虫榜如此靠前的位置。而前边山头中的紫纹蝎,不知在坠魔谷中待了多少万年,已进阶到了最终的乌紫成熟体形态,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了。

不过看南陇侯的意思,对此虫厉害只是一知半解,倒是鲁姓老者似乎吃过此蝎大亏,颇有些谈虎色变的样子。

看着南陇侯脸色阴沉地样子,韩立心中却冷笑几声。都已到了此地,这位南陇侯才忽然讲出了紫纹蝎的事情,恐怕也没怀什么好意,颇有些挖坑往他们跳的意思。毕竟都已到了这里,无论韩立还是鲁姓老者都绝不会白白冒险,就此回头,只有硬着头皮一齐解决此事了。

思量到这,韩立沉吟着回想有关紫纹蝎的一切东西,看看有什么可利用的。毕竟走另一条路,就会暴露他可以看破所有空间裂缝的神通,这是他在这坠魔谷中最大的依仗,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透漏给他人。韩立低头沉吟之时,鲁姓老者面色阴沉站在原处,目中隐现焦虑之色,而南陇侯则远远瞅着紫纹蝎所在的山峰,神色阴晴不定。

三人似乎一时间僵持在了这里,颇有些进退不能的样子。

不知安静了多久,韩立面色一动,抬起了头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南陇侯和鲁姓长老,看似有些心不在焉,但全都暗中注意着其他人的动静,韩立才一有异常的举动。

南陇侯就马上转首,脱口而出的问道:“怎么?韩兄难道有好主意了。”这位元婴修士的声音中,隐含一丝期盼。

鲁卫英闻言,同样心中一动的凝望着韩立。韩立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单手往储物袋中一模,一个绿色小瓶出现在了手心处。

“不知两位道友对十绝毒可有耳闻。”韩立淡淡的说道。

“十绝毒?听闻过一些。听说都是些具有不可思议毒性的奇毒之物,即使我等这样的修仙者若是中了此毒,都可能立即丧命。听说魏无涯道友主修的毒功,就可催用十绝毒中的蝮尸之毒,其他修士和他拼斗时,都绝不敢近他十丈之内,否则粘之立毙。十绝毒中的其它东西,就很少听闻过了。”鲁姓老者有些吃惊的说道。

“但我听说,十绝毒除了毒性猛烈外,还各有一些奇妙的其他用途,难道道友手中的就是其一。”南陇侯似乎想到了什么,盯着韩立手中地小瓶,声音有些急促起来。

“看来不用我说,南陇兄也猜到了一些。我这只瓶中,就是十绝毒中的碧鸠,此毒据说是用妖禽碧嘴鸠的口水提炼而成,不但奇毒无比,而且气味刺鼻之极,令人难忘,是天下大毒虫的最爱之物。“韩立单手托起小瓶,悠悠的说道。

“韩兄的意思是……”鲁卫英些恍然大悟,面露一分喜色。

“何必和那紫纹蝎硬拼,只要用此毒将它们从那山头上引开,我们趁机过去就是了。”韩立干净利落的说道。

“怎么用此毒引开?呵呵,我真糊涂,竟忘了道友精通傀儡术,用几只傀儡涂抹上此毒,就足以引开这些毒蝎了。”这时,南陇侯同样笑容满面起来。

听闻这话,韩立神色不变,但心中却暗嘀咕一句。

“这南陇侯话说得很漂亮,几句话就将一切都推到了自己身上。说到引怪,似乎他那几只千里鹂同样也可以,上一次面对那只巨蟒古兽,他已经毁掉了数只傀儡了。”

韩立心中有些不满,但表面上却平静的点头答应下来。为了这等小事,他还不至于和对方翻脸,毕竟后半段路线图还要对方带路的。而他手中的这瓶碧鸠之毒,正是当初苍坤上人的盒中之宝之一。

以韩立的药道造诣,当日只是一闻之下,就立刻辨认出来此毒,当即吓了一跳的收了起来。现在想想,苍坤上人会将此毒藏于盒中,难道就是为了这紫纹蝎而准备的,否则怎会将此毒藏于盒中。

但苍坤上人,如此处心积虑的为后来之人策划好取宝的每一步,这可有些不太对劲,似乎他太热心过头了些。再想想当日在苍坤上人遗址中,在阁楼上看到地那尊三头六臂的妖兽神像,韩立隐隐觉得有些什么玄机在其内。而南陇侯曾说过,苍坤上人是他的先祖,看来他应该另知道些什么才是。

不过,不管有什么猫腻在里面,只要他取到火蟾兽妖丹,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不会瞎掺和什么,会立即和这二人分手,省的招惹什么大麻烦。

韩立心中有了定议,但手上动作始终未停片刻。只见他随意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顿时四五道白色光点飞出,现出了几只巨猿傀儡出来。

韩立当即另取出几个小玉瓶,分别往这些小瓶中滴入一滴碧绿粘稠的碧鸠毒液,立刻将所有瓶子重新封好,然后分别交给了几只巨猿,让它们用大手紧紧的握住小瓶。

这时,韩立神识才暗中一催,在南陇侯指引下,所有巨猿无声无息地直奔左边的山头而去。

当飞行了一般距离时,韩立一转脸,沉声说道:“我们也走吧,不能和傀儡拉开太远地距离。毕竟这些傀儡能将这些飞蝎引出多远去,还不好说,我们必须尽快通过此山。”南陇侯和老者,自然没有任何意见,立刻随着巨猿飞行的轨迹,紧跟了过去。

眼看巨猿飞进了山峰,而韩立等人离此山也只有数里之遥时,韩立三人立刻往身上施展敛气收息的法术。与此同时,那些巨猿傀儡则同时单手用力,就手中的小瓶竟直接捏成了粉碎。

顿时一股股刺鼻之极的异味,马上在山头附近散开,几只巨猿立刻化为几团白光,向一侧方向飞遁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