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一十六章 内谷之地

“这就是内谷?”望着眼前的一切,韩立情不自禁自语起来,脸上满是异样神色。在他身后十余丈处,一座千余丈高的紧挨山崖,在山崖底部,有个不大的洞口。韩立从此洞口刚走出来,尚不足片刻。

南陇侯和鲁姓老者则并肩站在一侧,望着眼前情景,同样脸上满是诧异表情。眼前是一个遍布无数大小山岭的巨大山脉,看起来一望无际,但同时又是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无论天空地上,到处飘荡着一片片的淡淡霞光。

这些霞光颜色各异,面积大小不一,大的足有数里之大,犹如天上晚霞,小的则只有数尺来长,仿若薄薄的轻纱,均都艳丽异常。让韩立等人吃惊倒不是这些云霞,而是在此处的天地灵气紊乱之极,无论何种属性灵气都混杂交织到一起,并且给人一种暴躁不安的感觉,仿佛轻轻一下,就能触怒它们的样子。

“此地不愧为上古修士争斗的地方,竟能连此处天地灵气的根本都彻底摧毁了。如此一来,我们无论何人在这里施法,恐怕都要受到一些影响吧。”南陇侯看来半晌后,才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这些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那些东西。才是真正的大麻烦。”韩立却忽然一抬手,冲天上地某处一指,苦笑的说道。

离他们数百丈远的空中,隐隐有十几道尺许来长,仿佛白色光霞的东西,在缓缓飘动着。南陇侯和鲁姓老者一看清楚那些东西,顿时大吃一惊。

“空间裂缝,怎么会这么多?它们还会自己游走!”鲁卫英当即失声的叫道。

此刻,南陇侯脸色也难看之极。

“这很正常,此地既然是上古战场,空间裂缝出现的比外边多一些自然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否则,怎会有那么多惊艳绝世的元婴修士,一进入此地全都有去无回。为了以防意外,从现在起我们只能完全按照苍坤上人的路线图来前进了。否则,嘿嘿……”韩立瞅了南陇侯一眼,轻笑一声的说道。

“韩兄说的有理,我们千万不要冒险做出轨之事,谁知道隐形空间裂缝,会出现在何处。不过这些会游走的裂缝听起来可怕,但只要注意到了,以它们的速度完全构不成威胁。”南陇侯沉吟了一下,也镇定了下来。

“可这里空间的裂缝的密度,最起码是外面十倍以上。而且南陇兄所说的方法,也要在隐形空间裂缝,同样不会游走的情况下才算可靠,若是它们和那些明处裂缝一样到处乱窜的话,苍坤上人留下的路线图,如今并不一定是安全的。”鲁卫英眉头紧锁,盯着另一处空间裂缝密集的地方,若有所思的提道。

韩立听了此言一怔,头颅略微一偏,目中蓝芒大放,顿时在百余丈外之处,发现一道模糊光弧,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韩立凝望了此隐形空间裂缝片刻后,定下心来了。

但就在他沉吟一下,再思量是不是将此消息透漏给两人和用什么方式透漏时,那南陇侯看到了韩立沉思的表情却有些误解,犹豫一下后,他说出了让韩立大出意料的话语:“两位道友不用担心,那种隐形裂缝是不会移动的,苍坤上人遗书中确认过了此事。”

“南陇兄能确定此事?苍坤上人如何得知的?”鲁卫英精神一振,但又有些怀疑的问道。

“鲁兄以为,当年苍坤上人在元气大伤下,如何能安然从坠魔谷中全身而退的?这全靠他当年修炼的一种神通,可以感应到空间裂缝地存在,这才能走出此谷的。否则别说重伤后的苍坤上人,就是他全胜时期也无法安然退出。”南陇侯面对二人,平静地说道。

听了这番解释,老者神色一松,安心了许多。“世上竟有这种密术!若是这样的话,苍坤上人当年能走出坠魔谷,倒也不是侥幸之举了。”

韩立神色同样一动,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南陇侯见此,心中也放下心来,他可怕韩立二人,此时生出什么退却之心。特别是他如今根本无法看透的韩立,绝对是对付火蟾兽的主力,一定要拉上他前进的。

“好了!我们该走了。据遗书上说,在无法快速飞遁的情况下,火蟾兽的巢穴离此地足足有整整一日的路程,这一路上,两位可要小心了。”南陇侯又神色一正的说道。

“这个南陇道友放心,自己性命,我和鲁道友自会珍惜万分的。”韩立嘴角微微一翘,微笑的说道。鲁姓老者闻言,也点点头。

“这就好我们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出发吧。”南陇侯满意的说道。然后他辨认了下方向后,身上金光一闪,被一团金光包裹在内的凭空浮起,向某个方向缓缓飞去。

韩立和老者互望了一眼,同样护体灵光闪动,升到了半空中,他们紧随南陇侯飞行路线寸步不离。

这时候,即使只飞错了数丈远的距离,也可能就触动了什么空间裂缝或者哪个上古禁制,韩立和老者自然都万分小心。

这一路上,南陇侯飞行路线非常古怪,有时直来直去,有时要兜一个大圈子,但无论哪种路线轨迹,每飞行一个时辰后,必定停下来重新辨认下方向位置,才会重新出发。在途中,他并没有掏出什么玉简来看,显然已经将路线图早已背地滚瓜烂熟了。

韩立一直神色如常,但却暗暗将每一步路线,都强行记在了脑中,万一有什么惊变,这可是保命的退路啊。而他估计,鲁卫英多半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毕竟修仙者都修炼过最基础的五行功法缘故,他们几乎都有过目不忘的神通,记住这些路线,自然不费吹灰之力。

就这样足足飞行了大半日,就像南陇侯说的那样,果然没有遇到任何危险。韩立渐渐真正宽心了下来,看来南陇侯真得到了苍坤上人当年的路线图。

这时跟在南陇侯身后,他记下飞行路线的同时,还一心二用的用神识感应着周围的一切。他估算了一下,一路上最起码有三四处带有强烈禁制波动的地方,还有几处则若有如无似是非是,让韩立无法判断那是法阵禁制,还是此处灵气紊乱造成的异状。

韩立对这些地方,自然大感兴趣,也知道那里多半存有上古修士遗留的宝物,若走上一趟很可能大有收获。不过,韩立只是略微动心一下,就马上将跃跃欲试的心思,彻底掐灭了。

因为,他越对一些上古奇阵有些研究,就越对上古禁制大为忌惮。通过对某些上古奇阵的了解,他深知有些上古禁制的厉害之处,只在空间裂缝之上,而不在其下。即使他拥有灵眼神通,能够避开所有空间裂缝,但去触动那些不知深浅的上古禁制,那也是拿小命去冒险。而以他如今的眼光,普通古宝早已无法落入他的法眼,再说他此次入谷,若是能得到火蟾妖丹、古修残骸遗宝、灵烛果以及洞口处的众多罡银沙,已经算是大有收获了。

故而韩立权衡下其中的利弊后,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冒险之举。倒是他目光一扫之下,发现了一侧的鲁姓老者脸色有些阴沉,不时的向远处频繁望去。

韩立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此位若是在古修遗骸中无法得到想要的东西,多半会在内谷的一些地方一探。这倒不能说对方太贪心了,韩立自问,若是他也寿元不久大限降临,同样会抓住此机会冒险试试。毕竟若是成功了,就可寿命大大延长或者功法突飞猛进。

韩立思量到这,心中却不禁略微感到一丝悲哀。

就在这时,前边带路的南宫侯突然停下了遁光,直直地望着前方,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起来。韩立见此,眉头一皱,隐隐有了些不太好地预感。他目光随之向附近一转,又马上盯向南陇侯的背影,一语不发。

他们下方是一处百余丈高的小山头,普通平常,并没有丝毫特殊之处,而前方的很远处,一左一右各隐隐有一个高大异常的山岭,惹眼异常。

而明明说过有一天的路程到火蟾兽巢穴,现在才过了大半日,此地自然还并非目的地了。原本有些心不在焉的鲁卫英,见此不禁面露愕然之色。

“南陇兄,出了什么事?为何不前了?”鲁姓老者目中露出谨慎之色,不解的问道。

南陇侯闻言,缓缓转过身子,望着韩立和老者二人一眼,忽然面露苦笑之色:“两位,我想我们可能遇到一些麻烦了。说不定,还要冒些风险了。”“什么?南陇兄,这话是何意?”老者白眉一动,有些惊疑起来。

韩立摸了摸鼻头,还是没有言语什么,但脸上同样现出一丝询问之意。

“两位道友,可看见远处的两座山岭吗?”南陇侯一指远处酷似的两座高山,缓缓说道。“自然见到了,难道麻烦和它们有关?”鲁卫英诧异的问道。“不错,就是因为它们。”南陇侯十分肯定的承认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