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一十五章 北极元光

一见韩立拿出了两仪环,南陇侯和鲁卫英立刻身形一晃,面色凝重的退到了韩立身后丈许处,以示下面以韩立为主了。

韩立手捧指环,一张口,一团青精气从口中喷出,罩在了指环上。乌光闪动,所有青气被指环吸纳的一干二净,然后嗖的一声,自行飞到了韩立头顶处,漂浮不动起来。

韩立面无表情的一扬手,一道法诀打在其上,两仪环一阵轻颤,随即一缩一涨起来,转眼间,指环就化为了直径五六丈的巨环。

“去!”韩立伸出一根白皙手指,冲指环一点,轻轻吐道。发出一声怪异的低鸣,巨环激射而出。

南陇侯二人的目光,一下随之凝重起来。只见巨环一冲入不知多少万道的光丝之中,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笔直的光丝如同被搅乱的水面,在巨环进入的刹那间混乱起来,在乌光闪烁不停中,所有银丝一接触指环外壁,立刻奇迹般的一拐弯,竟避开了指环绕道而行,如同通灵一般!

看到此幕,韩立心中松了一口气,南陇侯二人也面露笑容。

不过韩立对些北极元光的威力,还是有些好奇的。他略想了想后,单手往储物袋中一拍,一颗拳头大的蓝色圆珠出现在了手中,这是一件早年得到的上阶防护灵器。

韩立手持此珠,略微往珠上注入一些灵力进去,顿时一层蓝汪汪的光幕,浮现在了珠子表面。

韩立反手一弹,圆珠化为一团蓝光,激射而出。这一次,蓝色光珠一进入北极元光中,众银丝如同见到了可口猎物一般,一颤之后立刻蜂拥而上的将其团团围住。

一根根纤细如发的细丝,洞穿了蓝色圆珠各处,视那光罩如同无物一般。片刻后,被众银丝洞穿的圆珠狂闪几下后,就从体内自行爆裂开来,化为一团艳丽莹光消失在了诸多光丝之间。

韩立瞳孔微微一缩,南陇侯和老者也面色为之一沉。

韩立神色瞬间恢复如常,他伸手一招,巨环飞射而回到了头顶处,无声无息地落下,一下将三人都套在了其内。接着一个乌蒙蒙的光罩出现在了指环外侧,将韩立等人都护在了其内。

“走吧!”韩立没有多言,简短的说道后抬步走去,两仪环随之一起移动。

南陇侯和鲁姓老者身在罩中,不敢有丝毫大意,老老实实的紧跟上去。虽然见过指环对北极元光的防护奇效,但自身任何防护也不敢开,任何法宝也不敢祭出地进入北极元光中,韩立表面镇定,心中还是有少些担心的。

但下一刻身处北极元光中,看到那些光丝果然绕开了黑色光罩,并不敢近身后,他提着的总算悄悄的放了下来,稍随之他心中一动的略一偏首,已走到两侧的南陇侯二人同样神色一松的样子。

韩立微微一笑,催动两仪环缓缓向前了。

坠魔谷的另一处地方,一个靠近内谷的冰雪天地之所,一群黑衣黑袍的鬼灵门修士,正冒着漫天飞雪,驱动各种法宝和一只体形巨大的壁虎般古兽争斗着。

在壁虎对面不远处的半空中,那脸色苍白的钟姓老者,正漂浮在半空中,冷冷的望着眼前古兽和一干结丹期修士打的热火朝天。

过了一会儿后,眼见六七名弟子仍无法拿下古兽的样子,他终眉头一皱,终于亲自出手了。

只见他两手一掐诀,无数漆黑如墨的黑气从身上冒出,随即这些阴气转眼间化形凝聚,化为两条乌黑墨蛟向壁虎状古兽气势汹汹扑去。紧随其后的还有一张碧绿发亮地巨网,随之罩下,在巨网中夹杂着无数拳头大的绿色火球,密密麻麻的向古兽射去轰隆隆的一阵巨响后,黑芒绿焰交织到了一起,一会儿工夫后,光芒一敛,原地露出一具浑身焦糊的巨大身兽体。

老者大袖一拂,一股狂风吹过,将那古兽尸体卷出了十几丈远去。原地则露出一个宽大的冰缝出来。此冰缝一路向下,隐隐有白光发出,也不知通往何处。

“走!”老者低沉的说道,随后身形一动,立即化为一道黑光遁入了其中。其余的鬼灵门弟子也毫不迟疑的一哄而进了。

在这群弟子中,王蝉和燕如嫣还在其中,而那鬼灵门之主和王天古却仍不见踪影。

一干鬼灵门修士进入冰缝后不久,此地就重新恢复了平静,只有片片地雪花,无声无息飘落着。而那具古兽尸体,不久就凝结一层冰霜,被洁白的雪花掩盖在了其下,化为一座不起眼的雪丘。

……在原先鬼灵门修士待过的密林中,紫灵正站在某处,看着眼前貌似普通的一个小土包,有些怔怔地发呆。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后,她抬首向四周的巨树看了看,又低首看了看眼前的土包,突然玉指轻弹,一颗白的光弹飞射而出。

“砰”的一声低沉的闷响后,一个丈许大的土坑出现在面前。坑内参杂着许多灰黑色的飞灰,漫天飞舞,而大坑中泽出现了一小半截,被烧成了焦黑的树根。

“应该是这里了。鬼灵门人多势众,找起来比我可容易多了。不过,他们似乎没想到还有人同样再找标记,竟然匆匆忙忙的露出了这么多行迹出来。”紫灵面带喜色,喃喃的说道。

随后她一拂香袖,将土坑重新埋好,又从手中拿出一张青色符来。围着附近的几颗大树转了一圈后,蓦然将符往其中一棵巨树上一贴。顿时青光闪动,符一下没入巨树表面,不见了踪影。然后她才小心的辨认下方向,化为一道光虹,飞天而去。

一条巨大的峡谷处,一名老道望着谷口处地各色禁制,脸露沉吟之色。而在他身后,则有两只恶鬼模样的傀儡,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往峡谷另一端远远看去,隐隐有大片的血光闪动不停,这正是通往内谷的通道之一。只是这不长地一段峡谷,却遍布了数种极其厉害的上古禁制。老道虽然自恃精通阵法之道,但能否在短时间内解开这些禁制,也只不过是五五之数而已。

他不知是该花些时间去找一找是否有更容易的入口处,还是现在就一刻不浪费的马上开始尝试解除禁制,故而一时踌躇在了这里。

“怎么,天晶道友是否觉得一人破禁没有什么把握?要不和老夫联手一次如何?”老道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阴冷的声音。

他正是当日和韩立做过魂石交易的天晶真人,身后的恶鬼傀儡,也是其利用魂石重新炼制过的两只上古傀儡,每一只都有元婴初期的实力,就是天晶真人自己对付任何一只,都大感吃力。有了这等底牌在手,他这才胆气大壮的来坠魔谷寻宝。

这时他一听到身后有人说话,顿时一惊的身形急转,忙凝神望去。只见在他身后五六十丈远处,数名绿袍修士正无声无息的停留在半空中望向这里,说话之人,是为首的一名绿袍老者,其面色阴沉,留有长髯。

天晶真人一打量这几人修为,心中咯噔一下,心直往下沉去,这些人竟全都是元婴期修士!

“原来是御灵宗的东门道友。这几位道友看起来有些陌生,难道也是贵宗的长老吗?”天晶真人强压住心里的骇然,强笑的说道。

“姑且算是吧。倒是道友身后这两具傀儡,似乎不是普通之物,看来也不容小瞧啊。”御灵宗的东门图,目光在两只恶鬼傀儡上一转之后,目光闪动地说道。

“道友说笑了,两只小小傀儡如何能放在东门道友心上。不过,道友怎会想道要和贫道联手?”天晶真人谨慎的说道。

“在下虽然久居御灵宗,不大和人交往,但是天晶道友阵法大家的名头,在下还是听到过一些的。而在下不才,对阵法一道也颇有些研究,我二人若是单独破阵,恐怕都没有如何把握,若是联手的话,自然可以事半功倍大有把握。”东门图盯着老道,缓缓说道。

天晶这人听了这话,眉头轻皱了一下,沉吟不语,有些踌躇起来。

“怎么?天晶道友怕在下对道友不利吗?这样好了,我和道友的合作,仅限于解除禁制共同进入内谷这段时间,没有利害冲突的话,在下怎么也不会无缘无故和道友过不去的。而且道兄不要忘了,就算自己能够单独破禁,但若破除禁制的时间用完了,里面最容易到手的宝物,恐怕就归他人所有了。而据我所知,这次入谷的同道,可不少都对阵法知道颇有研究的。”东门图脸色微沉,但仍耐心的劝说道。

天晶真人一听此话,心中一动,又抬首看了看对方身后地五名绿袍修士后,终于点了点头。

既然东门道友都如此说了。贫道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就和道友联手破除此处地禁制吧。但等进入了内谷后,我二人就各行其事,不必走在一起了。”

“哈哈!这就对了。天晶道友尽管放心,阁下的这两只傀儡也非同小可,在下怎会强迫道友做不愿之事?入谷后,你我各凭运气寻宝就是!”绿袍老者闻言,脸上马上换上了笑容,忙开口保证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