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一十四章 罡银沙

在韩立注视之下,飞刀一斩在石壁上,爆发出刺目白芒,有所感应的鲁卫英脸色微变,伸手一招,马上将飞刀收了回来。

韩立定睛看去,只见飞刀所击之处,竟出现一个寸许深的浅淡刀痕,而刀痕内隐隐有粒粒的银光微微泛出。

“这是……”老者脸上讶色一闪,急忙几步上前,走到了刀痕之处,仔细观察了起来,“罡银沙,这石壁中竟然有罡银沙原矿?”老者只观察了一小会儿,就声音微颤了起来。

一听到“罡银沙”三个字,韩立神色大变,同样走上前去,伸手一只手指,往那刀痕上轻轻一抚,仔细鉴别起来。

罡银沙这材料,韩立自然听说过,因为它是可以加入炼器中,让法宝变得更加坚固几种材料之一,在效果上来讲,是是仅次于炼晶一种罕见材料。此材料本身也坚硬之极,法宝难催,无论乱星海还是天南修仙界,都是一种近迹绝灭的存在,难怪鲁卫英的飞刀斩上去,几乎丝毫效果都没有。

韩立凝重了看了一会刀痕,突然默不做声的一抬手,十余口青光闪闪的小剑,从袖袍中飞射而出,化为十余道青芒直射整块石壁各处。

南陇侯二人先是一怔,但马上就明白了韩立用意。只听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十余个数寸深的剑孔出现在了石壁之上,每个剑孔中同样都有银光点点泛出。

“的确是罡银沙不错,而且整座石壁都是掺进了罡银沙。但密度并不均匀,看来并非人为所致,而是石壁本身就蕴含一条罡银沙矿脉。”韩立脸上露出一丝惊色,却不紧不慢地说道。

见到韩立飞剑竟能在石壁上刺出比他的飞刀还要深数倍的剑孔时,南陇侯二人脸色微微一变。但鲁姓老者一听了这话后,眼中贪婪之色大起,死死盯着石壁,不再言语一句。

南陇侯脸上同样有一丝火热之色闪过,但略一思量下,神色渐渐恢复了正常。

“我们走吧,先去内谷探宝再说。”南陇侯镇定地说道。“这就走?这些罡银沙就是难得的宝物,我们不如先敲下一些再说。”老者迟疑了一下,满脸不舍的说道。

“鲁兄,你这时怎么糊涂了!这些罡银沙有多坚硬,你刚才不亲自见识过了吗。别看这里可能有整条矿脉的罡银沙矿石,但一块拳头大小的原矿,只能提炼出米粒大小的一丁点罡银沙而已,你要花多长时间,消耗多少法力才能切下足够用的原矿。况且此物固然珍贵,可别忘了我们现在缺的可不是这些身外之物,而是能延长寿元和迅速提升境界的灵药。否则,大限一来,我们也不过一堆白骨而已。”南陇侯眉头一皱,望了老者一眼,大有深意的说道。

鲁卫英听南陇侯如此说,先是一愣,接着有些恍然的连连点头。“南陇兄说的极是!老夫竟一时被宝物蒙心,差点忘了此行主要目的,多谢南陇兄提醒了。”老者也不是一般的修士,被南陇侯一提醒后,当即醒悟了过来,面带一丝感激的冲南陇侯双手一抱拳道。随后他不再看石壁,生怕再受诱惑似的向洞内快走去了。

南陇侯脸上这才神色一缓,招呼韩立一声,也跟着走了进去。

韩立对这整条矿脉的罡银沙同样大为不舍,脚步不由得稍慢了一些。不过就算他的飞剑掺入庚金,远比普通飞剑锋利的多,还有灵液可以马上恢复法力,切下足够的罡银沙原矿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反而大有可能挑起南陇侯二人的嫉妒之心。

想想实在不好下手,韩立也只能轻叹一声,带着惋惜之心的就要跟着二人进入洞中。

可就在这时,韩立脑中突然响起了大衍神君的传音之声:“嘿嘿!竟有如此多罡银沙,老夫当年可是苦寻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多少。不愧为坠魔谷!它们正好可以用在老夫新研制的傀儡身上,用这些罡银沙掺入的傀儡躯体,普通宝物是无法伤它们分毫了,将这些罡银沙全部弄走吧。”大衍神君声音中充满了兴奋之色。

“全部弄走?老怪物,你不是没睡醒吧。这是罡银沙矿脉,不是灵石矿脉,我怎么全弄走,用飞剑一块块砍吗?”韩立一听此言,没有好气的回道。

“哼!本身君既然如此说了,当然有办法了。韩小子,你不是有很多噬金虫吗?我叫你一个法诀,可以操纵噬金虫钻入石壁中吞噬罡银沙,然后在反吐出来凝结成罡银沙结晶。此方法是昔年从一名击毙的虫修身上得到的,不光噬金虫,其它几种灵虫也能做到此事的,只是没有你的噬金虫如此方便而已。”大衍神君早就有准备的说道。

“竟有这种口诀,好,传授过来吧,我马上让这些灵虫搜集罡银沙。”韩立闻言又惊又喜,立刻接口说道,不知是为了罡银沙,还是威力口诀之事。

“我先和你说好,无论得到多少罡银沙,都必须先留给我炼制最后的傀儡才行,决不能浪费在其他地方,更不能掺入你的法宝中。若是炼制傀儡最后有剩余了,剩下的就由你随便处理,我不会管分毫的。”在传给韩立法诀前,大衍神君却淡然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前辈看来还不知道,在下法宝根本无需掺入罡银沙,早已用炼晶锻炼过了,那种材料可比罡银沙效果更好。”韩立闻言,不禁轻笑起来。

“炼晶?你还有这种逆天材料?还有剩余的没有,只要还有一点点,我都可以大有用处。”大衍神君仿佛先是吃惊的怔住一会儿,但立刻激动的大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狂喜之意。

“你也知道,我用的法宝是整套飞剑,当初的得到的炼晶虽然不算小,但也只是勉强刚够而已,那还有什么剩余。”韩立淡淡的回道。

“没有了?真是暴敛天物啊!”大衍神君一下变得失望之极,口中满是喃喃的痛惜声。

韩立听了,不禁暗翻几下白眼。将炼晶用在本命法宝上,怎么能算暴敛天物,不过他现在有求于对方,也只能故作不知的听对方几句抱怨之言了。

这时,韩立已经跟着前面二人进人了山洞一段距离了,并有意无意的故意拉开一定的距离,以防那二人发现他的异样。

此山洞的有些黑暗,但三人无一不是法力高深之人,只要稍微往目中注入灵力,就可看清楚个大概,视物毫无问题。山洞的大小,始终保持这洞口处一样,两色的石壁,也仍然是那种淡黄的颜色。

在路上,韩立随意的又用一口飞剑,斩切一下石壁,结果露出的还是银光闪闪的颜色,韩立有些骇然了,但心中占据这些矿脉的念头更盛了两分。

韩立一边走着,一边听着大衍神君传给他神识的一篇驱虫口诀。虽然口诀全是古文组成,有些晦涩难懂,但在大衍神君寥寥几句指点下,原本就对驱虫术小有心得的韩立,顿时恍然开朗,顺利的融会贯通起来。

当口诀一经传授完毕,大衍神君的声音再次沉寂了下来。韩立则又低头思量了一遍此口诀,确认无误后,一手往腰间看似随意的一拂,一只灵兽袋蓦然不见了踪影。随后,韩立走路姿势丝毫没变,但从袖袍中一只只金色噬金虫无声无息的飞出,悄然的向来路飞去。

走在前面十余丈的二人,丝毫没有察觉的韩立的小手脚,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后,袋中的噬金虫就全释放一空。

韩立缩在袖袍中的双手一掐诀,并结下一道法印,神识随之响起低沉的咒语声,并通过神识传到了回到了洞口处,正漂浮在石壁前的却大群噬金虫身上。

金色虫云突然金光大放,随即所有飞虫一阵模糊后,一窝蜂向石壁冲去,结果竟丝毫阻碍没有的直接遁入了石壁中,消失的无影无踪。石壁表面看起来,却没有一丝的破损。

韩立用神识感应到此情形,这才安心的将心神收回,并略微加开了步子。

再走了一会儿,刚一拐过一个弯道口,前面的二人停下了脚步。韩立心中一凛,急忙向前望去。只见前面豁然开朗,通道一下变得倍许宽广。

在这宽大通道中,从上至下的遍布钟乳岩似的怪异石头,并放出丝丝的银白色光丝,将整条通道都照的光亮之极。这些银丝,怪异异常,虽然明显是无形之物,但偏偏每条光丝就清晰异常,犹若有形一般。

“这就是北极元光了,两位道友虽然应该知道一些,但在下还要再提醒一次,在北极元光中,除了两仪环外,千万不可妄动任何灵力和法宝,一旦身上外泄灵力被北极元光感应到,我们三人绝对死路一条。”南陇侯望着前方的银丝,深吸了一口气后,肃然的说道。

韩立默然不语,没有回答此话,但却一抖袖袍,一只乌黑指环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落入了手心中,上面灵闪动不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