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一十一章 灰雾

一眼望去,原先葱葱郁郁的草木全都不见,替而换之的是一片灰乎乎的诡异景象。两侧山峰间,到处都是白色的石块,个个椭圆光滑,大的有头颅大小,小的则只和拳头差不多。

再往远处看去,却出现了大片灰色雾气,模模糊糊,让人无法看清楚雾中情形。不过这些灰雾始终被局限到中间百丈宽的范围内,而两边则充斥着血红色的光霞,如同潮水一般不停往中间席卷,挤压着,但一到雾气两侧,却犹如碰到了堤岸一般,寸步难进。

“这就是道友说的通道?”鲁卫英吐了一口气,缓缓问道。

“不错,应该是这里,鲁兄觉得有什么不对吗?”南陇侯怔了一下,不禁说道。

“那些血色霞光,肯定是谷内禁制没错,可是这些雾气似乎也不是普通东西,苍坤上人遗书中,有没有提到此雾?”鲁卫英望着远处的灰雾,淡然的问道。

“没有,没提到此雾,大概是觉得不太重要吧。”南陇侯迟疑一下说到。

“这些灰雾我总觉得有些不同一般,还是小心点的好。”鲁姓老者摇摇头,脸现凝重的说道。

“有没有问题,试试不就行了。”韩立在一旁,忽然开口道。“韩道友说的极是,我这里正好驯养了几只千里鹂,平常只是用来寻找灵药,现在倒可以用它们试上一试。”南陇侯抚掌赞同道。

鲁卫英闻言,没有反对。当即南陇侯从腰间摘下一只小巧地灵兽袋,往空中一抛,口中一声低鸣。一只浑身金黄色羽毛的小鸟,从袋中箭矢一般飞射而出,随即在空中盘旋起来。

南陇侯一扬手,一道青色符从手中飞出,正好击在小鸟身上。此鸟双翅一展,身上蓦然现出一个小巧的青色光罩。南陇侯神念中一声吩咐,小鸟尖鸣一声,化为一道金光,向远处灰雾激射而去。

尚未等此鸟接触到远处灰雾,韩立眼中蓝芒急闪,用灵眼神通凝神细望去。但目光无意中向一侧某处扫过后,他神色微微一动,眼中隐现一丝古怪之色。南陇侯和鲁卫英全心都放放在了千里鹂上了,并没有注意到韩立的异色。

那只千里鹂,已一头扎进了灰色雾气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看不清雾中情形,为了谨慎起见,也没有冒然使用神识探测过去,只是转脸看了一眼南陇侯的神情。南陇侯双目微闭,正用心神和那只灵鸟联系一起。他神色看起来正常,说明灵鸟进去后并没有马上出事。

韩立正如此思量着,南陇侯身形一抖,脸色突然白了一下,双目一下睁开了。

“怎么,出何事了?”鲁卫英同样注意着南陇侯的神情,见此急忙问了一声。“那灰雾中好像有妖物,竟一口将千里鹂吞掉了,好像是只……”南陇侯神色显得怪异,似乎有些难以肯定的样子。

韩立和鲁姓老者,惊讶地互望了一眼。

“好像是只巨蟒,应该是的,这些灰雾应该是这只巨蟒喷的妖雾。”南陇侯沉吟了片刻,终于肯定的说道。

“巨蟒?这可有些奇怪了,若是有这等妖兽的话,苍坤上人遗书中怎会丝毫不提此事?除非是……”“除非巨蟒是后来跑到这通道中来的。”韩立开口接了鲁卫英迟疑的话语。

“不错,鲁某就是这个意思!”

“两位道友言之有理,不过能在这坠魔谷中安然生存的巨蟒,看来并非普通妖兽,应该是也是某种古兽才是。不灭此兽无法入内谷,这下有些麻烦了!”南陇侯同意的点点头,似乎只有此才能说得通了。

“没关系,这些灰雾既然不是禁制只是些妖雾,就无需过于忌惮了。一只古兽,我们三人联手应该不难对付,它总不可能比那只火蟾兽还难对付吧!”鲁卫英目中寒光一闪,冷静地说道。

“是否有那火蟾厉害,暂且不知,但事到如今,都必须灭了巨蟒才行,我们三一齐动手吧。”南陇侯说着,一张口,喷出了一把小剑出来,金光灿灿。

鲁姓老者则两手一搓,手中浮现了一杆光华夺目的白色法旗。

韩立见此,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二人倒也果断异常,一见无法避免,竟要立即要动手,连一丝迟疑都没有。

“两位道友打算除掉此兽,韩某没有一点意见。不过在做此事前,我们是不是先请另一位道友出来一下。阁下隐匿在旁边,看了如此之久,是不是也该看够了?”韩立突然冲一侧某个空无一人处,脸色一沉的说道,同时手指一弹,数道青色剑气激射而出,瞬间后,剑气在数十丈外凭空爆裂了开来。

一个浑身冒着黄光,手持巨盾的人影,诡异的出现在了那里。

南陇侯和鲁卫英不禁目瞪口呆起来。

“误会了!三位前辈千万别动怒,晚辈只是刚到这里不久,这就马上离开。”黄光中的人影,是一名年约四十余岁的枯瘦汉子,急忙向三人点头哈腰,但目中却流露出惊惧之色。

“黄天冥,是你!”鲁姓老者一见这人,却吃惊地轻呼起来。

“怎么,鲁兄认识这人?”南陇侯脸上煞气一闪,阴沉地问道。

“这人是我们天道盟一个小宗门的修士,修为姑且不说,但听说他曾经得到一张上古修士的隐形符,藏身隐匿神妙无比。没想到此事竟然是真的,他藏在这里,连我们也没发现。”鲁卫英神色也不好看,盯着那枯瘦汉子,冷冷的说道。

“三位前辈,晚辈真是才到这里的,只是见前辈在此施法,有些好奇才跟过来的。”听到南陇侯二人言语有些不善,枯瘦汉子脸色“唰”的一下,面无血色。

“鬼鬼祟祟的跟在我们后面,能有什么好事。鲁兄,他是你们天道盟的人,你的意下如何?”南陇侯哼了一声后,转脸对老者说道。

鲁卫英听了此话,面无表情,但双目眯了起来。“我的意见……自然是灭掉了。”老者不慌不忙说道,此话刚一出口,蓦然身形一晃,人在白光中顿时消失。

按枯瘦汉子一听此言,吓得魂飞天外,当即也顾不得对三名元婴修士的惧怕,身上灵光一闪,化为一道长虹,冲天而起。

而这时,老者也不知使用了什么遁术,身形在汉子原来所在地位置浮现出来,他抬首冷冷看了一眼飞遁而走的黄光,一抖手中的法旗,将其祭了出去。

法旗一出手,就化为一道白的飓风,奇快无比地将飞出十几丈的黄光,一下呼啸卷入了其中。汉子身前的巨盾只狂闪几下,就在飓风中寸寸的碎裂开来。惨叫一声后,他本人也被飓风中的无数风刃碎尸万段,洒下了一片血雨。

鲁姓老者见此,淡然的点点头,冲飓风一招手,其重新化为白色法旗,倒射回了老者手中。

“好,鲁兄做得妥当,如此一来,就不怕此通道外泄了。”南陇侯抚掌轻笑起来。

“没什么,一名小小的结丹修士竟然胆敢追匿我们,算是死有余辜了。”鲁卫英不在意地说道。他随后往地上虚空一抓,从血污中飞出两样东西,到了他手中,一件是枯瘦修士的储物袋,一件则是枚淡黄色的玉符。

鲁姓老者也没客气,看了两眼后,就自行收进了储物袋中。

“这次还真亏了韩道友,否则,还真要在阴沟里翻船了。不过,韩兄竟连上古的隐匿秘术都能看穿,难怪如今如此大名声了。”南陇侯转首对韩立含笑道。

“没什么,只是侥幸而已。两位道友一样能看破其行踪的,只是一时大意,才让他钻了空子罢了。”韩立微然一笑,不以为意的样子。

南陇侯听了韩立的谦虚之言,摇摇头,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而这时,鲁卫英也走了回来。“我们快动手吧。省的也常梦多!”老者的神色略有些凝重。不过他这话,倒也有些道理。

韩立点点头,手掌一翻,一叠晶莹闪烁的阵旗出现在了手中。“一会儿灭杀巨蟒时,动静肯定不小,我先布下一个隔绝大阵,将影响尽量局限在禁制内,这样就不怕其他修士从附近经过了。”韩立摸了摸下巴,建议的说道。

“韩兄果然是仔细之人,如此最好了。”老者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禁称赞了一句。

韩立当即化为一道青虹,在两座山峰间将手中阵旗一一布下。片刻后,一个大范围法阵就布置完毕。

此法阵的主要功用,就是将声响和灵气波动都尽量压低在一处而已,否则怎能如此短时间内就布置完成。当韩立所化青虹重新回到南陇侯二人身前时,鲁姓老者将手中法旗一晃,平静的说道:“既然韩道友布置完了,就让我用这杆飓风旗将那些妖雾吹散,好让巨蟒无处藏身。”一说完这话,老者再将此宝抛到了空中,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南陇侯见此,也一点指身前的金色小剑,顿时此剑化为一道金虹从天而起,在高空处滴溜溜一转后,金光大放,一下狂涨起来。转眼间,一口五六丈长金色巨剑,就浮现在了南陇侯上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