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一十章 内谷之路

坠魔谷西边,一座满是褐色山石的小山上,有两人一坐一站的正待在山顶之上。盘坐之人,是一名慈眉善目的白袍老者;站着之人,则锦衣高冠,长髯齐胸,正是天极门长老鲁卫英,以及南陇侯二人。

南陇侯双手倒背,站在鲁卫英身前五六丈远处,看似从容的向远处张望着,但目中隐隐有焦虑之色闪过。

“南陇兄,不必太心急了,那人很可能传送位置较偏僻,过来自然要多花些时间了。我们不是亲眼看见他进入的法阵,被传送进来了吗?”盘坐在一块巨石上,正目养神的鲁卫英,似乎感应到了南陇侯心中的焦躁,突然间开道。

“话是如此说不假!可你也知道的,这坠魔谷危险重重,并非神通大就可以应付了的。而我们此行,可一定不能缺少此人的,否则坠魔谷很可能白来一趟了。”南陇侯叹了口气,一扭首,有点无奈的说道。

“那北极元光倒也罢了,必须要两仪环才能闯过去,但那只火蟾兽,真如此厉害吗?否则,我们当初光将指环弄到手,何必非拉上这人。”鲁卫睁开了双目,忍不住的抱怨一句。

“厉害不厉害,我没有亲眼见到过的,不过在苍坤上人遗书中,的确将此兽说的可怕异常。最好还是找功法相克此兽的修士来对付它。否则,即使能对付了此兽,我们也不会轻松,弄不好又要元气大伤。在这等凶险之地,我可不想再给什么人可乘之机。”南隆侯眉头一皱后,解释的说道。

“南陇兄说的也有道理,看来经过慕兰草原一事后,南陇兄越发小心仔细了。不过,我在一些典籍中看到过有关火蟾兽的介绍,此古兽在上古时候,并不如何出名,按上面所说,应该不难对付才是。可是既然苍坤上人都如说了,估计谷中这头,说不定是变异的火蟾。”鲁卫英略一思量,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变异?这倒有些可能。不过,我觉得还是此兽在谷中没有天敌,修炼年月太长久的缘故。”南陇侯没有完全同意老者的看法。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再说什么也没用了,那只火蟾一定要灭的。而那条通向火蟾兽的通道,布满了北极元光,没有做好准备的人,绝无法通过那里的。我们倒不用担心那具古修遗骸被别人抢先发现了。”鲁卫英再次闭上双目,悠悠的说道。

南陇侯见老者不慌不忙的样子,微然一笑,正想再说些什么时,突然神色微变,急忙回身朝天上望去,只见远处空中有青光闪动,随后一道青虹从远处徐徐飞来。

“是他,终于赶到了。”对韩立遁光比较熟悉的南陇侯,一眼就认了出来遁光所属,脸上挂出了欣喜之色。鲁卫英闻言,急忙睁开双目,同时站起了身来。看来这位天极门长老虽然表面镇定,但同样也早心急了。

青虹似乎非常小心,速度并不算快,过了好一会儿后,遁光才到了他们上空。青光一敛。显出一个头带斗篷的人影出来,轻轻浮在二人头上,低首看着二人。

“是韩道友你吗?”用神识一扫,发现神识无法穿透斗青色斗篷,南陇侯面露讶色,迟疑下说道。“怎么,除了韩某外,道友还约了旁人不成。”韩立摸了摸头上的斗篷,轻笑的说道,同时目光动,瞅了鲁姓老者一眼。

鲁卫英同样发现了韩立斗篷的异处,但神色如常。

“韩道友说笑了,我和鲁兄可等道友好久了。”一听的确是韩立声音,南陇侯大松了口气,虽然觉得韩立戴起斗篷有些怪异,但见韩立并不想提此事的样子,他也就没多问下去。三人都不是婆婆妈妈之人,下面直接商量起灭杀火蟾兽的事情。

到火蟾兽那里,必须先进入内谷才行。所谓“内谷”其实是用更厉害的上古禁制,将坠魔谷中心处的大片地方,再次圈禁起来的地方。

只是这一次,进入内谷通道并非一条,光围着整个外谷四下转一圈,就能轻易的找到大小不一的十余条通道。只是这些通道内全都禁制重重,若想从中过去,除了一点一点破除禁制外,想依靠蛮力硬闯完全是自讨苦吃。

这些上古禁制个个威力奇大,而且毫不留情,不攻击还好,一旦动手了,绝对会毫不客气地反噬过去。当初地苍坤上人自持阵法造诣不弱,一人研究了数日后,就彻底放弃了。虽然不是说真无法解开,但单凭他一人,耗时实在太久了。

后来苍坤上人费尽了心机,再加上机缘巧合,才另行找到了这么一条遍布北极元光的隐秘小路。此通道非常隐秘,轻易不会被人发现,但通道中的北极元光,足以灭杀任何不知情闯入内的修士。不过现在有了两仪环,再进入内谷内,应该是轻松之极的事情了。

韩立和这二人稍一合计,一点休息没有立即腾空而起,准备驾起遁光往内谷方向而去。

但是刚一升空,那南陇侯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摸出了数个颜色各异的铃铛,数寸大小,然后往腰间一挂。韩立见此情景呆了一呆,有些意外的看了南陇侯一眼。

“这些是感应铃,只要所到之处的空间波动稍有异样的变化,铃铛就自行会响起来。虽然不能预测到所有的空间裂缝,但大部分空间裂缝都能示警。”南陇侯见韩立目露好奇之色,稍微给韩立解释了一句。

韩立心中一动的点点头,三人化为三道遁光飞射离开了小山。

他们一路向山谷中心处飞去,别说那几枚铜铃还真挺灵验。一旦有空间裂缝出现,此铃立刻发出清脆的叮当声,让三人能及早注意,以防一头撞进了其内。

不过这些裂缝大都是有迹可寻,或者裂缝较黯淡的那种,真正隐形的空间裂缝,此铃还无法做到示警。

韩立如此清楚的知道此事,是因为在路上用灵目看到一道隐匿起来的裂缝,就在三人一侧不远处,三道遁光从它旁边擦身而过,那铜铃无动于衷的根本没有报警。看到这里,韩立心里有了些分寸,不过就像南陇侯说的,有了这个铜铃的确方便了许多,南陇侯和鲁卫英也能放开手脚,让遁速最起码快了几分。

既然三人在路上,侥幸的并没有隐形的裂缝当在前边,韩立自然也无需示警什么,乐得一语不发。三人就这样,一路安然无事。

大半日后,他们出现在了内谷外侧,一处陌生的山岭前。此山岭十余座小山峰绵延连起,形成了一处数十里大小的微型山脉,而在此山脉后面,一片血色之光遮蔽了黄的天空,显得妖异无比。

“那就是内谷了,那些血光是极其厉害的禁制,绝对不要去招惹,否则不死也得掉层皮。”南陇侯同样是第一次看见这些血光,但一见此景却犹如老马识途般的立刻警告道。

韩立眯着眼的,瞅了这些血光几眼,面无表情。这些血光如此怪异,即是南陇侯不说,他也不会贸然闯上去。

不过,这些上古魔修倒有意思,竟然在这坠魔谷中布置了一层又一层的厉害禁制。真不知此谷原先作何用途,防守如此严密,难道是座监牢或者囚笼?

不知为何,韩立心中升起这么一丝古怪念头,但随即又哑然失笑的自我否定了。什么样的怪物需要如此大山谷来做囚笼,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多半此地还是上古魔修的某处重要据点吧!韩立心里猜测着。

这时,南陇侯却带着老者和韩立飞进了山领,并直接向两座山岭之间的地方飞去。

等到那里,南陇侯一抬手,三人停了下来,缓缓落在了地面上。用肉眼扫了前方一眼,绿草山石,巨树藤蔓,一切看起来很正常,似乎没有不对之处。

“就这里了。这里原本不应是这般模样,但是苍坤上人临走时,施展了一种幻术,将通道口遮蔽住了,所以看不到入口。我先把幻术破掉再说。”南陇侯面上现出一丝兴奋,但口中冷静的说道。

随后他袖袍一甩,一块白地玉佩从袖口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停在了头顶处。低沉的咒语声,从南陇侯口中发出,他两手掐诀,往头顶上的玉牌打出一道道颜色各异的法诀出来。所有法诀一闪即逝的被玉佩吸纳的干净,随后白光耀目,在轻微颤抖中,玉佩发出清鸣之音。

南陇侯一声大喝,大片白色霞光从玉佩冲喷出,向前方的一切席卷而去。下面,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白色光霞所过之处,所有的山石,树木,都犹如画卷般的扭曲撕裂开来,在霞光粉碎消失。白霞一声清鸣后,一下收卷而回,飞快的重新射入玉佩中,不见了踪影。

而韩立等三人面前,却换上了一副陌生的景象。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