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零九章 各行其事

“去!”大汉一声低吼,石印滴溜溜的一阵旋转后,光芒大放的向远处的霞光击去。两口飞剑也化身红白两道天外惊虹,随着石印一斩而去。

那石印法宝果然不凡,尚未击实霞光上,就先隐隐传来风雷之声,随后轰隆隆的一声惊天动地之声后,各色灵光刹那间交织在了一起,附近的地面都微微的晃了一晃。

见石印如此大威力,另外两人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但是笑容马上凝固在了嘴角边上了。因为交织的灵光中,七色霞光突然光芒大放,三件法宝的灵光竟一时反被霞光压在了下面,接着霞光中一阵清鸣声传来,三间法宝同时被弹飞了出去。

三人大惊之下,慌忙重新控制法宝,面面相觑起来,这禁制的厉害,似乎远超他们预料啊。

大汉哼了一声,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四周霞光同时灵光闪烁,泛起了火红的颜色。三人一怔,尚未明白出了何事时,禁制上空,无数火云开始凝聚翻滚起来,一股炎热之息瞬间充斥着霞光中的所有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不是说着禁制没有攻击性吗?”刀疤大汉见此,惊怒异常的喝道。但另外二人根本没有时间回答大汉的惊问,因为天上的火云已经毫不客气的直压而下。

这一下,包裹大汉在内的三人惊胆颤的各自催动法宝,急忙将自己全身护住,又手忙脚乱的往身上连拍数道灵符,各种属性护罩,在他们身上闪烁亮起。

红灿灿的云雾,将三人一下淹没其中,片刻后,三声凄厉的惨叫声从火云中传出,然后鸦雀无声。

再过一会儿,火云自行散去,霞光也收敛溃散,乱石堆中已空无一人,只有三件法宝躺在地面上,光华黯淡之极,仿佛灵性大失。

一进入坠魔谷就遭遇厄运的修士,并不太多,只有七八起而已,但因此丧命的却占了一大半之多。在谷中几乎一遭遇不测,就立即有了性命之忧,甚至其中包括了一名中等门派的元婴修士,一时大意之下,竟也丧命于一道空间裂缝之下。

韩立不知道其他人的遭遇,但在这天南第一凶地中,自然是步步小心。不过此刻的他,却正惊喜着。

在一片荒地上空,他倒背双手,睁大双目看着前方,瞳孔中蓝芒流转不定,有些刺目耀眼。落在外人眼中,目放蓝光的韩立,显得有些妖异,但韩立可没心思想这些事情。

前方空无一物,甚至用神识扫过后,也很正常,但在明清灵眼的全力施展下,韩立却看到了一个数尺长的模糊光弧,正在前方十几丈处,闪烁着微弱光芒。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将目中的蓝芒渐渐弱了一些,脸上换成了阴晴不定的神色。他现在可以完全肯定,灵目神通确实可以发现无法用神识探测到的隐形空间裂缝。

这个惊喜,总算没让他白浪费如此多灵液,来配置明清灵水清洗双目如此之久。如此一来,他在坠魔谷中自然性命大有保障,唯一麻烦的是,明清灵眼虽然可以探测到这种裂缝,但必须是全力而为之下,否则稍一疏忽,仍然会被遗漏过去。

使用明清灵眼的这点灵力消耗,不算什么,但若是和南陇侯他们走到一起,发现他目中的异样,这倒有些麻烦,他可不想被人知道有此神通在身。

韩立低头沉吟了起来,但不一会儿便有了注意。他一拍储物袋,顿时一件青光闪闪的斗篷,出现在了手中。这件斗篷可不是普通衣饰,是韩立以前搜刮来的战利品之一,算是件顶阶灵器。

此物别的功能没有,唯有可以遮住面容,防止别人窥视真容。当然这种功效,不需要持续往斗篷中注入灵力,并且窥视之人和带斗篷之人修为不能过于悬殊。

韩立估计自己带上此物,除了仲姓儒生和魏无涯,还有可能还能看穿外,谷中其余的修士是没有办法看到目中异样了。

将斗篷带好,韩立再淡淡的看了一眼隐约可见的空间裂缝,人就化为一道青光从旁边一掠而过了。

长满参天巨木的一处密林中,一名身材高挑、容貌普通的女子,正在林中低空飞行着。此女容颜毫不出色,但双目却异常的清澈动人,目光不时地向左右旁顾个不停,似乎在找寻什么。

再过了一会儿工夫,女子终于从这片密林中一穿而过,然后在另一端的林子边缘处停下了遁光,神色怔怔了起来。

“这里看来也不是了,没有那名鬼灵门长老留下的标记,应该在其它地方了。不过,竟然让我先找到标记,然后再等他一段时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在坠魔谷中另有什么目标吗?”女子螓首一抬,望着黄的天空,喃喃地低语道,明眸中显出一丝茫然。

突然她秀眉一动,身形飞快一晃,人蓦然退回到了林中,同时敛气收息,往身上连施展了数道遮掩行迹的法术,就躲在一棵巨树下,一动不动起来。

只见三道颜色各异的遁光从远处飞来,速度不快,可以隐隐看清,里面有三名老者联襟飞行着。

刹那间功夫,三道遁光到了密林上空,其中一名银发老者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目光往下一扫,望了一眼女子的藏身处,口中轻咦了一声。

“怎么?程兄有什么发现?”旁边一名满脸皱纹的紫袍老者,忽然开口问了一句。“没有?只是下面的树林中藏了一位结丹女修,似乎不想见人的样子。”银发老者淡然的说道。

“哦,此女如此小心,难道林中有什么宝物不成?”这老者不禁心动地说了一句。

“林兄别做梦了,这树林中哪有丝毫有禁制的迹象。下面之人只是名结丹修士,还是名女修,在这种凶地,躲我们三个老家伙还不是正常之事。我们不要多事了,抓紧寻宝吧,最好在外谷就能有所收获,否则话,也只有闯闯内谷了。”另一名脸罩青气的老者,则慢条斯理的说道。

“欧兄说的有理,我们不用理这名女修。这鬼地方,我就是遁速再快,也不敢全力而为。要搜索完这么大一片恐怕不是短时间的事,还是不浪费时间的好。”被人反驳了意见,紫袍老者却没有不快的意思,反而含笑的同意道。银发老者则平静地点点头,三人就一去不回的掠过了密林。

密林中的女子见遁光远去,才小心的从林中走出,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沉吟了一下,自语了起来:“那银发老者,好像是他在落云宗的师兄。没想到此人也到此了。还好只是虚惊一场。”这女子自然就是易容改扮后,进入坠魔谷的紫灵。

韩立和她约好了,让她在外谷先寻到有关灵烛果的一些蛛丝马迹,然后等一些时日,再和她汇合去寻找灵烛果。紫灵当初答应的很痛快,但心里自然对韩立此条件一直有些疑惑。不过,她也知道此事肯定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一直没有追问过韩立其中的缘由。

如今,她在此林中并未找到目标,犹豫了一下,又驾起遁光向三老者来的方向飞遁而去。

坠魔谷的另一处密林地带,六名一身黑衣的鬼灵门弟子在林中各处四下寻觅着,王蝉和燕如嫣竟也在其内。而在密林上空,那面容苍白老者,则飘浮在空中一动不动,脸上毫无表情。鬼灵门宗主、王天古及其他鬼灵门弟子,则不见踪影,也不知去了何处。

突然间林中某处一声惊呼传来,随后老者耳中传来一名弟子大喜的传音声:“找到了,在这里!”老者神色一动,身上黑光一闪,化为一道乌虹飞射而下。

其他人闻言,也赶紧冲了过去。

“在哪里?”老者下一刻,就站在了那名弟子上空,目光朝四下一扫后,冷冷问道。“钟长老,在这里。”这名弟子指着一侧的某棵大树,恭敬地说道。

老者闻言,目光顺着其手指之处望去,眉梢动了一下。这颗大树形状非常奇特,根部不但分叉开来,躯干上也左右各伸出一根粗大分枝来,整颗巨树仿佛一个巨人一般。

“做得不错,很可能就是它。若是真是此树,出谷后,门中会重奖你的。”老者点点头,板着脸孔说道。那名弟子闻言,欣喜的急忙口中称谢。

而老者缓缓落下,围着巨树转了两圈,在巨树一侧停下脚步。凝望了片刻后,他一抬手,五指往树上虚空一抓,一丝黑色阴气从树干中缓缓飞出,然后凝聚一团射入了老者手中。

“果真是这里,叫其他人都过来吧。”钟姓老者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口中吩咐道。

而这时,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他入谷修士已渐渐分散开来。除了极少数人有目的的寻觅着什么,大部分人则漫无目得的四处探查,希望能有所发现。

但让大多数人失望的是,不知是否只是外谷的缘故,除了几名运气好的,捡到了以前入谷修士的一些遗留物外,大部分人在刚开始这段时间内,都毫无所获,并非像传言中的那样,谷中到处都是宝物。有些心急的和自恃法力高强的修士,则开始往内谷方向慢慢靠去。

而对韩立来说,坠魔谷的第一日有些平淡。一路上,他根本没有浪费时间寻找宝物的意思,哪里安全,他从哪里走,那些可能存有禁制的地方,则躲得远远的。

如此一来,他虽然遁速很慢,但终于接近了和南陇侯约定的地方,也清楚了自己的在谷中的位置。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