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零七章 入谷

听了这位鬼灵门宗主之言,有些修士心中大喜,有些人则些半信半疑,毕竟有关坠魔谷的详细情况,还真没有几人知道一些。

“为了让诸位道友放心一些,我会让犬子和钟长老先过去,然后诸位就自行其便了。”王天胜说着,冲远处的王蝉和燕如嫣一招手。

王蝉带着银色面具,和燕如嫣一声不响的从法阵外走到了法阵中心处,一旁的元婴中期的老者,也面无表情的一同走了进去。

随后王天胜一声吩咐,空中众修士同时将手中阵旗向下方一点,从旗尖出喷射出五颜六色的光柱,有胳膊粗细,分别打在法阵各处,顿时整个法阵嗡鸣声大起,各处灵石光芒大放。在一片下霞光中,三人蓦然从法阵中心处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附近凝望此幕的修士,一阵的骚动。王天胜仍不理会他人,又让王天古带着七八名结丹修士,陆续传送而走。

这一次,其他修士都已看明白了,此法阵别看如此巨大,但似乎一次只能传动三人,故而鬼灵门修士也只能分批而走。

见鬼灵门之人大有抢先一步的意思,谷口处的其他修士自然有许多动心起来,但这些修士个个老奸巨猾,出于谨慎小心的习性,一时间仍没有谁冒失的上前,都想让别人再试探一番再说。毕竟鬼灵门的名声可也不算太好,万一出了差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韩立站起身来,站在土丘上,同样丝毫没有下去的意思。

王天胜见此情形,冷笑一声,双手倒背仰天望去,身形空中一动不动。谷口处的气氛,一下变得微妙寂静起来。

就在这有些尴尬的气氛下,那些慕兰人行动了,十几名慕兰法士,在仲姓儒生和乐姓女子带领下,不声不响地向巨大法阵走去。

王天胜脸上一丝黑气闪过,随即就恢复如初。而一旁原本一直望天不语的魏无涯缓缓低下头颅,不慌不忙地瞅了迎面而来的儒生一眼。

只见儒生也不说话,未等一行人走进法阵中,就一甩袍袖,十几道青芒从袖口中涌出,就朝天上飞射而去。

王天胜面无表情的冲这些青芒一招手,光华一敛,青芒化为十几块令牌落入了其手中。

“不错,数目正好,道友请进吧。”王天胜虽未参加过边界之战,但是自有人告知了仲姓儒生的身份,故而轻吐一口气后,缓缓说道。

仲姓儒生点点头,身后的众法士身形一晃,全都进入了法阵中间。顿时空中鬼灵门修士,一番施法下,慕兰人三个三个的被传送而走。

“这传送阵传送位置是随机的吧,若是如此的话,贵门修士最好不要和我们碰到一起。”当儒生走进法阵中时,望了一眼魏无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世上哪有如此巧事!若真是如此的话,也只能说是天意罢了。”面对这位慕兰神师,中年修士脸上竟好像没有多少惧意。

“天意?嘿嘿,若真是如此的话,姑且算是吧!”仲姓儒生冷笑一声,其和身侧两人就在白光中不见了踪影。

听了这最后的留言,王天胜望着空无一人的法阵,嘴角带起一丝冰寒。

此时,其他修士见慕兰人也安然无恙的传送走了,终于有人沉不住气的走了出来,交出了坠魔令后,也开始在那些鬼灵门弟子协助下传送而走。片刻后,拥有坠魔令的修士,纷纷走出了隐身之地。

短短半刻钟时间,传送法阵上灵光闪动不已,已先后送走了三百余人,几乎占了在场修士的四分之一,而法阵中间的那颗高阶灵石,光芒比起一开始时黯然了许多,灵力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站在高处,韩立冷冷观察这一切,将值得注意的入谷修士一一记了下来,以留备用。

忽然韩立目光一冷,看见六名绿袍修士向法阵处走去,为首之人是韩立曾经见到过的御灵宗大长老东门图。韩立对此人可没什么好印象,虽然这位御灵宗大长老并未真正和他有过什么冲突,但因为谷双蒲的事情,韩立以前可一直小心着此人。不过,他如今神通大进,对此人似乎也无须太在意。

可就在这时,簇拥着东门图的五名绿袍修士身形一震,同时回首向韩立所在方向望去。而几乎与此同时,韩立原本同化七七八八的第二元婴,突然间激烈的不稳起来,要不是他够机灵,立刻暗中神识一凝,将此元婴强行镇住,这至木灵婴所化的第二元婴,恐怕会立刻离窍而出吧。

这时韩立才用神识仔细一扫那五名绿袍修士,结果大吃了一惊,这五人竟然全都是元婴初期修士。“五行灵婴!”结合了自己第二元婴的异样,韩立想也不想的就猜出了这五名修士的来历,瞳孔不禁一缩。

五名绿袍修士的异样,自然被走到前面的东门图发现了,他急忙转首看了一眼,正好和韩立瞅过来的目光对上。

东门图脸上讶色一闪,但随即若无其事的回首过去,走进了传送阵中。原本一直脸色从容的王天古,一见东门图竟然带了五名元婴修士出来,脸色终于大变起来。

魏无涯打量几名绿袍修士,脸上也露出所思之色。

“东门兄,这几名道友陌生的很,能否给王某介绍一二。”王天胜盯着这几人,沉声问道。“此事好说,等坠魔谷之行结束,在下自会给道友引荐的。”东门图老奸巨猾,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应付过去了。

王天胜心中自然大骂一句“老鬼”,但也知道对方不可能如实相告了,故而也不再纠缠此事,吩咐弟子一声,将他们六人也分两次传送而走。而东门图在传走的一瞬间,不经意地望了韩立一眼,眼光中充满了不善之意。

他的举动虽然隐秘之极,但却被韩立用神识看的一清二楚。看来那东门图似乎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灵婴,这有些棘手了。有五行灵婴相跟的他,一下变得可怕起来。可惜至木灵婴还差一些没有彻底同化干净……看来入谷之后,还要多小心此人了。

随着东门图传送掉,后面又走来三名修士,一见其中一人,韩立呆了一呆,面出一丝苦笑,这人竟是银发老者,他那位程师兄。另外两名老者也是满脸皱纹,似乎都是寿元将近之人。

韩立叹了一口气,目睹着三人进入了法阵,被传送而走,然后目光一转,落到了法阵中间的灵石上。这时的高阶灵石,已显得更加黯淡无光了。

韩立目光闪动一下,不再犹豫了,当即身形腾空而起,在一团青光包裹下,向法阵飞射而去。

片刻后,人就落到了法阵跟前,抬手将手中的一块坠魔令,抛向了空中的王天胜。

“韩道友,你果然也来了。韩道友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又何必非冒此风险。”魏无涯身形一晃,人从数十丈外突然到了韩立面前,说出了劝退之话。

“多谢魏兄好意了。这坠魔谷,韩某自有一定要进的道理。”韩立神色如常,平和地回道。

魏无涯皱了下眉头,盯着韩立面孔好一会儿,神色渐渐阴沉下来。“既然韩道友心意已定,魏某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希望你我的目的,并不相同。”魏无涯最终如此说道,身形晃动,人再次回到了原来位置。

王天胜见魏无涯竟然如此隆重对待眼前的年轻人,并叫出了对方之姓,哪还不知道韩立是谁。他脸上神色不惊,但心里却诧异之极的打量了一遍韩立。

韩立的名字他早在许多年前,就已听说过了,只是那时对方修为浅低的很,其子王蝉在对方手中吃了一个大亏,还让其跑掉了。事隔多年,面前的之人再次现身天南时,竟已是元婴修士了。而鬼灵门却巧合的再次和眼前年轻人结下了深仇,结果又一次让对方溜掉了。

数年后,对方已经名声大起,表现的神通让所有修士叹为观止,竟隐隐成了仅次于三大修士的存在。他这位鬼灵门宗主听到此消息,实在不是件让人高兴之事,对韩立的名字自然铭记在心了。如今见到韩立,他自然想看出一些门道出来。

可惜韩立往法阵中间一站,马上双目微闭,神色不温不火,一副不想搭理任何人的样子,根本没出任何破绽出来。

见此情形,王天胜心中一凛,反而对韩立越发地忌惮了,但表面上却随意的一招手,空中的众弟子开始催动法阵。嗡鸣声后,韩立一片光霞中,不见了踪影。

一阵传送后的轻微不适后,韩立总算恢复了正常,开始打量自己现在的立足之地。

这是一处倒塌了一大半碎石坡,乱糟糟的一片,四处长满了半人来高的荒草。前方和左右稍远点的地方,是一片低矮的丘陵,连绵起伏,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不过这倒也不是奇怪之事,坠魔谷足有百万里之距,若是不是同一批人传送,能凑巧碰到一起,反倒是不可思议之事了。但当韩立一扭首向身后望了一眼后,脸上不禁出了愕然的神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