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零五章 谷外群修

一座藤蔓遍布的小谷附近,一团白光正从远处向这里激射飞来。在白光中,一只洁白如雪的灵禽上,一名秀丽温婉的绿衫女子端坐其上。

转眼间,此灵禽风驰电掣般的到了小谷上空,随即双翅一收,向下俯冲起来。眼看要一头扎进下方密密麻麻的藤蔓之中,那女子一扬手,一道法诀打出,顿时下方绿光一阵闪动,藤蔓蓦然消失不见,却浮现出一层绿的光幕。绿衫女子毫不迟疑一催身下灵禽,白光一闪,瞬间没入了光幕中不见了踪影。

光幕下却另有一番天地,六名身着绿衫的修士,正端坐在小谷正中的一个五角法阵中。此法阵不大,只有六七丈而已。五人盘坐法阵五角,法阵边缘灵光闪动,而一名长髯老者,双目紧闭的坐在中间。

突然老者睁开了双目,并抬首向天上望去,只见一团白光徐徐落下,片刻后,那名绿衫女子就到了老者身前,施了一礼。

“弟子参见师伯,现在山脉的瘴气尽数褪去,不少修士都已经前去坠魔谷了。”绿衫女子低首恭敬的说道。

“鬼灵门出发了没有。”长髯老者一捻长髯,缓缓问道。“鬼灵门大部分人还没有动身,但有几名弟子先走了一步。”女子想了想,小心的回道。

“哼!既然鬼灵门的老家伙还没动身,我们也不必太急。只要盯着他们的几位长老,就不会出任何差错。菡师侄,你再去继续监视着他们的动向,一有异动,就马上回报。”长髯老者不动声色地吩咐道。

“是,弟子这就出发。”绿衫女子没有迟疑地领命道。随后她冲老者再施一礼,飘然跨上灵禽,向空中飞去,不久就冲出光幕,不见了踪影。

老者盯着绿衫女子消失的背影,眼中精光闪动,露出了一丝思量之色,但马上神色回复如常。而法阵四周的五名男女修士,从绿衫女子出现,到此女离开,个个在原地纹丝不动,脸上毫无表情,犹如木人一般。

长髯老者对此情形,似乎习以为常,丝毫讶色没有,再次闭上双目。

高大山头的峰顶,一名五六十岁的灰袍道士直直屹立在一块山石之上,迎着猛烈劲风,此人两眼微眯地望着坠魔谷方向。在他身后站有一红一青两具高大人影,足有两丈之高。但稍一细看就能发现,两个人影青面獠牙,木无表情,竟是恶鬼模样的两具机关傀儡人。

道士回首看了看两具傀儡,脸上闪过一丝自得之色后,喃喃自语了一句。“有这两具可比元婴修士的上古傀儡帮助,坠魔谷之行想必大有收获。”说完此话,道士扬手打出两道法诀出去。顿时两具恶鬼傀儡急剧缩小,飞射入了大袖中,然后道士化为一道红光破空飞去,方向正是坠魔谷之地。

另一处高空中,三道长虹并排飞遁着,在遁光中,两名老者和一名女子,向坠魔谷飞射而去。

若韩立见到这三人,会立刻大感愕然。因为三人中竟有两人,都是他认识之人。其中一名脸色焦黄的黄袍老者,正是黄枫谷的令狐老祖,而他旁边的脸色苍白,神色冰冷的白衣女子,竟是掩月宗的大长老,南宫婉的那位师姐。

唯一一名韩立不认识的老者,则高眉深框,狮鼻大口,相貌甚为奇特。

这三人默然无声,只是闷头赶路,遁光发出刺目光华从空中一掠而过,化为三个光点,瞬间不见了踪影。

同样的情形,在万岭山脉附近不时发生着,不少修士都对自己的坠魔谷之行信心十足。

而韩立此时,也已赶到了坠魔谷附近。在离入口处十余里外的一座土丘上,他淡然的望着坠魔谷方向,沉吟不语。

此时不用神识探测,也知道着方圆数十里的范围内,聚集了多达上千的修士,其中不乏元婴期老怪暗藏其中。这些老怪也许没有三大修士这般修为高深,但若论秘术神通的诡异难缠,却个个不是轻易之辈。而韩立可没自负到以为除了三大修士和慕兰神师外,其余之人就无所惧了,一个疏忽大意,同样会将小命交待在此地。

韩立一边思量着,一边不时打量着坠魔谷的入口。若不是一开始,众修士就齐聚此地,韩立真不敢相信如此普通的一个山间豁口,就是坠魔谷的入口处,但在入口上方,却灰云滚滚,灵气激荡,呈现诸多异兆,让人看了都心中一凛。

从外面看来,入口不过十余丈之宽,韩立将神识深入谷口中,稍微探测了一下,结果神识只深入谷口百余丈后,就被股谷中出现的莫名禁制挡在了外面,并没有见识到所谓的空间裂缝。

虽然韩立也可依仗神识强大,强行突破一下,但面对坠魔谷这等凶险之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谨慎地将神识收了回来。随后,韩立就此盘膝坐在土丘之上,闭目入定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半日后,韩立神识感应到聚集此地的修士越来越多起来,其中有几道气息,隐隐还有些熟悉,应该是认识之人。

韩立心中略一思量,一一将这些人辨认了出来,但眉头却皱了一皱。

就在这时,从附近突然传来一声惊怒的声音:“慕兰人来了!是慕兰法士,他们真想入谷探宝。”

随着此声落下,顿时整个入口处一阵骚动。韩立同样心中一凛,睁眼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天空中,正有一辆怪异飞车,向这里不紧不慢的飞来。

此车体形比普通飞车大的多,呈锥形,二十余丈长,表面银光闪闪,铭印着密密麻麻的符,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而在车中,站立着十几名身着慕兰服饰的修仙者,不是慕兰法士又是何人!

韩立见此情形,脸上露出一丝讶色。虽然他先前也听说过慕兰人也要趟此混水的传言,但心中总以为不大可能。

毕竟慕兰人虽然讲和了,但边界之战中双方死伤的可都不少,慕兰人和不少宗门都结下了深仇,没有数百年的潜移默化,此仇怨不是那么轻易能解开。

在此种情形下,慕兰人还敢深入天南腹地,要进入坠魔谷探宝,还真有些不可思议。难道他们就不拍被报仇心切的修士,背后出手暗算?

韩立正疑惑之时,巨大飞车飞至了入口处的空中,车中之人的面目,用肉眼也可清晰可见起来。

韩立目光在为首两人面上一转,心中有些恍然起来。既然是这二人带队,的确不用怕普通修士向他们寻仇,只是天南三大修士,怎会允许他们到此,韩立还有些不解。

站在飞车最前面的两名法士,一男一女,竟是慕兰神师中的仲姓儒生和掌管古灯的乐姓女子,以儒生元婴后期的神通,的确能镇住普通修士的寻仇了。

飞车在离韩立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头落下,众法士纷纷离车下来。乐姓女子一掐诀,将飞车缩小收了起来。

其余之人盯着坠魔谷的入口处紧看,露出了愕然之色。看来他们和韩立同样大感意外。

就在众修士面对慕兰人的到来,个个冷眼相看,大怀敌意之时,远处的天边再次光华闪动,上百道遁光蓦然出现在那里,向这里飞射而来。

“是鬼灵门的人!”有人马上认出了这些遁光的来历,低声叫道。原本正注视慕兰法士的目光,瞬间望向了天空。韩立则心中冷哼一声,目光闪烁不定起来。

这些遁光速度倒不算快,不慌不忙的飞射到了谷口上空,然后在离入口处百余丈的距离处,降落下来。

光华一敛后,现出了百余名黑衫修士,均为鬼灵门修士。而站在众修士前的三名为首修士,则吸引住了韩立的注意,这三人中最左边的那名修士,韩立赫然认识,正是鬼灵门的那位王天古。韩立心中一动,目光一扫,果然在人群中找到了王蝉和燕如嫣二人。

王蝉看起来手足俱全,似乎一切正常,而一旁的燕如嫣,神色却似乎不太好,略带一些憔悴之色。

“难道当初阴魔斩并未给此人造成重伤?还是又续接了断肢,只是无法看出而已。”韩立脑子飞快的转了一下,立刻有两个未曾证实答案浮现而出。

不过以韩立如今的修为和名声,王蝉早已对其造不成威胁了,所以眼光一转之下,重新落在了为首的另两名元婴修士上。

中间修士是一名身穿宽大黑袍、面色阴厉的中年人,神色间有一股不凡的威严气势,一看就是大权在握,经常发号施令之人。右侧是一名面容苍白的老者,须发皆白,但鹰眼精光四射,身上充满了浓浓的煞气。

这两人都是元婴修士,但面目陌生的很,应该没有参加过边界之战,但老者已是元婴中期修为了,这让韩立多看了几眼。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