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零四章 谷现

这位天极门鲁长老的洞府,同样非常简陋。

当韩立走过一个二十余丈的通道后,就到了洞府的大厅,一间七八丈大的石屋。屋子中站着一名慈眉善目的灰发老者和一名高冠中年人,正相迎韩立的样子。

“韩道友,你总算到此了。”灰发老者含笑的招呼道。

“韩兄可让我二人苦侯许久了,我二人各自派出人手,在此地已寻觅道友月余了,可惜道友神出鬼没,一点踪迹也找不到,差点以为韩兄改变主意了呢!”南陇侯则苦笑的说道,但目中闪过一丝欣喜之色。

“两位居住之处如此隐秘,在下寻觅起来同样不是一件容易之事。而前不久,在下又正好闭关了一段时间,两位道友找不到,也是正常之事。”韩立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解释了两句。然后他也没有客气,和二人一边说着,一边一起落座。

“韩兄现在的名声可是如日中天,不但在边界之战中大放异彩,就连晋国魔宗的一位元婴中期长老,听说都折损到了韩兄手上。韩兄有如此神通,以前可瞒得本侯好苦啊。”韩立才一坐下,南陇侯就脸现古怪神情的说道。

“在下的神通如何,南陇兄又不是没见过。韩某要真有如此大神通,当日就不会在慕兰草原落荒而逃了。现在的名声只是侥幸得来的而已,若不是有些福运,今日在下就无法出现在两位道友面前了。”韩立自然不会将一切如实相告,而摇摇头的的含糊说道。

鲁长老和南陇侯听了韩立此言,不禁互望了一眼,两人都有些半信半疑起来。以他们的神识,自然看得清楚韩立的修为仍是元婴初期。他二人也知道韩立不凡,并不是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但韩立能击杀一名元婴中期甚至可能是中期顶阶的魔修,这还是让二人有些难以置信。但外面有关韩立的谣言,又传得满天飞,名气也大得吓人,又不由得二人疑惑起来,故而才表现出这种神情。

“呵呵!韩道友太谦虚了。其实道友神通越大,对我们坠魔谷之行帮助就越大,我二人巴不得道友的修为能堪比三大修士呢。”南陇侯干笑一声,有些言不由衷地说道。

韩立听了这话,嘿嘿一笑,没有纠缠此事接口什么。

另一边的鲁长老,则沉声地说道:“韩兄既然肯找我二人,看来是考虑清楚此前的建议了。道友是否愿意入谷,和我二人一齐击杀那头上古火蟾?”

听老者如此一问,南陇侯也凝视着韩立,脸现凝重之色。

“有如此良机,韩某也不想轻易放过,只是在下下决定之前,还是要问上一句,我等得手后,是如何分那具上古修士遗骸的宝物。若是能让韩某满意的话,冒险走一趟也是无所谓。”韩立面上不露异样,不慌不忙地回道。虽然他肯定要去坠魔谷,但现在却不露任何口风,好能和对方讨价还价一番。

“若是真的顺利得到宝物,我三人就此平分如何?”这个问题显然不知被南陇侯和老者思量过多少遍了,韩立此问刚一出口,老者就毫不犹豫的回道。

韩立没有马上答应或者露出不满之色,而是沉吟了片刻后,才缓缓地说道:“三人平分宝物,倒也公平,毕竟没有两位道友指路的话,我也无法深入谷中,更谈不上找到那只火蟾兽取宝了。但是韩某还有一个条件,希望两位道友答应。”

“韩道友有条件,尽管说就是了!”鲁长老神色如常,毫无异样的说道。而南陇侯神色一动,但盯着韩立没有说什么。

“那只火蟾古兽地内丹,必须留给在下,在下要它有些小用处。”韩立说道火蟾内丹时,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似乎只是想多占一些小便宜似的。

“没问题!火蟾兽还是要依仗道友才能灭掉,内丹归道友也是理所当然之事。”鲁姓长老心中一松,满口答应了下来。

“不错,即使道友不说,只要道友出手,这内丹原本就该归道友的。”南陇侯同样神色一缓,一副此事好说的神色。

韩立见此,微然一笑:“既然两位道友答应的如此豪爽,韩某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韩某就和二位道友走上一趟吧。”

“有韩道友和我等一起入谷,此行一定能顺利取到宝物。”“的确要多依仗韩兄了。”见韩立答应下来,南陇侯和老者均掩不住兴奋,纷纷开口说道。

“两位道友谬赞了,韩某的修为,自己清楚的很,此次入谷还是以两位道友为主,韩某为辅才对。并且我三人只有鼎力合作,才可能全身而退。”韩立自然不会被二人两三句吹捧之言所惑,轻笑的说道。

“这个自然,我等既然找韩道友合作,肯定就是对道友放心,才会邀请而来的。若是那鬼灵门那些阴险小人得到两仪环,本侯直接杀人夺宝了。”南陇侯一提起鬼灵门起来,仍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看来上次吃的亏,的确太大了点。

韩立闻听此言,目光不禁在南陇侯面上再扫了一遍。南陇侯表面看起来,气色还不错,就不知原先亏损的元气到底恢复了几成。

“说起鬼灵门,不知二位道友对鬼灵门提供入谷之法的事情,有何看法?”韩立话锋一转,顺势提起了鬼灵门的事情。

“嘿嘿,能有什么看法?这次只是稍微打乱了鬼灵门独占宝物的如意算盘,如今有其他修士入谷,不但掩饰了我三人的行踪,也避免了在谷中被鬼灵门围攻的危险。”南陇侯冷笑的说道,面上闪过诡异的神色。

“听南陇兄话里意思,莫非鬼灵门知道入谷之法消息,是两位道友故意传出去的。”韩立略有些愕然。

“此事的确是我们安排人做的。我早就在去大草原之前就知道些鬼灵门也在研究入谷之法的事情了,既然他们突然翻脸暗算本侯,本侯自然也不会客气。”南陇侯脸色阴沉的说道,并没有想瞒韩立此事的意思。

韩立对此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而那鲁长老眉头一皱,缓缓的说道:“不过我们没想到,鬼灵门竟然干脆搞了个坠魔令出来,既卖了各宗门一个人情出来,又确保他们一门势力在谷中独大,恐怕他们还打着让他人替他们探路的鬼主意。如此一来,谷中宝物,他们固然无法独得了,可也将危险降低了许多。”

“这世间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两位道友的此举动,还是利大于弊的。多半鬼灵门的主事之人,正将两位恨得牙根痒痒呢。”韩立摸了摸下巴,微笑的说道。

“韩道友说的是,先让鬼灵门吃个哑巴亏,就不错了,和鬼灵门之间的仇,等从坠魔谷出来后,本侯自会和他们一点点清算。”南陇侯精神一振说道。

下面,三人将话题从鬼灵门哪儿挪开,聊起了入谷的具体事宜和安排起来,时间就此一点点的过去了。

……七日后,万领山脉的瘴气终于消褪干净,原本隐匿在外围的诸多修士纷纷浮现,先后向坠魔谷方向飞去。而另外一些修为低下,或不愿冒险的修士,则趁此机会在山脉中开始四处采摘灵药,寻觅灵兽起来。

坠魔谷位于万岭山脉西北部,面积足有十万里之广,不过上古魔修在此斗法,竟在此山谷四周和天空,都设下了重重叠叠的上古禁制,这些禁制每一个都厉害异常,并且环环相套,动一而牵全身,根本无法破禁而入。

唯一没有禁制的地方,就只有坠魔谷的入口处,一条宽百丈、数十余里长的狭窄通道。此通道原本可以轻易通过,不过上古修士的斗法却波及到了此处,结果在此通道口中遍布了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这些裂缝有的白光刺目,明显异常,有的轻淡黯然,若有若无,还有的根本无影无形,防不胜防。

这些裂缝的尺寸也大小不一,大的足有十丈余之广,可直接吞数十人而毫无问题。小的则只有尺许来长,如同利刃悬空,让人提心吊胆。更糟糕的是,这些空间裂缝在这坠魔谷中竟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自行游走和关闭开合,根本无法预测其出没规律。

如此可怕的空间裂缝,让不知多少的修士根本连外谷都未曾进去,就葬送在了谷口的通道中,其中不乏元婴期的老怪物。故而坠魔谷第一凶地的名声,其实倒是大半是由这些空间裂缝造成的。

但这一次不同了,据说鬼灵门有办法,可以安全的将人送入谷中,这顿时引起了整个天南修仙界的一阵骚动,顿时诸多对坠魔谷之宝早已虎视眈眈的修士,将那数百枚坠魔令瓜分的一干二净。

一些没有令牌的修士仍不死心,抱着万一的想法,仍蜂拥而至此处,看看能否碰碰运气,想法混进谷中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