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八百零三章 寻觅

韩立密室的大门整整数月没有开启,而银月时刻替韩立留意着洞府外的情形,以防韩立错过了坠魔谷进入的时机。

随着山脉瘴气的日渐稀薄,万岭山脉附近的修仙者陡然增多起来,而且大都聚集到了面对叶桦城的这一片区域,因为从此方向进入山脉,要比其他方向到坠魔谷近了大半路程。

各宗各派得到坠魔令的修仙者,全都陆续到了此处,并有许多和韩立一样在附近开辟了临时洞府,暂且住了下来。

韩立布置在洞府外面的法阵,并非什么顶阶禁制,有不少修为高深的修士都发现了韩立的洞府,甚至还有人前来想上门拜访一下。结果无论何种传音符扔进了外面的禁制内,洞府中都丝毫回音没有。这些修士也就明白了洞府主人并不想见外客的意思,虽然有些修士不太高兴,但在没有摸清楚主人是何人情况下,倒也不会莽撞的直闯此地,以免冒然结下厉害的仇家。

不过像韩立这样闭不见客的情形显然是个例外。到此的修仙者无论原先多心高气傲,在天南第一凶地恶名下,个个都小心异常,并且在进入坠魔谷前大都开始拉帮结伙了,或三五成群,或广结亲友,形成了大小不一的诸多团体。

虽然说不一定是人多就在探宝中占什么便宜,但人多遇到危险时,可以活命几率的确比一个人强多了。抱着此想法,即使以前向来独来独往的修士,在这段时间也开始大肆结交一些好友了。

这时,眼看山中瘴气渐渐萎缩,在看守洞府的银月正在思量是不是该将韩立从密室中唤出时,密室大门终于打开了,韩立从里面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

经过数月的闭关炼制,韩立先后炼制成了三十余具傀儡,龟形和虎妖形态各占据一半。幸亏韩立当初在乱星海时,收取了大量高阶妖兽精魂,才会进行的如此顺利,否则即使材料齐备,这些强大妖魂可是无处可寻的。

结果,即使一心在“洞福天”研究傀儡术的大衍神君,后来见到韩立取出一条接一条的高阶妖魂后,也不禁大感惊讶地叫了一声“小怪物”,随即才又没了声音。

剩下的材料虽然还可以炼制一些,但韩立估算着时间不够了,多炼制三四具,也没什么大用,就此从密室中出来了。

银月向韩立禀告了一些,在炼制傀儡期间洞府附近发生的一些事情,韩立仔细的听了后,却只是谈谈的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随后他去另一间密室中,观察了下那具天魔煞尸。此魔尸一切正常,韩立满意地将它收起,又将银月的妖狐之身也收入袖中,才出了洞府。

韩立并未马上飞遁离开此地,而是在洞府所在的山头上,盘膝坐下,将神识再次放出,缓缓扫描附近各个修士的聚集之地和大小临时洞府。以韩立神识的强大,即使元婴初期老怪物,不留神之下也都无法察觉到韩立神识的探测。结果除了个别气息特别强大和一些设有禁制的地方外,方圆百里内的一切动静,当即都尽在韩立掌控之中。

但片刻后,韩立张开了双目,眉头一皱的摇摇头。他并未找到想找的人,当即想了一想后,周身灵光一起,化身为一道青虹,向附近的那座坊市而去。以现今的情况,在那里应该有所收获才是。

离韩立洞府最近的这座万岭山脉的坊市,是东裕国某一修仙大族出资开办的。此家族做此生意也算历时久远,所以即使听到坠魔谷可以探宝的消息,但仍然无动于衷的自行其事,仿佛对此犹若未闻。结果因为到万岭山脉的高阶修士倍增,生意兴旺之极。有些无心进入坠魔谷的普通修士,也趁着瘴气开始稀薄,已在山脉外围有所收获。

现在坊市中的一座简陋的药材铺中,一对身着白衣的男女修士,正指着某一株灵药,在和店内掌柜交谈着什么。片刻后,在双方似乎谈成了交易,那对男女修士凑出了一堆灵石后,面带喜色的拿着此灵药出了药铺。

“袁师妹,这次我们运气真不错,刚一到此地坊市不久,就买到了这金灵子,此灵药师妹可找寻了好久。如此一来,那炉化息丹就可以开始炼制了。”男子是名相貌儒雅的青年,此刻走在坊市内的唯一一条街道上,一脸笑容的冲身旁的女伴说道。

“这也要多亏白师兄相借灵石,否则我可就白错过了次良机了。”那名白衫女子相貌普通,但是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颇有几分狐媚之意。

“师妹的事情,就是为兄的事情,这点灵石算的了什么。”那白衣青年虽然肉痛刚才的灵石,但表面上却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深情模样,以讨身旁女子的欢心。

那白衣女子一抿红唇,笑了一笑,正想说些什么时,对面却有一人迎着二人走了过来。一抬手,一道黄芒直接射向二人。那男修吓了一跳,手中白光闪动,下意识的一把将那黄芒虚空抓到了手中,这才发现竟是一面黄灿灿的令牌。

“天极令?你是韩前辈?”青年一看清楚令牌,吃了一惊,再抬首仔细看向那人,不禁骇然的脱口叫出声来。对面之人一身青袍,神色淡然,竟是无声无息出现在坊市中的韩立。

而那青年则是当年打过慕沛灵主意的天极门弟子白书君,韩立一到坊市后,立刻用神识发现此人,心中不禁一喜。有了此人,应该能联系到他师父,那位天极门的鲁卫英了。不过他可对此人没什么好印象,故而面对此人,一副冷漠的表情。

“我有事情要见令师,白道友,带下路吧。”韩立不客气的说道,话里充满了不容反对的意味。

“前辈,要见家师,这……好吧,我这就给前辈带路。”青年听了韩立之言,先是一呆,但随后再仔细检查下手中令牌后,口中马上恭敬的答应道。

眼前的韩立,可不是当年一名新进阶的元婴初期修士,而是成了仅次于三大修士的可怕存在,这位白书君早就对当年的冒失之举,大感懊悔了,如今一见令牌无误,自然一口的答应下来,希望能借此改善一下他在这位韩前辈心中的印象。

一旁的女修,却有些愕然的打量了韩立两眼,目光闪动几下,却没有说什么。

当即在白书君带路下,三人离开了坊市,化为三道遁光往某处飞遁而去。一路向东飞去,足足飞行了一刻钟后,白书君才带着韩立往万岭山脉中转去,深入了数十里后,在某座小山前停了下来。

韩立目光一扫之下,发现这里的确比较隐秘,山头虽小但处于数座高大山岭的包围之中,轻易无法被人发现。他淡淡蓝芒在瞳孔中一闪即逝后,韩立目光盯向身前看似普通的一片青石山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这时白书君从怀内掏出一张传音符,往空中一抛,随即符化为一道火光射向此石壁,结果一阵水波般的荡漾后,火光瞬间钻入了壁中,不见了踪影。

而一旁的青年则有些殷勤的给韩立解释道:“这里是家师的临时居所,平常用小须弥禁法遮掩着。家师对我们几名弟子吩咐过,没有重要之事,不要到此打搅他老人家。就是鲁师妹,这段时间也轻易无法见到他老人家的。不过韩前辈既然来找家师,自然不是一般的事情,家师一定不会责怪晚辈的。”

那名天极门女子一听青年提及了此事,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些不高兴的样子,但当着韩立的面,却没有冲白书君说什么。此女已猜到了韩立的身份,虽然身为鲁卫英的嫡亲后辈,她也不敢在韩立面前有何不敬之处。

“哦,这位道友也姓鲁,是鲁道友的后人吗?”韩立瞅了身旁那位女子一眼,随意的问了一句。

“鲁长老是晚辈的家叔祖,不过晚辈对前辈可是久仰大名了。”这女子嫣然一笑,冲韩立妩媚的说道。

韩立淡然地一笑,并没有接口说什么,因为眼前的石壁青光闪动,忽然间显出一扇两丈来高的石门来,并且里面传来了一句悠悠的话语声:“呵呵!韩道友,你终于找来了。若是再不现身的话,老夫恐怕就要神识外游亲自找去了。道友,请进吧,老夫在大厅内静等道友驾临。”

韩立轻笑了一声,二话不说的大步向石门而去。那白书君和鲁姓女子迟疑了一下后,刚想也过去时,石门内却传来了鲁卫英对二人的吩咐声。

“你二人不要进来了,我要和韩道友单独详谈几件事情,你们忙自己的事情吧。”这位天极门长老,倒丝毫没有客气地将门下弟子和自己的后人给打发掉了。这二人虽然有些愕然,但也不敢违命,恭谨的答应一声,双双破空飞射离去。

而韩立身影一入石门后,外面青光一闪,石门就此消失,仍浮现出了一面布满了青苔的石壁出来,韩立踪迹一时全无。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