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七百九十九章 寄神术

“老怪物,你附身在傀儡人身上时,难道没有想过再将元神从傀儡上挪开吗?以你的才智创立此法,应该不难吧?毕竟大衍诀都是你一手创立的。”韩立沉默了一会儿后,淡淡的说道。

“你以为我使用的寄神术很简单吗?当年我自恃才智过人,天下间无人能出我右,故而分心之事太多,不但自创出了大衍诀这等可以强化神识的秘法,还一手创立了千竹教,研究出了在天南早已失传的傀儡术。光这些就耗费了我大半的寿元,更何况还要兼修功法,让自己修为进阶到元婴后期,好横行一方,而无敌手。”

“横行一方?无敌手?”听了这话,韩立面露古怪之色出来。

“怎么,觉得我吹牛了?我当时修为大成之时,因为一向低调并心高气傲,只挑战那些出名的修士,而从不外传自己战绩,故而当时知道我名字的修士,只有那些顶尖的存在。别的地方不说,当时号称天南正魔两道第一修士的两个老家伙,就我的手下败将,被我打的服服帖帖,甚至自愿将极西之地让给我作为立教根本之地,而将他们的势力全都撤出去此地。否则,你真以为一个区区的沙漠,就能让你天南修士不敢染指极西之地。要知道极西之地,就算再贫乏也有两国之地的,足够安置不少大宗门了。”大衍神君说道这里时,声音中充满了傲然之意。

“极西之地,是你打出来的?”韩立听到这里,无语了。“不但如此,我还逼这两个老家伙亲自发下毒誓,万年之内,让他们的徒子徒孙都不得进入极西之地。”老者又变得有些得意洋洋起来。“以他们的身份,会这么听话。”韩立嘴角抽蓄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起来。

“不愿意?我就会把他们的徒子徒孙杀得干干净净。你难道以为我是个婆婆妈妈的人不成?至于想依仗人多势众围攻我,我炼制的上千只傀儡可也不是吃素的。不过正魔两道修士,到现在仍没有侵占极西之地,这倒让我有些意外了,难道正魔修士还真对他们祖师爷的话,恪守至今。”大衍神君感到有些奇怪了。

韩立默然了。这个老怪物不是在吹牛,就是当年真变态到了极点,对方口中的上千傀儡,就算都是筑基期的,也够吓死了。至于正魔是因为当年誓言所限,不抢占极西之地,还是真因为极西之地路途遥远、资源贫乏,而真的懒得过问,韩立也懒得去想此事,这和他可没什么关系了。韩立心中正在骇然,脑中却传来了老者的叹息声。

“等我做到这一切,自认为站在了修仙界的顶点时,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我的寿元不多,可仍然停留在元婴后期。即使我资质和才智再如何惊人,剩下区区二百年的时间,根本无法让我从后期突破到化神期境界。但若是我一开始不分心傀儡术,自创什么功法的话,相信进入化神期对我来说,也并非很难之事。否则,我早就飞升灵界了,那还用在被困傀儡之身万余年,弄地如今要魂飞魄散。”大衍神君的声音一下低沉了下来。似乎显得有些沮丧。

听到这里,韩立抿了抿嘴,心里直翻白眼,甚至略有一丝妒忌之意。

普通修士就连结丹、凝结元婴,都觉得千难万难,而进入化神期对着老怪物来说竟似不太难的样子。若所说属实的话,此人还真是个逆天级的存在,说他是万年一见的修炼奇才,都有些轻了。

“自知进入化神期无望后,我又不甘心束手待毙静等死亡降临。虽说只要精魂不灭,人死了还会有投胎转世之说,但对老夫来说。就算能有来世,没有今世的记忆情感,那还是我吗?根本就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而且下一世,我说不定就会变成了一个碌碌无为的平庸之人,连能否拥有灵根、再次成为修仙者的机会,都少得可怜。心中有此害怕,剩下地二百年时间我将一切都抛之不问,开始苦苦创立长生或能保持神智的转生之术。结果失败了不知多少次后,才终于在大衍诀的基础上创立出了寄神术,这种前无古人的秘术。”大衍神君说着说着,冷笑了起来。

“就是放弃大部分修为,只为将神识附在傀儡上,做近万年的活死人。”韩立突然似笑非笑的插嘴道。

“你懂什么?我那是时间来不及了。只将寄神术完成了一半而已,就被逼无奈的使用了,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到寄附特制的傀儡上后,我没想到一身的修为竟然没有预料的尽数化去,只有神识方面神通还可勉强使用,但想让元神出窍,根本是白日做梦了。而那间密室被我使用了极其厉害的阵法和百余头傀儡人守卫着,没有了肉身和法力的我,甚至连打开禁制,召唤傀儡的办法都没有。并且因为怕被仇家寻仇,那处密室我还从未告诉过他人,只有结丹期修为的那些弟子和手下,也根本无法找到那里。结果这一困,就是上万年了。要不是我是傀儡之身,并且在那密室中存放了不少的灵石,我早就飞灰湮灭了。”说到最后,大眼神君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

韩立眉头皱了一皱,心里有些嘀咕。但神色略缓后,还是开问道:“老怪物,你今天怎么如此话多?以前我想问你一些当年的事情,你每次都爱理不理,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这次怎么肯说的如此仔细。”

“哼!不和你说和谁说。你既然修炼了大衍诀,也可算我半个弟子了。况且,若不是你闯进千竹教的密室中,找到快奄奄一息的我,恐怕我马上就会魂飞魄散了。寄神术毕竟不是真正的长生之术,即使傀儡躯体万年不坏,但我的元神长时间未曾得到真正肉躯的滋养,也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我没想到的是,你小子倒也机灵的很,一眼就看出我和其他傀儡不同,并抢先对我下手了,差点命丧你手。”老者说到这里,仿佛又恼怒起来。

“我抢先下手?要不是你用那个狗屁七情诀忽然袭击我,我纵然觉得你所化傀儡有些古怪,也不会动做什么的。结果不提防之下,第二元婴和你成了投鼠忌器的情况。固然你可以通过七情诀让我的第二元婴狂性大发,一发不可收拾,但我也可通过主元婴操纵第二元婴使用同化之术,让你的精魂和第二元婴同时魂飞湮灭。”韩立不客气的反驳道。

“我怎么知道,你这小怪物竟然年纪轻轻就修炼成了第二元婴。要知道,我当时除了神识可用外,一点法力都没有,出手也只是自保而已。”大衍神君毫不觉得有不对之处,反而理直气壮的说道。

这一次,韩立直接哑声,不想接此话了。

“好了,此事暂且不说。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还有养魂木这等至宝,否则就是制住了你,我也顶多一年半载就从这世间消失了,这也算是祸福相依吧。”大衍神君停顿了一下,有点自嘲的说道。

“把养魂木借你用,是因为你答应将大衍诀后三层传授给我。并且那我对你的傀儡制造法,也大感兴趣。毕竟这近万年来,你在密室中除了长时间休眠外,就是研究傀儡术了。我既然修炼了你的大衍诀,傀儡术也不会放过的,这只是你我之间的一桩交易罢了。”韩立干脆停下了脚步,平静的说道。

“哈哈,韩小子!我现在对你越发看的顺眼了。老夫当年同样对那些口是心非的家伙,一点看不上眼。要不是你资质实在太差,老夫的功法根本无法修炼,我倒真想收你为弟子,将平生所学都传授给你。”大衍神君在韩立脑中一阵狂笑的说道。

“韩某光是修炼现在的几种功法,都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你即使给我的功法胜我现在所学百倍,我也不会再去重头修炼。倒是你的那些秘术,韩某倒有些兴趣的。”韩立一怔之后,眨了眨眼睛的说道,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秘术!你恐怕要失望了,老夫的秘术可都是和一身主修功法有关,你不修炼我的功法,老夫秘术你一个也无法修炼。”老者不以为意的说道。

“那就算了。我能得到大衍诀和那些傀儡术,就很满意了,不算我白跑极西之地一趟。不过,我倒有些不明白,你为何不将真正的后三层大衍诀传授给门下弟子,而弄一本似是而非的假口诀传了下去。”韩立虽然有些失望,但话锋一转,有些不解的问起此事来。

“门下弟子?当年的那些门人数百年过去了,竟连一人都没有进阶元婴期,没有一人可接我的衣钵。大衍诀的后三层留给他们,只能给他们惹祸上身罢了。这不,你不是我千竹教弟子,不也得到到了前面的大衍诀了,看来我还真有些先见之明。”大衍神君神君啧啧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