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七百九十六章 坠魔之地

天南东裕国,是天南修仙界极少没有归属四大势力的国家之一,这倒不是此国面积太小,资源贫乏,才没被几大势力看上,相反,此国无论国土大小,还是修炼资源富足程度,都足以在天南排进前十之列。之所以此国到现在没有哪一势力能够掌控,完全是和东裕国的地理位置大有关系。

此国除了与九国盟相隔太远,没有关联外,竟然同时与其他三大势力的国家紧紧相邻,被死死的卡在了中间位置。

而此国的修仙宗门,也因为历史上的某些缘由,众多混杂,既有正魔性质的宗门,也有正魔之外的闲散小派。最重要的是,东裕国本土的修仙派别,没有什么宗门可以力压其他各宗,成为决定性的力量,无法代表东裕国自身,作出倾斜哪方势力的决定。

如此一来,三大势力都不想放弃此国,自然为此明争暗斗不已,但还是没有什么结果出来,最终只能含糊的约定,三大势力谁也不插手此国事物,让东裕国成为一个中立之国。

当然三国的本土宗门,早有不少投靠了正魔两道或天道盟,从而得到三大势力的暗中支持,这也让东裕国在百余年间,勉强维持一个均衡的局面,让不少修仙者视其为中立之地,纷纷来此落根,竟一时间让此国繁荣昌盛之极。

东裕国北部的昌州,有一块几乎占了昌州三分之二面积的盆地,此盆地大半都被茂密异常的森林覆盖。而在盆地中心处,却有一片连绵百万里的巨大山脉,被当地人称为“万岭山脉”。

此山脉是不是真有上万座山岭,并没有谁真去查过,但此山脉如此之广,各种灵兽和珍稀灵药自然丰富异常。可是除了每隔数十年的特定时间外,连修仙者是不敢轻易来此采药或捕捉灵兽。之所以会如此,完全因为这万岭山脉还有另一个天南修仙界无人不知的凶恶名字-“坠魔之地”,在山脉的某处隐秘之地,就有号称天南第一凶地地秘谷“坠魔谷”。

此秘谷自从蛮荒时期就存在了,在此期间,不知有多少大神通修士入谷寻宝过,但多少万年过去了,仍被神秘血腥的面纱遮盖的严严实实,让人望而止步至今。

当然光是靠坠魔谷的凶名,仍然无法阻止修仙者对此山的开采,可是不知是否受坠魔谷的影响,这万岭山脉不知从何时起,长年累月都被五颜六色瘴气封锁着。此瘴气不但剧毒无比,粘之立毙,更有些类似禁制一样浓密无比,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一旦深入就无法辨明方向的从而迷失在里面。

在这种环境下,修仙者即使能在瘴气中安然无恙,也谈不上什么采摘灵药和捕捉灵兽了,只能面对宝山眼馋之极,或在最外围的瘴气稀薄之处一些小地方,动些手脚罢了。

但是每隔五十年左右,此山脉地瘴气就会散去一次,同时也是坠魔谷中的空间裂缝最少,最稳定的时期。这段时间来自天南各地的淘宝人,就会抓紧这短短的年许时间,入山寻宝。当然此山如此之大,即使灵药灵兽再多,能够有所收获的还是一小部分修仙者而已。但就这样,每到此时期,仍然会聚集了数以千计的各阶修仙者来此。

并且在此山附近,有些以家族势力做后盾的商家,还会以极短时间,形成数个大小不一的坊市,用来收购有所收获修士的灵药灵兽,倒也能兴旺一时。

这一年,万岭山的瘴气开始稀薄了起来,眼看距离瘴气彻底消除,顶多还有数月的时间,顿时大批修仙者涌进了昌州境界,数量之多竟远超以前的数次。并且其中大半都是外来的修仙者,高阶修仙者更是频繁的出现其中。这让当地的修仙宗门和修仙家族,吓了一大跳,急忙约束门内的弟子轻易不得外出,并派出人手去探听其中的缘由,结果得到的消息,让这些当地的修仙势力目瞪口呆起来。

在昌州边界处的一座无名小山上,一对结丹的男女修士,正并肩而立站在的峰顶之处。男的一身锻蓝的长袍,三十许岁模样,俊秀儒雅,女的则一身宫装打扮,虽然身材丰满之极,但姿色却普普通通,并未有何出众之处。这二人看似神色从容,但不时抬首张望的举动和目中隐现的一丝焦虑,暴露出了他们真正的心绪。

过了一小会儿后,远处有银光闪动,接着一道银色惊虹从远至近的飞遁而来,看方向正朝小山而来。一见此遁光,这仿若夫妻的男女修士,同时面现喜色。

银虹一飞至小山上空后,一个盘旋,显出了一位四十余岁的锦袍儒生出来。

“大哥,你终于来了。怎么样,还顺利吗?弄到了入谷令牌吗?”那女子一见大汉,立刻娇笑一声的问道。“嘿嘿,总算去得及时,令牌到手了。”儒生一笑,手一抬,两道青光分射向男女修士。

男女二人急忙伸手接住,竟是两面青铜令牌,上一面写着“坠魔”两个红字,一面写着个金色的令子,散发着丝丝的灵气。女修士顿时面上现出兴奋之色,而男修士则眉头一皱,脸露沉吟之色。

“太好了,有了这面坠魔令,我们就可以入谷寻宝了。若是能够得到一些上古时的灵丹妙药,我们三人说不定也有机会凝结元婴呢!”女修人欣喜之下,不禁高兴的说道。“这么小小的一面令牌,竟然要卖三万灵石,他们也真敢卖。”女子旁边的蓝衣男修,却轻叹了一声的说道。这三面令牌多达十万灵石的价格。几乎掏空了三人数百年来的所有积攒的,让蓝衣男修自然有些肉痛。。

“二弟,你就别痛惜了,这一次,若不是我和那人是生死之交,他们宗门又人手不足,决定放弃此次入谷机会,现在就是十万灵石一枚令牌,恐怕在外面都大有人抢。而且鬼灵门原本是想独吞坠魔谷之宝的,如今在其他宗门压迫下,才不得不同意让外人一齐参与入谷探宝。否则,你就是想用十万灵石换一次入谷机会,鬼灵门的人也根本不会答应的。”儒生脸露无奈的说道。

蓝衣修士听了此言,倒说不出什么反驳之言,但看了看手中的令牌,仍担心的问道:“不过,鬼灵门的入谷方法真的可靠吗?我听说在谷口遍布着众多的空间裂缝,一不小心,可就尸骨全无。而且鬼灵门长老,以前曾经从谷中活着出来过的消息,大哥觉得此事不会有假吧?”

“除非鬼灵门的人想与整个天南修仙界为敌,否则,此事绝不会出什么问题。况且我们不都听说了吗,鬼灵门那位长老,也只是元婴逃了回来而已,肉身同样葬送到了坠魔谷中,这倒有些合情理的。”儒生不加思索的回道。

“可是就算我们可以入谷,那坠魔谷中凶险异常,也不知我们这次买令入谷,到底是对是错。”蓝衣男子听了儒生的解释,还是迟疑的说道。

“哼!以我三人的资质,现在境界就已经是顶天了,若没有什么机缘,再过二百余年,我等就都会化为一堆白骨,有此机会自然要搏上一搏。况且,我听说坠魔谷外围的空间裂缝等危险,比内谷深处少了许多,我等只在外围探宝并多加小心的话,应该不会出问题的。”那女子却不在意的说道。

“听说这次鬼灵门一口气,放出了数百块坠魔令出去,而且大半还都落在了各个宗门之手,甚至听说,连慕兰法士似乎也会派人参加。就是说会有数百名修士可以随着鬼灵门的人一齐入谷寻宝,如此多人一齐去,我等怕什么。大不了,实在危险就马上转回就是了。但这次机会错过了,我等终生都会心存遗憾。”儒生倒也看的明白,淡淡的说道。一旁的女修也连连点头,似乎深以为然。

“既然大哥,如此说了,小弟自当随着一齐入谷。”蓝衣男子苦笑一声,不再说什么了。

同样的情形,在昌州附近各处频繁上演着。

从半年前,就不知从何处传出了鬼灵门竟然得到了进入了坠魔谷方法的传言,并说鬼灵门计划瞒着其他宗门,打算独吞谷中宝物,此消息一传出,顿时轰动了整个修仙界。

原本因为刚刚和慕兰人大战过,本想好好休养的各大宗门,顿时坐不住了,纷纷派人到鬼灵门询问此事,就是魔道其余六宗,也同样派出使者去辨认此事真假。

鬼灵高层,对此自然是暴跳如雷,但在如此大压力之下,也只能硬着头皮承认了此事。毕竟只要有心人追查此事,总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中找出事情的真相。

如此一来,其余宗门自然毫不客气地要求共享入谷手段,这一次鬼灵门却强硬的死活不肯答应了,最后只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愿意提供一些入谷令牌给各宗门。只要持此令,到了坠魔谷空间裂缝平稳的时期,各宗门可以选派一些人手随鬼灵门修士一齐入谷去,不过其中自然要付出一些灵石作为代价了。

当然为了平息散修的不满,也专门放出了百余块给散修和那些小宗门。

现在一接近此时期,昌州自然变得热闹起来。在万岭山附近,更是多出了众多他国修士出来,让本地那些原本想进山寻宝的修士,一个个变得谨慎异常,全都夹着尾巴做人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