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九十五章 远行之前

如此微小的符文,绝对不是现在的天南修仙界可以炼制出来的,看来也是件少见的古宝!

韩立心中如此想着,手中银光一闪,将这两条银链先收了起来。他打算等以后有机会,看看能否重新将此链修复,再试试其威力。

收好银链,韩立低首看了看面目狰狞的尸魈躯体,脸色微沉,手指一弹,十道青丝飞射而出,分别刺入了尸魈身体各处,韩立开始仔细检查起来。半晌之后,韩立露出了满意神色。

除了少了一只手臂外,这具尸魈躯体用来炼尸,简直完美之极。不但身体强横异常,普通法宝难伤分毫,就是体内孕育的尸火、尸毒这两种东西,更是非同小可的存在,修仙者沾上了那么一丝,都会立即毙命。

不过看着尸魈的残臂,韩立心中念头一转,沉吟了起来。突然一拍腰间灵兽袋,一股三色噬金虫,从袋中蜂拥而出,在头顶一个盘旋后,嗡鸣声大响。

韩立抬手一道法诀打了过去,顿时这些噬金虫在他神念一催之下,猛然往尸魈的残臂处飞去,在那里凝聚变形。片刻后,一只三色的光滑手臂,出现在了那里。除了了颜色和没有绿毛外,其余的都和另一只手臂完全相同。

韩立微微一笑,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下面,他从储物袋中拿出数叠阵旗和阵盘出来,不慌不忙的在此处石室中,布置起某个玄奥之极的法阵来……

在这山腹之中一待就是两个多月时间,当韩立再次出现在字子母峰的洞中时,脸色显得苍白无比,似乎亏损了不少元气的样子。将银月唤出后,他二话不说又进入密室闭关了,丝毫没再提那尸魈的事情。

再过了一个月后,闭关室的大门再次开启,韩立神色从容的走了出来。

“主人,虫室中的六翼霜蚣已经开始产卵了。”早就守在外面的银月,一见韩立出来,立刻恭敬地说道。

“产卵了,让我看看。”韩立一怔之后,也露出喜色的说道。随后他大步向虫室而去,银月身形婀娜的紧随其后。

隔着虫室的禁制门洞,韩立就将虫室中的一切,看的一清二楚。六翼霜蚣比起当初柳玉交到手中的时候,通过互相吞噬已进阶过了一次,不但体形大了近半,并且喷吐的寒气,更是大胜从前。虽然不能和韩立的乾蓝冰焰相比,但对结丹期修士来说,绝对是致命的东西。当然,韩立融合此寒气修炼出来的紫罗天火,威力也有些增加的。

这六翼霜蚣的卵,就在虫室正中间,乌黑发亮,拳头大小,被冰冻在闪闪发光的丈许大冰块中,散发着丝丝的寒气。显然是虫室中产卵的六翼霜蚣,自己喷吐寒气所致。

韩立目光扫过去。虫室中的几头巨大蜈蚣,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扬首,冲着石门方向嘶叫了几声,作出威吓之意。韩立神色不变,但目光落在那些虫卵上,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

“有二十四粒蜈蚣卵,足够用了。银月,你通知我那位记名弟子过来,可以将她的灵虫带走了。”看清楚蜈蚣卵数目后,韩立点点头,满意的吩咐道。

“是,我这就发传音符。”银月一口答应了下来,然从身上掏出一张符,低语了几句,就扔了出去。符在空中化为一道红光,马上飞射而去。

看完蜈蚣卵,韩立又顺便去隔壁看了下噬金虫的情形。因为前段时间,主要将绿液主用在了六翼霜蚣上,对这些从纯金色噬金虫精选出来的飞虫,韩立可有一段时间没有观察过了。

虫室中的众飞虫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聚集成一个硕大金球,倒吊在韩立为它们特意移植其内的一颗灵木上。

虽然早有多预料,韩立看了一番后,还是眉头皱了皱。这些飞虫再进化一次,应该就可成为成熟体了,即使有霓裳草催化,它们此阶段进化过程之长,恐怕要让人咂舌了。韩立可从来没有想过,区区数十年,这些噬金虫就可以完成最后的进阶。

“银月,玄天仙藤,怎么样了?几个月下来,应该知那截根须是否还有救。”韩立将目光从虫室内收回来时,忽然间问到了此事。

“这个……小婢不好说,主人还是亲自看看的好。”银月闻言,露出迟疑之色。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韩立倒有些诧异起来。不过想了想后,他并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吩咐一声,跟着银月到了药园。

一见露出半截在外的玄天仙藤根须,韩立目中闪过了愕然之色。只见此物已由淡黄色转为了碧绿,只是光秃秃的,还是原来的大小,一丝发芽生叶的意思也没有。

“怎么回事,此藤是救活了还是没有。”韩立稍一感应下此物,并未从上面发现存活的气息,还是仿佛死物般的存在,不禁问了一句。

“这就是小婢想告诉主人的事情。这玄天仙藤根茎,一开始用绿液浇灌数次时,并未有丝毫变化,无法纯粹催熟的。后来我又尝试,用了万年灵液和醇液同时灌注,这才起了点效果,此物颜色就变成了绿色。原本我以为是救活了此物,但是这仙藤根须,除了颜色变化了外,其余的都和以前一模一样,也无法被绿液催生下去。所以我现在也摸不准,现如今的仙藤根须,到底是活了,还是死的。”银月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

“既然有反应,就说明它还有可能被救活,只是还没有找对方法罢了。不过,我们现在没有时间继续测试了,一切事情,都等去极西之地以后再说。时间差不多,我们也该出发了。”韩立扫视了一眼玄天仙藤,淡淡地说道。

“现在就走吗?”银月一愣之下,问了一句。

“明日就走。我一会儿先去向程师兄告辞,然后将洞府封闭起来,带走所有重要的东西。极西之地,应该没有什么厉害的高阶修士,多半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耗时要久了一些,并且一定要在三年内赶回来,否则有可能错过进入坠魔谷的最佳时机。”韩立肯定地回道。

听了这番话,银月点点头,表示赞同。

不久后,二人就出了药园。韩立前去找银发老者,银月在留在洞府中,开始收拾东西,为明日的启程做准备。

第二日一早,休息了一晚的韩立,带着银月刚走出洞府大门,却发现一名身材婀娜的貌美女子,正静静的站在洞府外,默默的看着韩立。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给你留下足够数年修炼的丹药,让你留下来安心修炼的吗?”韩立目中闪过一丝意外的神情,平静的问道。

“公子,我考虑过了。我现在修炼似乎又到了瓶颈,还是跟公子一齐上路的好。况且我身为公子的侍妾,随行贴身侍候公子,也是应该做的事情,公子能否带上妾身一齐去。”慕沛灵螓首微低,香腮微红的低声道。艳美动人的玉容,配合丰满高挑的身材,让其显得格外妩媚动人。

听了此女的言语,韩立怔了一怔,打量了慕沛灵一眼,沉吟了起来。而银月在韩立身后,明眸流转,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面容。

“既然想去,就一齐跟来吧。在路上,我也可以顺便指点下你的修炼。若能早日进入结丹期,对我也大有好处。”韩立没有思量多久,就点了点头,同意了。

“多谢公子!”慕沛灵闻言大喜,满脸的兴奋之色。

韩立见此,淡淡一笑,随即袖袍一甩,一道白光从袖中飞射而出,化为一只四方的带翅飞车,正是御风车。银月一见此车出现,露出笑吟吟之色,随后身形轻轻一晃,就化为一道白光,飞射入了韩立大袖中。

慕沛灵见此,吓了一跳,手掩杏口的露出吃惊之色。

“银月的事情,在路上再跟你说一下,先上车启程吧!”韩立没有在意此事,神色如常的说道。

“是,公子!”慕沛灵也不是普通的女修,吃惊过后恢复了镇定,当即柳腰一扭,人就轻飘飘的飞到了车上。

但当她玉足才一踏上飞车,身前青影一闪,韩立同时到了车上。两手一掐诀,一层白蒙蒙的光罩,将飞车罩在了其中,随后一声清鸣,御风车立刻从原地消失,化为一道惊天白虹,一闪即逝地破空而去。

不久后落云宗上上下下,都得知了一个消息,本门的韩长老,因为在和魔修对决时,伤了一些元气,所以准备闭关数载,用来恢复修为,在此期间,概不会客。

而云梦山其他两宗听闻此事,数度派人问候这位韩长老的伤势,但都被银发老者含含糊糊的应付了过去。也有其他和落云宗交好的修士,前来看望,也被同样的言辞打发了。

于是,关于韩立这位新近名头大盛的落云宗长老,受伤不轻的消息,迅速在溪国传了开来,甚至连其他国家的宗门,也不禁留意了此事。

这些宗门的修士对此倒没有多加怀疑,毕竟韩立最后击杀的那名魔修,可是晋国阴罗宗的长老,据说有元婴中期顶阶的修为,灭杀了对方而大损元气,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即使如此,韩立在不少宗门修士的眼中,也成了可以和天恨老怪并肩比拟的大神通修士。

落云宗的名声,也随之一日千里,有不少宗门,开始刻意交好此宗。也有修为高深的散修,特意前来云梦山加入落云宗。

短短时间内,落云宗竟隐隐有了溪国第一宗门的气象,让落云宗内的不少弟子,大感兴奋异常。韩立这位轻易不在普通弟子面前露面的神秘长老,也在这些弟子心目中声望一时无二。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