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天绝魔尸

尸魈样子和以前没有丝毫改变,还是全身绿毛,一条独臂,浑身仍被纤细银链缠绕全身的样子。

韩立仔细打量了整间石屋一眼,确认这里的一切的确是和自己以前时一样,没有不妥之后,才将手中玉盒也放在了地上,再一拍腰间某只灵兽袋,顿时一道乌光从袋中飞射而出。

啼魂兽尺许大小的身影浮现了出来,此兽一出来,立刻瞅见了石台上的尸魈,顿时吱吱乱叫起来,甚至未等韩立吩咐就周黑芒闪动,身形蓦然巨涨起来。好在此兽也知道此地狭小,身形只涨到了丈许大小,也就停下,但是其盯着尸魈眼也不眨一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韩立见此眉头一皱,神念一动之下,啼魂兽随之安静了下来,背对韩立蹲在地上,变得老实之极。

“咦”韩立一看清楚啼魂兽的背影,脸上却闪过诧异之色。

背对他的啼魂兽,背后那副血色鬼影图,明显被以前清晰了许多,上面的鬼影甚至开始微微凸起了,让人看了竟有一种此鬼影会活过来的感觉,这让韩立心中一动。看来这啼魂兽经过最近两次的大量吞噬,似乎又要有些奇异的变化了。

韩立意外之余,心中倒多了一份期盼。不过,现在可不是仔细研究啼魂兽的时机,他放此兽出来,是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而已。随后韩立单手又往储物袋上轻拍一下,黄光一闪,一枚古色古香的玉签,浮现在了手中。

韩立望着此物,眉梢跳动了一下。此物是他在搜完黑袍青年神识后,才从黑袍青年头颅的发髻上找到的,里面记载了十余种各式炼尸的炼制方法,这些方法大部分都是阴罗宗从其他旁门宗门明抢暗夺来的,被黑袍青年复制了在了其内。

这位阴罗宗的长老,对炼尸之法似乎研究极深,在这十几种炼尸术上,都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有许多照其所说加以改进的话,足以让炼尸威力平白增添三分。

只可惜此位对这些东西,敝帚自珍,从未和其他同门讲述过。而他一心想炼制几具足可以依仗横行一方的顶阶炼尸,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尸体,故而才一直没动手。

而其中记载的一种叫“天绝魔尸”的炼尸,就是这黑袍青年一心想炼制的几种顶阶炼尸之一,此方法所选用的尸体,就是已经自行通灵的各种厉害行尸。将这些行尸抹去神识后,再用各种秘术加以炼制,就有可能成为这种天绝魔尸。自然这种魔尸厉害程度,是视通灵行尸的种类和原本修为来定的。

照那炼尸术上所说,这尸魈就是其中最佳的选择之一,用此等阶的天地灵尸炼制成的魔尸,其凶焰还能胜其炼制前三分。故而韩立在一阅读了签上的炼尸术后,立刻就想到了被困在此处的尸魈了,这等绝佳的机会,韩立自然不会放过。

不过在炼制魔尸之前,他必须和修炼第二元婴一样,先将尸魈的原本神识彻底抹除才行。故而,他特意将那可能存放尸魈元神的玉盒一同带到了此处,好用来施法。

现在韩立看了身前的银色巨钉一眼,伸手一招,所有巨钉立刻轻轻浮起,并且随着口中的咒语声,开始发出淡银色光芒。两手一搓,雷鸣声大响,数道粗大金弧遍布了两只手掌之上,金光耀目,声势惊人。

韩立面无表情的两手一扬,十余道细小的电弧从手掌中激射而出,一一击在了十几枚巨钉之上。金银两色光芒交织一起,巨钉同时颤抖起来。

看到这里,韩立脸色一沉,口中吐一个“去”字,一道法诀紧接打出,所有巨钉化为一道道银芒飞射而出,围着石台上的尸魈一个盘旋后,对准其四肢和身体要害之处,悬浮朝下的不动起来。

做好了这一切后,韩立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朝身前贴着金符的玉盒上一扫,一张口,一片青色霞光从口中喷射而出。此霞光从玉盒表面席卷而过,那张金符颤抖几下后,终于从盒子表面上飘落而下。

“嗖”的一声,盒盖如同被人强行击飞一般,斜着飞出数丈远去。韩立瞳孔顿时一缩,紧紧盯着玉盒,嘴唇紧闭起来。

一股浓浓的绿雾从盒中滚滚涌出,并传出几声惊喜之极的狂笑声。“哈哈!我终于自由了,是哪个蠢货放我出来的?既然放我出来,那就先借你血肉让我裹腹吧。咦,元婴修士?”

绿色浓雾转瞬间就凝聚一个女子脸孔,竟然和银月的妖狐面容一模一样,只是目光碧绿凶恶,并且看清楚韩立后,鬼脸为之一愣。

韩立看着这熟悉异常的面容,同样意外了一下,但随即就神色如常了。银月的妖狐化形,一开始就是尸魈控制变化出来的,这玉盒中果然封印的是尸魈的主元神。

绿色鬼脸呆了一呆后,就冷笑一声,忽然张口一吹,阴风大起,随后鬼脸狂涨丈许,向前一扑,就要附身韩立身上。但是早做好了完全之策的韩立,哪会让其得手。

即使尸魈生前的修为再神通广大,但现在只是一个被困多年的元神而已,韩立不会怕其分毫。

他站在原地一步未动,脸上寒光一闪后,一侧的啼魂兽似乎接到了什么命令,突然大鼻一哼,一片黄霞席卷而出。霞光所过之处,一下卷住了鬼脸的小半部分,就要整个往回拉扯而去。

“这是什么?”那鬼脸倒也机灵异常,一发觉不对后,拼命挣扎地往回撕扯,想要挣脱而出。可惜啼魂的此神通,是专门克制元神妖魂的,鬼脸非但没有挣脱出去,反而一点点被霞光淹没进去。

鬼脸这下魂飞天外,不过它也够狠辣果决,当即绿雾所化鬼脸一阵剧烈晃动,竟自行断掉被黄霞卷住的部分,而趁黄霞收缩而回的时候,剩余的鬼雾一阵翻滚后,重新凝聚成一个小些的鬼脸。这时它急忙掉头,往石台中间的尸魈猛然射去。知道了韩立不好惹后,它打算先回到自己躯壳,再来活生生的撕扯掉韩立。

韩立见鬼脸掉头,嘴角微微一翘,露出几分讥讽之色。他不慌不忙地冲那十余只缠绕着金色电弧的巨钉,轻轻一点指,就在鬼脸刚一没入尸魈躯体的刹那间,银色巨钉就快似闪电的一坠而下。

“噗噗”之声大响,尸魈的身体刚想动一下,四肢小腹等各处要害之处,同时巨钉狠狠地插下。虽然由于尸魈尸体坚硬似铁,这些银钉根本无法伤及表面分毫,但上面的金弧却毫不客气的击在其上,顿时一张金色大网,将尸魈毫不客气的罩在了其中。

顿时一股焦糊外加腥臭的味道,从尸魈身上传出,刚刚附身的尸魈元神,竟在这一击之下再次被击出了尸魈躯体。而这时的绿色鬼雾竟然比刚才附身时,诡异的又大了一圈,并且绿雾中隐隐竟有一大一小,两张鬼脸隐在其中。

两个鬼脸拼命地想再次附身尸魈躯体上,却被那银钉上闪烁不定的金弧,给击的怪叫不停,根本无法进入其内。

“果然这尸魈体内,还有潜藏的分神,这倒没有让我白忙活一场。”韩立见此情景,心中大喜,最后一丝顾虑去掉后,当即神念猛一吩咐啼魂兽,顿时此奇兽大鼻再次狠狠一哼,一股比刚才刺目倍许的黄色霞光,喷射而出,直向那两个鬼脸罩去。

这一次的两个鬼脸,可不像上次那么走运,光华扫过之后,两个鬼脸只来及凄厉的惨叫一声,就黄色霞光一卷而走,被带回了啼魂兽地口中。

啼魂兽大嘴狂咽几下,有些兴奋的拍拍肚皮,似乎满意非常。

韩立见此,脸上同样露出一丝笑容,不急着将那些银色巨钉收回,反而从容的向这具尸魈躯体走了过去。

到了石台前,韩立看了看绑在尸魈上的那些银色细链,略想一下后,突然手指一弹,一道金色剑气一斩而下。“当”的一声脆响,银链安然无恙。

韩立神色不变,似乎此情景早就在预料之中,一张口,一口金色小剑从口中喷射而出。略一施法催动后,小剑瞬间变的刺芒夺目,对准其中一根银链无声无息的击去。同样的脆响传来,金光闪过后,银链上多出了一个米粒大小的豁口。

韩立脸色微变,略有些动容了。虽然知道这银链能束缚力大无穷的尸魈,肯定不是普通的法器,但竟连掺入了庚精的青竹蜂云剑,都只能造成么点伤害,还是让他大感意外!

不过,韩立心里感到惊奇,但手中法诀催动却一刻不停,那柄飞剑,对准同一个部位,不停的连斩而下。

过了好大一会儿后,此银链终于被韩立斩断了开来,韩立好奇的冲银链一招手,顿时困束尸魈的此物,如同银蛇一般灵活之极,化为两道银光落入了手中。

他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下银链,这才发现看似平滑的银链表面,竟然刻着密密麻麻地细小符文,其细微之处,肉眼几乎无法看出。

韩立眼角一动,目中闪过一丝震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