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九十三章 侵占

“什么事?”韩立扭首看了银月一眼,目中闪过奇怪神色。

“自从被主人收为器灵以来,主人似乎从未让小婢以器灵形态加持过飞剑威力,也从未以器灵身份被唤出对敌过,不知主人能否告知下原因?”银月慢慢的问道。

“你怎么想起问这事情?”韩立眉头一皱,有些意外了。

“没什么,小婢也只是随口问问。毕竟银月的真正身份,就是器灵而已。”银月螓首一低,轻声的说道。

“器灵?你认为你是普通器灵吗?普通器灵根本没有灵智的,怎会问这样的问题?实际上召唤器灵化形出来,虽然可以让法宝威力大涨,但对器灵本身来说,消耗的精元也不少。甚至有些法宝主人催使器灵太过频繁,导致器灵自行溃散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而对我来说,用妖狐之体出现的你,给我的帮助并不小,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将你化为器灵应敌的。毕竟你的修为损耗了,对我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沉默了一会儿后,韩立才淡淡说道,然后不再说什么的转身就走,出了大厅。

留在厅内的银月,明眸眨了几眨,玉容上现出沉思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后,她低首看了看手中的玉盒后,嘴角升起一丝轻笑的也走了出去。

韩立进入洞府的密室中,准备开始种修炼第二元婴的神通。普通秘术实在无法和这种大神通秘术相比,故而韩立为了今日的修炼,其实早在许久前就开始准备了。

如今,韩立盘膝坐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枚淡青色玉简,似乎正将神识沉浸其中,在参悟着什么东西。此玉简正是记载了“玄牡化婴大法”的那枚玉简。

片刻后,韩立将神识抽了出来,然后闭目想了想,两手一掐诀,口中发出几声低沉的咒语声,身形就一凝后,一动不动起来了。头顶天灵盖处青光闪动,一只青光缠绕的婴儿蓦然浮现在了那里,正是韩立苦修二百余年才得以练成的元婴。

此元婴看起来,比起数年前,略显壮硕一些,双目乌黑清澈,显得灵性十足。

以韩立凝炼仅仅数年的元婴,他也只敢在这种安全之极的地方,才让其出窍一会儿,否则万一有什么变故,韩立元婴可是脆弱异常的。

在韩立头顶坐了一会儿后,元婴歪着脖子打量了下密室四周,身上青光一闪,化为一团灵光漂浮而起,接着在密室中慢慢飞动起来了。一开始似乎有些生疏,但渐渐元婴似乎掌握住了飞行之法,青光越来越快起来。甚至到了最后,整个密室中只见一团青光鬼魅般的飘忽不定,忽闪忽现,让人叹为观止。

再过了一会儿后,元婴忽然停下了遁光,漂浮在密室的一角,似乎想起了什么。两只白嫩的小手一掐诀,灵光一闪,元婴蓦然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却重新出现在了韩立头顶上,只是小脸色略微有些发白,似乎消耗了不少元气的样子。这正是元婴独有的神通,真正的瞬移之术。

元婴伸了伸懒腰,重新化为一道青光,没入韩立天灵盖中,不见了踪影。韩立的眼皮微微一动,缓缓睁开了双目,目中显出一丝凝重的神色。

“看来元婴经过这几年的培炼,总算真正凝固下来了。虽然还不能和那些老怪物们的元婴相比,但开始修炼第二元婴,应该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韩立喃喃地说了一句。随后他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一个玉匣出现在了手中,上面贴满了众多符箓。

韩立神色凝重的大袖一拂,所有的符箓自行脱落而下,再用手指往盒盖一角轻轻一点,盖子自行打开了,露出里面一个金光灿灿的圆球,里面正是被封印了的至木灵婴。

“当初施展的离魂术,现在差不多完全生效了吧!”韩立望着金球,又嘀咕了一句。随后想了想后,他一抬手,五指按在了金球之上。

一声霹雳声响起,金光闪动后,无数纤细的电弧从圆球上弹射而出,飞快的没入了韩立手中,不见了踪影。转眼间盒中金球溃散开来,显出了一个数寸大小的碧绿小人,眉清目秀,正是至木灵婴的本体。

不过这时的至木灵婴,浑身上下插满了密密麻麻的乌黑细针,双目紧闭,昏迷不醒的样子。而这些牛毛般的黑针,不时闪烁着丝丝的绿光,看起来实在诡异。

韩立不敢大意,双目微眯地仔细的打量了一遍至木灵婴和这些乌黑细针。看到一切似乎都和其预料的一样,才神色略缓起来的伸出一根食指,缓缓向灵婴的眉宇处,轻轻点去。

“噗嗤”一声,手指尚未真正按点到,指尖处就蓦然爆发蚕豆般大小的绿色光团,随后化为一道碧绿光线,直接刺进了灵婴的眉宇中。韩立手指不晃一下,沉稳之极,似乎在借用绿丝探查着灵婴体内的情况。

足足一顿饭的功夫后,韩立长出了一口气,手指一收,将那绿色灵丝抽了回来,一闪后消失了。

摸了摸下巴,韩立稍沉吟一会儿,突然抬手一招,顿时灵婴身插满的乌黑细针,化为上百道黑芒飞射入了大袖中。而灵婴仍然昏迷不醒的躺在玉盒内,没有一丝清醒的样子。

韩立似乎心中主意已定,没有再迟疑的两手掐出一个古怪的手印,冲至木灵婴上打出了一道法诀。顿时灵婴轻飘飘的从玉盒中飞出,飞到和韩立头顶一样高后,就手脚自行活动地呈盘膝打坐状,面对面的停在韩立对面不动了。

韩立轻轻闭上双目,心中法诀一催,天灵盖处青光大放,自身元婴再次浮现在了那里。这一次,元婴脸上没有露出嬉笑的神色,反而小脸绷得紧紧地,一副凝重的神情。

它头颅一抬,目光落在了对面一动不动的至木灵婴身上。身形微动后,它飞到了至木灵婴的对面,同样盘膝坐下。

至木灵婴本体足有两寸大小,而韩立的元婴则只有寸许来高,两者站在一起自然显得一大一小,不太协调。但这时,韩立元婴小嘴动了几下,口中含糊的吐出了几句晦涩的咒语声,然后一张口,一团青的精纯灵气,直接喷在了至木灵婴的脸上。顿时灵婴面容一动,竟慢慢睁开了双目,只是眼神呆滞无比,丝毫神采没有,如同傀儡一般。

韩立元婴却如临大敌,两只小手飞快的掐诀不停,双目瞪得大大的,盯着对方的双睛眼都不眨一下。忽然间从元婴目中射出两缕青色霞光,直接注入到了至木灵婴的眼中。

顿时两者身形同时一震,接着至木灵婴口中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噗通”一声,直接从空中跌落而下,并在地面上打滚翻腾,似乎在经受着极其苦痛的折磨。而韩立元婴还稳稳的漂浮在空中,但小脸上同样是痛苦不堪的神情,但还能强行克制住的模样。

密室中的痛苦声,断断续续,忽大忽小,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声音才渐渐消失声。又过了两日后,韩立才一脸倦意的走出了密室,但目中隐隐带着一丝兴奋。

当初害怕强行侵占至木灵婴神识,有可能遭受反噬之灾,所以韩立当初并没有马上施法种下第二元婴,而是当日就用玄阴经中记载的一种离魂术的秘法,施展在了至木灵婴身上,让其神识在那些离针法器的所用下,一点点的减弱消散。如今这般长时间过去了,至木灵婴的本源神识,自然低的不能再低了。在此情况下,韩立依仗自己不下于元婴后期的强大神识,来强行抹去至木灵婴最后的一点灵识,当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如今灵婴神识已被其强行抹去,而将自己的部分神识注入了其中,然后将此灵婴,用秘法收进了体内,慢慢的进行同化和适应。

虽然说还有神识反被灵婴本能给同化的危险,但韩立自持自己神识坚凝异常,多半不会遇到此事。而且就算真出了这等事情,他顶多舍弃这部分神识不要是了,以他神识强大,这部分的损耗不会影响其灵智。

而这个同化过程的时间长短,则不好说了,有可能三年五载,也有可能七八年甚至十余年,基本是因人而异的事情。韩立原本就没寄希望,这第二元婴能在坠魔谷之行中派上用场,因此倒也没有着急。

他出了密室后,略微休整了一日,就去坊市买了一批炼器材料,然后在炼器室中待了半个月的时间后,才再次出来。不过其手中却多出了十几枚可随意变幻大小的巨钉法器。韩立带着它们,直接奔抓雪云狐时的那片沼泽而去。

当出现在那座山腹的石屋中时,韩立一眼看到尸魈安然的躺在石台上,虽然早有所预料,但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他从储物袋中先掏出一个贴着金符的玉盒,又将那些银色巨钉一一摆开,然后双目半眯的瞅向了尸魈。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