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八十八章 剑阵初展

韩立虽然不知道这所谓“七龙桩”到底有何厉害,但是闻听银月声音如此恐慌子,心中自然一紧,大袖一抖,三十六口青竹蜂云剑发出嗡鸣之声,一齐从袖口中鱼游飞出。既然知道对方不是普通魔修,韩立也没心思用其他手段慢慢刺探对方深浅了,直接使出了自己新炼制成的飞剑,打算一举克敌。

三十六道尺许长金光,在韩立头顶一阵盘旋,一连数道法诀打在了其上,顿时所有金光轻轻颤抖几下,立刻分化出上百道一模一样的剑光出来,光华大放。

韩立正想催使法诀,将这些剑光形成大庚剑阵时,四周七根光柱,却抢先发动了攻击。只见柱子上的银蛟同时扭首看向中间韩立,大嘴一张,银光灿灿,口中仿若有物要喷出一般。

韩立不及多想,一点身前蓝色盾牌,灵光一闪,宝物瞬间化为一层蓝水幕,将他团团罩住。另一只手则那块锦帕祭了出去,化为一片白茫茫轻雾,浮现在了水幕四周。

而与此同时,一道白影从韩立袖中飞射而出,落到了地上,化为一个窈窕妙曼的艳美女子,正是银月附身了妖狐之体,自行跑了出来。韩立正感意外时,银月手一扬,一片紫光飞射而出,正是那件紫云兜。此古宝在银月一脸紧张之色中,化为紫色火网又在最外层布下了一层防护。

韩立心中一凛,他布下了两层防护,银月竟然还认为不足,这“七龙桩”真的如此厉害?此念头才刚从韩立心中升起,七条银蛟口中银光已经无声无息地喷射而出,竟是七道仿若有形的银色光柱。

七道碗口粗银光,一闪即逝,撞上了紫铖兜所化的火网。银光紫火交织到了一起,结果紫网仅仅支撑了片刻,就春阳融雪般被击穿了七个孔洞出来。七道银光去势不减,又击到了锦帕古宝所化轻雾上。方一接触,轻雾翻滚不已,呈现出了不支状态。

韩立见此情形,倒吸了口凉气,面色微变。照这样下去,他布下的三层防护,几乎转瞬间就全被击破。这些光柱到底是何攻击,竟然如此厉害!

韩立正如此想着之时,那银月见到此幕,脸上却反而大松起来。

“原来是个仿制品,白让我担心了一回!”银月嘀咕了一声,玉手一掐诀,一张檀口,随着一团香雾,喷出一颗粉红色圆珠出来。此圆珠拇指大小,香气扑鼻。

随后银月口中传出了悦耳低沉的咒语声,冲圆珠伸出一根白皙手指一点,“砰”的一声轻响,圆珠自行爆裂了开来,化为无数的艳丽异常的亮晶晶粉末,朝周围的蓝色水幕飞扑而去。

韩立愕然了一下,但并没有出手阻止的意思。结果水幕一吸入这些粉末后,灵光大放,表面一下明亮起来,仿佛整个水幕由无数大小一般的铜镜组成一样。

这时银光击溃了外层的白色轻雾,毫不客气的击到了最后一层防护上。

看到这里,韩立心中一下紧张了起来,但手中的法诀却一刻没停。不知何时,原来盘旋在其头顶的众剑光,开始一个个诡异的消失不见。

水幕上放出耀眼的刺芒,七道银光微微一颤后,在光芒中竟被反弹而回。而且按照原路丝毫不差的向七根光柱射去,其速度比来势还快三分。

这一手,不但让韩立大出意外,那黑袍青年更是没提防一下。他完全被韩立身边,多出一名美艳少妇的事情,给吸引住了心神。而刚才银月口中嘀咕的“赝品”二字,也没能逃过他的耳朵,让这黑袍青年脸上闪过一丝讶色。

“轰隆隆”之声接连传来,那七根光柱及上面的银蛟,瞬间就被银光淹没了,化为了乌有。

韩立怔住了,这看起来如此厉害宝物,竟然如此轻易地毁掉了,实在有些难以相信。

银月抿了抿红唇,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原来不但是个仿制品,而且还是个半成品,还真把我吓了一跳。”银月玉手一拍高耸的酥胸,低声笑道。

“半成品?你怎么知道七龙桩的破解之法。”对面的黑袍青年见七龙桩被毁,神色蓦然一沉,在一听银月说什么“半成品”的言语后,立刻厉声喝道。

他虽然知道自己手中得到的这件宝物,肯定不是传闻中的那件真品,但也觉得就是仿制品来说,神通也太单一了些,如今一听银月此言,心中一动倒也信了个七八分。

银月听了黑袍青年之言,明眸流转下,没有丝毫想要回答的意思,反而两手一掐诀,冲水幕上打出一道法诀。顿时水幕上光芒一闪,一片粉雾从上面飞射而出,瞬间凝结还原成了当初的粉红圆珠。银月红唇一张,一片光霞从口中喷出,一伸一缩之间,就将圆珠席卷在内,重新吸入了腹中。

“妖丹!哈哈!原来是个狐妖!不过修为只有七级的水准,这倒有些古怪。不过这正好,在大晋,有不少修仙之人都想要一位狐妖侍妾。一个可以化形的狐妖,可是价值连城,堪比一等一的天地灵物。这一次,在下还真的没有白来。”黑袍青年先是大怒,但用神识仔细一扫水幕中的银月和那粉红色圆珠数遍后,脸上却现出狂喜之色。

“小婢虽然很想跟仙师走的,可惜银月已是有主之人,恐怕不能随前辈之意了。”银月先是脸色微变,但随后秋波流动,手掩住杏口的笑吟吟道。

“有主?你这位主人一会儿就魂飞天外了。你老老实实的跟我走,我就放你一条性命,可别不知好歹!跟着本尊者走,可比呆在这个穷乡僻壤强多了。”黑袍青年用贪婪的目光狠狠看了银月两眼,不在意地说道。

“阁下是不是神智不清了,我这个做主人的还好好的,你就开始打我女婢的注意,阁下先看看四周再说吧。”刚才一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韩立忽然间讥讽的说道。

“四周?你说的是这些垃圾剑光?虽然你同时炼制如此多飞剑当法宝,的确有些出人意料,但是阁下不会不知道,本命法宝可是全靠自身真元培炼,才能发挥出莫大威力的。你炼制如此多飞剑,简直是愚蠢之极的主意。至于幻化出如此多剑光出来,更是华而不实的可笑事情。这种神通,在和同阶修士争斗中,能有何用处?我就是站在原地不动,你的这些剑光都无法伤我一根汗毛。”黑袍青年一扫四周蓦然浮现的密密麻麻剑光,不屑的说道。

“你说的有些理。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道友,你是元婴后期修士吗?若是没有,那你就去死吧。”韩立面带古怪之色,忽然间目露杀气的说道。同时暗中一催法诀,发动了悄悄布置完毕的大庚剑阵。

对面的黑袍青年,听韩立如此一问,先是一怔,随即又感到不妥,急忙手一翻,一把乌黑短斧出现在了手心处。此斧表面符文隐现,手柄处有一个鬼脸栩栩如生的雕刻在其上,可见此宝非凡了。

而这时,四周的金色剑光齐声清鸣,灵光大放,却没有马上攻击,而开始一一的凭空消失。

黑袍青年一怔之下,急忙放开神识想找出这些剑光,却神识一扫之后,却丝毫异样也没发现。这让黑袍青年心中咯噔一下,不再犹豫了,冷哼一声,他将手中黑斧毫不犹豫的祭出。只见黑光一闪后,此斧瞬间狂涨,化为一把六七丈之大的巨斧,锋利异常的样子。

巨斧轻轻一晃,向虚空处狠狠一斩,金光绽放。一道不起眼金丝随后浮现而出,迎着着巨斧斩下方向,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

“砰”的一声,巨斧从中间断成了两截,从空中跌落而下。

“这是……”黑袍青年脸上的轻蔑之意,一下无影无踪,神色凝重了起来。他又一抬手,一口翠绿飞刀脱手射出,化为一道丈许长绿虹,激射而去。结果同样的一幕出现了,绿虹刚一飞出十余丈去,就被相同的数道金丝凭空掠过,爆发出一团绿芒后,就被切割成了六七截,掉落尘埃。

“唏!剑阵!”黑袍青年倒也见多识广,倒吸了一口凉气,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只是剑阵按理说应该是数十人甚至数百人才能布下的,而韩立竟然单凭一人,就布下如此厉害的剑阵,实在让青年有些目瞪口呆。

韩立见黑袍青年有些明白过来,但根本不给此人考虑破阵之法时间,当即两手一掐诀,神识同时联系到了所有剑光,猛然一催动整个大庚剑阵,顿时诡异地一幕出现在了黑袍青年附近。

只见无数金色丝线,闪着诡异金芒,忽隐忽现的出现在了青年四周。它们的闪动,无声无息,毫无规律,却缓缓向中间靠去。

黑袍青年见此,脸色一下铁青起来,猛然单手一拍储物袋,十余颗遍布血丝的白色圆珠出现在了手中。然后他身形滴溜溜一转,这些圆珠同时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