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八十七章 黑袍青年

“不过,为了一名女子就以身范险,我也高估了他。”黑袍人又嘟囔了一句,转首看了看不远处的所在,一个简陋异常的传送阵,黑袍人目光闪动不已了。

等此人感应到韩立离此地只有数十余里后,忽然起身朝传送阵大步走去,片刻后,人就在白光闪动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同样感应到了黑袍人的存在,原本小心的向这里飞射而来,猛然间感应中的对方踪影全无,不禁心中愕然起来。“难道此人施展了遁法隐匿起来,想在一旁暗算自己不成?”心中有了这种想法,韩立一凛,自然多加了十二分的小心。

“这是……”但当他谨慎的靠近了了天柱山峰顶,并看到了显眼异常的那座小传送阵时,脸色为之一变。并且目光一转之下,就看到了传送阵旁边的新竖起的一个青石板,上面用利刃刻着四个寸许大的小字,清晰之极:“过时不候!”

韩立低声念出了这四个字后,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心中暗骂对方狡诈。

虽然以他法阵造诣,一眼就看出如此简陋传送阵,不可能是传送到很远地方去,但就是如此,若将其随便传送到对方设好埋伏的地方,那岂不是自投罗网。更糟糕的是,这一传送过去,他根本不知道银发老者等人还能否找到他?

可看对方石碑上的留言,显然不愿现在和其照面,也根本不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若耽搁时间长了,对方心一横的真就此走掉,那可就麻烦大了。他可不敢赌对方是否真的会如此做,毕竟他可是灭杀了阴罗宗宗主的双修伴侣。若来人就是这位魔道宗主的话,如此做倒也并非没有可能。看来若想找到解除封魂咒的方法,也只有冒险一试了。

韩立脸上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心中终于有了决断。他先用神识扫视附近的区域,确定并没有其他魔修躲藏起来里,才掏出一张传音符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手一扬,化为一道红光向来处方向飞射而去。然后韩立不再迟疑的一摘腰间某只灵兽袋,将其祭到到了半空中,三色噬金虫蜂拥而出,化为三色战甲浮现在了韩立身上。

他又一甩袖袍,蓝色小盾飞射而出,挡在了身前。另一只手则一翻,白光闪过后,一块仿若轻纱的锦帕,出现在了手中。

韩立低首看了看这块锦帕,目中闪过一丝异样神色,此锦帕正是当日南宫婉赠送其的护身之宝。韩立用手指轻轻抚摸着锦帕光滑的表面,站在原地默然了起来。

但一小会儿功夫后,韩立一抬手,又往身上施加了数层护罩,身形一晃,人就踏进了传动阵中。深吸了一口气后,韩立手一扬,一道法诀打在了传送阵一角上。白光大放,韩立就在传动阵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离天柱山数千里之外的某个湖泊中,一个位于湖泊中心处的无名小岛,白色灵光在此岛地某处亮起,韩立身影随之在浮现而出。

而他几乎刚一传出出来的瞬间,不顾传送的身体不适,想也不想的先一催身前蓝光盾,顿时此盾巨涨,将其大半身子都挡在了其后。不过韩立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攻击,这才心中稍定的向四处打量一下。

“不用担心,对付你一名元婴初期修士,在下还不至于偷袭的,虽然听说你不是个普通的初期修士。”一个听起来陌生的声音,在韩立对面不远处传来。

韩立一听此声音,心中一动。这绝对不是阴罗宗宗主的声音,难道真是其他魔修做的此事?韩立目中闪过讶色,朝声音传出处望了过去。

只见一名二十余岁的黑袍青年,在三十余丈外的地方正双手倒背,不动声色的望着他。虽然韩立从未见过阴罗宗宗主的真面目,但无论体形还有声音,此人都决然不是当日边界之战中和合欢老魔对战的那名黑袍男子。

“哼!不会偷袭,那为何用这种手段,给在下伴侣下封魂咒。”韩立目光一扫之下,竟然无法看出对面之人的修为,这让他双目微眯,警惕心不敢稍有放松,但口中却冷冷的讥讽道。

这时,附近的一切已尽入其目中。这是一处沼泽之地的边缘处,淤泥水坑,到处都是,潮湿异常。不远处则是一片矮小树林,还隐隐有湖波之声传来。

韩立眉头皱了皱,瞬间有舒展开来,四处感应到了异常的灵气波动,果然布下了什么禁制的样子。虽然估计不会是太厉害的法阵,但传送到此处,完全丧失了地利。

“嘿嘿!不用这种手段,韩道友会如此乖乖的到此。在下虽然有点小神通,但还至于自大到和你们整个宗门对抗的地步。”青年毫不动怒,反而慢条斯理的说道。

“阁下不是阴罗宗宗主?”韩立瞪着对方,忽然话锋一转。

“怎么,在下有什么地方像本宗宗主吗?”黑袍青年嘿嘿一笑,悠悠的说道。

“不像,但是能轻易的潜入本落云宗,并且伤了人还能安然离去,我实在不知贵宗还有阁下这样的高人。不知道友为何没有在大战时出现?”韩立好像有点不解,但又仿佛在自言自语。

“虽然在下很想给韩道友解释一二,但是我引道友到此可不是为了专门给道友自报在下来历的,阁下的金雷竹法宝可带来了。”青年轻轻一笑,露出诡异之色的说道。

听了青年此言,韩立冷冷的瞪着对方,没有言语一句。

“咳!韩道友若是想拖延时间,恐怕要失望了。我摆设的传送阵可是只能传送两次的特制传送阵,一旦两次用完,那一头的传送阵便会自动毁掉,没有半日时间,他们绝无法找到这里来的。我想半日时间,足够处理好你我之间的事情了。”黑袍青年十分自信地样子。

“哼!你想知道金雷竹法宝是否在我身上,是不是先告诉我封魂咒的解除之法?“韩立目中寒光一闪,但语气稍缓地说道。

“封魂咒解除之法,就在这玉简中,但是先把金雷竹法宝亮给在下看一眼。我和本宗宗主不同,我只想要那金雷竹,你和他的灭杀伴侣之仇可和我没一点关系,我也懒得插手此事。”青年脸上笑容一收,手掌一翻,一块乌黑色的玉简出现在了手中。接着青年大有深意地望了过来。

“当然可以,金雷竹法宝虽然很重要,但是在下对自己伴侣更加看重几分的。”韩立双眉一挑,毫不犹豫的说道。

然后他两手往胸前一合,再轻轻一分,一声霹雳声响起,接着在轻微的金弧跳跃中,一枚青色小箭出现在了手中。韩立用两根手指夹着此箭,目无表情的撇了青年一眼。

青年见此情景,目中贪婪之色一闪而过,随即稍沉吟一下,就忽然一抖手腕。顿时手中的黑色玉简,缓缓的向韩立飞去,速度竟奇慢无比,犹如有无形绳线牵扯一般。

韩立先是一怔,随即明白对方的用意,也多不言语,同样的将手中小箭抛出,也如同黄牛拉车一般地缓缓向对方飘去。

两人虽然操纵着手中东西,但目光却均都落在彼此的脸孔上,眼也不眨一下。当两样东西插身而过时,韩立和青年均暗自松了一口气,神色略放松了一下。二人几乎同时抓住了飞过来之物,急忙仔细看去,结果二人稍一仔细辨认后,脸上均现出了苦笑之色。

“这就是阁下的金雷竹法宝?”黑袍青年冷笑着两手猛然一搓,银白色火焰一起,手中青色小箭瞬间化为了灰烬。

“在下也同样没听说过,修仙界最基本的五行功法能除封魂咒的。”韩立面无表情的手中蓝火升起,玉简瞬间凝结成冰,然后碎裂成了点点莹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哼!看来我们都信不过对方。不过没关系,在下再问韩道友最后一次,是否愿意将金雷竹法宝交出来?只要将此宝交给了我,在下扭头就走,并会立刻留下救治贵伴侣之法。否则在下灭了道友后,同样能找到此宝,这可不是古宝,阁下一定会随身携带的。”黑袍青年神色阴厉了下来,身上散发出了一丝丝的煞气,脸上隐现狰狞之色。

“巧了!道友的想法倒和在下有几分相似,既然是阁下施展的封魂咒,解除之法也一定在你脑中了。等我灭杀了你,同样可以从元神中搜魂,得到我想知道的东西。”韩立轻吐了一口气,冰寒的说道。

“对我搜魂?这数百年来你是第一个敢如此对我说话的人,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黑袍青年怒极反笑起来,一抬手,数道法诀飞向了四周。附近一阵轰鸣声传来,七道刺目耀眼的白色光柱冲天而起,同时龙吟之声传来,七根光柱上同时浮现一只只银白色的蛟龙出来,仰首齐鸣。

“不好,是七龙桩!主人快些闪开。”韩立尚未看清楚这七根柱子有何名堂,耳边就响起了银月惊恐声音,似乎害怕之极。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