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八十六章 剑阵初成

顿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透明液体开始一点点的自行分裂变形,竟形成了六枚拇指大小的银珠,滴溜溜的在空中缓缓转动。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出了口去。结果精血一沾染到这些珠子表面,全都一滴不剩的吸纳了进去,随即珠子颜色大变,转变成了金黄色,犹如赤金打造的一般。

见到这种情形,韩立精神一振,再次张口,一道青芒飞射而出,随即一个盘旋后,停在了韩立面前。是一把青蒙蒙的迷你小剑,寸许大小,灵光闪烁。

韩立冲一颗庚精所化金珠,手指一点,顿时金珠化为一道金光直射小剑上,然后融化包裹,均匀之极的涂抹到了飞剑表面之上,顿时小剑变成了金光闪闪,耀眼夺目。

韩立双眉一挑,又冲地上点指几下,数种辅助材料一一飞到了飞剑之上,诡异的融入其中。然后韩立又冲飞剑一招手,此剑刹那间飞至了手心处,“噗嗤”一声,一团青色婴火凭空浮现,将飞剑包裹在内。

韩立缓缓闭上了双目,用神识操纵婴火,开始了炼制。只有将掺入精血的庚精彻底和飞剑融为了一体,不分你我,才能算炼制完成。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韩立就在密室中一口接一口地炼制着青竹蜂云剑,片刻休息时间都没有。若不是韩立有万年灵液,可以及时回复消耗法力,如此短时间还真无法坚持下来。

而在洞府外面,眼看离那黑袍人约定日子将近,韩立还未从洞府中走出,知道此事的一些人开始焦急起来。而其中自然又以银发老者最为焦虑,因为就在昨日,有人用飞剑传书方法,将一个玉简投入到了落云宗内,里面写好了和韩立约见的准确地点。那里不但地势险恶,而且距离云梦山非常远,韩立再不出关的话,可就来不及了。

就在银发老者在议事大殿偏厅中坐卧不宁时,韩立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厅口处。

“师弟,你出关了。法宝炼制好了?”老者有所感应的一回首,一眼看见了门口处的韩立,不禁惊喜的叫道。

“总算勉强都炼制完毕。师兄,我听说那人再次送来了玉简,里面还有约我的地点,是不是真的?”韩立神情比起一个月前多了一分从容,沉声问道。

“不错,他约你在天柱山峰顶见面。这是他送来的玉简,你先看看吧。”银发老者点头道,并把一枚绿色玉简扔了过来。

韩立接过玉简。当即将神识沉浸其中,迅速扫视了一遍。

“哼!让我只一人过去,并一定要带上金雷竹法宝。看来他真将我调查的很清楚,知道一些我和婉儿的事情,否则不会如此自信的。”韩立冷哼一声,脸上一丝厉色闪过。

“以对方神通,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查清楚师弟和南宫妹子的事情,的确是轻而易举事情。毕竟低阶修仙者在这等大神通魔修面前,根本无法保守任何事情的。但师弟,我不能让你一人前去冒险。我已经约了火龙童子等五六名交好的同道。到时师弟先走一步,我等几人尾随后面。只要那人一现身,就一齐围攻,一定要将这人拿下。让此人知道,我们溪国可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银发老者忽然恨恨的说道。

“师兄的方法不错,不过此人多半有所防范的。但师兄几人跟着也好,万一对方疏忽大意或过于自大,也是天灭此人。”韩立想了想,点头同意了。能有些帮手,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好就这么说定了,那天柱峰虽然奇高无比,但是对我等修仙者来说,根本视若平地,我会在师弟身上种下记号,用来追踪。到时要是对手真的不可力敌,师弟只要拖延下时间,我和几位好友就会及时赶到的。”银发老者叮嘱了一句。

“此事有劳师兄多费心了。此情,韩某一定会还的。”轻易不肯受人恩惠地韩立,难得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哈哈,师弟也我们落云宗的一分子,何必说如此见外的话。时间不早了,韩师弟还是快做些准备吧。晚上师弟就必须出发,才能按时赶到天柱山的。”银发老者一笑后,仿佛不在意的说道。韩立点点头,当即告辞先回去了。

望着韩立出去的背影,银发老者轻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能让韩立说出刚才的话语,他总算没有白费这一番苦心,想必他即大限坐化后,这位韩师弟也会念在这份人情上,全力扶持落云宗吧。

银发老者感到心里一阵轻松,但想了想后,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几张符出现在手中,接着往空中一抛,立刻化为几道红光飞射而出了偏殿大厅。

这些传音符发出,早就在数日前住进迎宾阁那些好友,想必片刻后就能齐聚此地吧。

老者脸现沉吟之色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韩立给银发老者说了一声后,就离开了云梦山,直奔足有一天路程的天柱山而去。而银发老者在韩立出发了一个时辰后,也和火龙童子等几名元婴老怪出了落云宗,悄悄的跟在后面。

为了节省法力,韩立所化青光遁速只是一般而已。而韩立在遁光中一边向前飞遁而去,一边把玩一口两三寸长的金色小剑,正是韩立掺入了庚精中的三十六口青竹蜂云剑之一。

不知为何,参入了庚精后的飞剑,彻底变成了赤金色。而他若没有记错的话,庚精在炼制过程中,虽然会让法宝表面改变灵色,但这改变一旦在法宝炼制完毕后,庚精真正渗入法宝内部,应该恢复原来本色才对的。而这三十六口飞剑,却将这金色保存到了最后,一直未曾褪去,这让韩立略有些诧异了。

这些飞剑威力却没有受到影响,甚至韩立还隐隐觉得,这庚精似乎比传闻中还更加有效。经他测试后,足足提升了飞剑近三成的威力,在锋利程度上更是远胜从前。韩立相信,材料稍次点的法宝现在若和些飞剑交织碰击,恐怕被这些飞剑一斩之下就会变成了废品。

韩立心中惊喜之极,但也有些疑惑不解,最后他想到了作为飞剑主原料的金雷竹和先前曾掺入过的另一种珍惜材料炼晶。这些材料可无一不是稀罕异常的东西,难道掺入庚精后,另起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韩立想了半天,也只能如此的自我解释了。

既然事情是向好的方面发展,他也不愿多费神去研究此事了,而将心思全放在了大庚剑阵上了。这个神通,几乎不需要韩立特意修炼,轻而易举的就施展出来了。韩立在密室中稍微试了一下此剑阵的一点威力,结果让韩立目瞪口呆!

此剑阵威力之大,证实了那金页上丝毫没有夸大之言。虽然现在只能组成一个简单的大庚剑阵,但此剑阵神妙之处,就已让韩立叹为观止,对此行信心大增,否则韩立哪会如此老实地去见对方。

南宫婉封魂咒一定要解,但没有大庚剑阵的话,韩立同样不会前去乖乖送死,任人摆布。

当然能否对付了元婴后期修士,韩立没有和后期修士真正较量过,是无从比较的。但元婴中期修士,一旦陷入此剑阵中,韩立最少有八九成把握,能困死甚至灭杀对方。有此种神通,最起码在元婴后期修士面前,自保是绰绰有余了。

不过,如何从对方口中得知封魂咒解除之法,这倒真的有些麻烦。韩立也只有见到那黑袍男子,走一步进一步见机行事了。

轻叹了后,韩立手中金光一闪,小剑不见了踪影,接着用神识向后扫视了一下。并未发现银发老者等人的行踪,韩立倒也不奇怪。为了怕那黑袍人暗中偷窥,他们肯定会躲的远远的,只是依靠秘术来追踪。毕竟对方有可能是元婴后期魔修,他们自然要小心之极,以防被撞破了形迹,反而弄巧成拙。

天柱山位于云梦山西边,孤零零一座陡峭山峰,却高有万余丈,故而有称之为“天柱山”。

远远看去,此山三分之一都没入了云雾之中,显得雄伟险峻之极。而此山四周全是一片低矮的丘陵地带,站在山腰处,就可将附近一切手收入了眼内,大概这也是那黑袍人挑选此地的用意之一吧。

不过当韩立飞近此山百里地时候。就立刻感到一股神识立刻缠绕了过来。此神识仿佛颇为不弱,但仿佛只有元婴中期修士程度,不过韩立可不敢就因此掉以轻心,谁知道是不是对方故意隐瞒部分实力,想给他造成错觉。

因此韩立对这神识探测自己的事情,故作不知,仍然不紧不慢的向天柱山的封顶处飞遁而去。几乎与此同时天柱山之顶的某块青石上,一名黑袍人睁开了紧闭的双目,冷冷望向韩立飞来的方向。

“你总算来了,看来我得到的情报倒也没有错,果然和那名女修的关系非比寻常!”他喃喃的低语了一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