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八十五章 密室炼剑

“不用了,这人若是我猜想那人话,其修为高深莫测,是能和慕兰神师相比肩的人物,普通修士碰上他,根本奈何不了他,反倒有可能引起其凶性大发。更何况,他手中还有解除封魂咒的方法,我还不想打草惊蛇。”韩立摇摇头,缓缓说道。

“能和慕兰神师比肩!难道是元婴后期修士?若是如此的话,师弟更不能独身去了。这太危险了,还是请龙晗夫妇前来相帮吧。”银发老者骇然的说道。

“龙晗凤冰两位道友虽然可以对付此人,但一个来回最起码要三四个月时间,来不及了。那人在玉简中只给我留下了两个月的时间,显然是估算过我返回的日期,只是他没有料想到,我回来如此快罢了。这件事情还是让我好好考虑下,再决定如何应对吧!最重要的是,必须想方法得到那封魂咒的解除之法才行。”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后,冷静下来的说道。

“好吧,师弟若是需要人手,尽管开口就是,宗内所有弟子,都可以随意调派。”银发老者见此,只能点头的赞同道。

“多谢师兄了。照婉儿玉简中所说,她施展的这种神通,理论上可以将封魂咒的发作推迟近百年之久,但实际效果如何,却从没人试过,心里实在有些担心啊!”韩立望着冰壁中栩栩如生的女童,喃喃说道,脸上流出挂心之色。

“师弟不必太过忧虑了,我看南宫妹子面相,不像夭折之人,此劫一定能度过去的。这样吧,即日起我去翻找一些上古典籍,看看是否能找到破解此毒咒的方法,也许不用去找那黑袍人,就可以了。”老者想了想后,安慰的说道。

“有劳师兄了。若师兄没意见的话,我想单独在这里待一会儿,希望师兄不要见怪。”韩立忽然勉强一笑的说道。

“这自然是应该的。师兄就先去藏书阁了,师弟好好陪弟妹一会儿吧。”银发老者先是一怔,但马上体谅的说道。然后老者在韩立目送下,退出了密室,并将石门顺手带上,屋内顿时只剩下韩立和冰壁中的女童了。

韩立这才扭首看向冰壁,脸上现出寂寥的神色,并发出长长的叹息声。

整整一日一夜,韩立呆在此密室中没有外出过。

银发老者从藏书阁回来时,见韩立还在里面,不禁有些担心。再等了半日后,实在放心不下,正打算破门而入时,韩立终于神色平静地从里面出来了。

“韩师弟,没事吧?”老者忍不住地问道,一脸惊疑之色。

见老者守候在门外,韩立心中一热,有些歉意地说道:“没事,我只是在里面想了下应敌之策,有劳师兄挂念了。从现在到那人所说的期限,还有一个半月,我准备闭关准备一下,若没有重要之事,师兄就不用找我了。”

“现在闭关!这么短的时间有用吗?”银发老者闻言一愣,有些奇怪起来。

“我这次出门得到了一些庚精,准备将原来的法宝重新炼制一下,这样等日后对敌时,也能增添几分威力,应该用不了多少时日的。”韩立含糊的回道。

“原来如此,师弟尽管闭关去,我会叮嘱宗内弟子,不去打扰师弟的。”老者这才恍然起来,满口答应下来。

“还有,这冰壁既然形成,我也不会冒然迁走了,否则有可能对造成什么危害。但我会在密室周围布下几个法阵,好确保婉儿无事,就要麻烦师兄多照看一二了。”韩立郑重的说道。

“这个师弟尽管放心,南宫道友在我们落云宗出的事情,我这个大长老原本就难辞其咎的,我已经将此处列为了禁地,不会让等闲弟子来此,弟妹安危决没有问题。”银发老者想都不想的说道,看来也同样考虑过此问题了。

“若是如此的话,我就安心了。事不宜迟,我这就先布置法阵,然后马上闭关。”韩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说道。

从银发老者那里出来,回到了自己洞府,让他有些意外的是,慕沛灵不知何时知道他回来的消息,竟就守在洞府外等着他。韩立面上闪过一丝讶色,但还是招呼其进了洞府。

“南宫姐姐没事吧!我听说她被人打伤了,可是一直没有确切消息,我一直担心至今。”慕沛灵一进大厅,还未曾落座就有些焦虑的问道。

“怎么。你和婉儿处的很好?”韩立在主座上坐下后,平静的问道。

“是相处的很好,南宫姐姐脾气很好,在公子不在的这段期间,还多次指点过我的修炼,受益不小。”慕沛灵毫不犹豫的说道。

韩立默然了一会儿,才露出苦笑之色:“听到你这么说,我应该高兴才是,不过婉儿现在中了封魂咒,陷入封印之中,我也实在无法高兴起来。但仅仅数月没见,你的修为又明显渐涨了一些,可见你在修炼上的确没有松懈过,这让我很欣慰。下面,我就要闭关一个多月,好设法解开婉儿的毒咒。”

“封魂咒?竟是这种魔道毒咒,这可麻烦了。公子,你应该有办法吧?”慕沛灵吃了一惊,不由得问道。“能有什么办法?只有从下咒之人下手了,只要他落到我手里,自然有办法让其乖乖吐出解咒方法。”韩立神色忽然阴厉下来的说道。

慕沛灵听到这里,一时也只能娥眉紧锁。

就在这时,韩立收的那位便宜弟子柳玉,也登门来了。除了是来向韩立这位师傅问好,也问起南宫婉的事情来。以她的机灵劲儿,早就刻意交好南宫婉这位未来的师娘了。

韩立见此女也来了,倒也没隐瞒的什么的意思,将封魂咒的事情,大概又说了一遍,让柳玉也听了也为之动容。不过以此女修为和见识,自然也同样束手无策。

韩立没有心思和二女多说什么,再谈了一会儿后,就开始送客了。二女自然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给韩立添什么乱子,当即老老实实地走出了洞府。

不过刚一出洞府门,柳玉秋波流转下,忽然笑吟吟的对慕沛灵说道:“幕道友,你虽然身为师傅侍妾,但好像还是处子之身吧,难怪师傅对你好像客人一样了。以道友姿容,难道师傅还不动心吗?还是其中另有什么玄机?新来的南宫师娘,论姿容可还在你之上,你好自为之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慕沛灵一愣之下,脸色有些涨红地想分辨些什么,但眼前之人却一声轻笑后,人就化为一道光华,破空而走了。慕沛灵怔怔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猛一跺脚的也御器飞离。

韩立一见两女离去,才有空看了下药园和虫室,一切都很正常。韩立当即立刻带着一些炼器材料进入了密室中,他要运用元婴之火将庚精化入三十六口飞剑中去。

说起来,他的庚精,除了从至阳上人等手中再加上慕兰人敲来的那些外,从天一城临回来前,龙晗竟还真借助天道盟的势力,帮其也找到了另外一小块,如此一来,用来掺入三十六口飞剑完全绰绰有余了。

将材料加入已炼制好的法宝内,这并不是什么复杂难做的事情,但是要在短短的一个多月内,做到这些事情,却有些仓促之极了。韩立只能全力以赴的去坐,只有修炼成小半套的大庚剑阵,才可能和元婴后期修士有一战之力。

而那个给南宫婉下封魂咒的黑袍男子,应该十有八九是那位阴罗宗宗主才对。他必须要从对方口中得到解咒之法才行,这小半套大庚剑阵,就是对付他的杀手锏。

想到这里,韩立伸手将腰间的一只储物袋摘下,往空中一祭,然后袋口处霞光闪动后,那几块大小不一的庚精,出现在了脚下的地面上。接着又将另一只储物袋中的辅助材料取出,同样放在了脚下。

韩立盘膝坐下,并马上冲那块最小的庚精一点指,这块淡金色的原石立刻漂浮而起,并缓缓飞向韩立。

韩立眼也不眨的看着,等其飞到离身前三尺远,并且漂浮不动时,就两手一掐诀,口中喷出一团青光耀目的婴火来。

“砰”的一声轻响,青色婴火正好击在了庚精原石上,将其瞬间就包裹在了其内。

韩立口中咒语声缓缓响起,青色婴火顿时更加旺盛,火光一下高涨了持续,里面漂浮的原石开始渐渐溶化开来。韩立脸上神色开始凝重,盯着此物眼都不眨一下。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后,大半杂质都化为乳白色液体,滴在了地面上。庚精原石已经变成了一块半透明的存在,体积也比原来足足小了一大半去。看到这里,韩立大袖一甩,随意的卷起地面一个玉盒,盒盖刹那间自行打开,露出了里面银灿灿的粉末。

这些粉末马上化为一道银蛇,自行射进了空中的透明液体中。青光大放,半透明液体射出银色光芒,然后韩立一连数道法诀打出,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