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八十四章 南宫惊变

韩立往腰间储物袋望了一眼。在交还古灯后,虽然他没有提及什么,但那些慕兰法士送来材料时,却将那两件被夺的紫铖兜和花篮古宝,一齐送还了过来。看来这些慕兰人倒也清楚的很,要在天南长久待下去,他们这些高阶修士,自然不能多得罪的,将这古宝送还的意思,也是为了不想让他有什么怨言吧。毕竟像他这般年轻就有如此神通的修士,即使那些慕兰神师也有几分忌惮的。

而一拿回古宝,韩立就将紫铖兜送给银月了。虽然此女只有在以妖狐之身出现时,才能使用此宝,但此女最近几次立功不少,韩立不是刻薄之人,自然要有所表示了。这件紫铖兜此女用的非常顺手,当做奖励再好不过了。

不知是否因为他们和慕兰人联手消息传开缘故,那些突兀人一时间却犹豫了起来。他们虽然往草原边上派来了大量修仙者,但是并没有马上发起攻击,只是默默的观察着天南和慕兰人的举动,近期不会找麻烦的样子。

但是突兀人越是作出这般样子,至阳上人和龙晗等人的心里就越发沉重。对方如此郑重,看来真所图不小,多半真想打天南的主意了。

眼看这种对峙可能是持久性的,天南各宗派弟子不能长久耗在这里,当即一番商量后,就施行和当初九国盟差不多的轮值方法。所有宗门都派一些精锐弟子,轮流驻扎在紧挨慕兰两国地方。万一慕突兀人发起攻击,慕兰人吃紧,这些人自然就可以前去支援一二。其余修士,则可以返回各自宗门了。

韩立身为落云宗长老,和那吕师兄自然事情不少,几乎在大部分弟子都走净的情况下,他才得以脱身,能返回落云宗了。而吕洛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还要耽搁些时日,韩立自然先踏上了回程。

一路上,韩立没有耽搁丝毫,直接用御风车来赶路,这让他缩短了小半路程。但一进入了溪国后,韩立就将此车收起,省的太过惹眼了。

现在百余里的距离,对韩立来说几乎转瞬间就到。当韩立远远看到云梦山的影子时,脑中不禁浮现出了南宫婉的花容月貌,脸上露出了欢喜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在落云宗某间罕有人知的密室内,韩立望着银发老者,一字字吐道,脸上充满了暴怒前的煞气。

刚一回到落云宗的他,尚未来及回到洞府内,却被银发老者半路拦了下来,并被带到了充满了阴寒之气的此密室内。在这里,韩立大吃一惊的见到了南宫婉。只是这时的南宫婉,化身为一个七八岁的女童,被封在一面冒着丝丝寒气的冰壁内,双目紧闭不争,处于人事不知之中,这让韩立怎能不惊怒异常。

“咳!师弟若早回半个月就好了,南宫妹子在半个月前才出的事情。若是你在的话,说不定还能阻止此事发生。不过,弟妹在短期内并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体内中了魔道的封魂咒,只能用此法延迟此咒的发作了。”银发老者苦笑一声缓缓解释起来。

“封魂咒?婉儿怎么会中这种阴咒?这秘术不是早就在天南失传了吗?难道是……”一听老者此言韩立先是一怔,但马上想起什么似的,脸上露出惊疑之色来。

看到韩立似乎猜测到了什么,银发老者并未追问什么,而是将南宫婉的遭遇,详详细细的给韩立说了一遍。

原来半月前的某一日早上,南宫婉像从前一样,去洞府附近的一座小山上采取天地阴露,用来修炼大法轮回诀。但没想到刚一到那里,却忽出现了一名黑袍男子。这男子二话不说,一见南宫婉过来,立刻施展厉害异常的魔道功法攻击,连破南宫婉数件护身之宝,南宫婉见此,自大惊的长啸呼救,并极力往洞府方向逃遁而去。结果等银发老者和落云宗众弟子闻信赶来时,南宫婉已经躲避不及,被对方朝眉宇间处轻轻点了一指,随即就翻身栽倒了。

银发老者惊骇之下,立刻率领所有弟子一齐出手,攻击那黑袍男子。那人见如此多落云宗弟子出现,也没有硬拼的意思,冷笑一声后,往地上丢下一个玉简,人就闪电似的飞遁离去,根本无人追赶上其人。

银发老者也顾不得其他,急忙将南宫婉救回宗内,并立即救治,这才发现,南宫婉中的竟是传闻中的封魂咒,这种早在天南魔道失传多年的禁制秘术。

此禁制一旦被人强行种下,人的三魂七魄就被慢慢封印住,然后看被封印之人的修为程度,魂魄会在一段使时间后,渐渐在封印作用下消散掉,这个人也就成了行尸走肉一具了。这原本是魔道特有的一种对付仇敌的手段,称得上是恶毒异常!

老者一认出此禁制,自然心中惊然之极,可也一时手足无措,无法可解。但就在这时,南宫婉却自动苏醒了过来,在知道了自己中了封魂咒后,南宫婉虽然面色苍白无比,却马上想出了一个暂时救急的方法来。她决定用大法轮回诀的某种神通,将自己用寒气暂时封印起来,这种封印不但让南宫婉身体彻底处于被禁制状态,而且连封魂咒的发作时间,也给大大推迟了。于是,出现在韩立面前的南宫婉,就成了这般模样。

老者将完这些话语后,又从身上摸出两块玉青红简,分别递给了韩立。

“一块是对弟妹下手的黑袍男子留下的。另一块,则是弟妹对自己施展封印术前,给师弟专门留下的言语,师弟先看看吧!”这位程师兄叹了口气后,说道。

韩立阴沉着脸孔的接过两枚玉简,稍打量一下,就先看了下南宫婉给其留下的玉简。片刻后,将心神沉浸到玉简中的韩立。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既有些担心,但又有些欣慰的样子。

这让一旁注视着韩立的银发老者为之一愣。这枚玉简时南宫婉指名要交给韩立的,老者并没有私自先去看一眼。毕竟在玉简上做些小手脚,让人发现被别人私自看过了,这是很轻易的事情,老者可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做这种不明智之事。随着韩立的神通显露和名声渐起,韩立在其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看完了南宫婉的玉简,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后,又低首看起另一块血红色玉简。

但仅仅一小会儿后,韩立脸色就阴沉无比起来,最后甚至恼怒之极的两手猛然一搓,一团紫火蓦然在韩立手中爆发出来,这枚玉简竟在此火中瞬间化为了一股青烟,不见了踪影。

银发老者看到此幕,心中有些骇然。这些玉简虽然淡不上精心炼制,但如此漫不经心的就能将其化为了乌有,他自问绝无法做到这种举重若轻的地步,看来有关这位韩师弟的传闻,多半都是真的了,竟比元婴中期修士神通还大,他还真替落云宗招揽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就在老者心中暗自震惊之时,韩立却略沉吟一下后,开口问道了:“程师兄,你也和那偷袭之人照过面了,不知他长得什么样子?修为如何?看看是不是和我知道的是同一人?”

“样子倒是看见了,长的倒还不错,一个五官端正的年轻模样男子。至于修为,对方似乎施展了什么法术遮掩住了,师兄我神通太低,却无法看破,不过最起码也是元婴中期以上,否则不会如此轻易的将南宫道友击败的。”老者不加思索的说道。

“年轻人?”韩立目光闪动一下,有些意外了。

“不错!不过对方有此修为,肯定也是和师弟一样,服食了什么灵丹妙药,或者修炼功法有驻颜奇效吧。但他十有八九年龄比师弟大,毕竟像师弟如此年轻就能凝结元婴的,整个天下间,也算是少之又少了。不过,师弟,他留的玉简我也看过了,竟然要师弟带着金雷竹法宝,去玄天峰见他。难道这人真是晋国魔修?师弟真有金雷竹炼制的至宝?”老者忍不住的开口询问起来。

“是不是那人,我不敢完全肯定,但就算不是此人,也应该是和这人有关联。这人应该是晋国阴罗宗的魔修没错,我原以为他们是想报复我在边界大战中的同门之仇,但没想到原来是看中了我的金雷竹法宝。看来就是我没有击杀他们的同伙,他们同样还是会找上门来的。这一次,倒是我连累了婉儿,至于金雷竹法宝师弟倒是的确有一件的。”韩立平静的说完这些话,脸上怒意褪去,目中阴寒却更加凌厉一分。

“这就难怪了,有金雷竹这等专门克制魔功的宝物,怪不得他们会动心了。再加上他们又不是我们天南的修士,行事更加的肆无忌惮。这样吧,不如我请其他交好的修士一齐出手,来搜寻这人。我还不信了,在我们落云宗势力范围内,他们这些晋国魔修,还真能无法无天了。”银发老者也对黑袍人竟在落云宗山门处出手伤人之事,大感恼怒,这句话倒是出自真心的建议。


悦读www.yuedu.info